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都城的街道上,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行着,速度不快,马几乎就是在慢慢踱步,像是生怕跑得快了会扰到坐在车上的主子。

前面那辆是凌安郡主府的车,后面那辆是越王府的车。

闻香陪着白燕语坐在车里,见白燕语头靠在车厢闭着眼不说话,她便也不说话。

可她知道白燕语没睡,后头那辆车从宫门口一直跟了半路了,也不靠近,也不远离,始终保持着能看得见这辆车的距离。

她知道,那是七皇子对她家主子的保护。

上都城暖得早,这个季节即使是晚上,也不会让人觉得冷,只感觉夜风清凉,很舒适。

闻香将车窗帘子稍微掀开一些,白燕语睁开眼看她,她便道:“郡主今晚酒喝得不少,马车颠簸,透透气会感觉舒服一些。”

白燕语没说什么,只是偏了头往窗外看却,一眼就看到不远处跟着的那辆马车。

她皱眉,开口叫了车夫:“停车。”

马车停下,她起身就往外走,起的时候动作猛了些,酒劲儿有些上来,身子晃了下。

闻香赶紧搀扶,她却摆摆手,“我没事,下去走走,你们不用跟着我,自顾回府就行。”

闻香不放心,“奴婢不能扔下郡主的,天这么晚了,郡主怎么可以一个人在外面走。”

她笑了笑,“怎么可能是一个人,没见后面一直有人跟着么。

听我的,你们回去。”

说完,掀了帘子直接就跳下马车。

车夫吓得赶紧去扶,这才没让她摔了。

闻香见她走路还是晃,想跟过去,可是白燕语却说:“若是执意跟着,明日就不要在我身边侍候了,回天赐镇去。”

闻香便不敢动了。

想想后面有七皇子在,便也放了心。

郡主府的马车走了,白燕语晃晃悠悠地往回走,迎着越王府的马车就去。

越王府的车夫吓了一跳,赶紧把马叫停住,生怕凌安郡主晃悠着撞到马车,赶紧回过头跟车厢里的主子说:“爷,郡主下车了,郡主府的马车也走了,就她一个人往咱们这头来呢!”

车厢帘子一下就被掀了起来,七皇子从里面走出,一眼就看到白燕语脚踩到了裙子,整个人正迷迷糊糊地往地上栽。

他吓坏了,飞身冲了出去,一把就将给捞住,同时急道:“好好的在车里坐着,你下来干嘛?”

再瞅瞅,果然,郡主府的马车已经不见了。

“你的马车呢?”

“回府了。”

她站直了,甩开他的搀扶,“我问你,为什么跟着我?”

君慕南无奈,“你喝多了,我跟在你后面,看着你平安回府就走。”

她有些生气,“我一个郡主,坐自己府的马车,能出什么事?”

“是不能出什么事,可凡事都有个万一,我不能让万一发生。”

他实话实说。

白燕语语气不善:“七殿下似乎对凌安郡主府过于关心了,是怕我守不住那座府邸吗?

还是怕我败光了他留下来的家产?

你放心,那是我的命,除非我死了,否则就一定会守好。”

他摇头,“我不是担心府邸,我是担主你。”

“我就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七殿下请回吧。”

他叹气,“你的车都走了,我要是也走,你该如何回去?”

白燕语回头瞅瞅,方才想起来刚才让马车回去了,“是啊,我的车走了,那我就用两条腿走回去。

反正也没有多远了,最多走小半个时辰也就到了。”

他不争辩,只点了头说:“好,那你就走回去吧!”

白燕语说走就走,虽然喝得有点多,但好在还记得回府的路。

就是转身的时候还是晃,七皇子在后面看着,忍住了要去扶她的冲动,还挥了手,让自己的马车也先行回府。

马车走了,这条街道上再无旁人,他就静静地跟在她后面,她快他就快,她慢他也就慢。

如此,跟了好一段路,白燕语终于又停下来,“前面就是凌安郡主府了,你还不回去吗?”

君慕南摇头,“还有一段,你继续走,府门开了你进去,我便回。”

她唰地一下回过身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红了眼圈儿,这一回身的动作太大,眼圈儿里的泪掉了下来,楚楚可怜。

君慕南有些慌了,快走了两步到她跟前,关切地问:“这是怎么了?

好好的你哭什么?”

白燕语抬手往脸上抹了一把,她也不知道哭什么,就是一想到自己三更半夜在街上走着,后面还有一个人因为担心她而跟在后头,她就想哭。

曾几何时,她是文国公府里不受待见的庶小姐,没有人会正眼看她,没有人把她当一回事。

别说大半夜在路上晃悠,就是死在外头,怕是她那个爹都不会管她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有人护着她,这个人还是位皇子,就像当初的五殿下一样,把她从冰湖里捞出来,紧紧抱着她为她取暖,一遍一遍地告诉她挺住了,不要死。

她没死,可他却死了。

“你为何要护着我?”

她开口相问,“我与你并不熟,以前甚至都没有过往来,我甚至是不认识你的。

为什么我成了凌安郡主后你突然就靠近我,要时不时地出现在我身边?

七殿下,你究竟是有何企图?

你能从我这里图到什么呢?”

她歪头,努力去想,“是不是想要他留下来的那些生意?

还是想要他凌王府里的什么机密?

你接近于我,总得有个原因,总不成是因为看上了我才要接近于我。

七殿下,我不是突然出现在上都城的,我从小就在这儿,我还是文国公府里的庶小姐,你要看上我早就该看上了,不可能会等到我成了凌安郡主之后。”

她的疑问一个一个抛过来,问得他怔在原地,不知从何作答。

总不能告诉她,他之所以护着她,是因为心里对五哥有愧。

总不能告诉她,他之所以护着她,是因为想要偿还对五哥的亏欠。

五哥死了,有些债无处可还,便一股脑地还到了她身上。

可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她愿不愿意,也没有想过要还到什么时候,更没有想过这样子还,对白燕语来说,公不公平。

见他不吱声,白燕语就笑了,“七殿下,你要是想要什么你就直说,你是皇子,我虽然是个郡主,但却是个外姓的,实际上跟皇家没有多大关系。

所以你以皇子身份来向我要东西,我不敢不给。

不过你听着,我能给的,都会给你,为了买个安生,但你若想动他根本,抱歉,我能跟你拼命。”

她话说完,突然抬起手,一把就将头上插着的一根发簪给拔了下来。

发簪的尖儿直对着七皇子的喉咙就捅了过去,他没躲,就站在原地,任凭那发簪扎到喉咙处,都扎破了皮,都出了血。

白燕语捂簪的手打着哆嗦,眼睛瞪得溜圆。

刺目的血从被戳破的肉里涌出来时吓着了她,当时就扔了簪子,两只手不停地往他脖子上扒拉,试图把血都擦干净。

小手一下一下抚在他的喉咙上,血却没怎么止住。

她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以为你一定会躲。

你为什么不躲啊?

你傻啊你?”

啜泣变成大哭,哭得不能自已。

君慕南就由着她往自己脖子上划拉,什么都没说,就是看着她嚎啕大哭的样子,突然就涌起心疼。

是久违的心疼,像是许多年前对那个女孩子时,也是这样的心疼。

可是他错了,五哥也错了,两位皇子同时爱上一个女子的后果,就是皇家要出面将那女子抹杀,抹得一干二净,再不存于世。

那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既负了那姑娘,也对不起五哥。

如果没有他当年横插一杠,兴许那姑娘慢慢的就会爱上五哥,就会有一段好的姻缘。

可惜一切都回不到当初,无论他在府里绘上多少幅丹青,那姑娘的样子也只能留在画里。

即使是留在画里,这两年他再画出来的,也都是一模一样的一张,因为年月太久,久到他已经想不起她的样子,记不得她喜欢穿什么样子的衣裳。

现在再绘的图画都是照着以前的画来画的,他想,或许从今往后再也不用去绘画像了,岁月已经将她遗忘,便只留一个影像在心里,方才是最好的结局。

只是面前这个小姑娘……“别哭了,我没事。”

他展开双臂,揽她入怀。

她挣扎了一下,他却揽得又紧了些。

终于,怀里的人不动了,却还是在哭。

他的下颌抵在她的头顶,也不知道这小姑娘用什么东西洗的头发,有淡淡的花香。

“我不是不躲,是知道你不会用力去刺。

你看,果然你只刺破了一点皮,只流了一点血,算不得什么。

不要再哭了,待会儿就要回府,眼睛要是哭成桃子,怕是郡主府的人会以为是本王欺负了你。”

他一下一下轻抚着她的背,“听话,我只是心疼你,想多帮帮你,什么都不图。

你府里不管有什么,都是他留给你的,谁都抢不去。

若有一天真有人要抢,就告诉我,七哥虽不是个上进的皇子,但也没有几个人能在我面前讨到便宜。

燕语,你还这么小,不该把自己活成这个样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