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想知道第十八关是怎么回事,然而白鹤染不说。不但不说,还看傻子一样看向呼元家的这些人,开口问他们:“手下败将,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要跟我请教问题,怎么想的?”

呼元家的人集体脸一红,一个个低下头不吱声了。呼元奉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他也很想知道第十八关的事,但眼下确实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何况他只是少主,关于第十八关,他也是没有资格问的。眼下白鹤染闯过了所有阵法和关卡,那么接下来,就该家主出面了。

他告诉白鹤染:“你想要整个罗夜,就得拿出你的本事来,我们呼元家只能做到让罗夜向歌布岁贡,却做不到把整个罗夜国拱手相让。所以那是你跟皇族之间的事,与我们呼元家族不发生关系。不过你都闯过第十八关了,我们的家主也该出面了,你且稍等,我这就去请。”

话才说完,就听总堂正前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疑惑,也有掩不住的激动——“能破九阵十八关的娃娃,你认得一个叫做白光耀的人?”

这声音一出,总堂正前方尊座后面的墙壁立即向两边分去,正大的一座大殿就被显露了出来。那座大殿比之眼下的这个还要恢弘,还要庄重,金砖玉瓦,顶上还悬着无数颗夜明珠,将没有窗子透不进光亮的地方照得通明。

白鹤染眯起眼睛,这座内殿里面宝石太多,被夜明珠照着有点儿晃眼。还有刚刚那声音提起的白光耀,她何止是认得,那简直太熟悉了。那是在白家家谱里写着大名的先祖,虽不是毒脉创始人,却是九阵十八关的开创者,是每一个白家子孙从出生那天起,都被告知要牢牢记住的名字。却没想到,突然有一天,在这个未知的时代,被呼元家族的人提起。

她都有些混乱了,这个时代不存在于前世的历史长河中,所有古籍都没有记载过关于这个时代的事情,不管是正史野都没有过提及。

可是为什么白家的先祖风家的先祖,都在这个时代有迹可寻呢?

是前世的历史有偏差,还是时空长河中,哪一个节点出了问题?

刚刚说话的是一位老者,很老很老,就坐在内殿的正前方,距白鹤染现在站的地方,少说也得有五十米。

她看那人看去,那人也向她看过来,两道目光在半路相遇,她到没怎样,对方的目光却有明显的退缩,根本不敢与她直视。

敏锐如白鹤染,如何看不出那道目光中的躲闪和心虚,当时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之所以呼元家族会用着毒脉白家的手段,很有可能并不是像巴争那样有过奇遇,十有八九这些与毒相关的一切,不是靠正常渠道得来的。

再看那位老者,老到什么程度呢?她用肉眼看去,大概判断至少也得有一百二十岁。

这是绝对的高寿了,不管放在前生今世,都是绝对的高寿。不过使毒的人能借助药物让为自己增延寿命也不稀奇,古时奇人异士不少,高寿者更是频出,呼元家族有一位高者前辈坐阵,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就是不知道这一位这会儿现于人前,还扔出白家先祖的名字,是要做何打算。

她往前走了两步,从容迈进大殿,才一下来就感觉到这座内殿与外殿的不同。

毒味太重了,重到她只用鼻子闻都能闻得到。

再回头去看那些呼元家的族人,所有人都在呼元奉的命令下后退,一直退到大殿外面,甚至退出了一半庄园。人们在外面跪了下来,当然不是跪她,而是跪那位老者。

呼元奉没有跟着一起跪,而是走了进来,很快就站到了白鹤染身边,然后盯着白鹤染看了一会儿,想了想,手一翻,翻出一枚药丸来。

白鹤染不解,“干什么?”

他说:“吃下去,能保你在这内殿里平安。这是我们呼元家最重要的地方,是只有家主和少主才可以走进来的内殿,也是家主居住之所。这内殿里布满了奇重的毒,除了家主和少主之外,任何人走进来都会立即毙命。不想死就吃下去,不用谢我。”

白鹤染都听笑了,“呼元奉你是不是脑子真不好使?我都往里头走了十几步了,这不还好好的活着,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立即毙命了?”

“咦?”呼元奉也反应过来,是没死啊,人都走进来了也没什么事,难道内殿的毒撤了?

他吸了吸鼻子,随即摇头。没撤,毒肯定没撤,而且不但没撤,比上一次他进来还更加重了。要不是他有准备,走进来之前就吃了药丸,怕是也抗不住。

可是白鹤染为什么没事?

心里这样想,嘴里就把话给问了出来。白鹤染听他问这话就想笑,“你们呼元家的人就是搞笑,打从我入了五溪城开始,就给我灌输什么毒障有多厉害毒阵有多可怕毒关一定死人的概念。可是如今我都闯过来了,你见我伤着一点儿了么?同理,这座在你们眼里至高无上必死无疑的内殿,它对我也产生不了任何威胁。所以,收起你的药丸吧,谢谢你的好心,我用不上这东西,这天底下还没有什么毒能毒得死我。”

她说完,脚步再不停,迈了大步就往里走,一直走到了那苍老家主的正对面。

家主尊座是放在台阶上的,三层的台阶,也不是很高。白鹤染没走上去,只站在台阶下方抬头去瞅,清清楚楚地看到面前这位家主满脸的皱纹,和已经被褶子挡了一多半的眼睛。

呼元奉跟过来,跪到了地上,“小孙见过家主。”

家主没理他,只盯盯地看着白鹤染,把刚才的话又问了一遍:“你认不认得白光耀?”

白鹤染心生厌烦,“既是向我请教问题,就该有一个请教问题的姿态。你若是用这样的态度,我是不会与你说话的。还有,我乃歌布国君,或许罗夜国君你不放在眼里,但是我告诉你,遇了我歌布,不行!所以,要想知道答案,就端正你的态度,不要以为自己年过一百四十岁就可以倚老卖老,这世道要是谁老谁就牛~逼,王八早就统治天下了。”

苍老的家主被她这一番话气得连连咳嗽,呼元奉赶紧冲过去帮他顺背,同时也埋怨地冲白鹤染道:“你既知道家主过了一百四十岁,何苦还要这样同他说话?”

白鹤染冷哼,“他多大年岁是你们呼元家族的事,与我白鹤染无关。既然不能好好的问话,那好,换我来问。呼元家族,说说吧,你们家这些毒学是打哪儿学来的?当初是直接偷师,还是偷书,又或是干了杀人灭口的事?”

“你——”呼元奉还想说什么,却被那老家主给拦了下来。本就苍老的人,在听了白鹤染的话后,显得更加苍老了。

他又开了口,像是在问白鹤染,又像是在自顾地说话,他说:“你也姓白,那就对了,天底下没有这么巧的巧合,有着一样的姓,还承了他的一身本事,说不是他的后人,谁会信呢?呼元家世代都在关注留意着白光耀前辈的消息,从未听说他娶妻生子有了后人,可这些我也只是寻祖宗留下的记载才知晓,可到底是记载有误,还是先人前辈查得不够仔细有所疏漏,就无从知晓了。今日你来,从过九阵时老朽就在关注,再到你闯过了十八关,又旁若无人般走过我这大殿,我便知道,你定是那前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没想到竟是后人,白家后人,我……”他说到这里激动起来,人挣扎着就要站起。

呼元奉吓得赶紧去搀扶,同时劝道:“家主别生气,这个死丫头她说话就这样,可能是做国君的脾气都不好,您可千万别和她一般见识,免得伤了身子。”

老家主却一把推开他,大喝一声:“你懂什么!跟你那个早死的姑姑一样,是个蠢货!”

呼元奉被捧到了一边,再也不敢吱声了。虽然他自认为自己的性格脾气和好学程度,都比姑姑好多了,但这话是家主说的,他也无从反驳。何况先前也确实是抱着给姑姑报仇的打算,想只身去歌布,把白鹤染给放倒。结果人家没倒,他倒了。

扑通!老家主冲着白鹤染就跪了下来,一点儿都不带来虚的,结结实实跪到了玉石地面。

呼元家族人听到声音,纷纷抬头往里面瞅,这一瞅瞅得人人都想自戳双目。甚至有人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以此来证明不是在做梦,眼睛也没瞎,就是家主给人家歌布国君下跪了。

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啊?老家主活到一百四十多快一百五十岁,凭什么给个十几岁的小丫头下跪啊?

不但跪,好像还在哭,是以额点地痛哭流涕的那种,这到底是要干什么?莫不是呼元家族从今往后要改姓了吗?

这歌布国君到底是个什么鬼?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