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太子能被放出来,淳于萱很高兴,即使她已经对二叔的样子有些模糊,即使淳于诺这些年在牢里受尽折腾,身形消瘦,面容都有些脱相,但淳于萱还是一眼就把他给认了出来。

她冲上前,抓着淳于诺的两只手腕一下就哭了,“二叔你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怕就要见不着萱儿了。二叔,他们都说我成婚时会有四方恶煞逼进凤乡城,起初我还不信,可是刚才你也看到了,府门外围堵了那么多人,他们就是恶煞呀!他们要吃了我!”

淳于诺听得直皱眉,想说那些就是普通百姓,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何百姓围堵公主府,但百姓跟恶煞他还是能分得出来的。他想劝淳于萱,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开始心疼这个侄女。

她爹做过什么是她爹的事,这个孩子打从出生起他就是真心疼爱的。他跟小鱼成亲比大哥早,但两家的孩子却是在同年出生。他的女儿淳于果生下来就瘦,怎么喂都喂不胖,但是淳于萱生下来就胖乎乎的,小脸蛋圆嘟嘟全是肉,他跟小鱼都很喜欢这个孩子。

于是就常抱来玩,两个女孩子从小玩在一起,淳于萱比果果稍大了两个月,是姐姐。小孩子不懂得表亲堂亲的,淳于萱就总是管果果叫表妹,他教了几次应该叫堂妹,淳于萱都记不住。后来他便也不教了,反正两个孩子玩得好,叫什么都无所谓,再长大一些总会懂得的。

他还记得那时候父王总会有赏赐送到太子府来,都是给果果的,因为果果是太子的长女,在父王心目中份量是不一样的。有许多回赏赐送到时,淳于萱也在府里玩,眼瞅着果果喜滋滋地把赏下来的东西拿在手中把玩,都一眼的企盼。

但是淳于萱很懂事,从来不开口要,也从来不对果果有任何妒忌,两个孩子还是玩在一处,只是在果果拿出赏赐之物来玩时,淳于萱就避开不碰了。

他看不下去,便开始替淳于萱也去要赏,但凡果果有的,他都会要父王再送给萱儿一份。起初父王不愿意,甚至告诫他不要与他大哥走得过近。但是他坚持说大哥是大哥,孩子是孩子。父王拗不过他,便应了。自此,淳于萱便也会隔三差五得到国君赏赐,她很开心。

两个就这样玩到了五六岁,再之后就渐渐生疏了。他记得生疏是由他这头先起的,他不再让淳于萱来到太子府,每次萱儿找上门,太子府都会给出各种理由,不让她见到果果。

不只淳于萱见不到果果,除了他和小鱼之外,所有人都见不到果果。足足一年,没有人知道,坐在果果闺房里的人其实早就不再是太子长女,而是长女身边的丫鬟。真正的淳于果已经被他秘密送往东秦,以奴婢的身份送到了他的妹妹淳于蓝身边。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嗅到了危险的味道,是发现了淳于傲的狼子野心。也是直到那时他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大哥一直都在暗中部署,那些原本护卫着国君的亲兵已经全部到了他的手里,就连父王手里的兵符都被他偷了去。

他一向仁厚,容易相信他人,也从来不以太子自居。对待兄长从来都是有礼又亲厚,兄长有时向他提出一些请求,他都会尽可能的同意并给予帮助。

却没想到,他的善良宽厚成了兄长作乱的垫脚石,等到他发现那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没有精力再去做别的了,也没有能力再去挽回,他只能将女儿送走,指望着送到妹妹身边,至于歌布生变时,不会连累女儿一起没了命。

他还想着等儿子出生,再长大一些,也得想办法送出去,送得越远越好。

可惜,他到底还是没等到那一天,淳于傲的逼宫来得太快了,打得他措手不及。他也没想到,远在东秦的妹妹也没能躲过这一劫,下场凄惨。

“二叔。”淳于萱摇了他一下,“二叔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了?”

淳于诺回过神来,再看前眼前这个大姑娘,记忆与现实重叠,渐渐又看出些淳于萱小时候的样子。他就笑了,“萱儿长大了,叔叔都快认不出你了。”

“叔叔也变样子了。”淳于萱擦了把眼泪,把人往前堂拽。

府门已经关上了,外头百姓的声音被隔住,再听进耳里的就不是很清楚,但依然嘈杂。

淳于诺被拽得直踉跄,过前厅的门槛时险些摔倒。淳于萱这才发现他腿脚不对劲,当时就蹲到地上去掀他的长袍。淳于诺吓了一跳:“萱儿你干什么?”

“我看看二叔的腿。”裤管染血,入目是一片血红。淳于萱惊了,“为什么会这样?”

有位宫人陪着出来,听她发问就叹了气:“在死牢里关了十几年的人,能有现在这模样就不错了。这条腿医官给治过两回,但都说因为拖得年月久了,不可能治好,最多也就治到靠人扶着能勉强走路,但是也走不太长时辰。方才我们的宫车是想直接停到公主府门口的,但是围的人太多了,里三层外三层,宫车只得在巷子外就停下。这一路是挤着过来的,许是走得久了,还被人踩了两脚,就又出血了。公主要是方便,给叫个大夫来吧!”

淳于萱急了,“可是我上哪儿去找大夫啊?公主府的人出去就会被围堵,还会挨打,先前我放了个丫鬟进宫去求父皇放二叔出来,结果丫鬟前脚才走,我那后门就叫人给发现了。”

她很憋屈,捂着脸坐在椅子上就哭。淳于诺赶紧止住了那宫人还要说的话,转而安慰她:“别哭,二叔都习惯了,就是流点血而已,没什么大事。我来的路上都听说了,是大卦师卜出了四方恶煞的卦,所以你父王把我放出来镇压。萱儿,咱们且先不说这些,你同二叔说说,你要嫁的那位公子,他可是真心实意待你的?这门婚事是你二人两情相悦,还是你求着你父王下旨赐婚的?萱儿你可不能欺瞒二叔,你也不能欺骗自己,如今这种时候,你父王已经保不了你了,你想要过得幸福,只能靠你的夫君,但是你的夫君他必须得爱你。”

淳于萱不太明白他的话,“为什么父王保不了我了?”

正问着,突然府门外大乱,有人砰砰的敲门,府里的门房不知该不该把府门打开。

淳于萱站起身冲出前厅,外头拍门的声音更大了,隐约听到有人在喊:“公主,快快开门,国君病危,请公主立即入宫!”

淳于萱摇晃了一下,国君病危?国君为什么病危?明明几天前还是好好的,她父王生了什么病突然就病危?她转头,看向跟过来的二叔,“方才二叔说父王保不了我了,可就是因为这个?二叔知道父王病了对不对?那二叔能不能告诉我,他生了什么病?”

淳于萱的两道眉都拧到了一处,一个疑问在心里升腾而起——“为什么二叔刚放出来父王就病重?这十几年父王也没什么事,怎么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病危了呢?前几日贵太妃寿宴还好好的,没有道理突然之间就病到他们要用危这个词。二叔,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淳于诺一愣,“你怀疑我?你怀疑是我从死牢闯出来,伤了你父王?”他都听笑了,“萱儿啊萱啊!你太高看你二叔了,但凡我有那个本事,我都不会等到今日才从那个死牢里闯出来。或许你还以为是你父王先把我放出来,我才重伤于他。可是你也看到了我的腿,也看到了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我有能力伤害你的父王吗?”

“不是你还有谁?”淳于萱有些懵,“我父王明明好好的,为什么就病危了呢?”

她一边说一边往府门口走,外头的声音又传了来,还是说她父王病危的那个声音,正大声地道:“传国君口谕——孤王病重,如有万一,圣运公主需为孤王守孝三年,不得成婚。明日婚典取消,圣运公主与琴扬公子之事,三年之后,再议!”

“为什么?”淳于萱直接就冲了过去,一把卸掉府门的内锁,“为什么要三年后再议?”

圣运公主府的府门打开了,但是并没有百姓冲进来,因为百姓也被这样的消息给惊着了。

一连两件大事,一是前太子被放了出来,进了圣运公主府。二是国君突然病危,让宫人来叫圣运公主进宫,这怕是进宫去见最后一面吧?对了,还有第三件,圣运公主跟琴扬公子的婚事取消了,要三年之后再议。国君口谕中已经说得很明白,是守孝,这意思就是说,国君自己也知道自己活不长了?既然这样的话,他在临死之前就应该对下一任国君有安排才是。

如今国君无子,难不成是要把王位传给前太子?

按理说前太子继承王位也是对的,他原本就是太子,如果不是有十几年前的那一场逼宫,他早就是歌布明正言顺的国君了。但是现在跟十几年前又不同,前太子在死牢里关了那么多年,与外界是完全隔绝的,方才看着人都瘦到脱相,腿脚也不利索,这样的人还有能力做国君吗?这样的人还有能力诞下子嗣,绵延子嗣吗?

人们心中有着无尽猜想,当然,想得更多的还是一个问题:如果前太子要争这个王位,那天赐公主怎么办?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