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枪几次抬起来,又几次放下,纳兰景在为自己找机会,可惜,找这个机会太难了。

君慕凛护白鹤染,一如护自己的眼珠子,他宁愿把自己给暴~露出来,也绝对不会让白鹤染遭遇半点危机。当然,纳兰景也可以开枪去打君慕凛,但君慕凛身法极快,几番露出破绽也是一闪即过,他的火枪准头够,爆力也够,但度却不太够。以君慕凛身法的度,他的火枪怕是才刚打出去就会被其躲过,一枪虚,带来的后果就是响动太大,他被现。

火枪打出去是有响声的,且极响,即使是在眼前这样混乱的局面下,只要火枪一,依然会让所有人都听得见。所以他必须谨慎,因为一旦一枪出去打不到要打之人,他就逃不掉了。以他的身手,别说是白鹤染与君慕凛,就是那些个暗卫都打不过。

纳兰景沉下心,再观战局,这一观,到是让他现了一处破绽。

这破绽不在君慕凛同白鹤染那处,而是在另外一个人身上。那人一身青衫,大杀四方依然身不沾血,就像个下凡的神仙一样,衣袂飘飘,连他这个男子都禁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凤乡百姓不知那人是谁,他却知道。传说东秦四皇子谪仙一般的人,是东秦所有皇子中最独特的一位。他曾对东秦所有的皇子都有过一番研究,画像过看过数次,每一位皇子的长相都熟记于心。虽然那青衫人在歌布的皇宫里装了一段日子的琴扬公子,但是当真正面貌恢复的那一刻,他立即就把人给认了出来。那是东秦的四皇子,根本就不是琴扬。

眼下四皇子独守一方,离开十皇子和天赐公主甚远,虽然动作也快,但却一直也没有太大的移动,就在一个地方清敌。他打不到太子和公主,那么打死一个四皇子也够本。

纳兰景来了精神,手里的火枪又抬了抬……

白惊鸿心头那种不好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她下意识的挪动脚步,拨开人群,一直走到了最前面。恰逢此时,四皇子一扇子扇死了一名作乱者,正好掉落在她脚下。

她吓了一跳,但脚步依然没有往后退缩半步,目光只给了那死者一下,而后马上就又抬起头去看被一众敌人围攻的君慕息。

乱者中有一人看到白惊鸿,见她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东秦四皇子,又见这女子长得异常漂亮,便以为她与东秦四皇子的关系是跟东秦太子与天赐公主一样的。

于是立即调转了攻击,一柄长剑直奔着白惊鸿就刺了过来。

君慕息余光扫到这边,当时大惊,扇芒一挥,飞身就往白惊鸿这边支援。

角落进而的纳兰景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一张脸都笑开了花,心中直道这些多年前就养在凤乡城里的死士们果然是好样的,居然能知他心中所想,引着那四皇子就出了乱局。

青衫皇子腾空而起,一心要去救白惊鸿,而白惊鸿也意识到了危机,知道但凡四皇子慢一步,她就会被那柄长剑给捅死。可是她没有后退,反而还迎着剑尖儿往前冲了几步。

谁都怕死,白惊鸿虽然早就一心求死,却也没打算在这种时候死掉。她还想看到阿染把这场动乱给平了,还想看到阿染平平安安走进歌布皇宫。

但是她不能不往前迎,因为她听到了一个声音,她也看到了一个人。

一直慌乱的心直到这一刻才明白过来,之所以慌乱,是因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暗处果然有人,且那人的目标不是东秦太子,也不是天赐公主,而是四皇子君慕息。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意识到有危机的那一刻就不由自主的要往君慕息身边靠,一心想着提醒他,绝不能让他被算计了。哪怕关键时刻用她的命去换呢,那也值了。

她这辈子很短,十几岁的人生只惦记过一个人,就是她妹妹的未婚夫,十皇子君慕凛。从很小的时候第一次见到那位紫眸皇子时,就已经惦记上了。她一直认为只有自己这样的姿容才配得上那位皇子,可惜家里为她安排的那一个,却是所有皇子中最窝囊的二殿下。

可纵然她从小就倾慕十殿下,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要为十殿下献上自己的性命。她从来都是很惜命的,哪怕是心头惦念之人,她也绝对不会为了对方丢掉自己的性命。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也不知道是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就是一心想救四皇子。什么命不命的,那都不重要,如果自己的命能换四皇子的命,那这一生,就没有白来世间走这一趟。

迎着长剑,迎着青衫皇子,看到的正好是树顶上坐着纳兰景。

那个人她不认得,那个人手里拿的东西她也不认得,但是她看到那人将东西对准了君慕息,看到那人手指似乎动了一下,随即当空便起了“砰”地一声响。

她脑子是懵的,什么都顾不上想,只管迎着剑尖儿往前冲。长剑穿着她的肩胛骨就刺了进去,她的脚步却一点都没有停滞,没受伤的那只手臂直往前伸,终于抓到君慕息的手腕。

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居然拽着青衫皇子转了一圈。君慕息大惊,下意识地叫了一声:“白惊鸿你干什么?”二人位置交换,一枚子弹直接打入后心。

白惊鸿倒下去了,顺着君慕息的臂弯滑向地面。

白鹤染刚好看到这一幕,一双眼睛几乎惊出眼眶,挣脱了君慕凛的保护就往那边冲。

“姐!”她失声惊叫,一声“姐”脱口而出,嗓子都喊劈了。

执针的手不受控制地打起哆嗦来,眼泪汹涌而出,止都止不住。

她以前从来不在意白惊鸿的,甚至在文国公府时,两人斗得个你死我活,互不相让。

白惊鸿想要杀她,结果错手伤了君灵犀,她一怒之下将人送入宫中水牢。

这些事情她都还记得清楚,原主的记忆里也都还记着白惊鸿从前如此作贱她,如何将她在文国公府中的地位赶得一落千丈。原主吃过的那些苦,每一次都有白惊鸿的影子。

曾经她以为这辈子跟白惊鸿都是不共戴天了,却不料世事无常,每一步都走得叫人意想不到。她跟白惊鸿兜兜转转走到今天,似乎那些前仇旧恨都没有当初那般浓烈了,甚至许多事情如今再想起,都化成了一句:算了吧!

上都城白家已经烧了,她的亲人已经越来越少,白惊鸿也在不知不觉间成了她不想失去的一个。打从大年夜五皇子死去的那一刻,她心里的一根弦就已经崩坏掉,如今又换了白惊鸿,那种死别的恐惧感再一次侵袭上来,她的呼吸都快要跟着一起停滞了。

“姐!”她还在喊,可是身边起乱的敌人也在喊。

起乱者原本已经被杀掉一多半,可剩下的人听到这声枪响后更加的疯狂,他们高声叫着:“王爷来了!是王爷来助我们了!大家冲啊!”一如打了鸡血般,冲劲儿更足。

白鹤染冲不过去,气得直哭,张口痛骂,把寒甘人的八辈祖宗都给骂出来了。

那是枪声,她不会听错,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听错枪声,唯独她不会。因为枪声属于她那个时代,只有她是对枪声最熟悉的。即使是落后的火枪,也一样熟悉。

剑影把自己的剑塞到她的手里,她就拿着这柄剑疯了一样的往白惊鸿倒下的地方冲杀。

君慕凛跟在后面,一枚信号烟火直接向当空,与此同时身形一晃,直奔着纳兰景所在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纳兰景当然看到君慕凛过来了,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终于等到东秦太子把自己暴~露出来。他只要抬抬手腕,一枪就能崩了这位太子,自此东秦就会大乱,寒甘就有机会。

纳兰景激动了,抬手了,手指也搭上扳机了。

可就在这时,突然的,又传来一声枪响。跟他的火枪声不同,这声枪响更加清脆,更加有力,好像子弹划破空际的声音也比他的火枪更加动听。

纳兰景下意识地就想躲,因为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他看到那个前一刻还哇哇痛哭着往四皇子那头冲过去的天赐公主,突然间在半空中就打了个转,一转之下,手里不知何时就多了个黑呼呼的东西,抬着胳膊就往他这边打来了。

火枪度虽快过一般暗器,但只要身手足够,在距离够远的情况下还是有可能躲过去的,他想试试。可惜,枪声一响,子弹来得太快了,也太准了,都不及他有任何动作,就觉有东西钻入了眉心,痛感都没等感觉到呢,整个人就猛地从树上栽了下去。

生命急流逝,几乎就是一瞬间,人就已经死了。

临死之前,纳兰景听到了一句很可怕的话,好像是那位天赐公主说的,她说:“你的枪比我的枪整整落后一百年,你拿什么跟我比?”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