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欢沉默了,他的眼睛无所谓,他也不在意这个,但治好屋里的病人,这个条件对他来说就太过诱~人,他很难拒绝。  可很难拒绝不代表他没有理智,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张口就说能治好屋里的人,还能治好他这双眼睛,怎么听都像是个骗子。而他这些年,被骗子骗得太多了,骗

怕了。

见宁欢不语,白鹤染也借这个机会想了些事情。比如说,她觉得自己也有些不谨慎,只一心想着为生死堂寻人手,却还没了解这个人值不值得招纳和信任。

这样一想她就犹豫了,琢磨着又开了口,问宁欢:“你的眼睛是被什么人毒瞎的?还有屋里那人,又是如何中的毒?”

宁欢不语。  她便干脆站了起来,“看来你对于我的提议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那便作罢,我也不是非你不可。”说着话作势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感叹,“普天之下能人很多,

我想要寻能人算是件容易的事。可惜啊,有人想治好眼睛,还想解了同伴的毒,可就没那么容易喽!”

“你等等!”宁欢的态度缓了下来,“我没有说一定不答应你。”  “可是你也没有说答应一定会答应我啊!”她耸耸肩,“我也挺忙的,这会儿天都要黑了,实在也是没工夫跟你再继续耗下去。所以最后问你一次,眼睛什么人毒瞎的,

屋里人的毒又是什么人给下的。回答我这两个问题,咱们再往下谈。”

宁欢不解:“你不是应该问我同不同意你的提议吗?”  “不不不。”白鹤染摇头,“你很谨慎,也正是你的谨慎提醒了我也需要谨慎。所以我需要知道你更多的情况,以此来判断你值不值得招揽,也判断你们值不值得我出手

相助。”

宁欢苦叹,“你说得头头是道,可是你让我如何相信你?你可知这些年我受过多少骗?”  白鹤染都听笑了,“受过多少骗,那要看你的智商,就是说你的脑子够不够用。你自己脑子笨愿意上当受骗,那谁拦得住?至于你如何相信我,大哥,你还想如何相信我?你的待客之道虽不怎么上得去台面,但是我的气度风度和包容度却是很好的,都没有同你计较,你还问如何相信我?还是说宁欢你觉得你制出来的毒,是随便什么人

都能轻易破解的?”

她翘起唇角,轻轻冷笑。打从进了这个门起,她就中毒了。这一院子的药香里混合着大量的毒素,且除了这药香之外,宁欢还引导着她去触碰了涂过毒的地方。  她告诉宁欢:“不要以为你做得不着痕迹,就可以伤人于无形,且不说这满院的药香,只说刚进门进,因为是你先进来的,我跟在你身后,你家里没有下人,所以你对我说让我回手把门关上,我便听了你的。我从里面关门,触到了你家的门板,恩,那门板涂了一种能让人触碰之后会发生奇痒的毒,大概一柱香的工夫就会发作。我说得

没错吧?”

宁欢有些惊讶,但还是点了头,“没错。”同时也意识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一柱香已过,你似乎……并未中毒?”  “当然没有中毒。”她又笑了开,“宁欢,你的毒很刁钻,制毒的材料用得刁钻,制毒过程也有自己独特的手法。这也就是我,若换了旁人,没有可能不着你的道。所以

你觉得,我说能解你们的毒,这话是不是比那些欺骗你的人稍微靠点谱?”

宁欢这一次再没什么话说,这个小姑娘的本事出乎他意料之外,正如她所说,比那些江湖骗子要强上太多。或许这真的是一次机遇,如果他抓住了,毒就能解了。

“请姑娘为我和师妹解毒。”他揖手,躬身,话语真诚。

白鹤染却还是那句话:“告诉我你们中毒的原因,还有下毒的人。”

宁欢点头:“这是自然,姑娘请坐。”

白鹤染重新坐回藤椅,却没想到,接下来听到的故事,竟与她曾经的经历有几分相似。  我与师妹的毒,源自一次对赌,我与一人比毒,我下毒到对方亲人身上,他下毒到我的师妹身上。解毒时间是一个时辰,赢了就是赢了,输了也就是输了,赌注就是

彼此都不会给没有解开的那一方解药。也就是说,谁输了,谁身边被下毒之人就要永远受那毒侵之苦,当然,也有可能当场毒发身亡。  很可惜,我输了。我师妹中的毒虽不至于当场毒发,但却是一个最最折磨人的阴损之毒,不但人自此昏迷不醒,毒性还每三个时辰发作一次。每次发作都如百虫噬骨

,痛苦不堪。

人能够一直活着,直到老死。也就是说,这种痛苦要持续几十年,除非有人把她杀了。  他说到这里,低下头来,“师妹毒发时偶尔瞬间清醒,她对我说过不只一次让我杀了她,她不想这样活下去。可是我下不了手,我只能尽一切努力研究那种毒药,想办

法解开。可惜,我始终没能把解药制出来。我也曾想过放下脸面去找下毒的人帮忙,可是没想到,就在去年,那个人,她死了。”

宁欢的经历让白鹤染想起了她那些与呼元蝶的对赌,说起来跟宁欢差不多了,区别就在于她们把毒下给了彼此,宁欢则是下给了第三方。

她问宁欢:“你的眼睛又是如何瞎的?”  宁欢说:“我的眼睛也是那人毒瞎的,就在我师妹中毒的第二年,我去求过她。她说解毒不可能,但是可以给我一种药,能稍微减轻痛苦,代价就是我这双眼睛。我知道,她其实就是不想让我再使毒,所以才要拿走我的眼睛。一位毒师,没了双眼如何配药?就算配出药来,毒又如何下得出去?他这是断我前程,我懂,但是我却不能不

答应她。”  白鹤染对这个故事生了兴趣,“我并不太了解歌布这边的毒医世家,所以我也没有必要问你师从何人,因为就算说了我也不见得知道。你这一手毒算是能入我的眼,但

我最想知道的还是与你对赌那个人,究竟是何方高手?你说他去年死了,又是被什么人弄死的?”  宁欢答得痛快:“那人是罗夜的毒医世家,名叫呼元蝶。是名女子,但实际年龄已经很大了,只不过她手里有一种药,吃了之后就能让人变得年轻,所以外人看到的呼

元蝶只是一位年轻少妇。至于她是怎么死的,呵,是自不量力以为天下无敌,托大托到了东秦,也是与人比毒,结果被毒死在宫宴之上。”  白鹤染不得不感叹,这天下说大真大,说小也真小。本以为只是听宁欢讲一个故事,没想到故事听到最后还与自己有关。下毒的人是呼元蝶,那就怪不得宁欢解不开

了。

“原来是她。”她笑了起来,再对宁欢道,“可愿接受我的招揽,为我做事?”

突然又这么问,宁欢还是愣了一下,反问她:“只听我说了这些,就能确定我是好人?”  她立即摆手,“不不不,只是认为你可以为我做事而已,跟好不好人的没有多大关系。何况我也无所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在这个世界上,好与坏都是相对而言的。你

可以对别人坏,但是只要你对我好,那你就是我的好人。但你若对别人都好,偏偏要对不起我,那于我来说就是坏人。至于为认定你可用,大概就是因为那个呼元蝶吧!”

“你也知道呼元蝶?”

“罗夜的大国师,怎么可能不知。不过她那点子手段也实在不怎么够看,死了活该。”她身子往前探,拉了宁欢一把,“凑过来些,我仔细看看你这眼睛……”

国君一夜没回宫,身边虽有剑影的保护,但默语和冬天雪还是不放心,晚些时候也往宁欢这个小院儿来了。同时来的人还有城主苗扶桑,以及温丞相和巴争。  人们在院子里站着,闻着浓浓的药香,刚觉得有些不适,白鹤染就已经宁欢把自己洗过手的那盆水端了出去,洒在地上。院中人那种不适的感觉立即消失,且更觉得

神清气爽。  宁欢实在不明白为何一盆洗过手的水,就能解了他布在药香气里面的毒,但方才这小姑娘给了他一瓶药水,让他将药瓶置于眼前熏眼睛,到是让他已经多年不能视物

的眼睛又看到了些屋里烛台的光亮。

他便觉得是一个奇迹,对这小姑娘能治好他师妹的事,又多了几分信心。

只是院子里的那些人,究竟是些什么人?这个小姑娘,究竟又是什么身份?  太多的疑惑随着这个小姑娘的出现而一并出现,只是宁欢记得自己答应了对方要为其做事,一生忠心不二。那么,既然点了头,不管这小姑娘是什么样的身份,即使

是个大恶人,他也必须遵守自己的承诺。  恶也好,善也好,他无所谓,只要师妹能活过来,就算对师父师娘的在天之灵有了告慰,他也不会再为了多年之前那一场对赌而负罪一生。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