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要走,也不至于立刻就走,君慕凛的归期定在三天之后。

虽继了君位,但这些日子也并不是每日早朝。

因为她对歌布不熟悉,在不熟悉一个国家的情况下就在朝堂之上做以决策,是对这个国家不负责任。

所以这些日子,除了与君慕凛细讲了从前过往之外,她多数时候都是在听温丞相和苗城主在讲歌布。

讲歌布的城池划分,歌布的基本国情,还有歌布百姓的生活情况,以及歌布作物、矿产资源的情况等等。

两位朝臣就跟上课一样,每天都会到宫里来报道,能当面说的就当面说,不能当面说的就给她提供有最准确记录的书籍。

可以说这些日子的白鹤染一直都在学习,学习歌布的一切,学习如何做一位好的国君。

学习每每都会到深夜,两位朝臣很晚出宫,之后她还要看一些书籍,等到可以睡觉时,基本都过了丑时了。

而次日也不会多睡,卯时就起,继续做功课。

君慕凛被安排到客殿,虽也在秋风殿,但却与她不在一间。

对此他不太乐意,也并不执行分殿而居的决策,每晚都会赖到她的榻边。

特别是决定了三日后就要返回东秦,他就更是死也不离开他们家小姑娘。

白鹤染对此很无奈,“你是男人,要懂和克制。”

他更无奈了:“染染,我还不够克制吗?

我堂堂太子,都克制到这种程度了,你还说我不克制?

我就是想守着你,你睡你的,我就在边上坐着,反正白天我没什么事,你去跟那两位大臣说话时,我还能补个觉。”

她不解,“你在我榻边坐一宿有意思吗?

我睡着,你看着,还能从我脸上看出花儿来?”

“花到看不出,但至少能看得到任何有意冒犯你的东西。”

她一愣,“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时值深夜,他将内殿的烛火灭了两盏,屋里又暗了些。

“染染,说是拿着火枪的人只来了纳兰景一个,可那毕竟是我们的分析,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分析错了呢?

万一还有人拿着火枪潜藏在暗处,那得有多危险?”

他不是逗她,而是确确实实就这样想的,且只要一想到这座皇宫里很有可能还藏着寒甘的人,那个人也还拿着枪,他就连眼睛都不愿意眨一下。

刚刚说是她跟朝臣说话时他在殿里补觉,但实际上这些日子,她在跟朝臣说话,他就在门外坐着守着她,时刻都把这小姑娘保护在视线范围之内。

且他带来的所有暗哨,也都集中在小姑娘身边,防的就是再被人打暗枪。

他对白惊鸿虽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白惊鸿中枪的那一刹那还是把他给惊着了。

他不敢想像如果那一枪打在白鹤染身上会怎么样,所以他只能全力堤防,不能给对方任何机会。

即使是这样,仍然不放心,所以就连小姑娘睡觉他也要守着,眼睛一睁就到天明。

“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她看出他心神慌乱,也知他这几日一直都小心翼翼地守着她,起初以为这家伙只是赖皮,这会儿才知,他竟是在害怕。

“虽然我们的分析有可能是错误的,但是外面还有那么多暗哨,还有剑影在,寒甘人没有什么机会打到我。

虽然他们拿的是火枪,可我睡在内殿,想要打我也得进殿来,那么多人守在外面,如何进得来?”

“万一能进来呢?”

他还是不放心,“凡事都有个万一,而我,绝不允许万一发生。”

“可你三天后就要回去的。”

她坐在榻上,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与他握在一处。

“我终究还是得一个人面对这些,多守这几日又有什么意义?”

“能守一日就是一日。”

他很坚持,“至少我在时,这些事情我就得做好。

染染,你踏踏实实的睡,什么都不用想,凡事都有我呢!”

她心头乍暖,连日来的疲惫也缓解了许多,只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虽然重了一些,但好在还有一个人愿意无条件地替她分担,为她引路,也为她保驾护航,这就是老天爷最大的恩赐。

他亲手将她推到高位,又在下方稳稳将她托住,让她没有后顾之忧,让她知道无论她把事情做成什么样,都有他替她托底,为她善后。

他是她永远的退路,也是唯一的退路。

她点点头,不再坚持让他去睡,只是扬声喊了句:“剑影,你出来。”

榻边,人影一闪,剑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她将手伸到枕头下方,将自己的那柄手枪摸了出来递给剑影:“拿着这个,就守着我的内殿,不管是远还是近,但凡有异动,一枪打过去,不用留活口。”

剑影是用过枪的,就在大年夜那晚,所以这枪拿在手里只是看了看,便点了头。

君慕凛还是不放心,即使有剑影拿着枪在外巡视,但万一对方人多呢?

她摇摇他的手,“君慕凛,你有些过于紧张了。

就算现在外头还有拿着火枪的人,但是你相信我,一个最多了,再没可能有更多的,否则那日在皇宫外的乱战中,开枪的人就不可能是纳兰景。

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只要他们不是一枪直接爆了我的头,我就可以保住自己的命。

所以该担心的不是我,而是你才对,你才是需要保护的那一个。”

“我没事。”

他十分自信,“我就同你待在一处,你来保护我。”

她瞪眼,“你好意思吗?”

“为何不好意思?”

他说得理所当然,“就一把枪,你给了剑影让她保护你的内殿了,那我怎么办?

我也是东秦太子,也是十分重要的人物,万一他们打我呢?

那日在宫门外,寒甘王爷打的不就是我吗?

所以我很需要保护,所以在只有一把枪的情况下,只有我们待在一处,才能一举两得。

剑影保护你,你保护我,如此甚好。”

他即说即做,当时就脱鞋上榻,一翻身就翻到了榻里面去。

白鹤染惊了,“你这人简直就是个无赖啊!”

他觉得无赖这个词用得很留情面,“我以为你会说我是流氓。

不过没关系,说什么都行,我今儿就睡这儿,后两晚也睡这儿,一直到我离开歌布返回东秦为止。

请夫人保护我!”

她很无奈,“那也应该我睡里面你睡外面。”

“谁强大谁睡外面,我现在是需要保护的一个,所以我睡里面。”

“刚不是还说我才是需要保护的吗?”

她发现又误会这个混蛋了,刚刚还觉得他是真的担心她出事,所以觉也不睡就一直守着她。

但这会儿才发现,她上当了,这混蛋根本就是想占便宜,想赖上她的榻。

这不,为了上榻来,连请夫人保护我这样的话都好意思往外说了。

“夫人说只要不打到头就没事,那我可不行,我是打哪儿都有事,所以需要夫人保护。”

他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白鹤染深吸了一口气,“打着你,我可以给你治。”

“可是会疼。”

“你还怕疼?

你常年带兵,身上被开过多少口子,你跟我说你会疼?”

这话说完,突然就有点说不下去了。

她也不知道他身上被开过多少口子,没有看过,也没有问过,但想也不会好到哪去,毕竟是上阵杀敌的将军,她心里还是有数的。

于是不再说他,只把被子拉了拉,分给他一半,自己也躺了下来。

“睡吧!明日随我在这宫里转转,帮我参谋参谋哪处需要改动,哪处需要重建。

还有后宫,我是女君,不需要后宫,你帮我想想偌大一片后宫,应该做何规划才好。”

她往他身边挪了挪,“君慕凛,但凡有别的路可走,我都不愿你这么早就回去。”

三天后,君慕凛回返。

朝中官员要送,让白鹤染给拦了。

她知道歌布朝臣要去送君慕凛是什么意思,现在她坐在女君位上,而她是君慕凛未来的太子妃,所以歌布这些人在面对君慕凛时,就有一种不由自主的卑微感。

他们生怕哪里做得不好了,礼数尽得不周了,会惹东秦太子不高兴。

也怕女君陛下多忙国事冷落了东秦太子,让东秦太子不再喜欢她。

甚至许多人私下里都在猜测,东秦太子这么快就回返,是不是跟女君吵架了。

说到底,歌布人看白鹤染,多半是在看她背后的未婚夫,在看东秦太子。

她不希望是这样,虽说她与君慕凛的确不分彼此,君慕凛也的确是她最坚实的后盾,但是她依然相信即使没有他,没有东秦,她一样会把歌布治理建设得很好。

这话没法说,也没人信,说多了反而会让歌布人心不安,索性就由着他们想去。

不过想归想,她却不会让朝臣对君慕凛的那种下意识的巴结讨好表现得太明显,所以她拒了所有人相送,只由她一个人换了便装,默默地将人送到凤乡城外。

他磨蹭着不愿意,拉着她商量:“染染,答应我一件事情……”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