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心砰砰直跳,虽然不知道景王殿下是谁,但是能让老皇帝急火攻心的,怎么也不可能是不亲近之人。

景王,王爷,只有皇族才可以被封王,这景王莫不是……“景王是谁?”

她问小宫女,“可是哪位皇子?”

小宫女连连摇头,“不是皇子,国君陛下只有两位皇子,都是从前的王后所出。

因年纪尚小,故而还未封王。

公主刚来寒甘,对我们寒甘的许多事情还不清楚,这都是正常的。

奴婢既然被分到这院儿侍候公主,就有义务帮着公主尽快的熟悉这里。”

这宫女别看年纪小,但为自己打算得到是很长远的。

这位东秦的六公主是和亲来的,再过几日就要成为寒甘的继王后,她一个小小宫女在这深宫里没有什么指望,只有跟对了主子才有出头之日。

国君陛下虽然不待见东秦女子,但是前王后留下的那两位皇子他还是很疼爱的。

而这位六公主是那两位皇子的姨娘,想来将来王后的宝座应该会坐得稳。

她要是想有出头之日,眼下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所以必须得把这位主子给侍候好了。

小宫女这样想着,同时也讲起关于景王殿下跟国君陛下的关系:“景王殿下是国君的弟弟,早先王留下的最小的一个儿子。

先王过世时景王殿下才刚刚出生,也因此躲过了王子之间的储位之争,可以说景王殿下是跟着现国君长大的,国君陛下非常照顾他。”

君长宁的心都听凉了,这不就是她打算了一路的那位王爷么。

她放下公主的骄傲与自尊,整日里讨好那个送亲的领,为的就是能保住一条命来到寒甘,见到那位王爷,用手里的东西换他与她共谋大业,把现在这个老头子从国君之位上踹下去。

可是她这才刚到,那位王爷竟然就死了,那她这几个月的工夫岂不是白费了?

她以一国公主之尊让人家占了半年多的便宜,岂不是白占了?

老天爷怎么可以这样子捉弄她?

“国君陛下有几个弟弟?”

她问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小宫女说:“听说从前有很多,但基本都死在了当年的储位之战。

国君上位之后,就只有景王殿下这一个弟弟了。

如今景王殿下也没了,国君就没有活着的弟弟了。”

君长宁的梦彻底碎了,景王死了,给她剩下的就只有一位年迈的国君。

可是那老头子也太老了,这么老的人能活几年?

万一她才成为王后国君就死了,她又该怎么办?

“国君重病,什么人监国?”

她琢磨了一会儿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小宫女答:“监国的人是丞相盖尔。”

“盖尔?”

她听得皱眉,盖尔是个什么名字?

寒甘人的名字怎的如此奇怪?

但奇怪归奇怪,也没有再问,景王的死讯让她心绪大乱,原本打算好的计划也大乱,这会儿她必须冷静一下,好好想想未来的打算。

晌午时,宫人端了饭菜进来,不多,六菜一汤。

君长宁看着这些菜肴就皱眉,小宫女赶紧开导她:“公主习惯就好,寒甘不比东秦四季分明,寒甘这里一年到头都是冬天,所以根本见不着东秦那边常吃的绿叶青菜。

又因为寒冷,故而祖宗为了御寒,多食牛肉和烈酒,所以寒甘的菜肴多半是以牛肉为主,难见青菜。”

君长宁很不开心,她自小生长在东秦,锦衣玉食,从来都是可着喜欢的东西吃,要什么有什么。

可是到了寒甘这种地方,却连块猪肉都少见,青菜更是影子都见不着,这饭让她怎么吃?

牛肉的味道她从小就不喜欢,难不成到了寒甘之后要一直吃牛肉?

可是再不喜欢也不想在这时候表现出来,不只是因为她已经坐在了寒甘的皇宫里,也因为东秦是她再也回不去的家乡。

不是寒甘不放,而是东秦不收。

她的父皇子不要她了,母妃也已经不在了,那些个哥哥妹妹的,没有一个把她当成亲人。

与其回去那样的家乡,还不如努力适应寒甘,在这个地方活出另一种精彩。

对,就是这样,早晚有一天她要让东秦后悔。

把她从宫里赶出来,绝想不到她带走的是什么吧?

白家当年竟敢把那样的东西混在女儿的嫁妆里带进皇宫,也是好大的胆子。

她不再说什么,拿起筷子开吃。

连日翻山耗费了不少体力,到了寒甘一上午也没吃东西,这会儿正是饿的时候,牛肉也一样能吃得香。

小宫女见她肯吃东西就放了心,在边上小心地劝着:“公主您想开了就好,奴婢都听人说了,大国送过来的和亲公主属于下嫁,还是嫁到寒甘这种地方,您心里一定不痛快。

可是人都已经来了,再不痛快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所以公主千万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与其终日郁郁寡欢,到不如把劲儿往有用的地方使,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才是正经事。”

君长宁觉得这个小宫女很是上道,于是抽空问她:“你叫什么字名?”

小宫女俯了俯身,“奴婢落梅。”

君长宁点点头,“好,落梅,以后你就跟着我,只要听话,我就不会亏待了你。”

落梅开心地跪到地上给她磕头,同时也长出了一口气。

进宫两年,总算有个靠山了。

然而她却不知,这个靠山也不过就是昙花一现,而且因为靠山自己作死,这朵花开得就更加短暂了。

或许没有这个靠山,她在宫中平平淡淡也能混混日子,熬到二十五岁放出宫去成婚嫁人。

可是如今有了这个靠山,今后要过的可就是提心吊胆小心人头的日子了。

这顿午膳用得也算平静,只是午膳之后来了一位皇子,跪在君长宁面前叫了姨母,还说弟弟年幼,有乳母陪着,还不能来给姨母问安。

君长宁很烦躁,只要一看到这孩子就能想起那位二皇姐,紧接着就想起她就是因为二皇姐死了才会被送到这种地方来。

当时也没给皇子好脸色,只哼了一声,再不理会了。

皇子纳兰青阳好生尴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走。

原本还以为东秦来了亲姨母,以后他们兄弟就有姨母疼了,却没想到姨母是这个态度。

落梅能猜到几分君长宁的不快,赶紧把纳兰青阳给劝走了,只说六公主长途跋涉来到寒甘,还没有适应这边的寒冷,请皇子近几日不用再来,待继后大典之后再认亲。

纳兰青阳回去了,君长宁却在琢磨着那个继后大典。

她不想真的就跟老国君过日子,景王死了,这皇宫里还有没有别的指望?

比如说那位丞相盖尔?

以前在东秦的时候她就听说过,寒甘之所以偶尔敢跟东秦叫板,就是因为有一位特别厉害的丞相,他手里有一种叫做火枪的东西,能让东秦十分忌惮。

如果丞相是这么一个存在,那是不是她可以考虑考虑那位丞相?

“落梅。”

她再问小宫女,“那位盖尔丞相多大岁数?

可有娶妻生子?”

落梅没想到她为何会问这么个问题,但想来也就是关心关心寒甘的国家大事,于是告诉君长宁:“丞相去年才过了六十整寿,今年六十一了,早已经儿孙满堂。”

君长宁郁闷了……君慕凛的大军行得很快,东秦举国上下都知太子殿下要带兵攻打寒甘,所到之处无人打扰,把好走的路全部都让了出来。

白鹤染收到传书时,他实际上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

落修不解,“主子何以如此着急?

咱们不是跟王妃约好了在雪山脚下汇合吗?

王妃离得远,咱们走这么快可得等好些日子。

那边天寒地冻的,与其到了那再等,不如慢慢的走。”

君慕凛斜了他一眼,简直恨铁不成钢,“为什么一直找不着媳妇儿,就没有反省过吗?

打仗是多危险的事,何况还要翻个雪山去打,这种事情能让女人去做?

我不得赶在她到之前,把该办的事都给办了,把该打的仗都给打了,把所有危机都给扛下来吗?

你还真是凭实力单的身,就这个脑子,哪家姑娘愿意跟着你?”

落修不干了:“我怎么是凭实力单的身?

那我为什么不找媳妇儿您还不知道吗?

跟反不反省有关系吗?

那不是因为我是阎王殿出身的暗卫,一辈子必须只跟着主子一人,只听主子一人的话。

我要是找了个媳妇儿,那主子说,我是听不听媳妇儿的话?

万一媳妇儿的话跟主子您的话有分歧,我该听谁的?

所以为了绝掉这个后患,属下是坚决不会动女人的念头的。”

说完,又一脸鄙视地看向君慕凛,“其实主子您以前也是对女人持之以鼻的,还跟属下说过,女人是这世上最麻烦的东西,能躲就躲远一些,千万不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这怎么一见了王妃就一点儿原则都没有了呢?

您回想回想打从遇着了王妃您干的那些个事儿,知道的说是你们感情好,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妃给您下药了呢!”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