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琴扬宫出来后,白惊鸿直接回了秋风殿。

已经过了三个时辰,淳于傲快要醒了。她也没想到会在琴扬宫斗留那么久,原本早就想出来的,可是四皇子说她心绪不稳,要她听琴,这一听就是一个多时辰。

她其实很想说说那些形父的事,希望四皇子能够给她些意见,可这话最终还是没问出口。

兴许是四皇子又恢复了本来的面貌,所以她对着那张脸什么都说不出,总觉得多说一句都会污了这位皇子的耳朵,那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便只得她这种人才该知道的。

秋月殿里,淳于傲早就醒了,正在火叫人去找白惊鸿。

宫人们见她回来,一个个皆是松了口气,甚至有太监说:“夫人若是再不回来,怕是咱们这些奴才们都得掉脑袋了。夫人可千万不要一个人出去走动了,陛下会疯的。”

白惊鸿面无表情地往里走,直到进了内殿,才有笑脸在脸上漾开来。却也不是强颜欢笑,而是她现淳于傲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几道,头上的白也多了几绺,她是自内心的高兴。

“你去了哪里?”淳于傲一脸怒容,却还是忍不住朝着白惊鸿伸出手来,“不是告诉你不要离开孤王么?为何不听话?”他掐住她的下巴,目光中闪过一丝凶狠。

白惊鸿笑了,只说了一句:“陛下弄疼我了。”淳于傲立即就把手给松了开。

生气归生气,他如今可不敢把白惊鸿给怎么样,他都恨不能将白惊鸿打板钉钉给供上。

白惊鸿是他唯一的希望,是他江山重震的本源,只有白惊鸿在,他才可能拥有自己的孩子,所以不管白惊鸿犯了什么错,只要她还在他身边,他都是可以视而不见的。

“妾身只是去宫里走走,陛下说要立我为后,所以我再在这皇宫里行走时,身份就不一样了。从前他们都看不起我,都看我的笑话,所以我要走出去让他们瞧瞧,就是曾经他们都看不起的人,都在背地里说笑的人,就要成为歌布的皇后,我看谁还敢不待见我。”她这个理由找得理所当然,“陛下不会因此而怪惊鸿吧?说起来,惊鸿的颜面也是陛下的颜面。”

“原来是这样。”淳于傲松了口气,再想想刚才确实是听宫人说惊鸿夫人只是说在宫里走走,并没有走远。这便放了心,赶紧表态——“不会,孤王怎么可能会怪你。惊鸿你记着,你就是这宫里的女主人,这皇宫里没有一处地方是你不能去的,知道吗?”

白惊鸿点点头,再想想,又道:“可是也有一处地方是我不愿意去的,甚至一靠近了就会觉得恶心,会觉得遍体生寒。陛下如果真心疼惊鸿,就把那地方关着的人都给赶出宫吧!从前那些记忆太不美好了,惊鸿不愿意想起来,也不敢想起来。”

淳于傲不解:“什么地方?关着什么人?”

“就是着形父的那座宫院啊!”这一刻,白惊鸿的内心是在嘲讽自己的,明明在巴争跟前说得那样决绝,一转头,却又用这样的言语来求淳于傲放人。既然要放人,方才又何苦说出那番话来?“妃嫔都遣散了,还留着那些人干什么?想起来就反胃。”她表现出烦躁来,“陛下,这么多年歌布都没有王后,如今您要立妾身为后,那是不是得也举办一次封后大典?那可是举国欢腾的事,咱们今后也要开始全新的生活,一起抚养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过去的所有事情我们都应该摒弃掉,一丁点都不能再留着了。所以陛下把他们放了好不好?”

“既然不想看到,杀掉就是了。”淳于傲也不愿意再提起那些形父,那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污点,比当初杀了亲生父亲坐上这个王位还要让他感到耻辱。所以他坚决地想要把人给杀掉。“封后大典是一定要有的,孤王必须给你最好的,以谢你救命救国之恩。”

“那就更不能杀人了。”白惊鸿同他讲道理,“眼瞅着萱儿就要大婚,我们也要举行封后大典,两件喜事紧挨着,这种时候怎么可以让宫中见血?陛下,这种时候应该积德。”

又是积德,淳于傲松了口了,“也罢,那便放了吧!只是放了他们他们就要胡说八道。”

“说去呗,只要咱们的孩子一出生,他们说的话又有谁会信呢?”

这话给了淳于傲信心,立即叫人传旨,释放后宫囚禁的形父,让他们出宫自寻生路。

进来听旨的太监看着国君,就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待反应过来不对劲的是那一脸的皱纹,还有半头的白时,他震惊了。想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可是惊鸿夫人杀人一般的目光递送过来,又让他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全当什么都没有看见吧!至于宫外那些告状的人,还有那些不信守承诺到城主府去告状的妃嫔,他也决定不告诉国君。

能熬一日是一日,他有那个工夫和国君说话,不如多为自己想想退路。一旦真的出事了,总不至于跟着这个昏庸的国君一起死在皇宫里。

大太监退了出去,带着禁军一起去关着形父的宫院里去传旨了。

白惊鸿不知道那些形父被放出去后情形如何,只知阿染是一定不希望那些人被杀死在皇宫里的。虽然她在巴争面前说那些形父乐得过这样的日子,但实际上她却清楚明白,虽然不乏有被这样的日子给迷惑住的,但也有宁死不从的忠烈之士。她不能一杆子打翻了一船人,叫那些人都一起去送死。听说那宫院里一天就给一顿饭,里面的人终日扭打,早晚要出事。

淳于熬用了膳,也不知道怎么的,他胃口不是很好,从前能吃两碗饭的饭量,今日也只吃了多半碗,想再吃就已经吃不下了。从前最喜欢吃的菜,今儿看了也没什么胃口,只告诉白惊鸿要多吃一些,长胖一点才好生养。

白惊鸿想起在兰城时,她不知自己肚子里怀了身孕,还以为只是饭量涨了,每天不停的吃东西,每顿的饭量都够两三个人的。要不是白鹤染来了,怕是她现在都已经显肚子了。

这一晚,淳于傲早早又睡了。白惊鸿看着身边的人就笑,现在的淳于傲看起来差不多有六十岁的样子,六十岁的人还能有多少体力呢?这一觉怕是要睡到天亮了。

她起身,披了衣裳,就想到院子里去站一会儿,吹吹夜风去掉身上浑浊的味道。却听后窗有响动传来,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喊人,却见眼前人影一晃,一只大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嘴。有人在她耳边沉声说:“别叫,我是剑影。”

她松了口气,立即点头,剑影这才把人给放开。

白惊鸿一得自由立即往内殿去看淳于傲,好在人睡得沉,并没有醒。

身后,剑影不屑地哼了一声,道:“凭我的身手,别说他如今这般模样,就是好好的睡在这里,也不可能现我的存在的。就是你们皇宫里那些个暗哨有些麻烦,我进来一趟就要对付一遍,烦得很。想说都给杀了算了,你们家二妹妹还觉得也算是条人命,不能说杀就杀。哎你说你那二妹妹哪来的慈悲心肠啊?我刚认识她时她也没这么菩萨的。”

剑影下意识地吐槽,白惊鸿听着有点儿懵,“那个……我刚认识你时,也没想到一口气能说这么多话,还都是在说你的主子。”

剑影闭嘴了,开始懊恼自己刚刚的表现,他原本不是想来说这个的,他是接了他主子的命令,来给白惊鸿送药的。于是手一伸,将一个小瓷瓶递到了白惊鸿跟前:“这个给你,塞到淳于傲嘴里直接给他吃,会加快他衰老的度。主子说了,等不了两个月了,最多五天就要了他的命。”剑影说完,手又往前递了一下,“愣着干什么?接过去啊!”

白惊鸿把药接了,却皱着眉问他:“直接喂给他吃?他怎么肯吃?万一醒了怎么办?”

剑影看傻子一样看她,“我说白惊鸿,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以前不能直接把药下给他,就是因为他是国君,又生性多疑,还太过谨慎,所以直接下药的法子太容易翻船,所以才让你用自己做媒介去下药。但如今他都这样了,都老成个……我看看他老成什么样了。”

剑影凑上前去,一看就乐了,“这得有个六十多快七十了吧?都老成这样了你还怕他现什么?他这一睡不到天亮都不带醒的,除非你拿针扎他。所以,放心大胆的喂吧,除非你愿意用原来的法子喂,那你就自己吃了,再去传给他,我也管不着。”

白惊鸿脸狠狠地红了一下,“鬼才愿意用那样的法子去下药。但是为什么阿染又改主意了?不是要两个月吗?为何变成了五天?”

剑影告诉她:“不只是缩短到了五天,你还得配合主子做一件事情,要在圣运公主大婚当天、在前太子已经从死牢里出来,赶往圣运公主府时,让淳于傲病,让他取消这门亲事……”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