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燕语说起自己的想法:“天赐镇原本是痨病村,因为村里住着的都是患了痨病的人,所以为了避讳这个病,痨病村一带都是鲜少有人烟。可以说从上都城到痨病村那一路,都称得上是荒凉,因为谁都不愿意往那条路上走,生怕过了病气。但是后来痨病村成了天赐镇,随着天赐镇建设得一天比一天繁华,百姓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那条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就越来越多,甚至天赐镇四周都已经开始有人居住了。”

君慕楚一边听着一边点头,“确实,前些日子韩天刚还说起过,有人到天赐镇外围去买地,或是定居,或是做小生意,好像还有人在那边开了个马棚,专门给要进镇的人栓马用的。”他问白燕语,“你可是想说要把天赐镇扩大?”说到这里摇了摇头,“不行,天赐镇是封地,动封地实在太敏感了,何况你二姐姐如今的身份,也实在不适合扩她的封地。”

白燕语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不需要扩封地。我的意思是说,趁着现在来买地的人还不多,也没有自成村落,能不能我们先把地多买一些下来。大面积的买一些土地,但不记在二姐姐的名下,也不记入天赐镇,只以我们个人的名义去买,然后把镇子里的作坊扩到外面这些土地上去。这样一来,我们有地方可用,朝廷也不会为封地的事情为难。至于将来的盈利,不管土地是谁的,盈利都是天赐公主府的,且等二姐姐回来了,土地也划到她个人名下,就算是她个人的,不算天赐镇的。”

白蓁蓁琢磨着这个事,也觉得可行,“你们皇子手里也有不少田庄商铺什么的,都是个人的东西,不能算成是封地。因为那是自己花银子从官府手里买的,算是使用权,土地还是归东秦所有,管辖也是归东秦管辖,所以这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君慕楚点头,“如此来算就没有什么问题,大面积购买土地虽然也不太妥,不过问题不大,这个事本王帮你们去做。这些土地也不要全都算在一个人名下,你们多几个人一起买,每个人都记上一些,如此更好点。至于以后要不要过户给阿染,那是你们自己的事,虽然说是都过户到她名下,但是依我对她的了解,她是肯定不会要的。”

红氏也笑了起来,“是啊,阿染早晚都是东秦的皇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哪一寸土地不是她的呢,她跟你们争这些做什么。”于是红氏拍板,“那就这样,土地由你们这些小辈出面去买,燕语,蓁蓁,轩儿,还有忘儿,以你们的名义去买土地,银子从大帐面上出,如果不够的话我来添。”说完又问白蓁蓁,“大帐面上也差不多吧?”

白蓁蓁琢磨了一会儿,摇头,“不知道土地的价格,这个还不好说。而且大帐面上的银子也不能动太多,大部份都要留给今生阁应急。上月我又在城里兑下来一间书院,花了不少,还要留出一些到歌布那边开展生意用,所以可能真不是太够。不过也不用娘亲出,我手里有。”

白燕语说:“我手里也有。既然是以咱们名义去买,那就不要动大帐面上的银子了,我们各自出钱去买名下的地,红姨你只管出轩儿的那份就好。哦对了,还有红忘哥哥,他还没怎么做事,手里可能也没什么银子,那红忘哥哥那份我们平摊。”

红氏拍拍桌子,很是无奈地说:“燕语啊燕语,你还是对红家不够了解啊!要不以后没事儿就去红府住两宿,跟你的几位舅舅和舅母多接触接触,还有你外婆,也多接触一下,时日久了你就会明白,你红忘哥哥他不止有钱,他实在是太有钱了。”

白蓁蓁也跟着点头,“是啊三姐,你是不知道,打从他的名字入了红家宗谱那一日起,大舅舅就把他名下一半的产业划归到了红忘哥哥的名下。现在那些产业的盈利全都是咱哥的,他的财富称得上是在迅速积累,早就已经超过我了。还有咱们现在吃饭这座红聚楼,本来就是咱们主张开起来的,自然也完完全全属于他。听说才一个月,就已经把本钱投入翻了几倍赚回来了。所以咱们真不用考虑他有没有钱,甚至可以考虑敲诈他一下,让他照顾下妹妹。”

白燕语听得嘴角直抽抽,“居然是这么个情况,你们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我还以为红忘哥哥这半年多只顾着整理他脑子里的知识,什么正事都没做,手里头没有多少银子呢!那你们要这样说,这买地的银子我可不出了。他是哥哥,总得给他个机会关照一下弟弟妹妹。”

白蓁蓁深以为然,“我也这样认为的,所以这个银子我也不出,轩儿同样不出,都让红忘哥哥出。谁让他是哥哥呢,哥哥理应照顾我们。”

君慕楚也跟着点头,“是这个道理。”

红氏一听就笑了,得,看来红忘要大出血了。

到是林氏有点不忍心,小声地说:“要买的地很多,那可是很大一笔开销,红忘少爷好不容易攒了点儿银子,都用在这上面不好吧?毕竟他也要存钱娶嫡公主呢!”

红氏豪迈地挥挥手,“娶媳妇儿的事用不着他攒钱,红家早就做好打算了。到时候直接进宫去下聘,聘礼就是填充国库,国库有多少空地方就填多少东西进去,给嫡公主下聘。”

君慕楚听得乍舌,但阎王殿对红家还是十分了解的,他心知肚明红家有多少银子,别说只是填国库,就是再建几座国库,红家都是填得起的。所以也不拦着,还说了一句:“那本王回头到国库里去看看,如果太满就倒腾倒腾,多腾些空地出来,红家不心疼就行。”

红氏给他出主意:“不如再建几座国库吧!”

他抚额,还真照他想的来了。

白蓁蓁一边卷着烤鸭一边琢磨买地这个事,半晌又道:“我们带了头,不可能不被人知道,到时候肯定会有大批的人跟着我们一起去买地。原本荒着的那一带很快就会热闹起来,这一热闹就不可能只有商铺,也会有人想要到那边去居住的。我看用不了多久就会自成村落,甚至发展成一个小镇子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我们还真得早点下手,除了作坊搬过去以外,还得想想还能做点什么。除了卖东西的商铺,最好再开一些供需性的生意,同时也得护好那一带的安全。人一多就容易杂乱,离开赐镇又那么近,那地方可乱不得。”

君慕楚又往她头上揉了一把,“这个不用你操心,那一带都属上都府管辖,韩天刚自会接手,而且会很高兴的接手。回头再把官道修上一修,从上都城到天赐镇这一路上,很快就要热闹起来了。你们的地皮上也不要只是做生意,最好建几座庄子,以备后需。”

几个人就这个话题又展开了一系列讨论,简直是越讨论越来劲儿,红氏和白蓁蓁的眼睛一直都在放光,那是红家人看到商机的表现。君慕楚看得阵阵心惊,只道红家的商业基因还真是强大,这天底下要是论会赚钱,真的,红家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了。

但愿红家后辈也能把这种基因遗传下去,如此一来,东秦的国库就不用发愁了。

几人说得热闹,期间菜又热了一回,掌柜的还给添了几个新菜。

终于说累了也吃撑了就准备要走了,贵间儿门却被人咚咚地敲了两下,紧接着就有个娇滴滴的女声传进来,叫了声:“九哥哥。”

众人一愣,纷纷看向君慕楚。白蓁蓁“咦”了一声,问他:“是不是灵犀?”

君慕楚摇头,“不是,灵犀的性子肯定不会老老实实敲门叫人,直接推门就进了。”

白燕语也说:“灵犀不会这种娇滴滴的动静,这动静怎么跟……”她顿了顿,看了林氏一眼,“怎么跟我以前似的呢?”

林氏好生尴尬,抬手扶额,往事不堪回首。

白蓁蓁的眼睛已经立起来了,整个人都往君慕楚面前凑了过去,“既然不是灵犀,那你给我说说,能腻腻歪歪叫你九哥哥的人,还有谁?”

君慕楚一激灵,当时额上就渐了汗。他想起来自己今日为何巴巴的去今生阁接白蓁蓁,好像是因为柯公公说虞萝回京了,还往慎王府跑了几趟去找他。他面上没把这个当回事,但心里头却也是犯了膈应,总觉得有个女的找上门来不太好,所以就想跟白蓁蓁提前打个招呼。

话是准备晚膳时说的,结果遇着了白燕语还有林氏红氏,几个女人满眼放光地谈起生意,让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插嘴提这个事儿。

而眼下……外头的人他如果没猜错的话,很有可能就是那虞萝。只是虞萝是如何知道他是在这里的?这信息是谁提供的?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