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家有很多位红夫人,但是当着白蓁蓁面这样叫的,肯定是她的娘亲红飘飘。

她轻咦了声,“我姨娘不是去天赐镇了吗?怎么,这就回来了?”

小伙计乐呵呵地说:“也是才到的,还把林夫人也给带回来了,这会儿并着凌安郡主,一起在三楼的贵间儿里坐着呢,菜都点好了。”

白蓁蓁乐了,“我三姐也在。”说完,扯着君慕楚的胳膊就往里跑,一边跑一边嘱咐那小伙计,“她们要是没点烤鸭,记得给我片一只!”

小伙计立即答:“点了,一会儿就送上去。”

白蓁蓁这才满意。

只是才上三楼,迎面遇着一人,差点儿撞到一起去。

她“呀”了一声,赶紧站住脚抬头去看,没想到竟是东秦的大皇子,君慕天。

她赶紧屈身行礼:“蓁蓁见过大殿下。”

君慕楚亦揖了手,“大哥。”

大皇子嘴上有油,明显是刚吃完饭,见二人给他行礼还打了个饱嗝,然后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行了行了,都是自家人,行什么礼啊!”说完又对白蓁蓁道,“你这小姑娘也是,父皇都把你订给老九了,你见着本王就别总一口一个大殿下大殿下的叫着,叫声大哥也不委屈你吧?老九你说是不是?”

老九没发表意思,只是看向白蓁蓁。结果白蓁蓁琢磨着扔出一句:“不行,我二姐姐被封为公主那天就说过,虽然有了亲缘,但是你们还没给改口钱呢,这个哥哥不能叫。”

大皇子伸手点了点她,一脸的无奈,“真是你那个二姐姐的亲妹子啊!这个算计人的劲儿真是一样一样的。行了,改日本王叫人给你送点东西,算是给你改口钱,让你把这声大哥给叫了吧!唉,真是算计不过你们白家这些小姑娘。行了,快去吃饭吧,本王吃饱了要回去了。对了,你们一会儿叫菜的时候记得叫那道酸菜锅子,哎呀可真是好吃,本王明儿还得来。”

大皇子揉着肚子走的,走到楼下又打了个嗝。白蓁蓁见了就笑,“以前就知道这位大皇子除了古玩字画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一个吃,看来我们家的红聚楼还是让他很满意的。”

君慕楚点点头,没说什么,心里头到是对这位大哥生出几分羡慕来。

因为大哥出生早,年纪最大,所以他心知肚明自己跟皇位是绝对没有任何关系的。所以干脆放下这个历代皇子都有的心魔,只管逍遥自在,吃喝玩乐,做个十足的富贵闲人。

有时候他就想,若有一日这天下再不需要阎王殿,他也想去做个闲人,带着白蓁蓁去看看外面的高山盆地,江河湖海。

“想什么呢?”白蓁蓁扯了他一把,“怎么还愣神了?”

他抬抬嘴角,“没什么,就是在想那个酸菜锅子,大哥都说好吃,可见一定是好吃。”

“我也没吃过。”白蓁蓁笑嘻嘻地说,“刚才叫的那烤鸭我也没吃过,但是我相信我哥哥的菜谱,因为他同我讲过,那些菜谱都是二姐姐在他昏睡时念给他听的。他一直在整理脑子里被灌输的东西,前阵子正好整理到这一块,便提出开酒楼的想法。我们红家你还不知道么,那一天到晚的,说风就是雨,我哥刚一提这个话,大舅母当天就出门把这酒楼给买下来了。然后大舅舅就着人整修,从开始张罗到开张,一个月都不到。哎,说远了,就说这酒楼里的菜,我哥说了,保证是外面绝对绝对吃不到的。”

两人说着话,人已经到了一处贵间门口,小娥上前去敲了两下门,然后把门推开,一眼就看到红氏林氏还有白燕语正坐在屋里等菜。

白蓁蓁当时就乐了,“怎么着,你们仨这是背着我来吃饭呢?没想到被我撞着了吧?瞧瞧,气氛多尴尬。”

三人没工夫搭理她,纷纷起身给君慕楚行礼。君慕楚却摆摆手,反过来给红氏和林氏见礼,很是有几分无奈地道:“二位夫人一位是本王未来的岳母,一位是凌安郡主的母亲,说起来咱们都是一家人,就不要再一见到本王就行礼了。”

红氏笑着表示:“先客气客气,等以后你同蓁蓁大婚,我就安心受你的礼。”

林氏还是有些拘束,虽然女儿被封为凌安郡主,可她到底没有一个红家那样的娘家,底气明显是不足的。于是始终低着头,站得也比较靠后。

君慕楚无意再劝,毕竟他跟白蓁蓁熟,跟白鹤染也熟,但是跟白家三小姐是不熟的。虽然后来她被封为凌安郡主,借着几个女孩子的光也在一起吃过饭,可他几乎没有同白燕语说过几回话。到是他七哥的态度比较耐人寻味,怕是要跟这位凌安郡主彻底熟络起来,还得看他七哥那头有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一桌都是女子,君慕楚坐下之后便不再说话了。好在身边有个白蓁蓁,到也不至于让他显得太孤单。特别是菜上来之后,白蓁蓁几乎每样菜都会给他夹一筷子,一会儿工夫他的蝶子就堆成小山,他便只管低头吃菜,不再理会那些女人们聊天。

女人们确实是在聊天,聊的还是重要的事情。

话题是林氏先起的头,是吃了几口菜之后的感叹,她说:“没想到红忘少爷居然有这个本事,这些菜每一样都很特别,还很好吃,最主要的是以前听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做法。”她一边说一边指着一大盆鱼片说,“鱼还能片成片,浸上这么多的辣椒和油,这得什么脑子能想出来这种做法呀!简直太好吃了。”

红氏告诉她:“忘儿说这个叫水煮鱼,差不多做法的还有两种,一种叫做酸菜鱼,一种叫做藤椒鱼,咱们下次换着样吃。还有,小桃啊,你可不能总是红忘少爷红忘少爷的叫。要是以前还在国公府,我就不说什么了,可你现在是凌安郡主的母亲,住在凌安郡主府,所以你得拿出你郡主府的气势来。何况红忘是咱们的亲人,是小辈,你正正经经应该叫他一声忘儿,这样才显得亲近,听起来才像一家人一样。”

她二人如今走得很近,感情也好,故而两人也不姐姐妹妹的了,干脆就互相叫名字。

林氏听她这样说就叹气,“你说本来就是一家人,结果弄到现在四分五裂,一家人都过成了好几家,图什么?要是从前的文国公不作死,咱们府里有二小姐和四小姐,那日子过得得多好啊!红忘少……呃,忘儿,忘儿他也没有出那个事,现在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多好。”

白燕语听了就摇头,“娘亲可别提这种如果,我到宁愿白家像现在这样,毕竟那个爹是不可能不作死的。不要再提文国公府了,那是一段我一生都不想回去的岁月。”她低头吃菜。

林氏便闭口不提,只又说起烤鸭卷饼这种吃法也是新鲜,还说没想到鸭子皮能烤得这么脆,肉也入味,蘸着酱卷着葱丝一起吃,简直绝了。

红忘喜欢酸菜锅子,一连喝了两碗汤。终于觉得有些撑时,放下了碗筷,开始说起自己的打算来。她跟林氏讲:“现在阿染是歌布女君了,我就想着,这边的天赐胭脂是不是可以开到歌布去呢?阿染的产业自然是要开在所有她在的地方,歌布算是她的地盘,必须得有她的产业过去支撑,那也算是自己的势力。我琢磨着上都城这里是总店,再到凤乡城那边去开家分店,以后做得大了,可以开在歌布各地。这样赚来的银子除了皇后娘娘那一份,其它的就直接送到歌布皇宫,给阿染。那孩子一个人撑着一个国,也不知道银子够不够用。”

红家又开始操心起白鹤染手里的钱够不够花的问题,到是林氏顺着她的想法也有了一个提议:“不如在上都城里再开一家专门卖宝石的铺子,卖歌布的宝石。我听说歌布的宝石特别多,还特别好看,首饰样式也跟咱们东秦不同。可能那些东西在歌布已经不新鲜了,但是放到东秦却还是挺新鲜有趣的。不如我们以歌布宝石为名义,开家这样的铺子,卖有异国风情的东西,应该也很受欢迎。人嘛还不就是这样,自己这边常见的就不喜欢了,外面新鲜的东西总是会被追捧的。同理咱们还可以把东秦的首饰铺开到歌布去,反正有阿染在,两国之间生意往来会很容易了,咱们得先下手为强。”

白燕语和白蓁蓁齐齐点头,白燕语赞许地对林氏说:“娘亲现在愈发的会做生意了。”

林氏听了就笑,“还不是跟你红姨学的,再加上咱们府里那些铺子也要打理,这半年多没干别的,就学着做生意了,到也觉得甚是有趣,比从前的日子要有趣一百倍。”

白燕语很高兴她娘亲有这样的转变,同时也说起自己这边的打算来:“因为咱们这几个月把生意扩了不少,也在不少州府都开了分店,眼下天赐镇那边的作坊需求量大增,已经要忙不过来了。我便想着把作坊再扩一扩,但是不能在天赐镇里,因为天赐镇的地方已经不够用了。”说完,把目光投向了九皇子君慕楚,“这件事情还请九哥给拿个主意……”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