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被人家臊的,不好意思了。

他们也的确是该不好意思,因为白鹤染说得一点都没错,毒障是毒障,毒雾是毒雾,或许外人不知,但内行人一看就能明白其中区别。

毒障比之毒雾要复杂多了,难度也高出太多了。它可以说是毒雾的升级版,是要在毒雾里面设置重重关卡,起到障碍的作用。但是毒雾却是除了有毒的雾气之外,什么都没有。

呼元家布下的是毒雾,根本就不是毒障。

白鹤染的笑声扬了开,伸手指了指呼元奉,“你呀你呀,枉我听说呼元家布出五里毒障时还那样的激动,以为终于棋逢对手,可以痛痛快快地比一场。谁成想,走进来才知道,不过就是毒雾而已,虽有五里,但跟毒障比起来可就差得太多了。呼元奉,你太让我失望了。”

呼元奉脸色是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头也是一会儿低一会儿抬的,表情十分精彩。

他很想也损白鹤染几句,但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确实他们是把毒雾说成了霉障,但其实也不是故意说的,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人能布出毒障来。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毒雾就是毒障,几代人都是这个叫法,从来没觉得不对过。

直到今日白鹤染一提,他们方才想起毒雾跟毒障不是一回事。

可这话怎么说呢?能承认吗?那脸还不得丢到姥姥家。

于是呼元奉清了清嗓,说了句:“吓唬你而已,还指望你闯闯毒阵,总不能一下子就把你弄死在毒障里。”说完,也不提刚才毒雾被人家反收一事,直接回过身往庄园里指,“进去吧,往前走二十步就进入阵中,一共九个毒阵,你得一个一个闯。我们就在外头看着,你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楚。歌布女君,祝你好运。”

白鹤染轻笑,“但愿你们这次没有忽悠我。”

呼元家的人脸又红了红。

直到白鹤染开始往前走了,才有人小声说了句:“从小到大都没像今天这样丢脸过。”

身边人也叹了气道:“幸好那女君没提反收毒障的事,不然更丢脸了。”

呼元奉决定做一个聋子,从现在开始,一句话他都不想听。

九个毒阵,还行,不算让她太失望。眼下她已经闯过第一个阵,开启第二阵,虽也没费什么力气,但至少跟那个一点儿用都没有的毒雾相比,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只是她行走在毒阵之中,那种呼元家族的毒术源自于毒脉白家的感觉,愈发的强烈起来。

这种感觉在她闯到第五阵时,达到了巅峰。

第五阵是个烈阵,满地岩浆翻滚,空气炙热到无法呼吸。

白鹤染用银针打到了几处阵眼上,将炙热的感觉减轻了些,但却并没有像前四阵那样直接用银针打中阵心,将大阵快速地破坏掉。她反而停了下来,就站在滚滚岩浆之中,看着岩浆没过自己小腿肚,翻腾到膝盖,一动不动。

第一阵,水阵。第二阵,风阵。第三阵,沙阵。第四阵,寒阵。第五阵,烈阵。

连顺序都是对的。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剩下的四阵应该是:刀阵地狱阵蒸笼阵噬心阵。

这是毒脉白家毒阵一学中,最基础的九套阵法。当然,阵是基础的阵,但施阵之后所产生的威力,则是要看施阵之人的本事有多高强。

她从第一阵开始就生了疑惑,所以故意没有当场去寻找阵眼,而是凭着前世白家传承中的破阵方法直接打了银针出去。不出所料,全中。

这就不对劲了,呼元家族何以会用白家的阵法?

当然,也不是完全一样,还有许多地方是不一样的。但这种不一样并不是经过了改变,而是直接就缺失。比如说现在这个烈阵,如果把阵法布设完整,应该除了脚下的岩浆之外,还会有火山在喷发,四周也有巍峨高山将阵中之人紧紧环绕。

但是呼元家族的烈阵却少了火山和四周的环绕。

也好比前面的水阵,除了脚底一下黑海之外,四周也应该是一望无迹的水面,会有海啸,甚至还会遇到深海中的不明生物。这都是水阵的环节,但是呼元家的水阵却没有这些。

这种感觉很有意思,就好像是古代的侠客捡到了一本绝世武功的秘籍,但是秘籍有缺失,所以他只能练就一半,剩下的就练不成了。

也好比是一个药方,抓药的人也只拿到了一半,所以就只抓取了一半的药材。

呼元家族的这些个阵法就是这种残缺,所以她想着想着就明白了,很有可能是这个家族机缘巧合下得到了白家阵法秘籍,但是得到的却是残卷,虽然足以把阵法布设出来,对于外行来说也足够达成震慑。但是在她看来,这就是九个残缺的大阵,不但环节上有残缺,布阵之人水平有限,所以阵法威力也十分有限。

还是那句话,糊弄其它人足矣,但是对上她,那就跟闹着玩儿没什么两样。

白鹤染又开口了,声音是透过大阵传出来的,直穿到在外围观的那些呼元家族人的耳朵里。他们听到白鹤染说:“你们要布我毒之一脉的基础九阵,我没意见,毕竟人人都有机缘,上天注定的机遇,我拦也拦不住。但你们要是把这九阵就布出现在这个水平,可就实在是太丢我毒脉白家的脸了。也不知道是你们哪一辈的老祖宗得到了这样的机遇,更不知是跟人学的还是捡着了什么秘籍残卷,总之,若阵有十成,现在你们的阵法连三成完整度都没达到,就更别提发挥出的效果了。完整度对效果有着最直接的影响,你们一定要知道。”

她一边说身形一边动,手里的银针还是在往外打,人们以为她是在破阵,却没想到,她竟是在布阵,布一座可以把在场所有人都罩进来的大阵。

三十六枚银阵,眨眼工夫打出去,大阵立即生效。

呼元奉等人只觉眼前景象一变,一下子人就只身在阵法之中,四周环境再也不是呼元家族庄园门口,而是在一片滚滚岩浆之中。

不过这岩浆并不烧人,他们甚至连炙热的感觉都没有产生,人虽然站到了阵中来,却像是些个旁观者,眼前的一切能够看到,却与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人们大惊,谁都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连呼元奉都在这种情况下傻了眼。

呼元家族世代钻研毒术,毒阵是他们从小到大就接触过的东西。可是却从来没有一本典籍上记载过还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还会进入大阵之后成为一个看客,完全没有参与其中。

所有人都向呼元奉聚集过来,这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毕竟呼元奉是他们当中最厉害的一个,他们是在寻求保护。

可呼元奉都不知道谁能保护他,他又如何能去保护别人?

白鹤染也在阵里,就在他们的对面,一双腿都泡在岩浆里,可就跟他们一样,完全没有痛苦的感觉。呼元奉鼓了老半天勇气才中着白鹤染在的方向喊了一嗓子:“是你在搞鬼?”

白鹤染看向他,挥挥手,“是我把你们叫进来的,但搞鬼谈不上,只是让你们进来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毒术阵法。”

呼元家族的人都听懵了,真正的毒术阵法?难道他们家族布出来的这个,不叫真正的阵法吗?这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阵,可不是后辈们自己现布的。

呼元奉也不服气:“白鹤染,你辱我的毒障我也就忍了,是我年纪轻轻学艺不精,所以被你钻了空子。但是这九道阵法可是来自两百多年以前,是由我们呼元家上一任家主亲手布下来的,你这样说就是侮辱我们的先祖,你也太不把我们呼元家族放在眼里了!”

白鹤染还是向他看过来,眉头紧拧,面上泛起不快,“我叫你们进来,是因为看出这阵法有我毒之一脉的传承,故而才萌生此意,让你们看看真正的九阵是什么样子。但若你们都是这种态度,那我为何还要给你们这样的机会?呼元奉,你记住了,不管是先祖还是现世之人,自尊都是自己给的,而不是别人给的。想要让旁人把你们放在眼里,你们自己就得争气。另外还有一句话,一山还有一山高,你们虽是番邦属国,但也应该听过这句话的。把眼界放宽,不要只局限在一个罗夜,一个呼元家族。这世上使毒者,并非只唯呼元家族独尊,否则你的姑姑呼元蝶,也就不会死在我的手上。”

她说完,手一挥,又是一把银针打了出去。这些呼元家的族人眼一花,又再次回到了大阵之外,站回庄园门口。

再看白鹤染,却是再不愿在毒阵中耽搁,利落地破阵,迅速的抽身,只几个来回,半盏茶工夫都没用上,九阵全破!

呼元奉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开始后悔与白鹤染对这场赌约。

照这样下去,他怕是要输啊!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