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手,叫了一个守在殿门口的宫人,“帮我将笔洗里灌上清水,再取一只新笔过来。”

歌布的宫人如今都很上道,虽然以前对这位大卦师那也是惟命是从的,但自打白鹤染上位,他们就只听白鹤染一个人的话,最多再听一听东秦太子的话。大卦师什么的,已经不在他们的听命范围之内了。

所以当巴争有请求时,宫人先是看了白鹤染一眼,见她点头,这才去取了笔洗和新笔来。

巴争也不计较这个,接过笔,在笔洗里蘸了几下,然后在空地上画出一个图案来。

赫然是一把狙击枪,和一枚子弹。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我与卦子同心时,看到了这样的轮廓。”

与卦子同心,是风家的一门绝学。据说是开族先祖所创,指的是卦术高明到一定程度的卦师在卜卦时,可与卦子融合,随卦象看到一些事情,如身临其境。

同心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即使是风家人,也不过就是每一任家主能够做到而已。

白鹤染万没想到巴争竟可做到同心,不由得惊奇:“你连同心都做得到,可见风家的那位前辈是倾囊所授。巴争,我收回之前的话,你若想在这条路上走下去,那便好好的走吧!”

能做到同心,她没有理由再去改变这孩子一生的轨迹。风家同心绝学,兴许会在巴争这里发扬光大。不过如果是巴争来发扬光大,那么他将来是否会收弟子?如果收了,是否也会传授技艺?如果传了,那他这一支算是什么?后世并没有听说过有姓巴的擅卜之人啊?是巴氏后人都已经不在了,还是巴争这一生从未收过弟子?

她拧着眉琢磨,巴争不知她是何意,刚想问问,白鹤染就又开了口:“你再卜卜,是什么人要杀我?不是打死我的那个人,是他背后的主子,能不能看到是谁?”

巴争闭眼,又一把卦子撒了出去。半晌,双眼睁开,一脸纠结地说:“是……皇帝。”

她懂了,原来猜测都是对的。

她从来都是一个阴谋论者,每一件事情的发生,她绝对不会首先想到是偶然,是巧合。

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偶然和巧合,一切不过都是阴谋罢了,就像阿珩的死,还有她的死。

军用直升机怎么可能被人藏了炸弹,她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被人打了一枪。

早就想过这是一场清除,是上面对她们五大家族的清楚。隐世近百年,终换不来宁静清静,总是叫当权者放不下心来。五大家族的存在对于任何一任政~权来说都是威胁,即使隐世,那也是存在的,一旦哪个家族再不甘心一世隐居,对于现世来说,就是巨大的威胁。

而她之所以亲自动手清理白家,除了报自己的仇以外,也是对白家的一种保护。白家人躁动了,她察觉到了那种躁动,如若不压制,害的就是整个毒脉白家。

可惜,到最后还是没有成功,到最后,所有人都死了,她也死了。

毒脉白家,怕是上面清理得最干净的一个家族了吧!比凤家还要干净!

“谢谢你,巴争。”她站起身来,面带笑意,“谢谢你确定了我的猜测,虽然确定了也没什么用,但也比没有确定好,省得我心里总是惦记。”她伸出手,伸伸推了巴争一把,“去吧,自己玩去,我殿里还有果汁没有喝,这会儿口渴,正去喝了。”

巴争站着没动,还拽了她的袖子,“你还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做!我此番前来不是为了给你卜卦的,我就是来问问你我该怎么做,我今后要做什么?”

她眨眨眼,“辅佐我就是了,风家前辈都给你指路了,怎么还总是问我呢?”

“可是你说了你不需要卦师。”

她摊摊手,“可是我也说了,你连同心都会了,我便也不能拦着你再走这条路。何况除了卦师我还需要一位国师,巴争,去城里看看吧,喜欢哪处府邸我赐给你,做我的国师。”

“可是我只有八岁!”巴争有些无措,做卦师他会,卜卦而已。但是做国师那就不一样了,国师位同丞相,那是对一个国家怀有责任的,他不行。“我只会卜卦,不会做别的。”

“不会就学,早几年前就能把风家天卦学会,我就不信你学不会做国师。”她贼兮兮地冲着这孩子笑,“神童是不可以被埋没的,你师尊的话也是不可以违背的。”

巴争十分纠结,“你真要我辅佐你?我还以为你登基之后就会把我从皇宫里清出去”

“我确实是要把你清出去啊!我是女君,你为男子,男子怎么可以住在皇宫里。所以我得把你清出去,清到外面的府邸里,这些年你也存下不少家底吧?府邸的装饰和修缮就只能靠你自己了,算是对你这些年襄助淳于傲的惩罚。”

“我才八岁!”他再次强调这个事实,“你听过哪朝哪代哪个国家供着个八岁的国师的?”

“以前也没听说过歌布供过八岁的卦师。”她翻了个白眼,“你初跟在淳于傲身边时,还不到八岁吧?听闻歌布大卦师神童在世,三岁学卦,五岁效力君王,怎么着,到我这儿就不乐意了?合着你心里只有淳于傲,根本不认我这个女君?”

“谁说我不认?我认!”巴争有些急了。

她见了就笑,“认就好好的做,能力与年龄从来都没有多大的关系,何况我也卜过一卦,卦象显示,你将会是歌布史上最出色的国师。”

他不信,“你不是不爱卜卦么?怎么还卜我?刚还说自己只能卜个天气阴晴,这会儿连我的未来都卜出来了,你这话说得也太不着调太不靠谱了些。”

“我乐意,我闲的!”她觉得逗这孩子十分有趣,“闲来无事就卜一卦,你管我?至于卦术水平,哎呀,说只能卜出阴晴那只不过是谦虚而已,谦虚你懂吗?”

巴争气得跺脚,“你这人真是的,女人总是口是心非。”

“非也!”她摇头,“不是口是心非,准确点说应该是想一出是一出。以后久了你就会明白,我这人从来都没有什么规矩可言,任何事情在我这里都不是绝对的。如果有一天需要卜卦,我就会卜卦,不需要了,我便好好的做我的国君。你也是,咱们都一样,技多不压身。”

巴争对这女人简直无语,想出言反驳,嘴都张开了,却忽然又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人生不就应该是这样的么,需要的时候就去做,不需要的时候就去干别的,他其实也是这样的,也要吃饭睡觉,也要读书写字,不可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卜卦。

巴争走了,临走之前答应她会去城里选一座府邸,还说淳于傲并没有给过他多少银子,所以他只能选一座最小的府院居住,等他学会了做国师也能真正地做一位好国师时,再请女君陛下赐下一座好府邸给他。

白鹤染看着这孩子别别扭扭地走开,不由得又笑了一会儿,直到默语过来才收了笑势。

默语也看了巴争一会儿,问她道:“小姐真要让他做国师?”

她点头,“真的。”

“不怕他做不好吗?他从前是淳于傲的人。”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她摇摇头,“我不可能把淳于傲在朝时的所有人都赶尽杀绝,那样我就是一个光杆国君,总是得有人替我做事的。与其用那些已经心智成熟的大人,不如从小开始培养一个孩子,何况我是真的卜过一卦,他会成为歌布最好的国师的。”

“小姐真的卜过卦?”默语实在是佩服她家小姐,功夫好不说,还擅医术,又懂卜理,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她家小姐不会的?

“真的卜过,所以你们放心就是。”她要转身回殿,默语急着又问了句:“小姐,无言他……”

“无言没事。”她停下脚步,回过身来对默语说,“我前天为他施过一次针,过几日再施一次,最多养上一个月他的伤势就可以痊愈,碎掉的膝盖也可以重新长好,你不必为他担心。到是你,关于无言,你是怎么想的?”

默语摇头,“没有怎么想,没有任何想法,奴婢只想跟着小姐,别的什么想法都没有。”

她点头,“那跟着我就是,待什么时候有想法了再和我说。默语,我希望我们是共同进退的伙伴,而不是单纯的主仆。对于我来说,人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虽然尊我为主叫我一声小姐,但是我的命也没有比你高贵到哪里去。所以不要想着一生都只为我做事,你还是得有自己的生活。何况我并不认为女子成婚之后就不可以再做事,成婚和做事是不冲突的,如此人生才能更加完整,更加精彩。”

她抬步走回殿内,

桌上的饭菜都已经撤了,那盏青果汁还搁着。君慕凛就坐在桌案边,手里捧着一本什么书在看。听到她进来的脚步声,便抬头冲她招了招手:“染染过来,把这果汁给喝了。”

她迎上前,很自然地朝他递过去一只手,用另只手拿起果汁喝了一口,然后就皱眉,随口说了句:“下次再见着阿珩,一定跟她要个榨汁机,这手动挤出来的果汁实在太难喝了。”

君慕凛听得皱眉,“不如趁现在无事,你给我好好讲讲,阿珩究竟是谁?”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