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门君慕楚不想开,依着他的想法,让门外守着的随从直接把人赶走就是。

也有店里的伙计跟了上来,苦口婆心地劝:“您说您是郡主,但小的对您是真的眼生得很,何况就算是郡主也不能直闯我们的红聚楼。各处都有各处的规矩,您要是诚心坏了规矩可就没意思了,这样的人是走到哪处都不会招人待见的。”

说完,好像又问了在门口站着的慎王府随从:“这位小哥,这位姑娘自称是郡主,您见多识广,给辨辨吧!小的实在是没招儿了,红聚楼开了这些日子了,真没见过有硬闯的。”

确实,红聚楼这个背景身份,在上都城里肯定是没有人敢硬闯。就是皇子们来了也是老老实实上楼吃饭,吃完了还附赠个笑脸给店家和伙计,以期下次再来能顺利有位置。

今儿这姑娘可真是让这小伙计开了眼。

无言没回来,暂替他的人名为萧全,也是阎王殿出身,后到慎王府做事的。

皇亲贵族以及一切重要人物的辨识,一向都是阎王殿暗卫暗哨们的必备技能,所以萧全一眼就把这位姑娘给认出来了。听小伙计问了,他便答:“的确是郡主,其母亲是当今圣上的亲妹妹,是几位殿下的亲姑母。”

小伙计不吱声了,这话让贵间儿里头的人也听得清清楚楚。

白蓁蓁愣了下,“亲,亲戚啊!姑母的女儿,这是亲近了。”她有些懊恼,“那人家叫你九哥哥也没错,你的确是她的九哥哥啊!”于是主动开口,冲着门外喊了声,“进来吧!”

红氏这时却皱着眉瞪了白蓁蓁一眼,随即看向已经打开的房门口。就见一位穿着粉裙的姑娘迈着小步子走了进来,一双眼睛直接看向九皇子,脸上笑得跟花一样,开口又是一声九哥哥,声音比刚才还要娇上几分,连林氏都听得打了个哆嗦。

她就不高兴了,表哥表妹,这是干什么呢?

君慕楚也不知道这虞萝要干什么,只是见人才一进来就往他这边扑,身上那股子脂粉味儿重得熏人。他当时就理解他们家老十那些年总说女人臭的毛病了,就这个味儿他也受了不了。于是当机立断就站了起来,一把扯过白蓁蓁,跟她换了位置。

他动作太快,以至于虞萝都没反应过来,这一扑就没扑好,直接扑到了白蓁蓁身上。

白蓁蓁被扑得懵,这个表妹竟如此热情的?头一回见她就要给一个热烈的拥抱?

于是她也伸出手抱了虞萝一下,还轻轻拍了拍,“表妹好,表妹好。”

虞萝当时脸色就变了,一把将白蓁蓁推开,目光不善,“这位小姐莫要冒认皇亲,我乃当朝郡主,皇上是我的亲舅舅,可不是你的什么表妹。”

白蓁蓁好生尴尬。

君慕楚拉了她一把,将人扯得离自己更近了些。

坐在一旁的白燕语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幽幽地开了口:“是不应该叫表妹,蓁蓁,你才十三岁,这位郡主明显比你大得多,所以你该叫表姐。还不该给表姐赔罪。”

白蓁蓁眼睛一转,当时就明白她三姐的意思了,于是笑嘻嘻地改了口:“表姐好。”

虞萝更气了,“我也不是你表姐,都说了不要冒认皇亲,你这是置皇亲礼典于不顾。”

白燕语又把话接了过来:“就是因为重皇家礼典,所以才认下这门表亲。她是我的四妹妹,我乃皇上亲封的凌安郡主,我们的二姐姐是皇上亲封的天赐公主,执琉璃印玺,位同嫡公主。所以不管从哪方面来论,她都是皇亲。”

白燕语说这话时面无表情,快一年了,她早已经习惯了凌安郡主的身份,也早已经学会了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见什么人拿什么势。眼下这位虞萝郡主过来明显没带善意,她也就没必要同对方客气。至于虞萝一口一个皇亲什么的,她真不在意那个。

虞萝被她怼得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这个话,只能一双眼睛狠狠瞪向白燕语,却见对方也不恼也不怒,就是一口一口喝着茶。整个人无论是衣着还是姿容都是上上乘,端端坐在那里,目不斜视,从容端庄,真真就是一个皇家郡主的作派。相比起来,她到是显得跌身份了。

她也想坐下,可是席间已经没有空位置了,她气得拧了一把跟后跟着的丫鬟:“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边上的空椅子搬过来一把,你想让你家郡主坐地上?”

丫鬟赶紧去搬椅子了,只是椅子搬回来放到哪呢?看来看去只有白蓁蓁和白燕语中间有一小块空地方,于是就把椅子挤到了那处放着。

虞萝更气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挨着本郡主坐的,把本郡主的椅子放到九哥哥边上。”说完,还冲着君慕楚展了个大大的笑脸,“九哥还记得吗?小时候我们都是并坐在一处吃饭的,你最喜欢挨着我一起坐,还会给我夹菜。”

丫鬟的椅子没挤进去,因为白蓁蓁实在靠得君慕楚太近了。

虞萝却不管那么多,抢过椅子绕到了另一边摆上。那一边坐着的是红氏,因为刚刚君慕楚白蓁蓁换位置了,原本她坐得跟白蓁蓁挨得很近,但君慕楚换过来后就不好挨得那么近,于是她往边上挪了一点。结果就是这一点,给了虞萝可乘之机。

红氏气得直翻白眼,早知道就不挪了。

君慕楚想起身,他不愿意挨着虞萝坐,可是白蓁蓁抓在他胳膊上的两只小手却下了力气,用力把他按住,说什么也不让起来。

他听到白蓁蓁在磨牙,当时心就凉了半截。小姑娘生气了,他要怎么哄才能哄好?

“九哥哥。”虞萝又开了口,开口的同时两只手也学着白蓁蓁要往他胳膊上抓。

君慕楚忍无可忍,出言提醒:“上一个试图抓本王胳膊的女人,本王把她的手剁了。”

虞萝吓一哆嗦,伸出去的手就又缩了回来。但还是不甘心,“表哥,我们是亲兄妹。”

红氏都震惊了:“这……不是说是姑母的女儿吗?怎么成亲兄妹了?”

林氏也表示惊讶:“亲兄妹不应该是姓君的么?可是没听说除了灵犀公主外,京里还有公主。哎,也不对,你是郡主,亲兄妹不应该是公主吗?”

虞萝很生气,想呵斥她们没有资格与她讲话,又觉得不可以在表哥面前表现得太凌厉,会失了女子的温柔。于是干脆一低头,眼圈儿直接就红了,“表哥,她们欺负我。”

这一招儿看得白燕语跟白蓁蓁都惊呆了,这说变脸就变脸,说红眼圈儿就红眼圈儿,简直是白惊鸿附体啊!皇家这位郡主可真行,这都是什么路数?

君慕楚也给她下了定义:“如此也算冒认皇亲。”

“我不是冒认!”虞萝有点激动,“我本来就是皇亲。”

“准确的说应该是表亲。”君慕楚告诉她,“表亲跟至亲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就好比你和灵犀,你是表妹,本王可以容忍你与我同桌吃饭。但如果是灵犀,她抓本王的胳膊就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在座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任何疑义。”

众人纷纷点头,红氏说:“没错,亲妹妹是这样的,你只是表的。”

虞萝真受不了这个表字,不过她也不愿意当亲妹妹。表妹喜欢表哥天经地义,但亲妹妹就不行了。她心里有九哥哥,从小就喜欢九哥哥,谁愿意当亲妹妹啊!

于是也不计较这个,吸了吸鼻子又开始说话,这回不再提哥啊妹啊的了,而是讲从前。

她说:“幼时皇舅舅把我留在宫里,我就知道他这样做就是为了给我们之间培养感情,想着将来以后亲上加亲。我父亲都同我说了,之所以没有把我接出来,实在是看到九哥哥对我很好,就想把我在宫里多留几年,多与你在一处。九哥哥,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总是带我到昭仁宫一起用膳,连皇后娘娘都说九哥哥待我好,就像是在待自己将来的小媳妇。”

君慕楚听得云里雾里,“你说的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你是同本王一起在昭仁宫用过膳,但那是你自己来的,而本王从小就长在昭仁宫,自然也是要在那儿用膳的。至于母后的话,本王可以确定母后从来都没有说过那样的话,甚至她还当面问过你为何总是往昭仁宫跑。”

虞萝有些尴尬,但还是坚持自己的说法:“九哥哥只是不记得了,但是虞萝都记在心里的。每次九哥哥给我夹吃的,对我笑,我都记得的。九哥哥,你是不是忘了虞萝?没关系,虞萝回来了,今后虞萝一定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再也不走了。”

她说着就又要往前扑,君慕楚一下就站了起来,虞萝扑到了椅子上。

白蓁蓁看不下去了,伸出手指去戳她,“哎,哎哎,差不多得了,我这鸡皮疙瘩掉一地。”她说这话时,一只手戳虞萝,另只手就搂着君慕楚的腰,半个人都挂在他身上。可是君慕楚非但不躲,还腾出手来稳稳地扶着她,生怕她摔了。

虞萝气得脸都变形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