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凛摸摸鼻子,也没有多不好意思,只是道:“世事无常,世事无常啊!以前我还真是那么想的,谁成想后来遇着染染了,真是打了本太子一个措手不及。

行了,也别扯什么阎王殿的规矩,你们太子妃说了,暗卫也是人,不能断绝人伦。

所以将来你要是有了相中的姑娘,就大胆的往上冲,只要人好心好根苗正,本太子也不是不可以开开恩。”

落修撇撇嘴,没吱声。

他没心思考虑婚姻大事,有那个工夫不如多练几个新招式,下一次对敌的时候把握就更大一些。

至于这次寒甘之行……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道:“主子真的不等王妃来了再做打算吗?

别怪属下没提醒您,就王妃那个脾气,她要是知道了你没等她,怕是非但不会领你的人情,还得翻脸揍你一顿。

毕竟这种出气的事儿她没干上,对她来说是一件很遗憾的事。

所以属下还是建议您等等,慢些走。”

君慕凛坚决不同意,“本太子决定的事就不会改,说了不等就是不等,染染来就来,全当游玩,咱们一定要在她到了之前,把寒甘的事情全部解决掉。”

落修点点头,没再说话了,只在心里默默地算计起来。

从凤乡城到雪山脚下,带着大军行走,怎么也得走上三个月。

这还是快的,稍微慢些的话,很有可能四五个月都到不了。

且从凤乡到这里,太子妃的大军就要进入东秦国土。

数万歌布大军行走在东秦国土上,这还真是破天荒头一回。

所以太子妃肯定不可能像他们这支队伍走得这样快,也不好太打扰百姓,这样一来进度就更拖沓了。

所以这中间留给他们攻打寒甘的时间,算一算也能有两三个月。

要说从前,两三个月打下寒甘那是做梦,毕竟这么多人翻个雪山就得翻一个月去。

但今时不同往日了,牛~逼的太子妃给他们带枪了。

虽然寒甘也有火枪,但是那破玩意在歌布凤乡城的时候他就见识过,跟太子妃的枪比起来简直就跟小孩子的玩具一样。

所以这样一来,两三个月拿下寒甘就不再是神话。

毕竟寒甘的国都金河城就紧挨着那座雪山山脉,下了最高的雪山,再翻过两个小山头就能进入金河城了。

以前他们就总说,寒甘人胆子大,把国都设得离东秦这么近,连个外围城池都没建,也不怕东秦人翻过山去把他们的老巢给端了。

后来听说是二公主嫁过去之后曾有书信写回来,信上提到了这件事,意思是说,寒甘太冷,整个国家都在冰川雪原之上,越往里走越冷,就只有紧挨着东秦这边的金河城气候还能好一些,所以国都建在这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寒甘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世代都以东秦为尊,愿意向东秦岁贡,和平共处,以保平安。

直到这一任国君上位,也不怎么的就出了个厉害的丞相,那丞相给寒甘带来了火枪,这才让寒甘牛气起来,认为凭借着火枪就有了与东秦一拼的本事。

可惜啊可惜,现在他们东秦也有枪了,且是比火枪厉害一万倍的真枪。

寒甘人老老实实过自己的日子也就罢了,却非得整出个王爷到歌布去杀人,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君慕凛打着不让白鹤染动手的主意,行军日渐加快。

军中人也听说了是太子殿下心疼媳妇儿,怕媳妇儿受苦,于是一个个的也乐得成全他,几乎就是一路小跑的往寒甘的方向赶。

彼时,上都城内,文国公府遗址被老皇帝随手一划,划成了公主府,正在破土动工。

这座公主府是为君灵犀建的,陈皇后说了,灵犀早晚是要嫁给红忘的,红忘虽然入了红家的宗谱,但怎么说也是白家血脉,不能白家的东西一点儿他都得不着。

白家没有了文国公的爵位,那就把这个遗址重建,建成公主府,以后给他们住。

对此,红忘没有什么想法,到是君灵犀觉得不太好。

因为叫了公主府,红忘就是以驸马的身份住进来,就像是个客人似的,一切以她为尊。

她虽然嚣张跋扈任性不讲理,但是那是对她不喜欢的人和坏人才这样,对自己喜欢的人亲近的人,她从来都是一切以对方为先,想对方之所想,为之分忧解难。

所以她觉得这样子委屈了她的红忘哥哥,也总感觉红忘哥哥会因此被外人戳脊梁骨。

她把这个想法跟陈皇后说了,陈皇后一向都是个很重人情的皇后,听说了这个事便也为难了。

毕竟历朝历代都是这么个打法,娶了公主的就叫驸马,除了远嫁和亲之外,公主但凡嫁在京城,都不会嫁到驸马家里去,要由皇家另建府邸做公主府,由驸马入赘。

她以前觉得这没什么不对的,可是这会儿听君灵犀说起这个事,再想想红忘那孩子,便也觉得有点儿不好。

毕竟是阿染的亲哥哥,阿染是她认下的干女儿,她亲女儿这一身的血还是人家给换的呢,怎么好叫人家的哥哥入赘。

于是她给君灵犀出主意:“主要还是觉得白家那地方占白不占,也想让红忘回到那地方去,算是把白家的家业给接过来了。

但你要这样说,母后到也觉得不必走那些个形式,府邸该建还得建,将来就给你做嫁妆。

至于你们将来要住的地方……灵犀啊,说实话,母后希望你建公主府,这样子那座府邸就以你为主,驸马为辅,有这个压着,他不敢欺负你。”

君灵犀都听笑了,“母后都混到皇后这个位置上了,怎么这点事还想不明白呢!他欺负不欺负我,跟府邸是公主府还是驸马府根本就没有关系。

我们两个要是感情好,他就不会欺负我,我们两个要是感情不好,即使他住到皇宫里来,还是会欺负我的。”

陈皇后看着这个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忽然就觉得这孩子是真长大了,都能讲出这样一番大道理了。

这要是搁在从前,一定会说:我是嫡公主,谁敢欺负我我就拆了他的家。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的灵犀会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同她讲道理,那些从前她以为这女儿一辈子也不明白的事情,不用她教,就已经懂了。

她很感慨,这样下去,这女儿还能在身边留几年?

一旦出嫁,她可就不能天天见着了。

君灵犀看着她母后愣神,想了一会儿便也想明白了母后为何愣神。

于是向母后靠过去,歪在身上撒娇:“母后你别想那些个没用的,我中意的人是红忘哥哥,所以我即使是出嫁也是嫁在上都城里,大不了以后我天天进宫来陪母后说话就是了。”

陈皇后失笑,“刚还在想我的灵犀长大了,结果这才眨眼工夫就又活了回去。

傻丫头,嫁出去的女儿哪那么容易说能回娘家就能回娘家的,你就算嫁在上都城里,那也算是别人家的媳妇了。

你有自己的公婆要照顾,有婆家的一大摊子事情要忙活,柴米油盐,管家算帐,就算有下人帮衬,你自己也得仔细盯着。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每天有忙不完的事,说不完的话,哪里还有工夫跑回娘家来当嫡公主。

所以啊,我私心里是希望你能自己立府的。”

君灵犀撇撇嘴,“好像跟你想得也不太一样,我昨天才去过红家,但是没见着红忘的爹娘。

红老夫人说红忘哥哥提出了几个赚钱的点子,红家试过之后效果非常好,所以一家子人都去忙生意了。

老夫人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儿地说什么要我别介意,不是家里不留人招待,实在是他们一天到晚说风就是雨的,抬腿就走,管都管不住。

还跟我说,将来跟红忘成了亲,要是觉得家里实在没什么意思,就回宫里多陪陪皇后娘娘,如果宫里准许的话,也带她往宫里走走,她这辈子都还没进过皇宫呢,新鲜。”

陈皇后听得直笑,“这还真是红家人的脾气,那老夫人听说用了不少阿染的药,如今身子骨可是十分利索,都能帮着家里继续管生意了。”

君灵犀连连点头,“可不,走起路来比我都快,我得小跑才能赶上她。

所以母后,我觉得不建公主府,将来我就嫁到红家也是不错的。

红家人跟别家的不一样,他们都想得开,也特别有意思,跟他们说话我都觉得特好玩,那感觉就像……恩,就像你跟我父皇之间,吵吵斗斗的,但是心却是永远都向着对方。

一家人和和气气,三个老爷都住在一个大宅子里,却从来没红过脸,多有意思啊!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红家。”

陈皇后没再说什么了,婚后怎么住,这个女儿心里早就有了打算,而红家也入了女儿的眼。

她自信她的灵犀也是见过世面的孩子,这样的孩子都能相中红家,那想来红家是真不错。

“罢了罢了,你想嫁过去就嫁过去吧!不过可别指望皇家能拿多少嫁妆给你壮脸面,咱们家的国库跟红家比实在是有点儿寒酸,红家人看不上的。”

君灵犀傻呼呼地笑,“红忘哥哥的父亲说了,在我们成婚之前,红家会进宫一趟,把国库填满。

只要国库有地方装,他们就有东西填,算是给我下聘。”

陈皇后乍舌,特么的,这是要拿钱砸死皇家啊!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