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布皇宫,一队亲兵抬着软架往死牢的方向走去。

软架上躺着的是国君淳于傲,身边跟着惊鸿夫人及一众医官。

许多宫人这几日都没见到国君,但也听说国君陛下同惊鸿夫人情意绵绵,一直都在秋风殿里不出来。就是眼下,淳于傲被人抬着在宫里走,遇着的宫人也一点都没把软架上躺着的这个人往国君身上去联想。这哪里是国君,在他们看来这分明就是个八十多岁的老头。

可是宫里怎么可能会有老头?老头又怎么可能敢穿明黄的衣袍?

宫人们惊呆了,因为他们听到惊鸿夫人对着软椅上的人问了句:“陛下,出来走走有没有感觉好一点?您睁眼看看天,今天见了太阳,歌布好久都没有见太阳了。”一声陛下,惊了所有人,也惊了宫中飞鸟。一时间,飞鸟四起,碰掉了不少树枝上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嫩芽。

宫宴到如今才几日光景,国君怎么就老成了这样?照这样老下去,怕是没有几日就要归天了。国君归天是为驾崩,可是宫里头没有皇子,国君驾崩后谁来继承君位?

皇宫里消息闭塞,人们还不知道凤乡城的百姓已经找好了新的国君。所以他们很慌,他们怕宫变,怕国君突然驾崩之后会有起义,到时候新的势力冲进宫来,肯定是要血洗的。而他们这些宫人,终将在新旧交替的过程中成为一具具尸体,成为新王登基的踏路石。

没有人不怕死,不管是宫女还是太监,他们都想要好好活着。可是眼下这种情况怎么活?每逢宫变,宫人必将成为牺牲品,所以没有人比宫人更期待新君是正常顺位登基,和和气气,平平稳稳,理所当然的继承国君之位。可惜,歌布的国君之位总是伴随着血雨腥风。

淳于傲在宫里走这么一遭,所有的宫人都紧张起来了,即将发生宫变的事情在宫里传开,人人自危。而此时的淳于傲已经来到了死牢门口,亲兵停下脚步,医官们将软架靠背调整到一个最舒服的角度,让淳于傲靠在靠背上可以半坐起来。

死牢的全部机关只有国君一人知晓,即使是在死牢里的狱卒也只知自己行动范围内的机关。要想把死牢里的人带出来,必须由国君亲自将机关拆解。

就比如说当初前太子想喝姜花酒,想吃烧鹅,有狱卒出去为他采买,但实际上那个狱卒也只是把这个需求告诉给他行动范围之外的另一个人,然后一个传一个,买回来之后再一个传一个,最终传到他手里,再由他转交给前太子。

还有曾进入过死牢去给淳于诺看诊的医官,那是被瞒了眼睛,辗转周折,绕了一圈又一圈才被送进去的。看诊治病过后依然是蒙着眼,稀里糊涂地被送出来。

死牢里的人是不可能串供拼出一个完整的机关图的,因为每一个环节都有严格的把控,每一个狱卒在一段时间内都不可以离开死牢。有的是一年,有的是三年,就一直守在死牢里,不能回家,更看不到外面的太阳。至于到了期限之后放出去,也没有人知道那些狱卒去了哪,是生是死都无人得知。所以,前太子的死牢是一座真正的死牢,除了国君,无人能出入。

“陛下需要亲自进去吗?”白惊鸿问淳于傲,“臣妾不知牢里是个什么样子,但想来不会很好,陛下身子抱恙,还是不要进去的好。该如何把人带出,让下人去做。”

淳于傲看着白惊鸿这张年轻的脸,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其实他特别想把这张脸给撕毁,想让白惊鸿变成眼他一样,一样的老,一样的丑,一样的快要死了。可是他又有点舍不得,因为他喜欢看白惊鸿的脸,他还指望白惊鸿替他生孩子呢,怎么能让她死了?

都说他是恶煞侵体才变成的这样,他也不知道这个说法是不是正确的,心里总有一个疙瘩,他怀疑自己的衰老其实是和白惊鸿有关系的。但是他没有证据,他也不愿意相信是白惊鸿做的。他宁愿抱着一个幻想,恶煞侵体,请出前太子来镇压,镇压过后就会褪去,他就又会变成从前。毕竟这衰老来得太快,想来去得也应该能快吧?

“惊鸿。”他开了口,声音苍老,“你把手伸给医官,给他们把把脉,看有没有怀上孤王的孩子。”他命令白惊鸿,“快一点,孤王宠幸了你这么些日子,按说也该怀上了。”

白惊鸿没说什么,只把腕伸给了医官。那医官就特别为难,“陛下,宫宴到今天才五天,五天是不可能把出喜脉来的,眼下微臣也就只能替惊鸿夫人请个平安脉。”

淳于傲有些生气,但也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让医官把脉。

医官在白惊鸿的腕上盖了一块布巾,然后伸手把脉,结果这一把脉可把他给吓了一跳。这位惊鸿夫人哪里是诊不出喜脉,他分析着这个脉象,分明是刚刚堕掉了一个胎儿。算算日子,最多也就十几天的光景,身子到是没什么,挺好的,可这十几天前刚堕掉一个胎儿的女子,这么快就能侍候国君了?还有,堕掉的那个孩子是谁的?惊鸿夫人到底经历过什么?

他心有疑惑,却不敢多说多问,他是个聪明人,这种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管惊鸿发人经历过什么,都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于是他收回疑惑的目光,沉了沉心绪,开口道:“惊鸿夫人脉象正常,身体唐健,相信不久就会有喜讯传来。陛下不妨再等上一段时日,惊鸿夫人怀上皇子指日可待。”

淳于傲点点头,略微放心,再看向死牢的大门,却犹豫着要找什么人来助他。

想来想去,终于开口吩咐身边的人:“去请大卦师过来。”

白惊鸿心头轻叹,到了这种时候,这位国君最相信的还是他的大卦师。可惜他却不知,大卦师早已经背叛了他,又或者说,大卦师是第一个背叛他的。

巴争被请来了,淳于傲将所有人都赶离身旁,甚至连白惊鸿都给赶走了。就只巴争一人,趴在他的耳边,静静地听他说话。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辰,巴争点了点头,走向死牢。

死牢打开,巴争走了进去,这一次用的时间很久,差不多半个时辰。再出来时,巴争在前,身后跟着两名狱卒,以及狱座押解着的前太子,淳于诺。

淳于诺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天空了,死牢里的光亮来源只有蜡烛,浑浊的空气十几年如一日,他早已从最初的不适到了后来的习惯,再渐渐开始麻木,甚至从未想过有一天还能从牢里走出来。他以为自己但凡有能出来的一日,定是成为了一具尸体被抬出来。

却没想到,今日牢里来了个孩子,七八岁模样,他还以为是哪个世家被抄斩,留了个孩子打入死牢呢!却没想到这孩子一脸老成,一句话不说,直接带着他离开死牢了。

淳于诺是被人架着出来的,他的两条腿早就半废了,先前虽然有医官去治,却也没治利索,勉强在牢房里挪动还行,要走出来路就显得太远,不被人架着根本都挪不了步。

正如白惊鸿所说,今日的歌布现了太阳,虽然不是很强烈的阳光,但也是近几年来少见的晴天。只是这阳光对于淳于诺来说太刺眼了,他低着头,即使闭着眼也不敢把头抬起来。因为阳光透过眼皮照过来,眼睛也会刺痛。

巴争全程都没有跟他说话,直到人已经带出死牢,他还是什么也没说,默默地往淳于傲这边走。但却没有在淳于傲身边停留,而是又加了几步,走到了白惊鸿的身边站下。

淳于诺被两个狱卒搀着,那两名狱卒也觉得晃眼,但好在不至于像他一样要闭眼低头,他们只需把眼睛眯起来就可以稍微适应。于是这一眯眼,就看到了前方不远处坐在软架上的老头儿,看得他们好生疑惑。

淳于诺也疑惑,好好在牢里待着,有姜花酒喝,为什么突然把他给弄出来了?看样子不像是放,难不成不养他了,要把他给斩首?

他低头开口,大声地道:“喂!刚才那孩子,上哪儿去了?过来给老子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还有,你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懂死牢里的机关,把我给弄出来?”

没有人搭理他,现场安静极了。

淳于诺觉出不对劲,微抬起头,努力眯起眼想要适应外界的光亮。可眼睛微微张开的那一刻,泪水还是哗地一下就流了出来。这不是哭,而是眼神被强光照耀下自然产生的反应。

也没有人催促他,就让他慢慢调整,大概调整了一柱香时辰,他的双眼终于能适应一些外界光亮了。于是缓缓睁开,紧接着就又陷入了一阵恍惚。

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他做梦都在思念的人——他的父亲……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