白蓁蓁一点都没有这方面的自觉,在她看来,她跟君慕楚不管有多亲近的接触都是正常的,平时她高兴了也会挂在他身上撒娇,这个阎王早就任由她为所欲为了。

可是这一切看在虞萝眼里那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从来不近女子的九皇子,怎么可能如此宠惯着一个姑娘。

何况这个姑娘还穿了身大红裙子,如此妖艳的颜色不应该是九哥哥最厌烦的吗?

明明上次她来京城时九哥哥还是正常的样子,对谁都冷冰冰的,见了她去行礼还能多关怀两句,这怎么这次回来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虞萝满心愤恨,下意识就要去抓住白蓁蓁的手指,结果被君慕楚握着筷子给挡了回去。

不但挡回了她的手,还冷声喝斥:“大胆!”

她就又哭了,坐直了身子哭得呜呜的,一边哭一边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明明小时候你待我很好,你还亲过我,怎么长大了就不一样了?”

君慕楚特别无奈,“我亲过你的事,是谁跟你说的?”

白蓁蓁当时就把眼睛给瞪圆了,“真亲过?”

君慕楚赶紧解释:“那时候她才刚满月,我瞅着一个圆乎乎的小孩儿挺好玩,就亲了一口。”

说完再问虞萝,“就亲过这么一次,谁告诉你的?”

虞萝说:“是我父亲,他跟我说的,说我才一出生九哥哥就相中了我。”

林氏都听无语了,“你们家人是不是对亲这种行为有什么误解?

九殿下也没比你大几岁,小孩子亲个婴儿,这也能叫相中了?

你爹到底是怎么教你的?”

虞萝觉得自己实在没脸,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可是她这位表哥简直油盐不进,在座的这几位还冷嘲热讽。

她好歹也是堂堂郡主,这个脸可真是丢大了。

君慕楚心有疑惑,再问她:“虞萝,你是如何得知本王在这里?”

虞萝吸吸鼻子告诉他:“我就是听街上的人说的。”

他懂了,他跟白蓁蓁一路从今生阁到这里,太多的人看见了,只要有心的,随便一打听就能打听着。

说到底还是自己把自己的行踪给暴了光,怨不得别人。

“这位姑娘是谁啊?”

虞萝终于正常了些,只是看着白蓁蓁问话。

白燕语替他答了:“先前已经介绍过,是本郡主的妹妹,也是天赐公主的妹妹。

当然,不能强求虞萝郡主叫她表妹,那就叫一声四小姐吧!她是文国公府四小姐。

或者你要是愿意,也可以直接叫九嫂,反正灵犀是这样叫的。”

虞萝当时就笑了,“文国公府?

文国公人都死了,哪里还有文国公府?

还有,四小姐是个什么东西?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文国公里只有两位嫡女,一个是大夫人留下来的,一个是当年那位东秦第一美人白惊鸿。

那这四小姐又是谁生的?”

说着话,把目光投向了红氏,轻蔑地道,“妾生的庶女而已,凭什么让本郡主叫她九嫂?

何况她还没跟我九哥成亲呢,就算成亲也不过就是侧妃,当不得本郡主一声九嫂。”

白燕语怒了,砰地一声拍响了桌子,“不要总是把庶女挂在嘴边上,你得知道,你的母亲也不过就是个庶出的公主而已。

你若瞧不起我们,就是也瞧不起自己的母亲。

方才我也说了,她是我凌安郡主的妹妹,天赐公主的妹妹,如今还是歌布女君的妹妹。

这位表亲的郡主,你告诉我,我四妹妹这样的身世,你拿什么来跟她比?

你哪来的资格跟她比?”

凌安郡主白燕语甚少生气,因为不是真正的皇家人,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个郡主是怎么来的。

所以她一向深居简出,就算出门也从不打着郡主仪仗。

可是她低调,并不代表有人可以欺负她的妹妹。

她这个做姐姐的从前没本事,不但没有尽到做姐姐的责任,在文国公府时还时常与妹妹做对,这让她每每想起都懊悔不已。

所以今日,有人当着她的面用如此难听的话来说白蓁蓁,她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虞萝被她这气势镇得直皱眉头,刚刚就觉得这个女孩子往那里一坐气势十足,明明比她还小几岁,可是那个样子让人一看就是高门贵户出身,当得起郡主的作派。

而她,明明是真正的郡主,明明还在宫里长到五岁,可因为这些年一直在苏州府老宅里,不怎么接触京都的圈子,以至于把一身贵气都快磨没了。

白燕语的话让白蓁蓁觉得十分过瘾,她三姐终于硬气起来了,这可真是一件大好事。

于是她也硬气,但她不跟虞萝说话,她只跟君慕楚说。

就见她半个人都靠在君慕楚身上,仰着头,一脸惊惧的神色看他,“我是侧妃吗?”

君慕楚太了解白蓁蓁了,这丫头偶尔怕他,是习惯性的那种怕,是被他阎王的名号给吓的。

所以有时候他说话声音重了她就会一哆嗦,他赶紧就得哄。

但是除此之外,还真没见她怕过什么人,也没什么人值得她害怕的。

所以眼下这一脸的惊惧,不用问,肯定是装的。

但他们家小姑娘都装了,他怎么可能不配合。

于是赶紧微微弯下身,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轻声细语地哄着说:“你是本王自己相中的姑娘,也是父皇母后认准的儿媳妇,什么正妃侧妃,我慎王府里不分正侧,里里外外就只有你一个,你是本王唯一的王妃。”

说完,还揉揉她的小脸蛋,往她本来就没有眼泪的眼睛上抹了一下,“乖,不怕。”

白蓁蓁露了笑模样,乐呵呵地拉着他重新坐下,一双小手都伸到他的大手掌里,被他紧紧握着。

君慕楚的眼里也再没有其它,只盯盯看着自家小姑娘,怎么看怎么好看。

半晌,红氏琢磨着问了一句:“你是不是苏州府虞家的大小姐?”

虞萝正被白蓁蓁和君慕楚两情相悦的样子气到冒烟,冷不丁听红氏问了这么一句,随口就应道:“是又如何?”

红氏干笑两声,“不如何,只是想起来虞家跟红家有生意往来,那虞家能在苏州府立足,靠的就是红家在生意场上的施舍。

你要真是那个虞家的大小姐,就得明白红家对虞家来说意味着什么。

如果不知道,就回去问问你的父亲,看你父亲还敢不敢让你踩着我红家的女儿,来九殿下这里讨便宜。”

林氏接了一句:“估计他父亲知道她今儿这一出,会打断她的腿吧!”

虞萝却并没有这个自觉,因为她不怎么管生意上的事,自然也不理解红家在东秦的商业版图上意味着什么。

她只是觉得区区商户,竟也敢在她这个郡主面前理论,是疯了不成?

当下也没给好脸色,回怼了句:“不过是个商户,这里哪有你们说话的份?”

林氏说:“听起来,虞家不也是商户么?”

“那不一样,我们是皇亲。”

“皇亲就更应该注意分寸。”

红氏提醒她,“没听说妹妹妒忌嫂子的。”

“我们是表兄妹!不是亲兄妹!”

虞萝完全忘了刚才还自称亲兄妹这回事,当时就表示,“表兄妹成亲,这叫亲上加亲,自古都是有这个传统的。”

白蓁蓁把靠在君慕楚肩上的头抬了起来,插了一句话:“我二姐姐说了,表兄妹成婚,生出来的孩子十有八九都是痴呆。”

虞萝哪里肯信这个,“一派胡言!自古以来,多的是表兄妹成亲的例子,就是在我朝,这也是很普遍的现象,你到是说说,谁家的表兄妹生出了傻子?”

话是这样说,但还是有点心虚的,她虽然见过的表兄妹成亲,但似乎都是姨表亲,姑舅亲是很少的。

天赐公主神医现世她也听说过,莫非真是这么回事?

白蓁蓁懒得再跟她普及医学知识,只是感慨地道:“你真是命好,赶在我二姐姐不在京中来我面前挑衅。

这要是我二姐姐坐在这里,你这张嘴很有可能被她拿针给缝上。

行了,我说的话你要是不信,就自己到国医堂去跟夏神医问问,我呢,这会儿也吃饱喝足了,就准备回家歇着了。”

说完,两只胳膊又环到君慕楚的脖子上,“走了,回家!”

君慕楚点点头,揽着她起身,“走吧,回慎王府。”

虞萝当场就炸了!“回慎王府?

你们还没成亲呢!怎么可以去慎王府?”

“我乐意!”

白蓁蓁也有点儿急眼了,“你管得着吗?

我不但回慎王府,我还住那儿,整个慎王府的人都听我的,他们还提前跟我叫了王妃。

你有意见吗?

有意见也得给我憋着。

别以为我今儿没怎么说话就是好欺负,就你这点儿道行想来我跟前作死,你真还懒得点儿。”

白燕语也点头附和:“可不是么,虽然跟从前的白惊鸿有些像,但还是差得太远了,甚至连白花颜都比不上。

我们白家的孩子经过千锤百炼,就你这种道行的我们早就不放在眼里,所以别白费力气了,作这一场,除了让自己难堪,跌自己的身价以外,再没别的价值。”

白蓁蓁的胳膊还是吊在君慕楚的脖子上,这会儿见她三姐说完了,两只眼睛一弯,笑眯眯地对君慕楚说:“夫君,抱我!”

虞萝一口血卡在嗓子里,差点没吐出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