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于萱想着从前那些事,再看着眼前这个人,脑子一热,一把就抓过身边要扶她起来的宫人,大声道:“快去,去跟我父王说,就说我不要嫁给琴扬了,我要废除与琴扬的婚约!”

那宫人被她喝得懵,但还是往秋风殿里去了。

淳于萱直勾勾地盯着君慕息,盯得让转过身来看她的白惊鸿都有些毛,下意识地往前挪了一下,想把淳于萱的目光给挡住。

结果淳于萱了飙,猛地扑过来,一下就把白惊鸿给推到了一边。

白惊鸿本来就迷迷糊糊的,脖子疼得跟要断了似的,让她这么一推直接就往地上栽,君慕息只得又扶了一把,轻轻地说了句:“无碍,让她与我说话。”

淳于萱急了,“你怎么老是扶她?

她是我父王的女人,你管她作甚?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不,不管你是谁,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夫君,我们明日大婚,这事就这么定了!”

君慕息听得皱眉,开口相问:“你明日不是要与琴扬大婚?

为何突然要毁了婚约?”

亏他当初还心肠好,怕婚约一毁就毁了这女子的一生,还与阿染好一番商量这事应该怎么办。

却没想到毁婚一事竟是从淳于萱的口中说出来,而且还变脸如此之利落干脆。

淳于萱摆摆手,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管手腕方才被石子击得都青了,站起来就要往君慕息身上扑,君慕息无奈,只得带着白惊鸿一起后退躲避。

淳于萱有些着急:“你别躲着我,你听我说,之前我一定要嫁给琴扬那是为了同任秋雁争个高下,我纯粹是为了气她。

其实我对琴扬没有多少感情,只是觉得任秋雁喜欢,我就不能让她得逞。

再加上琴扬也确有几分样貌,的确也把这凤乡城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们迷得七荤八素的。

所以我就觉得能嫁给他挺有面子,这才闹腾了好多年要父王赐婚。

但是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打心里喜欢他的,我喜欢的应该是你这样的,你才配做我的驸马。”

她一边说一边就往前凑,君慕息步步后退,淳于萱都快急哭了。

“你别退了,我也不管你是谁了,你爱是谁是谁,只要父王赐了婚,你就是我的驸马。

到时候你我坐在喜房里,你再好好地跟我讲你是谁。

我这就去找父王,你在这里等着我!”

她说找就找,转身就往秋风殿里跑,还告诫一众宫人:“把人给我看住了!”

君慕息已经无语,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歌布的圣运公主果真是个奇人,也果真是个不长脑子的笨蛋。

但也好在她是笨蛋,彻底打散了他因这一场婚约而起的愧疚。

从今往后,对于圣运公主,他不需要再愧疚,也不会再有任何牵扯。

他转回身,又扶起白惊鸿,扶着她一步步往前走。

那些被勒令看着他的宫人们面面相觑,也不知是该拦还是不该拦。

但总归是不敢拦的,因为他们都知道,圣运公主的赐婚肯定求不成,因为国君陛下就快要死了。

国君新丧,公主是要守孝的。

白惊鸿缓过来了一些,走路不成问题,除了脖子还疼,喘气也有些费劲之外,到也没有大碍。

于是她挣脱了君慕息的搀扶,坚持要自己走。

君慕息于是松开她,将脚步放慢,配合着她的节奏继续向前。

两人谁也不说话,走得也不快,像是在等着什么。

终于,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喊,那是淳于萱的声音,叫的是——“父王!父王!”

有宫人们的哭声传来,悲戚瞬间溢满了整个宫院。

“国君驾崩了。”

孟书玉追了出来,追上白惊鸿说,“惊鸿姐姐,国君驾崩了。”

白惊鸿站在原地,怔了住,半晌终于有了反应,却是捂住脸蹲到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孟书玉有些懵,他以为白惊鸿会很开心,会说她的仇终于报了。

可是没想到白惊鸿却哭了,哭得还这么伤心,看起来比圣运公主还要伤心,莫不是她真的喜欢上了国君?

怎么可能,白惊鸿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自己的噩梦。

她不是哭淳于傲,她只是在哭她自己。

哭她被淳于傲彻底毁掉的人生,哭她被段家放弃的年幼时光,哭她被郭叶白三家摆布的那些负月,也哭她被林寒生欺辱,怀上家奴的孩子。

她哭她这一生的路终于走完了,那么沉重的路,到这一刻终于放松下来,不该用一场痛哭来做为告别吗?

君慕息就由着她哭,也不劝,只是问孟书玉道:“你父亲呢?”

孟书玉答:“去了贵太妃那里。”

说完皱了眉,“你是什么人?”

“我是……”“他是我夫君,我们明日就要大婚了,以后你们就得称他一声驸马。”

淳于萱不知何时从秋风殿跑了出来,脸上的妆都哭花了,头上的饰物也有些歪,走路一晃一晃的,泪痕明明还在脸上挂着,人却是在笑,很开心地笑。

她往君慕息这边走,两只眼睛花痴一样地盯着他看,看得嘴角都流了口水。

“夫君,你叫什么名字?

你看过我的嫁衣吗?

要不要随我去看看?”

君慕息皱眉,大喝一声:“淳于萱!”

被喝之人愣了下,但很快就又笑了起来,“是在叫我吗?

我叫淳于萱?

对,我是叫淳于萱,国君是我的父亲,我是歌布的公主,唯一的公主!我喜欢你叫我的名字,你再叫一声。”

圣运公主疯了!国君大丧,举宫皆哀。

但人们其实哀的不是死去的国君,而是他们自己。

他们不知国君死后自己该怎么办,就像那个小太监问白惊鸿的,如果换了新一任国君,他们会不会被杀?

圣运公主府内,围在前太子淳于诺四周的,是淳于傲最后一批暗哨。

国君大丧的消息还没有传到宫外来,他们还在尽自己的职责守着前太子。

但圣运公主这会儿进宫去了,来传口谕的宫人提到国君病危,甚至还提到了让圣运公主守孝。

他们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不应该再在这座公主府里待下去。

于是为一人上前,一把提住淳于诺的衣领,厉声道:“回宫!”

淳于诺不解,“为何回宫?

不是让我出来镇压四方恶煞么?

不是让我来为萱儿主婚么?”

那人道:“大婚都不成了,哪里还需要主婚?

镇压更不必,立即回宫!”

淳于诺不甘心:“就算要回宫至少也得等萱儿回来,我还要同她说说话。”

那人再道:“想得美!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

你只是前太子,是歌布死牢里一个永远都不会被放出来的死囚犯。

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哪是你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的?”

他手上加了力,推着淳于诺就奔着府门去。

谁知才走到院中间,暗哨的直觉立即提醒了他前上方有人。

六名暗哨齐齐抬头,一眼就看见府门上头正坐着一名女子。

此刻天色渐暗,那女子穿着雪白一身长裙,中间束着绣了银丝色的腰封,正对着头顶当空照射下来的茭白月光,极晃人眼。

女子是坐着的,谈不上什么形象,就那么随意地坐在府门楼顶上,还翘了个二郎腿。

气人的是,翘着二郎腿还不够,手里还拿着个歌布青果,在那儿一口一口地咬。

这完全是没把他们这几位放在眼里啊!暗哨们心想,这是哪家的姑娘,嚣张到这种程度?

可才想了一下下便想起来了,这哪里是哪家姑娘,这分明是孟家新认的那位嫡小姐、东秦的天赐公主、温蓝郡主的亲生女儿——白鹤染!六人齐齐戒备,白鹤染的出现让他们顿生出一种危机,且这种危机来得很实在,直接就让他们意识到了这个危机的实际意义:他们带不走前太子了,非但带不走太子,连他们自己也得留下。

天赐公主医毒双绝,之前在宫里就已经将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倒过一次,可以说,他们已经死在她手里一回了。

淳于诺不认得那个姑娘是谁,但现身边六名暗哨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为的那个也不拎着他的衣领子了,当时就笑了:“哟喝,堂堂国君身边的暗哨,居然会怕一个小姑娘?

这话说出去怕都没有人信,你们的脸面要是不要了?”

命都快没了,还要什么脸?

这是六人心里统一的想法。

但这想法也只能是想一想,不可以说出来,甚至还得拼命。

因为这是职责所在,也因为这是他们成为暗哨的那一日,就被烙印在脑子里的规矩。

暗哨要么护主一生,要么就是为主一死,断没有其它出路。

歌布暗哨虽不如东秦阎王殿培养出来的那些,但是能跟在国君身边的,也已经是最好的了。

最好的暗哨们上前一步,手中长剑向上齐指,还不等问来者何人。

就听门楼上方有银铃般的笑声传了来,那小姑娘开口先道:“这是要干什么?

把前太子送回死牢吗?

真逗,请出来的人岂还有再送回去的道理?

你们当我是死的?”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