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送进皇宫的,是寒甘人。”

这话让白鹤染当时就皱了眉,寒甘人参与到东秦与歌布的争斗中来,这可不是好事。

默语将无言扶了起来,塞了个垫子在背后让他靠着,带着哭腔问:“你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如果有不舒服的你就说,趁着小姐在,一定能给你好好治治。”

无言心下动容,想抬手去给默语擦擦眼泪,可是胳膊抬到一半就落了下去。剧烈的疼痛感传来,疼得他额上都冒了汗。

默语吓了一跳,“你胳膊怎么了?”

无言答:“被寒甘人的暗器打中。不只一处胳膊,膝盖也伤了,所以没能逃成,被他们抓了回去。”他看向白鹤染,又去看君慕凛,继而又开始在人群中寻找,越找越绝望,“九爷呢?为何没见九爷?十殿下,九爷去哪了?这里又是什么地方?现如今……是几月了?”

他的思绪有些混乱,几乎就是完全不记得遇袭之后的事情。只记得他将敌人引开,只为给主子留条生路。他拼了命的跑,可惜最后还是着了对方的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打出的什么暗器,有很大的声响,砰砰的声音,打中了他的胳膊和左腿膝盖。他跌倒,被人擒住,擒拿他时,他看到一个人手里拿着奇怪样子的东西。他认得那东西,几年前十殿下偷偷潜入过一个地方,见到了那个东西,回来之后还画出了图样。

他是火枪,寒甘丞相的秘密武器。

记忆只得这些,因为他被人迷晕了,之后浑浑噩噩的辩不清是非,也不知自己是睡是醒,更是不知自己生是死。什么被送入宫去做形父,什么有狗咬过他让他染上了一种他,他统统不知。他只记得那柄火枪,死死地记着,因为那东西象征着寒甘,他若有命回到东秦,一定要告诉他家主子,寒甘人与歌布人联手了。

这是自无言处得到的全部信息,虽然后面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但是很显然是寒甘人帮助歌布人抓到了他,至于是谁把他送到宫里去做形父的,自然也是那一伙人。

不过无言跟淳于傲长得并不像,所以送进宫去应该不是为了做形父,只不过是跟形父关在一起罢了。有可能是为了摧毁他的意志,也有可能只是为了折磨他。

君慕凛品出一点质疑:“如果淳于傲知道无言在宫里,应该不太可能只是扔到形父那边,怕是要好好利用他来与我们谈条件。所以我估摸着,无言在宫里的这个事儿,淳于傲根本就不知道。那么把他送进宫的那个人究竟是何用意,就还是一件值得揣摩的事情。”

白鹤染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站起身来去查看无言身上的枪伤。

枪伤不同别的,子弹打进身体里跟古时的暗器是不一样的,何况之后无言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那么保不齐子弹就还留在他的身体里。

这一晃都多少日子了?几个月了吧,怕是要跟骨头黏在一处了。

她让冬天雪拿了剪刀过来,小心翼翼地剪下无言右边的衣袖,果然,右肩下方有枪伤的痕迹,但是子弹已经不在里面了。再去看左腿膝盖,骨头明显碎过,但又被人拼接上,用过药,许是因为条件有限根本谈不上养伤,故而效果不是很好。

两处枪伤,子弹都已经被取了出来。她看得皱眉,会取子弹,又能简单处理伤口的,这样的人会藏在歌布皇宫中吗?会是谁呢?巴争?还是另有其人?

“我家九爷呢?”无言还在问这话,他讲出了所有他能记得的事,都还没有看到九皇子进屋来。他很着急,“是不是九爷被抓住了?我当时没能把敌人引开?九爷也中了枪了?”

他着急,挣扎着就要下地,默语赶紧把人按住,急道:“九爷没事,虽然当时确实是被抓住了,还被林寒生下了蛊。但是好在后来遇上了我家小姐,自然就没事了。现在九爷已经回了上都城,四殿下十殿下还有我家小姐都在外面,上都城不能没有人坐镇,所以九爷必须回去。你放心,我不会骗你,九爷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了。”

无言眼泪都掉下来了,说什么都要给白鹤染磕头。可惜膝盖不争气,动一下都疼到骨头里。他试了几次都没办法跪下来,恨得用那只能动的手去捶床板。

下跪的动作都做不了,他岂不是要成了一个废人了?那以后还怎么跟在九爷身边?还如何保护九爷?他是暗哨出身,暗哨没了行动能力,他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默语也哭了,她死死握住无言不断捶打床板的手,告诉他:“你跪不了就我来跪,我替你跪。”说完,扑通一下跪到了白鹤染面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头,“小姐,你帮帮无言,我知道你一定能帮得了他,他不能成为一个废人,那样他就……他就活不了了。小姐,奴婢求你了,帮帮他吧,奴婢愿意把自己的膝盖换给他,只求他能跟从前一样。”

白鹤染都气乐了,“我说默语,你是我的丫鬟,你的主子是我。他的使命是保护他家主子,你的使命也是保护你家主子我啊!你把自己的膝盖换给了他,那你怎么办?我怎么办?他好了,你成了废人,你就能活?行,就算能活,那你告诉我,后半生谁来照顾你?”

“我……”默语语塞,她只是一门心思地想让无言不这么痛苦,想让无言好,却忘记了她也有自己要保护的主子,忘记了她的膝盖也不是她能说得算的。

她俯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冬天雪去拉她她也不起,气得冬天雪就骂无言:“我家主子都问了下半辈子谁来照顾默语,你就不能给句话?默语听说了你的消息,二话没说就跟着剑影进宫去救你了,我到主子身边晚,是不知道你们俩怎么就看对了眼的,但就冲着默语的这份心意,膝盖骨都愿意给你,你说句中听的话就不行吗?”

无言也是被骂得着急:“我不是不能给句话,我只是根本没有想过要她的膝盖骨。我的伤我来受,没道理让默语遭这个罪。”他也伸手去拉默语,“你起来,我愿意照顾你,但是绝不愿意你为我做出牺牲。十王妃说得对,你是她的丫鬟,你的使命同我保护九爷是一样的。咱们没有自己做主的资格,所以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你的心意我明白,我也感激,可是默语,打从我跟在九爷身边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再为自己打算过了。”

君慕凛听着这话就问落修:“是不是你也这么想的?”

落修点头,“不只属下和无言是这么想的,所有的暗哨都是这么想的。这是阎王殿对暗哨的要求,是我们从进入训练营的那一刻起,就必须牢牢记住的殿规。暗哨这一生都为主子而活,也只能为主子而活,不可成婚,更不可生子,不可以有任何外力来分散我们对主子的保护。所以,主子,属下也是这么想的,这是我们的信仰。”

君慕凛点点头,“好像是有这么条规矩,但默语这丫头没进过阎王殿,所以她用不着遵守这些个殿规,只要她家主子点了头,这个婚嫁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既然无言你没这个打算,就也别耽误默语,回头让她家主子给张罗个好人家,能嫁就嫁了。”

无言有点儿懵,为什么一定要把默语给嫁出去呢?他虽然从来没往这方面考虑过,但也从来没想到默语有一天会嫁人。他一直以为默语跟在白鹤染身边,就和他跟在九殿下身边是一回事,谁也不可能娶谁,谁也不可能嫁谁,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又因为两家主子关系近,所以他们也能常常见面,说说话,互相关心,也挺好的。

可是万万没想到默语是可以嫁人的,而且她家主子还会主动张罗这个事儿,这叫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于是他问白鹤染:“王妃,你真的要把默语给嫁出去?”

白鹤染耸耸肩,“没说一定要嫁,但我的原则是不耽误她们个人的人生,所以将来不管是默语还是冬天雪,只要她们遇着了自己喜欢的人,而那个人品行也过关,那我便做主把人给嫁了。至于嫁了人还能不能跟在我身边这个事,我也不强求,能跟就跟,不能跟就自己好好过日子。我把嫁妆给备足了,将来就算是不做事,也能生活得很好。”

她一边说一边拍拍默语的肩,“行了,起来吧!凭我的医术还不至于要娶了别人的膝盖骨才能让无言好起来。他是九殿下的侍从,受这个伤也是为了九殿下受的,所以于情于理我都会帮他。你得拎清楚了,我帮他不是因为你的求情,而因为本就该帮。你也不必为了他觉得欠我一个人情,他跟你没什么关系。你跟着剑影去皇宫里救他一场,那是我交给你的公差,是必须要听的吩咐,跟你个人、以及他个人,都没有任何关系。”

话说得很明白了,默语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从地上站起来之后,抬手就把脸上的泪给抹了去,然后眼看着白鹤染为无言施针。虽也有关怀,却再也没流一滴泪……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