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布后宫人员已经在宫宴当晚悉数遣散,主子都不在了,自然也就不再需要宫人侍候,此时的歌布后宫就跟冷宫没什么区别,就连地上的枯枝都没有人打扫了。

纳兰景走在歌布后宫的小巷子里,看着这一幕幕萧瑟景象,嘴角微微挑起,尽是笑意。

没想到歌布国君竟如此不堪一击,头些年见他运筹帷幄,与东秦几大家族明里暗里关系紧密,他还以为这位国君能干出多大的盛事来呢。谁成想到头来被个小姑娘给收拾到这般景象。“啧啧。”他摇摇头,“看来从前还是太高估歌布国君了。不过这样也好,这样正中师父计策,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寒甘想动东秦不容易,但是在东秦身后捡歌布这么个便宜,到也不是不可能。先锋的事就让东秦人去做,等那位公主和太子把该料理的都料理完,凭我们寒甘的火枪,趁火打劫将歌布收入囊中,还是很轻松之事。”

他对此胸有成竹,寒甘火枪是这世上最厉害的武器,这么多年过去,师父已经研制出许多许多,寒甘一多半的将士手里都有一柄火枪在。有这样的队伍,区区歌布不在话下。

他对此很有自信,甚至走在后宫时已经在幻想这座皇宫就是他们寒甘的囊中之物,每一座宫院要做什么用途,要住进去什么人,都有了一系列的规划。

说起来,这到是跟白鹤染与君慕凛二人的作风不谋而合,只不过前者是理所当然,而后者,则是在寒甘谋划歌布的同时,也有自己的一番心思。

他叫纳兰景,是寒甘国君纳兰夺最小的弟弟,同父异母,今年将将三十。

纳兰夺做国君那会儿他才刚刚出生,可惜命不好,刚出生不到周岁,父王就死了,他都没感受到皇子的待遇,就轮到皇兄登基,成了最小的王爷。

他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因为他觉得如果父王能再多活个十年八年,国君之位指不定就能传给他。毕竟他是父王最小的儿子,最小的儿子最招人疼啊,父王一激动把君位传给他也不是不可能。可是没有那么多如果,他就是个王爷命。

但是他不信命,也不认命,做了三十年的王爷,早就够了。他也是姓纳兰的,为何寒甘的君位不能让他也分一杯羹?皇兄岁数也大了,再过几年闭了眼,难道他还要再一次眼睁睁地看着皇兄的孩子继承君位吗?到那时候可就真的没他什么事了。

所以他这些年都在谋划,谋寒甘的君位,也谋着巴结他的师父,寒甘丞相,盖尔。

盖尔这个名字很奇怪,既不像寒甘人,也不像东秦人,更不像罗夜或是歌布人。盖尔的长相更奇怪,头发是黄色的,眼睛是碧色的,鼻梁很高,眼窝深陷,皮肤白皙。

皇兄说盖尔是位异士,异士总是跟常人不同的,所以盖尔在寒甘的地位极高。

他拜了盖尔为师,因为盖尔确实有本事,不但为寒甘带来了火枪,还教会了他很多本事。

比如说他现在就会说一种话,一种完全不同于这片大陆人说的话,这种话只有他和盖尔两个人会说,连他的皇兄都不会。所以很多时候他都是用这种话在跟盖尔交流,两人说重要的事情都是用这种话在说,这样才不会被人听出端倪来。

盖尔很支持他夺走君位,当然,他也许了盖尔更大的好处。盖尔是一个野心很大的人,他不甘心只做一个丞相,就如同寒甘人不甘心只在北寒之地生活一样。寒甘人妄图入主中原,最差也得是取代歌布。那么盖尔的野心就是自立为王,独霸一方。

皇兄是不会让他得逞的,即使他有火枪,但大军还是在纳兰一族的手里握着。他一人能使几柄火枪?打十人行,句话,该有多好。

她不知自己走到了哪里,就沿着宫巷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再停下来时,发现自己走到了一座宫院的门口,是琴扬宫……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