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争来找白鹤染,君慕凛很不乐意,但又不能拦着,毕竟大卦师在歌布有着一定的地位,总不能新君刚一上位就把人晾在那儿不理会。

眼瞅着白鹤染放下青果汁走了出去,他拍拍桌子表示抗议:“下回那小兔崽子再来,就让他在殿外头多等一会儿。”

默语很无奈:“殿下,他已经等了一个多时辰了。”

“那下回就让他等两个多时辰。”

其实两个多时辰对巴争来说也不算什么,毕竟从前淳于傲曾经让他等过一整天。

白鹤染出来见巴争,第一句话就是皱着眉问他:“没睡好觉?小小年纪你都有黑眼圈了。”

巴争想了想,答:“不是没睡好,是根本没有睡。”再想想,又道,“两天两夜了。”

她不解:“为何不睡?两天两夜不睡觉,你不困吗?”这孩子是不是受刺激了?

“我睡不着,很困惑。”他实话实说,“只有你能为我解惑,所以我就来了。”

她失笑,“合着睡不着觉还怨我了?那你且说说看,有想困惑,我又如何能解?”她往下走了几级台阶,席地坐了下来,还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巴争也坐。巴争却没坐到她身边,而是坐到了她的对面,两级台阶下面就是殿前广场,巴争就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她。“宫宴那天晚上我还以为是自己恍惚了,听到了不该听到的

话,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人。我找过你,但是找不到,我以为我是在做梦,不然怎么可能有人说出那十六个字?直到那天你登基,我方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真的。”他低下头,拧了拧自己的手指,再问她:“能不能告诉我那位高人在哪?自他离开后,我便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寻无可寻。我一度以为这一生都不太可能再见着他了,

可是你的出现给了我希望,你一定也是见过他的对不对?请告诉我他在哪里。”

“谁?”白鹤染愣了一下,随即恍惚,“你是说,风家的那位先祖?”

“恩?”巴争也愣了,“先祖?”她赶紧改口:“不对,这个时代不能说是先祖,只能说是风家的前辈。你是不是问我他在哪里?”她一边说一边摇头,“可惜,我并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也没有见过他。

”“你没见过他?”巴争急了,“那你是如何知道那十六个字的?他说过,那是他独创的,没有人知道,他也不会轻易对人说起。可是你却说得一字不差,你是如何知道的

?”

白鹤染笑笑,告诉他:“天机不可泄漏。”“天机?”巴争皱眉,天机不可泄,同样的话他也曾说过,且不只一次。卦象中是有一些事情不可以说出来的,说出了便是泄天机,对他没有任何好处。那位师尊就曾经说过,如果把卦象所示的所有事实都讲了出来,那便是公然与老天作对,老天不会放过你。所以,卦可说,却有选择,要给世人留下生活的余地,而不是把所有还未发

生的事情都讲出来给他听。

所以,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淳于傲他早就卜出他最后的结局是挫骨扬灰,也没有告诉淳于傲,未来的歌布,将会繁华锦簇,却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我明白了。”他有些失落,但仍不甘心,又问了句,“那如果不说天机,只求你告诉我,未来的路应该怎么去走,行吗?”

她想了想,反问:“风家的高人不是告诉你该如何去走了吗?你忘了?”

巴争茫然,想了半天想起一句话来:“你是说,辅佐明君?”

她点头,“对啊,辅佐明君,是为你一生己任。怎么着,你认为我不是明君?”“非也!”巴争急着摆手,“非也非也,你是明君,你登基那一天我便卜过一卦,虽卜不出你任何,但却能卜出歌布自此雨顺风调,国泰民安。所以你是明君,只是,只

是……”他有些慌乱,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白鹤染将他的话给接了过来:“只是你不知道我还愿不愿意留你,是吧?”巴争点头,“对,因为我所依仗的风家天卦你尽掌握,那还要我何用?何况我卜不出与你有关的任何,将来你是凶是吉,我都帮不上你。一个帮不上国君的卦师,还有

何用?”“我尽掌握?”白鹤染对此十分不认同,“我其实只懂皮毛,最多就卜个刮不刮风下不下雨,且就连这些我都是不愿意去卜的。说实话,要不是听说了你在歌布,我都忘

了我还有这个卜卦的本事。从东秦来时卜过几回,用的还是从地上捡来的石子。”

“捡来的石子?”巴争苦笑,“我所用卦子都是精心挑选的,你却只随手捡来石子就能卜卦,可见你在卦象上的造诣,要高于我。”她摆摆手,“高不高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并不愿意做这些事。一个国家的兴衰要靠卜卦来知晓,这件事情我从根本上就是不赞同的。我这个人不是很信命,虽然自己

也逃不过命数,但如果做什么事之前都用卜卦的方式先行知晓了结局,那这一生岂不是活得太无趣了?”她给他举例子:“比如说你清早醒来,一睁眼就知道这一天会发生什么事,出门会遇到什么人,那个人会同你说什么。又或者每日与你相处的之人你都知道他们最终的

结局,都知道他们这一生会有何遭遇,那你该如何与他们相处?会不会觉得自己是老天爷,看尽一切?”她伸出手去扯了一下巴争的头发,“意外和明天,谁也不知道哪一个会先到来,这才叫人生。而从前歌布历代国君们依靠卜卦所走的,那不叫人生,那只能算是照着剧

本在演戏。开头什么样,结束时什么样,都写好了的,演下去就行了,无趣至极。”

她说这话时,一脸的嫌弃。

巴争却连连摆手,“并没有那样精准详细,只能卜个大致方向,知结局,少知过程。”“那更无趣!结局都知道了,过程还有意义吗?我不要过程,我只看结果,所以巴争,风家是风家,你是你,你想走这条路我不拦着,但是我必须告诉你,这条路并不

好走,即使是风氏一族,自此能纵横潇洒数千年,却终有一天也逃不过一场劫数。”

巴争不解,“为何这样说?”

为何?她闭了闭眼,想起在天赐镇上看到的那个人,起初以为是四皇子,待走近了看方才知不是。那人说他叫玄天华,那人说起卿卿,她才知卿卿也来了。卿卿来了,阿珩

来了,无岸海上出现的那个亭子足以说明温夜也来了。

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

“巴争,你为我卜一卦!”她突然起了个念头,立即伸手抓过巴争,“来来来,拿出你的卦子,为我卜一卦,卜我因何而死。”

巴争皱眉,“都说了我卜不出你来,我的卦子在你这里是无效的。”

“那是因为你卜的都是未来之事,现在我让你卜从前,你往前卜,卜那些发生过的。”

“发生过的?”

“对,发生过的。你往前卜,曾经发生的事情,你卜一下它因何而发生,又是如何发生的。或者说,你能不能卜得出一些我经历过,但却所不知道的事实真相?”巴争想了想,点头,“可以试试,未来不可知,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应该是可知的。只是……”他一脸疑惑地看向白鹤染,“你方才说让我卜什么?卜你如何死的?可你

明明活着!”

“你卜就是了。”她摆摆手,“就卜一年多以前,去年初春,卜那个时候的我是如何死的。”

“你……你真的死过?这怎么可能!”巴争大惊,“你怎么可能是一死人?”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呀!”她笑了开,“巴争啊巴争,你还小,等你长大了,经历的事情多了,你就会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

“那也不可能死了的人再活过来。”巴争闷闷地嘟囔出这么一句,却还是拿出了宝石做成的卦子,往后挪了挪,在身前让出一块空地来。白鹤染看着他手里五颜六色的卦子觉得真好看,从前卿卿用的是玉石卦子,她就觉得漂亮极了,这会儿见巴争拿出宝石的,便觉得更好。心里想着回头也要搜集一些

,留着将来送给卿卿。歌布盛产宝石,卿卿是她们五人最年龄最小的一个,一定喜欢这种新奇玩意。

她这边胡乱想着,巴争却已匆匆卜了一卦,卜完之后就懵了,“居然真的是死卜!怪不得我卜不出你来,死人如何卜得出?”

她眼睛一亮,心说有戏,于是再问:“那你说说,我是如何死的?”

巴争将卦子一分为二,每一边都是不同的布局。他指着其中一边说:“被人用毒针所扎,再推入悬崖至死。”

她挥挥手,“这个我知道,说另一边。”巴争便将这边的卦子收了,看着另一边道:“是被一种东西打死的……”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