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蓁蓁从来没有吃不起这个概念,即使从前在文国公府的时候,白兴言把最好的都给了白惊鸿和白浩宸,她也能让自己过得锦衣玉食,还时不时能把白惊鸿给气得翻白眼。

因为红家太有钱了,几个舅舅每次见到她都是一把一把的银子往她手里塞,生怕这个外甥女在白家受了委屈,所以不管有什么好的都要往白蓁蓁这里送上一份。

以至于白蓁蓁虽然不是嫡女,但是在吃穿用度上,那绝对是比大叶氏还要嚣张的存在。

再加上红飘飘自己手里也有生意有铺子,红家在年前又给白蓁蓁分了一部份生意过去。

她现在是管着今生阁,管着白鹤染的几摊子帐,管着阎王殿的卷宗,还管着自己的生意,简直是风声水起,银子大把大把的往里进,从来就没赔过。

所以老先生一说吃不起,她立即就表了态:“不用担心银子,姑奶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所以你们也得给我硬气起来,不能让人小瞧了去。

刚刚我的话还没说完,在穿衣上,一年四季,一季四套,如果坏了就更换新装,别想着打补丁,凭白的叫人笑话。

你们不觉得怎样,我和九爷的脸还要呢!只需把帐记好,每月报给我,我会把银票按时送到阎王殿来。”

人们下意识地挺了挺腰板,有一个有钱的女主子,的确是硬气啊!老先生有点儿过意不去,小心地说了句:“会不会太浪费了?”

白蓁蓁一瞪眼,“浪什么费?

饭是吃到肚子里的,衣裳是穿在自己身上的,这怎么能叫浪费?

我给你们定下的规矩也没有多过份,就是平平常常的,不信你们可以到外头打听打听,但凡说得过去的人家,哪家哪户不比你们吃得好?

记住了,你们很重要,不但是阎王殿的脸面,还是阎王殿的命脉。

阎王殿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担负着许多重要的任务,如果连阎王殿的开支都要缩减,那就是对东秦不负责,对你们九爷不负责,也对我未来的姐夫不负责。”

人们连连点头,女主子真大气,女主子真威武,有女主子在,以后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但是对于娶媳妇儿这个事,大家还是有所保留的。

虽然嘴上都没说,但是他们早就把自己的一生交付给阎王殿。

谁也没想过七八十岁时会是个什么光景,因为没有人认为自己能活到那个岁数。

刀尖舔血,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他们真正的人生。

今日在阎王殿耽搁了大半天,再出来时都已经是傍晚了。

九皇子感叹:“你对他们有些太好了。”

白蓁蓁摇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认识他们是谁?

所以归根到底是我想要对你好,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对你好。”

她有些落寞,“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不会武功,也不懂兵法,所以就注定不可能陪着你刀山火海上阵杀敌。

我什么都没有,就是银子多,所以我只能用我有的去帮助你,也算是尽我自己的一分心意。

或者,君慕楚,你教教我,我该如何做?”

他看着身边这个红裙小姑娘,总能想起她当初拦了自己的马,也能想起她一大清早就跑到宫门口去等他。

那时候他就心疼了的,如今心就更疼。

“你现在做得就已经很好了。”

他很认真地同她说,“甚至比我想像中要更好。

我从前没有想过要娶什么人为妻,更没有想过为人妻者还要帮忙我来打理阎王殿。

可是你看,你把我想到的没想到的都做了,阎王殿因为你的打理更加的有秩序,从前许多理不清头绪的案子,你都能帮着理得清清楚楚,连师爷都承认他在你面前甘败下风,那十五位帐目高手私下里更是直接就叫你师父。

蓁蓁,你都如此出色,还要怎样?”

她有些茫然,“以前我也以为这些就已经很好了,可是经了这次的事情后,我天天都害怕,每晚都会做噩梦。

我怕突然有一天你又要出远门,又要遇险。

也许下一次就没有好运气,我就再也找不回来你了。”

她说这些时,身子都在打颤。

他赶紧把小姑娘揽住,一遍一遍地哄她:“不要怕,我不会有事,也同你保证以后不会再有那种情况出现了,好不好?”

他轻轻叹气,是他给她的压力太大了。

白蓁蓁摇了摇头,“你的保证要是真有用,我也不至于这么担心了。”

说完,扭头去看他,上下打量,“君慕楚,你不要总是穿暗色的衣裳,显得没有朝气。”

他听她的,“好,明日就换成明色。”

“也不要总是板着个脸不笑,要多笑,多晒太阳,这样才会有好事找上门来。”

他果真笑了,“你就是本王这一生最大的好事了,还能有什么是比这更好的。”

她也笑,整个人也放松下来,“更好的当然有,比如说,喝酒!”

他微怔,“怎么突然就想喝酒了?

这个时辰应该好好吃饭。”

“不算突然。”

她同他讲,“是跟灵犀约好的,今晚要一起喝酒。”

“你跟灵犀?”

他听得皱眉,“你们俩个才多大?

相约喝酒?

这到底是谁带坏了谁?”

“也不是只有我们两个。”

白蓁蓁说,“是皇后娘娘张罗的局,所以准确来讲,是皇后娘娘带坏了我和灵犀。

走吧!”

她拉他,“今晚我们喝酒,你和红忘哥哥作陪。”

这个酒局的确是陈皇后张罗的,起因是她数月前着人醉的一种好酒今日可以启封了。

这种酒是果子醉的,甜滋滋的,喝了不上头,更不醉人,“酿酒的方子是阿染给的,宫里最好的酿酒师取了最好的葡萄酿下,咱们今儿给开了,喝个痛快!”

与宴人员除了白蓁蓁君慕楚,还有君灵犀跟红忘,就连白燕语也被叫进了宫里来。

四个女人围着圆桌坐下,一众宫人在边上侍候着,旁边摆了三把椅子,椅子上坐了三个男人,分别是九皇子君慕凛,白鹤染的亲哥哥红忘,还有七皇子君慕南。

对于红忘在此,君慕楚没有什么意外的,但是他七哥怎么来了?

再想想,好像是听说这几个月七殿下往凌安郡主府去得很勤,莫不是……他心里有猜测,但也没问,本就不是多管闲事之人,能在心里猜测一番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

何况如果他七哥真的相中了白燕语,到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葡萄酒已经开了封,一股子发了酵的果香在屋里蔓延开,的确好闻又香醇。

陈皇后很高兴,倒了一小点尝了下,立即开心地说:“果然没有多少酒味儿,阿染给的方子可真好,要不然我还不敢叫你们一起来喝呢!来来来,一人倒一盏尝尝,保证你们从来都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果子酒。”

白蓁蓁和君灵犀本就是爱热闹的性子,酒香一出来两人就已经坐不住了,这会儿听说可以尝了,立即起身倒酒,都顾不得让宫人侍候。

白燕语却没有多少兴致,只是在边上坐着,由着白蓁蓁给她也倒了一盏,然后拿起浅尝,点点头说:“果然是好酒。”

说完,一仰脖,把一盏全都倒入口中。

白蓁蓁说她:“好喝也不能喝得这么急,你这样子往嘴里倒根本就品不出味道来,那跟喝水有什么两样?

白白糟蹋了这么好的果子酒。”

陈皇后也说她:“是不能这么喝,阿染说过,这种酒得细品,越品越有味道,还能品出人生来。

虽然本宫也不明白品出人生是什么意思,但阿染说的话总是没错的,信就是了。”

白燕语愣了愣,能品出人生吗?

喝酒而已,能品出什么人生?

想是这样想,但下一盏倒好时,却也没有喝得那样急了,而是端起酒盏,浅浅地尝了一下,再将那酒在口中含了一会儿,有醇香也有微涩,咽下时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百味人生,酸甜苦涩,尽在这一口酒中。

她有些开心了,“真是好酒。”

陈皇后十分得意,自己也喝了起来。

随着美酒入喉,一盏又一盏的,四个人的话也多了起来。

就连白燕语都在三人的带动下说了不少的话,说起她在凌安郡主府发现了许多女人的东西,想来是从前五皇子的小妾或是通房丫鬟留下的。

但是后来派人去问从前的老仆人,却被告知原来都是五殿下母亲的。

他从宫里拿回来,放在府里,算是个念想。

但也就只有看到这些东西时会感到亲切,实际上真的见了母亲,却没有一次给过他好脸色。

君灵犀也说起小时候被君长宁欺负过的事情,说君长宁那人忒坏了,明面上不敢招惹她这位嫡公主,但背地里肯定要使绊子。

有一次她们在一起玩,君长宁不小心撕坏了一副父皇最喜欢的画,结果父皇问起来,君长宁恶人先告状,说是她给弄坏的。

她那时候还小,话也说不太清楚,只能替君长宁背了这个锅。

白蓁蓁则说起在文国公府时的生活,说她父亲给白惊鸿的什么都是最好的,偶尔她手里有了好东西,父亲都要想方设法的哄骗走,转送给白惊鸿。

她小时候有那么几年一直以为白惊鸿不是大小姐,而是父亲最宠爱的小妾。

听着她们说话,红忘连连摇头,小声同身边的两位皇子说:“这种酒我知道,并非如皇后娘娘所说那般不会醉人……”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