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雪和刀光留在凤乡城照顾生死堂,白鹤染是带着默语和剑影一起出门的。同行的还有两名阎王殿的暗哨,以及潜藏在暗处,已经用各种各样的身份混入罗夜的白兴仓的兵。

默语说:“就算咱们在暗处布了兵马,可是小姐还是要只身去闯呼元家族总堂,奴婢觉得太危险了。小姐不怕毒,可万一他们不只用兵,还布下高下呢?”

白鹤染听了就笑,“那样的话,我就反过来给他们下毒。”

默语想了想,点了点头,“小姐有这个准备就行,那咱们这几天多吃几顿猪肝,补补血。”

从连门城到五溪城,走了四天。因为过关的时候报了呼元家族的名字,再加上呼元家族也提前跟这边打了招呼,人人皆知这是呼元家族请来的贵客,所以一路行来十分顺利。

她们一行是晌午到的五溪城,城门口就有呼元家族的人前来迎接。说是迎接,态度一般般就是了,且那个来接人的说:“我就是负责接你们,至于别的你们什么都不要问,问了我也不会说,想说我也不知道。所以就老老实实在车里坐着,让你们下车再下车就是了。”

默语冷哼,“原本也没打算问什么,派出来接人的奴才能知道什么。”

那人被称奴才,气得呼哧呼哧直喘,但也没有争辩什么,因为他只不过是呼元家的一名旁枝,身份在家族里的确就跟奴才没有多大区别。

在五溪城又行了一会儿,恩,也就一小会儿,马车停了下来。

默语掀开车帘子时就皱了眉,“小姐,前面好大的雾气。”

赶车的剑影说:“那不是雾气,应该是毒障,当初主子封平王府时,用的就是这种手段。”

默语看了一眼边上带路的那位,那人骑着马,一脸的骄傲与得意。

她看不过去,怼了一句:“有什么好得意的,又不是你自己的本事。一个奴才而已,骄傲个什么劲儿啊?”

那人“切”了一声,“骄傲是为我们家族骄傲,你也用不着一口一个奴才的说风凉话,到了五溪城就是到了呼元家族的地界,想在这里翻起天来,那可是比登天还难。有本事进来,就也要有本事再出去,出去了是造化,出不去就是命该如此。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从这里一直往前走,就是呼元家族总堂。最后告诉你们一下规则——”

他清咳了两下,大声道:“既然是来闯总堂的,那重要的就是一个闯字。所以呼元家族设下了毒障毒阵,还有毒关。你们要先过毒障,一共五里,五里之后便是呼元家族的庄园。庄园里布下了九个毒阵,如果都能过去,方才能到总堂门口。但是从迈入总堂大门起,还要历经十八道关卡,活着闯过去,才能见着呼元家族的家主。”

他说罢,看了默语一眼,又扭头往马车里瞧了瞧。此时默语已经出来,车厢帘子是放下的,他从打接到了这一行人,也没看到真正要闯关的人长什么样子。

不由得轻哼一声,“搞得神神秘秘,有没有真本事可就不知道了。行了,你们往前走吧,但我还得提醒一句,说好了是一个人闯关,所以你们这两个奴才是不能跟进去的。”

他把奴才二字还给了默语,默语却不恼,她本来就是奴才,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剑影有些不耐烦,提醒默语:“回车厢里去,马车要继续向前了。”

默语转身回来,剑影马鞭一甩,很快就把那个人甩得没了影子。

白鹤染掀了车窗帘子往外面看,方才那个人说呼元家族的毒障有五里,能够布出五里这种规模,对于前世的白家来说也是大手笔。她确实有点儿小看呼元家族了,还以为这个家族只是研究毒药毒物,没想到还有布下毒障的本事。

看她皱着眉似有些忧心,默语也紧张起来,小声问她:“小姐,是不是毒障有异?”

她摇头,“跟毒障有没有异没什么关系,毒障嘛,要是没有异那就不叫障了。我只是在想,呼元家族是从哪学来的这种布毒障的本事,还一布就能布下五里,这何止是大手笔,简直本事通天了。也不知道这种本事是他们家族传承的,还是像巴争一样有过奇遇。”

默语更慌了,当时就想到了当初上都城里的平王府。小姐只是在平王府布下毒障,可平王府再大也不可能有方圆五里的,小姐说呼元家本事通天,那岂不是说这一趟会十分凶险?

“咱们别去闯了。”默语劝她,“反正三老爷的兵已经潜入到罗夜境内,剩下的兵马也在边境驻守着。干脆就强攻,把罗夜给打下来算了,省得他们嚣张。”

白鹤染还是摇头,“那怎么行,说好了只身去闯呼元总堂,临阵退缩会叫人笑话的。我现在也是一国之君,丢的可是我歌布国的脸,我不能让歌布在我手里还没强大呢,就把脸面都给丢尽了。”她放下窗帘,回身拍拍默语,“别怕,虽然他们的本事有些超出我的想像,不过那也只是因为我之前将他们想得太逊了而已。但其实,这五里毒障在我眼里也不算什么。”

默语追着问了句:“如果让小姐来布毒障,最多能布几里?。”

白鹤染笑了,何止几里,就这种程度的毒障,我能布满整个罗夜国。

默语倒吸了一口冷气,布满整个罗夜国,那得是多大的本事?

白鹤染却又补了句:“我也是谦虚,呼元家的毒障面积是够大,但可惜只顾着扩大面积给旁人造成视觉上的冲击力,却因此而削弱了毒素的份量。而我说的布满整个罗夜国的,实际毒性要比这个强大得多。所以不用怕,这种程度的毒障根本伤不到我。”

马车外头,剑影说了句:“是任何程度的毒障都伤不到你吧!”

白鹤染笑着点头,“剑影懂我。”

终于,马车停下来了,剑影将车帘子掀开,将里面的人请了出来。

“不能再往前了,会坏了规矩。”他最后再问白鹤染,“真的决定只一个人进去?”

“真的。”她随手扔了两颗药丸给他二人,“吃了,百毒不侵。你们就留在这里,一切小心,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都不需要急着进去,我若真有事,会打出一枪,听到枪声再进。”

听她说起枪,剑影和默语皆松了口气。临出发之前剑影就把枪还给她了,还好这小主子随身带着,有枪在手,他们放心多了。

“走了,你们乖乖等我。”她冲着身后扬扬手,毫不犹豫地一脚踏进毒障。

三步两步,人就没了踪影,默语有些担心,把药丸吃进嘴里就想到毒障边上试试。

剑影一把将人拉了回来,“别给主子添乱,也别让罗夜人看轻了咱们。”

“你就不担心小姐?”默语气得跺脚,“万一小姐被人算计了怎么办?”

剑影无奈,“她要真那么容易就被算计,就冲她这个脾气那是绝对活不到今天的。放心吧,不会有事,何况小姐不是说了,她带着枪呢么!”

白鹤染是带着枪呢,但是她绝不认为在这个地方有用枪的必要。她从来都不想把枪这种东西过多地暴~露在这个时代,更不想让罗夜人知道她手里有着什么样的秘密武器。

枪于她来说,是万不得已之时防身的密器,绝不是随时随地拿出来使用的常器。

五里毒障,她闻出了九九八十一种毒素的味道。这样的毒或是换了平常人进来,怕是连五步都走不出,就会当场毒发身亡。可是对于她来说,只不过是空气浑浊了些,并没有产生任何的不适。只是,以八十一种巨毒为障,布下五里,呼元家族是从何处学来的这本事?

她越想越疑惑,她能看出这毒障并不是利用机关也并不是借助外物布下来的,徒手布毒障,那是毒脉白家自创的本事,呼元家族这个毒障的手法虽然跟白家的有一定差距和差别,但从根源来讲,路数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呼元家族很有可能跟白家沿用的是一样的传承,只不过白家的传承完整也正统,呼元家族的传承有缺失,也有些有邪门歪路。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嫡一庶,白家嫡出正统,呼元家是庶出,慢慢过成了旁枝。

她在毒障里走着,能感受到越是往深处走毒就下得越重。一直走到一个差不多是中心的位置,她站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唇角微微翘起。

看来,这是毒障的中心了,这五里毒障就是以这处为中心,开始向四周漫散开的。

所以这里的毒最重,即使是她站在这里,也需要运起内气调动周身血脉来抵抗。

当然,她也不过才调动半成内力罢了,连一成都没用上。

世间巨毒之于她来说,不过是微风抚过时掠起来的灰尘,挥挥手,即散了。

呼元家族这毒障听起来看起来都很能唬人,她却在想,如果真是与毒脉白家有着一样的传承,那呼元家族的传承又是从哪里来的?他们取得这传承的手段,是正途吗?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