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活成了什么样子?

失了你,我独活,终于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凌安郡主府门口,林氏一直在等着女儿回家。

管家和提早回来的闻香劝了几次让她先进屋歇着林氏都不干,只说一定要亲眼看到燕语回来才能安心。

就这么看着,一直看到一个白衫男子背着个小姑娘奔着她这头来,林氏惊了,那不是七殿下么?

身后背着的是……是燕语?

闻香松了口气,再劝林氏:“夫人放心吧,奴婢都说了有七殿下护着小姐,不会有事的。”

林氏点点头,再看由远及近的那两个人。

燕语好像睡着了,头枕在七皇子的肩上,两人的脸颊随着走动一下一下地磨蹭到一起,七皇子也没有躲的意思,还时不时偏头看看她睡得好不好。

林氏心头一动,小声问闻香:“你说,七殿下是不是对燕语有意思啊?”

闻香答:“自从五殿下离世之后,七殿下确是经常往咱们府上跑,也帮了三小姐好几次忙。

不瞒夫人,奴婢私下里也想过这个事儿,但是没敢跟三小姐说,怕是奴婢想多了,如果七殿下没那个意思,咱们家小姐该伤心了。”

林氏叹气,“她要是知道伤心就好了,知道伤心就说明她的心又活了。

为一个活人伤心,总比整日想着一个死人好得多。”

话说完,七皇子已经走到她跟前了。

背着的白燕语被他放下来,但却没直接交给林氏和闻香,只是冲着林氏微微躬身道:“今晚母后在昭仁宫摆了酒,郡主喝得有些多了,本王送她回来。

烦请夫人好生照看,喂一碗醒酒汤再让她睡吧!”

林氏点点头,将女儿接了过来,和闻香一起扶着。

如今她已经能比较从容地面对这些个皇子了,也渐渐地适应了凌安郡主母亲这个身份,不至于一见到大人物就局促不安。

对于七皇子,她很有心多问几句,比如说为什么燕语是你送回来,也比如说你为何总是帮着郡主府。

可这话还没等问呢,迷迷糊糊的白燕语突然睁开眼睛,伸手就往七皇子那抓去。

闻香没料到她突然会醒,一下没扶住,白燕语整个人都往前栽。

好在七皇子看见了,伸出手来将人接住。

白燕语这一摔,正好摔进了他的怀里。

“到家了,没事了。”

他先开口同她说话,还抬手为她撩了一绺碎到脑后。

白燕语还是迷糊,一双手直往他脖子上划拉,“让我看看还流不流血。”

他拿她没办法,面前还有几个人呢,这小姑娘一双手不老实,让他有些尴尬。

于是只好紧紧将她的小手给握住,轻语道:“不流血了,只是破了一层皮,没有多严重,明日一早就看不出了。”

“胡说!流了那么多血,怎么可能只是破了一层皮。

你们怎么都这样,明明受了伤却还不说,什么都一个人咽下,抗着,从前他是这样,如今你也是。”

她从他怀里挣脱,蹲到地上,抱着膝盖又哭了开。

林氏急了:“这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就哭了?”

闻香分析:“可能就是喝多了久,没事的,在宫里的时候四小姐和灵犀公主也是又哭又笑的。

红忘少爷说她们就是因为酒喝多了,所以情绪才不受控制,闹一阵明儿酒醒了就会好。”

七皇子也蹲了下去,轻轻揉着她的,“我知你想他,我也是。

我欠他的,不知从何处还,所以谢谢你成全我,我会一直护着你,直到你出嫁,绝不会让你再受委屈。”

白燕语猛地抬头,“护我到出嫁?

呵,我能嫁给谁?

你又想我嫁给谁?”

他摇头,“不知,但女孩子早晚是要出嫁的,你是凌安郡主,配得起最好的男子。”

“最好的已经死了。”

她目光森森,一把抹去眼泪,从地上站了起来。

“最好的已经死了,所以我不可能出嫁,七殿下还是把方才的话收回去,否则就会成为一桩砸到手里的买卖。”

她转身入府,再没多说一句。

闻香追着白燕语去了,林氏有些不好意思,紧着给七皇子赔礼,请他不要见怪。

七皇子摇摇头,“她喝醉了,本王不怪。

请夫人明日转告,摔坏的簪,本王会赔给她。”

眼瞅着七皇子也走了,步行走的,林氏这才想起来白燕语回来的时候头很乱,原来是少了簪。

是喝多了酒把簪都给摔坏了吗?

可是为什么又要让七皇子来赔?

她刚刚还以为七皇子看上了她的女儿,可是那位皇子又说只是护她女儿到出嫁,看来是想多了。

人家说得已经很明白,他欠五皇子的,不知道从何处还,如今是都还到燕语头上来了。

说到底,这又是承了五皇子的情,她的女儿莫不是跟那个人真就牵扯不清了?

林氏有些来气,转身也回了府,想往白燕语那院儿去看看,被管家给拦了。

白顺说:“瞧着夫人这会儿心气儿不太顺,就别往三小姐那处去了。

她喝了不少酒,这会儿要是闹起来可就不好收场。

不如就让三小姐好好睡一觉,明儿一早夫人再去同她说话。”

从前白府里的老人,以及跟在白燕语身边的闻香,都是在外或是当着外人的时候叫郡主,回到府里便习惯地称她三小姐。

林氏听了白顺的劝,想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每每遇着跟五皇子有关的话题,白燕语的情绪都不太能受控制,自己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去招惹她。

于是一跺脚,自顾回房睡觉去了。

厨下做了醒酒汤,闻香端回来的时候白燕语已经睡着了,她无奈只好把汤搁到桌上,再取了温湿的布巾帮她擦脸,换衣。

都折腾了一番,见三小姐也没醒,便知这是睡熟了,这才悄悄出了门,自己也回房睡了。

睡觉的时候不留人,不用值夜,这是白燕语跟她二姐姐学来的习惯。

一开始也是不适应的,毕竟夜里要是想喝口水都得自己起来倒,比不得有人侍候时那么方便。

但后来就觉得这样很不错了,因为没有人看着她,她想什么时辰睡就什么时辰睡,想什么时辰起就什么时辰起。

夜里睡不着了起来坐一会儿,也没有人在耳边唠叨。

而她如今,夜里多半是睡不着的。

即使喝了很多酒,也是只睡了一个多时辰就醒了来。

头很疼,白燕语想起红忘劝君灵犀的话,说那种酒喝起来甜甜的,但却是有后劲儿的,少喝些对身体有益,喝多了就会很难受,后面一两天头都会很疼。

她这才半宿,果然头痛欲裂。

翻身下榻,鞋子穿了老半天都没穿上,干脆放弃,就光着脚下了地,走到桌前喝了已经放凉的醒酒汤,窗外月色透了进来,月亮近圆,看来快到十五了。

她走到院子里,脚有些凉,但她并不在意这些,寻了个廊下的位置坐下来,呆呆地看着眼前空空院落,脑子里回荡着的一直都是七皇子临走之前同她说的话。

我会一直护着你,直到你出嫁。

可是她能嫁给谁呢?

为什么女子一定要嫁?

就不可以一个人生活,直到死去吗?

她谁都不想嫁,她就想一个人清清静静的,想在郡主府就在郡主府,想去天赐镇就去天赐镇,想去给他上香就去给他上香,想到他墓前坐坐就到他墓前坐坐。

她就想陪着他,直到这一生走完。

可是这一生怎么这样长,何时才能走完?

白燕语以手掩面,低低哭泣。

你为什么要死?

又为什么要是我的亲哥哥呢?

我多想随你去了,你却偏偏把这一切都留给了我,让我不得不替你守着,让我舍不得放下你的宅子和你的生意。

你活生生把我锁在这世上,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哥,我该怎么办……”凤乡城东,一座僻静的小宅,冬天雪轻轻扣了宅门,很快就有一位五十多岁的仆人将门打开,一见了她就道了声:“小姐来了。”

冬天雪点点头,什么都没说,径直走进了院子。

小院儿萧瑟,即使歌布也已经成功入春,可院里唯一一棵树还是没见芽。

“李伯,我师兄呢?

今日怎么没在院子里?”

李伯答:“少爷说今日小姐会把最后一次药送来,他收了药就要带着惊鸿夫人走了,所以在屋里换衣。”

冬天雪没说什么,大步走到房门前,开口喊了声:“师兄,我能进来吗?”

“进吧!”

里面有淡淡的声音传来,声音虽淡,却带着浓烈的哀伤。

她最受不了这种哀伤,因为这种哀伤能让所有人都跟着一起难过起来。

房门推开,君慕息早已经换好衣裳,依然是青衫。

冬天雪想,真不知这位师兄究竟有多少青衫,似乎都不重样,又似乎都一模一样。

她进了屋,走到他跟前,他正在用一块蘸的帕子一下一下地帮白惊鸿擦脸。

人已经死了许多天了,却还栩栩如生,除了面色苍白以外,连身子都是软的。

“这是最后一次药,药丸入口,能保尸身一年不腐烂。”

她这样说着,药瓶也在手里握着,却不愿递给他。

“师兄,你真的要走?”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