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乡城的城心广场,君慕凛盘膝坐在最中间的一处高台上,四周围了一层又一层的百姓,好像整个凤乡城的人都集中在这一处了。

他们在听东秦太子讲故事,讲关于东秦的故事,讲东秦人的生活,东秦百姓吃什么穿什么,还有东秦的农民能种出什么样的庄稼,树上能结出什么样的果子。也讲东秦江南一带一年四季树叶都是绿的,青菜可以一直种着,四季都有得吃。

这些事情对于歌布人来说就是神话,因为歌布气候不好,一年里面庄稼只长一季,十二个月里得有七个月都是冬天。土地是硬的,开垦十分困难,且因为冬日太长,以至于每年得到四五月才能种上庄稼。夏日里还容易干旱,春日里爱刮大风。很多时候都是好不容易种下的作物,一场大风刮过,就都白忙活了。要么就是一场大旱,整片整片的作物旱死。

但是东秦人不同,东秦国土辽阔,种粮食的话,北方春种秋收,一年一季。南方则可以两季。这样一综合,南北一调控,根本不会出现没有米面吃的情况。

东秦地肥水美,种出来的作物种类繁多,有许多都是歌布人听都没有听说过的。

于是歌布人开始向往了,一年四季都不愁没米没菜吃,这就是他们的梦想啊!不像在歌布,即使生活在歌布京都,一年到头也总有断顿的时候。就比如说现在,整座凤乡城里几乎都没有青菜吃,望乡楼里的菜都是晾成干留着的,想吃到新鲜的绿叶菜根本就不可能。

君慕凛就说了:“那你们这日子过得也太悲催了。在我们东秦,别说是京都上都城了,就是普通的城池甚至是小镇,也从来没有说连青菜都吃不上的。青菜这种东西,家家房前屋后都会种上一些,就算是冬日里,人们也会提前储备,放到地窖,或是腌制起来。反正一年四季都有得吃的,不可能连菜都吃不上,那不成了贫民窟了?”

歌布百姓听得那个郁闷啊,这么一比,他们可不就是生活在贫民窟吗?这凤乡城哪里像是京都,根本就连乡下都比不了。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君慕凛今日的戏份准备得很足,讲完了吃又开始讲穿,讲东秦的染坊染出的布色比歌布多出许多,东秦的衣料也比歌布多出许多种。还有衣裳的剪裁形式,都比歌布要好看。他甚至还说:“听闻圣运公主与琴扬公子大婚,原本就是想派人去东秦订制一套嫁衣的。因为我们东秦不但衣料好,绣品也十分出众,那种女子成亲时嫁衣上的绣的彩雀和鸳鸯,只有东秦才绣得出来。不是说图案有多出奇,特别之处在绣法上。我一个大男人也说不清楚是什么绣法,但总之绣出来特别的好看,天下皆知。”

人们纷纷点头,“确实,东秦刺绣天下第一,没有哪个国家比得了。”

他又开始讲他打仗,讲他所向披靡,边关的任何动乱都影响不了东秦百姓的生活。百姓只管安居乐业,一切动乱都会解决在城门之外,从不让百姓遭受一丁点损失。

之后再讲老国君在世时,歌布与东秦交好,据说那些年是歌布百姓过得最好的年月。

百姓们再点头,这一次说话的都是年长一些的人,记得老国君在世时歌布人的生活。有人感叹:“是啊,那时候每逢歌布灾荒,东秦都会伸出援手,我们从来都没有挨饿过。但是近几年也不知是怎么了,东秦再也没有管过我们,前年歌布大旱,凤乡城有一半人都没粮吃,其它城池更是听说饿死了不少人。可是东秦没有管我们,真的一点儿都没管。”

经历过那次旱灾的人一提起这个事就叹气,有人壮着胆子问了句:“太子殿下,那次东秦为什么没有管我们?”

君慕凛摊手:“做为附属小国,想要得到大国的庇佑,是要一直维持与大国之间的关系的。比如说每年的岁贡必不可少,皇帝万寿节太后千秋节,都要有所表示。以前歌布老国君在时,一直与东秦交好,但是轮到现任国君上位……啧啧,他只管东秦岁贡了五年,之后就再也不会向东秦岁贡了。所以两国之间的主属关系也就不存在了。”

“原来是这样。”歌布百姓愤怒了,“为什么不向东秦岁贡了?国君是不是作死?”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国君的确是在作死。

君慕凛也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太久,有些事情点到为止,说多了就没意思了。

他转了话题,又说起自己的未来婚妻,这件事情到是让这些百姓更感兴趣一些。

他告诉人们:“我的未婚妻有一半的歌布血统,她是从前那位温蓝郡主的女儿,哎,你们都知道当年温蓝郡主嫁到了东秦的事吧?”

岁数大些的人们连连点头,“知道知道,当年那可是盛嫁。温蓝郡主是老国君最疼爱的女儿,是太子殿下的胞妹,所以出嫁的时候绝对是十里红妆,那嫁妆多得人都走到了下一座城,最后一辆马车还没有离开凤乡城的城门。我当年十八,跟着走了十几里路,直到如今都还记得当年盛况,都能记得温蓝郡主跪在城门外,冲着凤乡城磕了三个头的情景。”

他人说到这里还吸了吸鼻子,“可惜,听说温蓝郡主死了,是被他那个丈夫赶出家门害死的。东秦太子,这件事情说起来,是你们东秦欠我们歌布的。那么好的郡主远嫁东秦,你们东秦人却没有好好的待她,让她早早就没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

许多人都跟着抹眼泪,关于淳于蓝的死,歌布许多人都听说过,也有许多人自此恨上了文国公,恨上了东秦,觉得是东秦对他们的郡主不好。

君慕凛反问他们:“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位远嫁异国的郡主,她的死因为何会在歌布传得沸沸扬扬?按说那位的死法,东秦应该全面压制才对,绝不可能因此而引起两国矛盾与争端。可是如今连你们这样的平头百姓都知道了,这些事情到底是谁在传的?”

他这么一问,人们也反应过来了。是啊,郡主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传到民间来?歌布有过很多位郡主,可不止温蓝郡主一个。也有死有伤,可是哪一位的死因也论不着老百姓去打听,去议论,那些都是皇家的事,不会外传的。为何偏偏温蓝郡主的传出来了?

君慕凛为他们解惑:“因为有人故意把消息给放了出来,让你们知道,从而让歌布百姓记恨东秦,等到有一天他决定跟东秦翻脸时,百姓会念着这一档子事,支持他。”

人们恍然:“是国君陛下做的?难道渐蓝郡主的死因是假的?她不是被文国公逼死的?”

君慕凛摇头:“不,传闻是真的,她的确是被文国公给逼死的。”

他将当年白府生的事情一一道来,说起白兴言将淳于蓝赶下了堂,再连同她和她的女儿一起赶出府门。再讲到温蓝郡主为了能让女儿活下去,跪在文国公府门外哭求,甚至不惜用一头撞死的代价,换了文国公将女儿接回府中抚养。然而,那个孩子虽然是被接回去了,却在这十年当中受尽了虐待,终日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小屋里,穿着破布薄衣,吃着馊饭。

歌布人都听哭了,女人们抹着眼泪,男人们破口大骂,甚至有人连着君慕凛一起骂:“你们东西如此待温蓝郡主,还好意思到这里讲出来?你们安的究竟是什么心啊?”

“就是。方才还说东秦这里好那里好,可如果连命都保不住,再好又有什么用?”

君慕凛也不气,只是告诉他们:“就像温蓝的死讯不会无缘无故传到歌布百姓耳中一样,文国公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赶走自己的妻女。你们想想,时隔十几年,歌布国君淳于傲依然要因为孟大人与温蓝郡主青梅竹马的情份,而报复到孟家女儿的头上,那么在当年,他又怎么可能放过远在异国他乡的温蓝郡主?或许你们认为歌布的国君的手伸不到那么长,也左右不了一代文国公。但是事实就是那么残酷,他的手的确伸了那么长,也的确威胁了那位文国公。以至于文国公不得不听他的话,将妻女赶出府门。至于是用什么事情做的威胁,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与歌布无关。”

人们明白了,原来这一切还是国君陛下主谋的,原来温蓝郡主的死,背后也是国君陛下的功劳。这个人怎么那么狠啊?那可是他的妹妹啊!

“那个孩子呢?温蓝郡主的女儿,受尽了虐待的可怜孩子她怎么样了?该不会也……”有人问出这样的话,可话才一出口就觉自己多虑了,“不对啊!方才太子殿下说您的未婚妻就是当年温蓝郡主的女儿,可是那个孩子?”

君慕凛点头,“正是。温蓝郡主的女儿、本太子的未婚妻、也是我东秦的第一神医——天赐公主,白鹤染!”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