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以为甚好。

有病得治本,从根儿上断绝了罗夜国君的依仗,他也就没有资本在歌布面前耀武扬威。

但这个连锅端怎么个端法呢?她细细琢磨起来,半晌,眼晴一亮:“不是正好来了个呼元奉么,不如就让他做个信使,给呼元家族带个话,本君要与他们打个赌。”

这个赌怎么个打法,白鹤染没说,但是凭剑影对他这主子的了解,这次呼元家族肯定是要倒大霉的。这位主子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必然扒层皮,有好戏看了。

月夕说到就到,为了迎接罗夜使臣,白鹤染特地举办了一场宫宴。  但这个宫宴跟传统意义上的宫宴还不太一样,正常的宫宴都是在京皇亲,以及正三品以上官员拖家带口的进宫来吃酒。宫里会先一处大殿摆上宴席,还会备上歌舞助

兴。然后大家推杯换盏,你来我往,乐乐呵呵地吃上一顿。  这次宫宴就不是这样的了,说是宴,其实御膳房一个菜都没预备,就是象征性地整了点儿点心,一个桌给摆上一盘。桌也不是圆桌,而是长条的,一个桌并排能坐两

个人。

所有能上朝的官员都被请进宫了,但是没让带家眷。所以这场宫宴看起来就跟大臣们坐着上朝似的,跟平常日子也没有什么两样。

女君端坐在龙椅上,一身龙袍是为她量身定做的,掐腰儿的,显得身段特别好看。

她不喜欢带顶冠,觉得不好看,歌布官员们也由着她。这么大本事的国君,歌布能拥有就已经是偏得,没必要在这些细节上太过苛刻,只要国君满意就好。  所以,当罗夜使臣呼元奉走进大殿时,找了半天都没找着国君在哪儿,还以为坐在龙椅上的是哪家胆子大的小姐。身边跟随而来的侍从提醒他:“那位姑娘穿着龙袍呢

!”

呼元奉这才反应过来,“这么年轻?”虽然早听说歌布女君是个年轻小姑娘,但也没想到竟然年轻到这种程度。歌布这是干什么?小孩子过家家?

可是再一样,就在去年,就是这个小姑娘毒死了他的亲姑姑,不由得也重视起来。

他揖手见礼:“罗夜使臣呼元奉,见过女君陛下,陛下万岁。”

白鹤染点点头,“好说,赐座。”干脆利落,没有多余的寒暄。就像这场宫宴一样,简单得就快跟宴这个字不挨边儿了。  呼元奉也觉得现场气氛不是很好,落座之后见桌上只有一盘点心,宫人又倒了一盏茶,之后就什么都没了。心里还琢磨着是不是前面先说说话,宴席和歌布一会儿才

上?毕竟这是月夕,月夕就该过得热热闹闹的,歌布不可能把月夕宫宴整得如此寒酸。

结果就听到女君白鹤染认认真真地说了句:“菜已经上齐了,大家请用吧!”

呼元奉懵了,菜上齐了?菜搁哪呢?怎么用,用什么?  再瞅瞅边上那些大臣们,一人捏起一块儿点心,再端起茶盏,互相之间乐乐呵呵地碰一下,像饮酒一样把茶水给倒进嘴里,还像模像样地夸赞一句:“好茶,真是好茶

!”

他就觉得这话特别有违合感,再好也只是茶,这种时候应该说好酒。

可惜没有酒,人们就是喝着茶水就着点心来表达月夕团圆的喜悦,时不时还互相点评一下哪个样式的点心更好吃,甚至有的桌还互相换着吃。

女君也是如此,把个茶碗端得跟酒杯似的,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像在品酒。

呼元奉心里想,莫非是歌布的茶特别的香?他也尝了一口,香什么呀,全是茶叶沫子。

他就不明白了,歌布人这是在干什么?他们有病吧?

实在没忍住,他开口问白鹤染:“女君就是如此待客?”

白鹤染摇头,“没有待客,这些大臣都是自己人,不算客,所以能节俭就节俭一些。”

“那本使臣在女君眼里算什么?”他有些生气了。

白鹤染琢磨了一会儿,答:“估且就算是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呼元奉到底不是他姑姑呼元蝶,年轻人容易动肝火,激上几句就拍了桌子,当时就质问白鹤染——“你有没有把罗夜放在眼里?”  白鹤染眨眨眼睛,“罗夜堂堂一个国家,本君这一双眼睛怎么能放得下呢!要是一双眼睛就能放下的话,那罗夜国跟本君面前的这只茶碗又有什么不同?你们罗夜是茶

碗吗?”

“放肆!”呼元奉身后的随从急了,“竟敢辱我罗夜?”  白鹤染手里的茶碗重重搁到桌上,小手一挥:“来人,把那人的嘴给本君缝上。本君是放肆,但这放肆二字还轮不到一个奴才来说。本君今日念你非我国之人,留你一

条性命,但这张嘴却是必须得缝上的。至于以后要不要把线拆下来,那是你们离开歌布之后的事,总之在我歌布境内,本君不想听到你再发出一点声音。”  动手的人是刀光,自从来了歌布他一直都在生死堂那边做事,这还是头一回又能跟在主子身边。刀光还有点儿激动,从宫人手中接过针和线,琢磨了半天才想好从哪

开始下手。

为了怕那人挣扎把线扯断,他很贴心地缝了四遍才算完。至于淌了满嘴的血,他不在意,这人是呼元奉的奴才,呼元奉这种毒医自然有止血的手段。

果断,就见呼元奉开了一瓶药粉糊到那人嘴上,血立时就止住了。  只是呼元奉也气得冒青烟,这里是歌布皇宫,刚刚他要阻拦,立即有十数高手围了上来,将他团团围住。他试着用毒,可是那些让他骄傲到在罗夜可以横着走的毒,

到了这歌布皇宫里居然一点用都没有。这些围着他的高手面对他扬出去的毒粉,眼都没眨一下,甚至边上有闻着的大臣还用手扇了扇,说了句:“什么破玩意?呛人!”

呼元奉拿歌布人没办法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随从被人缝上了嘴,自己再赐一瓶子止血的药。人才刚来,面子就被踩到了脚底下,这让他很是不爽。  但不爽也得挺着,因为女君说了:“大大方方递了拜贴的,我们又同意了的,这才是客。不请自来的除了给我们增加麻烦之外,就只剩下招人烦了,所以本君待什么客

?”

呼元奉怒哼一声,“我罗夜以往来歌布时,也不是次次都递拜贴。”  “所以以前那位国君因为失职,已经不在位了。”她说得理所当然,“如果罗夜使臣认为不递拜贴就可以随意出入我歌布国境,那也行,那以后咱们就都遵这个规矩,你们随便来,本君没事也往罗夜溜达溜达。对了,本君溜达的时候有可能还会带上未婚夫,也就是东秦那位太子殿下。我那未婚夫性格不太好,脾气更差,保不齐就在罗夜

惹点什么事,到时候还请罗夜国君多担待。不知道这位使臣能不能做得了这个主,你们国君同意不?”  呼元奉被堵得没了话,国君当然不能同意,他们来歌布怎么都行,歌布人到罗夜来规矩可就大了。何况还有那个东秦的太子,那不就是那个混世魔王十皇子么,他怎

么把这茬忘了。

呼元奉坐了回去,见他老老实实坐下,那些高手们就也都撤了。不一会儿有宫人拿着扫把走了进来,到了呼元奉身边扫了一阵子。呼元奉不解,这是扫什么呢?

有位宫人狠狠剜了他一眼,说:“还请罗夜使臣自重,不要随意往这干干净净的大殿上扬灰。您刚刚扬那么一下子,奴婢们就得拿扫把扫上老半天,很辛苦。”

说完,扫了最后一下,拿着扫把走了。  呼元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扬那么一下子?他扬哪么一下子了?他就挥一挥手,他的毒粉是无色无味肉眼也不是很能分辩的,他确信这大殿的地面还是干干净净,并

没有沾上什么,可刚才那宫女是怎么说话的?还有刚才他刚扬出毒粉时边上的大臣怎么说的?呛人,对,呛人,可是他的毒粉怎么就呛人了?根本就没有一点味道啊?

这位罗夜大毒医开始对自己用毒水平产生了质疑,人也变得不再自信。

新科状元孟书玉坐在下方,瞅着这一来一回几番碰撞,心里头乐得都快憋出内伤来了。  他这国君姐姐是真牛啊,几个来回就把罗夜毒医给忽悠傻了,再这么下去这位毒医都得怀疑人生。想着从前那位国君对于罗夜毒医是十分忌惮的,即使歌布也有国医

林寒生,他还是不敢招惹罗夜。眼下今非昔比,歌布终于翻身了。

宴会还在继续,皇宫里也算是大出血,不管菜肴有没有,点心是管够的。  呼元奉闷闷地在座位上,一口一口嚼着干巴巴的点心,心里琢磨着自己刚刚扬出去的毒粉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错。为什么歌布这些人一点中毒的反应都没有,又为何旁

人又是说呛得慌,又是有宫女过来扫地的?分明那宫女什么也没扫出来啊!

他绞尽脑汁分析自己的失误,身后另一位随从小声提醒:“少主,咱们这次来是有任务的,临来之前国君交待下来的事,您可别给忘了。”  呼元奉咬咬牙,“没忘。”可没忘是没忘,女君上来就给他一个下马威,这事儿他就有点儿不太好开口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