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没有耐心了,本来还想着既然呼元家族有这个造化,那她就当着他们的面把这九阵给补全了,给他们开开眼。但呼元家族的人要是这种态度的话,她就真没有那个必要。

九阵拦不住她,十八关更是拦不住。

这十八道关卡,在前世白家大宅里也有,也是先祖留下的,后来她接任家主,亲手进行了改良。当然,她也只是在毒性上改良了一番,对于关卡的设置是没有动的。

这是白家的精髓,是白家的保命手段,所有的关卡细节都已经做到极致,即使是她上手,也没有再进步的空间。

但是呼元家这个十八关就没有那么先进了。

依然是残缺的关卡,依然是绊绊磕磕有头没尾顾头不顾腚的东西,在她看来,就这种十八关,前世白家五岁小儿都能随手布设出来,没想到放到这里,就成了呼元家族最骄傲的东西。她真不知道是该替呼元家族悲哀,还是该替呼元家族感到丢脸。

好好的东西到了他们手就成这般,简直是暴殄天物。

呼元家族人再一次眼睁睁地看着白鹤染从容不迫地走进总堂,一步一步,走得那叫一个逍遥自在,他们开始集体怀疑人生。

不只是先前在庄园外迎接的人怀疑人生,还有好多闻讯赶过来的族人,也一起怀疑人生。

呼元家族屹立罗夜近十代人,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被打压过。当然,这也不算打压,这是他们自找的。本以为用总堂的这些阵法和关卡能把歌布国君给留下,没想到直接打了脸。

这叫自讨苦吃,自己找打。

白鹤染此时已经闯过了第十二关,回头一看,当时就乐了。

好么,总堂门外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站了好多人,多得她都数不清了,怕是所有在五溪城的族人都来围观了,甚至还听见有不懂事的当着家长的面儿给她叫好。

她觉得这是一个教育呼元家小辈的好机会,老一辈人不知天高地厚,总不能小一辈的还继续下去,那不是摧毁和耽误少年儿童么。呼元家族的人是讨厌,但她不得不承认,一直以来最讨厌的人都是呼元蝶,至于后来的这个呼元奉,比之呼元蝶强了那么一点儿。

呼元家学的是毒脉白家的东西,这样的一个家族被她现了,只能有两个下场。

一是收,二是灭。

要么收为己用,一旦不能跟她站在同一条站线上,那么她必须出手灭杀,一个都不能留。

毒脉白家的东西不可以流传在外,除了白家族人以外,任何外姓之人都不可以参与其中。毒脉传承正统,是前世白家世代遵守的一条家规。

所以她不能放任呼元家族的存在,否则早晚是个大祸患。

报着这样的想法,她开始有所行动了。不再是单方面的闯关,而是针对这十八道关卡设置上的每一处细节大声地做了讲解。说话时运了内力,保证外面的族人都听得清楚,即使站得再后面的人,只要仔细听也能听得见。

白鹤染是从关卡由来开始讲的,十八道关卡由毒脉白家先祖创立,到她的前世那一代,已经有两千多年传承了。当然她不会把这些事情说给呼元家族人听,但还是告诉他们:“十八关,取双九之意。九为极数,所以在第九关时会有一个变化,将前面的关卡和后面的关卡进行分层。十八关的由来本意是立毒之一脉根本,集毒之一脉阵法精华,为族人做以演示和传承。最初并不是用来设关防范闯入者,它只是毒脉子弟日常学习和自我提升的一种方式。后来也不知是哪位先祖有了想法,把它设于总堂,就成了守护总堂的十八道关卡。”

这些都是毒脉白家古籍所记载的事情,她娓娓道来,就像讲故事一样,却听傻了身后一众呼元家族人。

这样的手段不用来做守护之用,居然只是给族人当做训练场,是不是太奢侈了?

还有,这小姑娘口口声声毒之一脉,什么叫毒之一脉,毒还有脉?难道她所指的不是呼元家吗?这种东西不是呼元家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吗?为何听起来她说的好像是另外一个家族的事情?为什么她说得那样清楚详细,好像她参与其中?

有人问呼元奉:“少主,关于这些,您听说过吗?”

呼元奉没吱声,有些话他没法说。

他是少主,自然比一般的族人有多接触族内核心的机会,甚至因为他是少主,故而他可以翻阅呼元家族禁地里的典籍,知道许多旁人不知道的事。

就好比呼元家族的来历,也好比九阵十八关究竟是怎么回事。

包括白鹤染刚刚在闯阵时说的残缺,他统统都心知肚明。

只是他不能说,呼元家族之所以有了毒术的传承,那根本就不是老祖宗自己研究出来的。

没有人知道,呼元家族所谓的毒术,是偷师,是从一个奇人手里偷来的。

可惜,偷东西时被人现,偷到手的东西散落在地,老祖宗匆忙之下只捞到几本带走,就凭着那几本东西,成就了如今的呼元家族。

可到底匆忙捡起来的仅有几本,虽然也能布设出九阵十八关,但却是残卷。那奇人手里的书籍是分了册的,老祖宗拿到了一册二册,却没有拿到三册四册。还有的是拿到了二册和五册,其它的一三四都没有在手。

后来,呼元家族的毒术响誉天下,罗夜以其为尊,歌布始终对其忌惮,就连大国东秦都不愿过份招惹。以至于后世子孙都忘了他们所学不过是残缺的毒术,一个个沾沾自喜狂妄自大,都以为自己毒遍天下无敌手了。

他如此,他的姑姑呼元蝶也如此。

可是姑姑死了,死讯传回呼元家族时,家长就曾对他说过,即使呼元家的先祖得到的只是残卷,但就凭着那位奇人在毒之一术上的造诣,这世间除了他自己,也绝对不可能有人能破得了呼元家的毒,更别提直接把呼元家族人给毒死,那根本就是神话。

这个神话一直延续了许多年,从老祖宗那一辈起,一直到现在,呼元家族已经经过了几十代人的变迁,神话都存在着,直到呼元蝶的死亡。

呼元奉想,数百年过去,奇人肯定是已经死了的。但如今出现的白鹤染不但毒术造诣上高出他们太多,对于九阵十八关的了解也如此之深。不是奇人,那就是奇人的后辈了。

呼元奉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这个事儿比罗夜和歌布的赌约更加复杂了。原本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事情,现在居然把呼元家族也给搭了进来,万一这白鹤染也知道当年奇人被偷书之事,会不会跟呼元家族算帐?他可是听说这位东秦的天赐公主是一把算帐的好手,当初文国公府虐待她十几年,她一朝回归,全给算回来了。

自己家自己亲爹都不手软,这要是来跟他呼元家算帐,可如何是好?

呼元奉开始担心起来,而就在他担心的过程中,白鹤染已经闯到第十七阵了。随着她一步步往前走,讲解也一直在进行着,把他身边的这些族人们一个个听得是如痴如醉。

刚才还在跟他问话的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叫下人拿了纸和笔,正跪地上撅个屁股在那记呢,白鹤染说一句他记一句,手那叫一个快。

呼元奉也反应过来了,不能在这儿瞎合计了,他也得上点心,这个机会千载难逢,能有真正的毒术传人来给他们讲毒,可比学习家里那些残卷靠谱多了。

于是他也收了心,再也不想其它,只专心致志地听白鹤染讲解。

此时的白鹤染就像是一个讲学的先生,每走一步都把这一步的关卡变化讲出来,再讲出这种变化如何化解,哪里有不足,如何补全,怎么进一步应用。甚至对于设置在关卡里的毒也有所分析,且这种分析精准到每一种毒的构成,每一种药材的年份,以每一种毒物的年岁。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说得都是对的,别人不知但呼元奉知,白鹤染对于毒的分析简直就如同这毒是她所下的一样。更可怕的是,除了讲出呼元家毒药的构成之外,她居然还把解毒的方子给说了出来。这一下可在呼元家族内部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他们从小就被告知关卡之毒天下无解,就算是祖先在世,也根本拿不出解药来。

可现在白鹤染就给解了,且解得头头是道,不服都不行。

的确不服都不行,因为现在的白鹤染就没有中毒啊,人家就是把十八道关卡统统闯了过去,此刻正站在大堂最前方,转过身来,冲着门外的他们灿烂地笑。

这种笑,把呼元家族人的脸都给笑光了,以至于没有人再敢对白鹤染提出一点质疑,甚至不好听的话都不好意思往外说。这个女孩在他们看来已经不是敌人,而是授业恩师一般。

呼元奉想,很有可能,呼元家族的格局经此一事,就要有所改变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