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歌布,天赐元年

没有人比白鹤染更能看穿生命的流逝,生机和体征都在一点点的从白惊鸿身上流失,她想努力去抓住,去挽回,可是白惊鸿躲着她,不停地哀求:“不要救我,求求你,不要救我。”

她手足无措,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白惊鸿也哭,一边吐着血一边同她说:“阿染乖,阿染不哭,我们阿染是最好的孩子,好孩子是不哭的。”她想去给这个妹妹擦眼泪,手却没有力气抬起来了。

君慕息看出她心意,主动握了她的手递到白鹤染面前,那只手却被另外一个人抓了住。

白惊鸿抬头,认了老半天才道出一声:“三叔。”愧疚感再一次汹涌而起,嘴里吐出的血就更多了。

镇北将军俯下身来,皱着眉问她:“为何不让阿染救你?惊鸿,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你终究是白家的孩子,是上了族谱入了宗籍的。你叫我一声三叔,我就是你的长辈,你就得听我的话。治好伤,活下去,你就当是为了阿染,为了给她一个完整的家,不行吗?”

他也流泪,白鹤染火烧文国公府时他不在京里,那些事情是后来才听说的。他其实很想问问白鹤染,为什么不把老夫人救出来,为什么要让老夫人也烧死在府里。可是他知道,阿染那样做了就一定有她的道理,有些话不能问,有些事也不能深究。文国公府早晚得有一劫,是他早就预料到的。却没想到,这一劫应到了白鹤染的头上,由她来执了劫法。

“惊鸿,听话。”他软下声来劝,“活着,活着才有希望。”

白惊鸿没太听清楚他的话,耳朵有些听不清楚声音了,心口愈发的疼。

她看向君慕息,腹腔里的血一涌一涌地从口鼻中冒出来。君慕息闭了闭眼,一滴泪落上她的脸颊,她便像得了糖果的孩子一样,灿灿笑了起来。

“四殿下。”声音含糊,他却能听得清楚,便回道,“我在。”

白惊鸿还是笑,人窝在君慕息的怀中,心里想着,原来这才是这一生最好的归宿。

可惜,这归宿活着的时候是不能惦记的,也惦记不着的。唯有死了,唯有死了才能想一想,这个怀抱才能靠一靠。如此一来,便还是死了的好,“还是死了的好。”

不知不觉间,她以为这些话是心中所想,却没想到竟是已经说了出来。

不但说了这些,她还在没有意识地继续说话,君慕息就听着她说:“那一日你在琴扬宫为我抚琴,此后不管我是睁眼还是闭眼时,耳边总是能听到你的琴音。我便知,琴音入心,你也入心。可是入心又能如何呢?你在人间,我在地狱,你之于我,是想都不想敢的奢侈,是回都回不去的曾经。我残败一生,罪无可恕,便用我命换你一命,不求你记我,只愿来世,老天爷能多眷顾几分,不要再像这辈子一样,临到死时,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姓什么。”

白惊鸿的声音越来越弱了,镇北将军问白鹤染:“趁她现在神智不清,能不能救?”

白鹤染怔怔地点头,“能救,可是……”可是她真的愿意活吗?

她不知该如何做,茫然地看向君慕息,“四哥,救吗?”

这话白惊鸿听见了,便下意识地紧紧抓着他,努力摇头,一口血换一个字:“不救。”

他俯身,离她极近,近到她嘴边的血都染到了他的脸颊上。他问她:“最后一次,告诉我,你想不想活?你若想活,便让阿染救你,之后我带你走,去哪里都可。”

她笑了,还是摇头,“我不想活。”

他不解,“为何?我即入你之心,你又为何不肯随我一起?”

她还是那句:“我不配。”四殿下,我不配啊!

他默然,紧紧将人揽了入怀,“那便不活吧,我还是会带着你,我去哪里,你便去哪里,没得选择,皆听我的。”他不再说话,就把人紧拥着,能感受到怀里的人也用力回应了他,可也就是一下,紧接着,双臂下垂,再没了呼吸。

君慕息知道,他的心在这一刻是极痛的,这种痛不同于苏婳苑死时。

白惊鸿之于他,无关情爱,甚至连情份都没有,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把自己的命都给了他。

他恍惚,无措,难解,也悲痛。

他很想问问白惊鸿这是为什么,可也想起自己也曾对着这个女子产生过倾述的念头。

便知,原是因为,他与她,太像了。

白惊鸿于歌布皇宫里经历的一切,他曾在礼王府也经历过。那是一生中最绝望的岁月,他谁都没有对谁说,直到苏婳苑死去,他依然对那段岁月无法释怀。

所以当他听到白惊鸿说自己脏,当他见到白惊鸿连站得离他稍微近一些,都会觉得是对他的亵渎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她脏,他就干净吗?什么谪仙之人,什么不染凡俗,其实早就脏了,脏得礼王府里人尽皆知,荒唐得连他自己都嫌弃自己。

所以他与白惊鸿,算是一路人,该相惜。

白鹤染是被歌布百姓恭请簇拥着走进皇宫的,她回头时,看见四皇子君慕息正抱着白惊鸿的尸体冲着她笑。她下意识地就想叫他随自己一起入宫,她想让白惊鸿再看这歌布皇宫一眼,他甚至想在这歌布皇后里给白惊鸿立个牌位,追她为前王后。

左右淳于傲最后那几天,也是要把王后的位置给白惊鸿的。

可是君慕息却摇了头,动了动口,无声地同她说:“不了。”

就这么两个字,她却一下子明白过来。是啊,白惊鸿不会稀罕这个歌布王后的,她甚至会恶心这个封号。那不是在追封她,而是在禁锢她,让她生前死后都逃不脱淳于氏的掌控。

凭地打了个激灵,她有些后怕,如果把歌布王后的封号强加给白惊鸿,那白惊鸿岂不是白死了?会怨恨她的吧?

罢了,或许什么都不做,就是最好的结局。不管是姓白还是姓段,人一死,一切就都不重要了。她此刻最愿意待着的地方,应该就是在君慕息的怀里,不管君慕息把她带到哪里去,她都会高兴,都会很乐意。这便是自由,精神自由,灵魂自由,愿她下一世,也能自由。

初晨绽放的那一刻,女君登基,改元天赐,是为天赐元年。

朝中官员锐减三成,剩下来的,便可收为己用。

新君登基,大赦天下,除穷凶极恶之徒,其余轻犯均可与家人团聚。

后官形父悉数放出,有病治病,无病放回家中,一时间,全民叩谢君恩。

首朝,女君细数前国君淳于傲百条罪状,为其外祖正名,为其舅舅平冤,还孟书和被害真相,慰曾入后宫之女子、形父或生或死的怨仇。

淳于傲虽死,仍旧获刑,挫骨扬灰。

缓刑八日,由东秦暗哨带着皇榜行至歌布各城张贴,将前国君之罪行召告天下。

行刑当天,除凤乡百姓外,其余近城的百姓亦赶来围观。

凤张城主苗扶桑执刑,整个刑程历时一个半时辰,淳于傲之身终于消散于世间。

挫骨扬灰的那一刻,无数人哭了,不是在哭淳于傲,而是在哭自己。

妃嫔们,孩子们,形父们,还有他们的家人们,多少年了,前国君的阴影将他们紧紧禁锢在人间炼狱之中,曾以为一辈子也挣脱不出的那场噩梦,如今终于梦醒,是上天眷顾。

白鹤染这几日一直都住在皇宫里,君慕凛陪着她,但却从不插手歌布国事。只远远看着,想着在她应对不及,来求助于他,便从旁指点一二。

可是他的小姑娘实在优秀,一连数日,竟从未向他求助一二,所有事情都处理得面面俱到,无可挑剔。甚至许多事情还能举一反三,连歌布的丞相都在她的部署安排下佩服连连。

渐渐地,他也服了,这哪里只是个小小女子,分明就理所应当是主宰一方天下的国君啊!

他君慕凛此生何德何能,竟得此妙人白首不离,老天实在厚待于他。

除去国事,还有家事,贵太妃要出宫,罗安公主开心地把她接了回去。任秋雁在君慕息的指点下找到了真正的琴扬公子,她答应了待国事料理得差不多就会为他们赐婚。

还有孟家,孟夫人的病不能再拖着了,她已经跟孟文承约好,一个月后为孟夫人治病。

孟父再不肯让她叫自己父亲了,虽然她说很乐意有一位父亲,可她如今是国君,孟父说什么都不答应再继续这样叫。她便只能改口,称了一声舅舅,是随了母亲淳于蓝这边叫的。

只有孟书玉依然叫她姐姐,孟父说了几次要他改口叫国君,他都不肯。再加上白鹤染坚持说如果连书玉都不再叫她姐姐了,那就是孟家存心跟她生份,孟父这才作罢。

新朝替旧代,凤乡城内,大量的府邸被空了出来。前太子淳于诺做为国君的亲舅舅,自然是最得益的一个,不但白鹤染亲自为他施针治腿,还给他配了调理身体的药,更是从那些空出来的府邸中,挑了一座最大最好的送给了他。

同这座府邸一起交给他的,还有一只罐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