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帝当然不同意,非但不同意,脚步还加快了。

宫人说要不用御撵吧,老皇帝不同意,非得自己跑得呼哧带喘的,费老大劲跑到了昭仁宫,才到了宫门口正好看到他们家老九扶着走路直打晃的白蓁蓁出来,见了他还点点头,说了句:“父皇来了,快去看看母后吧!父皇保重。”

然后再也没说什么,架着媳妇儿走了。

老皇帝擦了把汗,这怎么还让他保重呢?

今儿这昭仁宫还能不能进了?

脚步在昭仁宫门口是抬了放放了抬,若夕都急了,“皇上您还进不进了?

再不进皇后娘娘都睡着了。

您看九殿下和九王妃都走了,凌安郡主估计也走了,小公主被红忘少爷哄着可能去休息了,现在就剩您了,您看您要是决定了不进,奴婢就叫人落宫门。”

“进!朕进!进还不行吗?”

老皇帝气得直哆嗦,“也不知道这宫里到底谁是老大,她陈静姝这么厉害,她怎么不去垂帘听政啊!她干脆自己上朝当皇上得了!”

“啪!”

一个空酒坛子甩了出来,老皇帝腿脚还算利索,躲了,但火气也上来了,当时就扯开嗓子冲着里头大喊:“陈静姝你有毛病啊!派人把朕给叫来,朕还没等进宫院呢你就摔酒坛子,你要是不想朕来朕马上就走!”

“赶紧滚蛋!”

陈皇后的声音终于传了来,有点儿飘,还有点儿大舌头,明显是喝多了。

天和帝琢磨着他是男人,不能跟喝多了的女人计较,于是忍了又忍,再做了几个深呼吸,终于迈开脚步走进了昭仁宫。

进来一瞧,他的皇后正一个人在殿里坐着呢,面前桌上的菜肴都还没撒,可惜都已经凉了。

“心情不好就不要把那帮孩子都放走,好歹有人陪着,热闹热闹多好。”

他挑了一个离陈皇后稍微远的地方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察言观色,怕的就是这女人突然疯,再扔个碗啊碟啊什么的。

挺巧,坐的是七皇子的位置。

陈皇后瞪了他一眼,冷哼,“不放他们走?

不放他们走留他们在本宫面前你侬我侬的?

本宫活是不活了?

一个一个都有人陪,就连老七都进来陪白家三丫头,合着就本宫一个没人要的?

本宫把他们都给赶走了,你也给我滚蛋,不想看见你。”

老皇帝皱眉,“刚来就让朕滚蛋?

那不是白来了?

行了行了,挺大岁数的人了还跟小孩子置气,他们才多大?

你像他们那个年纪,不也一样么。”

“什么一样?

一样什么?”

陈皇后气疯了,砰砰拍桌子,“我像她们那么大的时候在家里学礼仪,大门不让出二门不让迈。

再大一些就直接嫁进了宫里,当了你的皇后。

呵,当时可真是风光啊,封后大典,万众朝拜,可是那有什么用?

我一天一天的见不着我的夫君,我的夫君有宠妃,有爱嫔,每月十五才能轮着我一回。

我成什么了?

我都不如外头府里的一个通房丫鬟!人前还得陪着笑,还得跟你演夫妻恩爱,还得做出一副母仪天下的大气模样,事实上我宰了你的心都有。

君厉我告诉你,老娘忍了你几十年,现在不想忍了,咱们和离!”

老皇帝心里也有气,“合着这么些年恩爱样子都是你装出来的啊?

还着你还想宰了朕?

你这是弑君知不知道?

是要被诛九族的。”

“爱诛谁诛谁,你是皇帝,谁管得了你啊!”

陈皇后越说越气,“恩爱不是装出来的还能是怎么来的?

你敢说你心里有我?”

“我心里没你能让你当皇后吗?

陈静姝你讲不讲理?

朕当年可是力排众议让你当的皇后,当时想做皇后的人有多少你自己心里就没个数?”

他也越说越来气,“陈静姝啊陈静姝,这些年要不是朕纵着你,你以为你能展到今日拍着桌子跟朕叫板?

朕年轻那会儿是有宠妃,可朕是皇帝,几千年来皇帝就是这么过来的,再说,谁还没个年轻时候?

你再看看现在,朕除了到你这儿来,还去别的地方吗?”

“你荒废后宫也不是因为我啊!君厉你要点儿脸行吗?”

陈皇后真急眼了,“为何荒废后宫,为何再也不沾那些女人,因为什么你自己心里也没数吗?

那是因为我吗?”

她摆摆手,“我不想同你说这些,毕竟还有凛儿和楚儿呢,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你赶紧走吧,我真不想看见你,看见你就来气。”

老皇帝叹气,这女人喝多了真是麻烦,“你叫朕来,朕这都来了,就别生气了。”

再麻烦也是自己的女人,还是女人堆儿里的老大,不哄哄说不过去。

可是陈皇后不领这个情,她告诉老皇帝:“来晚了,跟没来没有区别,赶紧走。”

老皇帝有点儿上火,“这来也不行不来也不行,你这女人也太难伺候了。”

“那你就伺候男人去,别跟本宫这儿碍眼!”

“不是,咱俩谁是皇上?”

“你,你是皇上。”

“那你怎么敢这样对朕说话?

一次两次朕忍了,你还没完没了了?”

“我就这样,你爱听不听爱受不受。”

陈皇后又是冷哼,“君厉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皇帝你就能骑到我的头上,我陈静姝偏不信你这个邪。

需要你的时候你不知道搁哪待着,用不着你了你跑我眼巴前儿晃悠来了,真是,天下女人嫁谁也不要嫁给皇帝,谁嫁谁憋屈!”

“疯婆子!简直就是个疯婆子!”

老皇帝站了起来,也开始拍桌子,一声比一声响,“女人这个样子最难看,朕最烦的就是女人这个样子!”

“那你就别看啊!咱们和离啊!反正你心里头装着的人也不是我,我疯与不疯,好看也不好看,跟你都没有什么关系的。”

“你什么意思?

一次又一次把和离挂嘴边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女人是要造反啊!“什么我什么意思?

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女为悦己者容,你悦我吗?

你根本就没看上我,那我凭什么要好看给你看?”

“那你这一天天的好看给谁看呢?”

老皇帝哆哆嗦嗦地指着陈皇后那张年轻的脸,“有本事你把阿染给你的药停了,有本事你一直像以前那么老啊!”

“我以前先老吗?

我比你小十几二十岁,你居然好意思嫌我老?

我偏不停药,我给我自己看,我天天照镜子,自己看自己我就高兴。

下回你再我就戴面纱,咱们老死别见。”

“鬼愿意见你啊!”

老皇帝暴怒。

陈皇后更暴:“对!我给鬼看也不给你看!”

老皇帝摩拳擦掌,“反了你了,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朕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凶后。

我算是明白凛儿那个不讲理的劲儿是随谁了,合着都是随了你。

陈静姝,朕今儿非教训教训你不可,否则你这女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老皇帝撸起袖子绕过桌子就往前走,陈皇后起身,步步后退,“你,你要干什么?

你别过来,我要跟你和离,你不能打我,皇上打皇后会被天下人耻笑,打女人的男人没出息……”殿内的宫人一看这是要出事,皇上真要动手了,于是蜂拥着上来劝架:“娘娘喝多了,皇上您千万别生气,明儿酒醒了娘娘一准儿跟您赔罪,您别生气啊,娘娘真喝多了。”

老皇帝怒哼:“朕也喝多了!”

说完,随手抓起桌上还没收的半坛子酒就往嘴里倒。

陈皇后想喝,被老皇帝一把就给抓了回来。

宫人们见也劝不了,便也不劝了,反正这样的架打了一回又一回,也没见皇后娘娘真吃过亏。

于是纷纷出了大殿,关了殿门,留了帝后二人在屋里慢慢吵。

两人果然又吵了一会儿,大概一盏茶的工夫,然后就没动静了。

宫人们觉得这个路子不对,以往都是大吵一顿过后皇上摔门跑路,今儿怎么这么半天没出来,还没动静了?

该不会是皇上把皇后给打死了吧?

众人大惊,干脆把殿门打开一道缝仔细去听。

就听到里头有陈皇后的声音打着颤传来:“多少年都没这样了,你现在好意思吗?”

老皇帝答:“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你是朕的皇后是朕的正妻,朕宠幸正妻谁敢说什么?”

“可是已经有好多年都没有……”“现在开始往回补也不晚!”

后面的就再没法听了,宫人们一脸惊悚地把殿门重新给关了起来,一个个面面相觑。

这怎么打着打着打到榻上去了呢?

皇上宠幸皇后娘娘?

多少年没有过的事情了。

虽然皇上也总是到昭仁宫来,但是一到晚上就跑路,好不容易留宿了,两人也是一个睡东殿一个睡西殿,,从来谁也不挨着谁。

今儿这是怎么了?

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不对,这是晚上,没太阳,那这事儿就是真的。

人们开始琢磨:“要不要报备敬事房记档啊?”

有人摇头,“报敬事房记档那是从前的事了,是为了谨慎皇嗣,现在皇上皇后都这个岁数了,跟皇嗣也不挨着了,敬事房早都关门大吉了,报给谁啊?”

“不报吗?

可是皇上虽然老了,但皇后娘娘还年轻着,这万一再来个小公主或是小皇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