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孟府时,孟夫人喝下安神汤,已经睡了。丫鬟说夫人这一日是哭了醒醒了哭,谁劝也不听,就以为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小姐又丢了。

白鹤染进屋去看了孟夫人,再出来时便告诉孟老爷:“母亲的病是早晚都要治的。”

孟老爷又是一声叹气,“可是治好了病,对她来说就太痛苦了。书和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也是她从小就养在身边,当亲闺女一样带大的,叫她如何能受得了。”

“可是我不能在孟家待一辈子。”她告诉孟老爷,“事情总有结束的那一日,不管我是留在歌布还是回去东秦,都不可能再住在孟府了。所以我得把母亲给治好,否则我一走,她又如今日这般,怕是对身子有损。父亲总不想母亲的病情往更坏的方向展,对吧?”

“那是自然。”孟老爷点点头,“也罢,治吧,该来的总归要来,这段日子于她来说也算是偏得,总不能真的瞒一辈子。孩子,这些事你自己看着做,为父是不会阻拦你任何的。只是总想问问你,那个人他……对你好不好?”

白鹤染能听明白,“那个人”指的是君慕凛。这句话问得跟贵太妃如出一辙,于是她笑了,笑得十分灿烂:“好,特别好,父亲放心,他于我来说,是良人。”

孟老爷松了口气,“你是个有主意的孩子,也最是个明白人,既然你说好,便为父就相信是真的好。但是孩子你要记住,就算那边已经没有你的家了,但是歌布孟家永远都是你的娘家,如果他欺负你,就回来告诉父亲,父亲定会像护着书和那般护着你,不管他是谁。”

回院子时,是孟书玉送的她,双双还是在身后跟着,也不说话,稍微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既不离太远,也不会打扰到前面姐弟二人说话。

孟书玉的情绪不是很好,一直低着头闷闷不乐的。白鹤染用胳膊撞了他一下,问道:“怎么了?瞧你这样子似乎是有心事,可是在为明天要去告状的事情担心?”

孟书玉摇摇头,“告状没什么好担心的,双双都能去告状,那些百姓也能去告状,我当然也能。我只是心里有些难受,我一个姐姐没了,现在另一个姐姐也要走,那我怎么办?”

白鹤染愣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另一个姐姐”指的就是她,于是失笑道:“什么叫现在也要走?我刚刚同父亲说的意思是,我早晚得离开孟家,但这个早晚可绝对不是现在。现在距离我离开还有一段时日,你大可不必在这时候就感怀。”

“那将来也是要感怀的,我还不如提早酝酿一下情绪,省得到时候突然一下子闪得慌。”孟书玉偏头看她,面上有些委屈的表情,“能不能告诉我你将来要去哪里?要离开歌布吗?父亲说你并不完全是歌布人,但是算起来也确实是我们的亲人。我不知道这个亲是怎么论的,问了他也不给我讲,但是我既然叫了你一声姐姐,就是真的会永远把你当成姐姐。将来就算是你走了,也希望你能记得在凤乡还有一个家,逢年过节要是能回来看看就最好,如果回不来,也记得捎封书信,别突然一下子就失踪了,那我就又丢了一个姐姐。”

他拽着袖子往眼睛上抹了一把,白鹤染抬手搭上他的肩,把人往自己跟前揽了揽,“行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别没事就哭鼻子。我都答应你还不行么?再说,我兴许还不离开凤乡呢!到时候你想见我天天都能见得着,别嫌烦就行。”

“你这话说得就不对,天底下哪有弟弟会嫌姐姐烦的?还有,男儿有泪是不轻弹,却只因未到伤心处。我习惯了家里有个姐姐,从小就习惯了,突然一下子姐姐不在了,其实我跟娘亲一样,都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活。姐,我说我怎么办这话可不是乱说的,以前姐姐说教我骑马,让我学武,以后做一方侠士,惩恶扬善和她一起行走江湖。可是现在姐姐不在了,这条路我要怎么继续走下去?我还要习武吗?还是像父亲一样做个雅士?不过我觉得做雅士不太行,家里父亲已经是雅士了,我要是再不思进取,将来如何撑得起这个家?”

白鹤染只觉得这个男孩子想得有点儿远,不过古人早熟,过了十五岁就已经是大人了,还是没有人生规划的话,未来确实会有些辛苦。于是她问孟书玉:“你是喜欢习武,还是想要从文?且不说文和武都能做什么,你只告诉我你喜欢哪一样?”

孟书玉想了想,说:“我其实更喜欢从文,行走江湖是我姐姐的梦想,父亲说她从小就野,喜欢骑马在外头跑。跟她比起来,我才像是家里的女孩子,整日就喜欢待在家里,捧本书在书房一坐就是一整天。所以打从心里说我是想要从文的,只是姐姐说从文没出息,她也不希望我去做官,在歌布为官活不长,整日里提心吊胆的,干的也不一定都是为国为民的好事。我当年还小,不明白这些,还曾纳闷为何做官还不能做好事,做官不就是得对百姓好吗?现在我懂了,有这么个国君在上头,谁当官谁就是傻子。”

“那如果换个国君呢?”她把声音压低了些,头也往孟书玉那边歪了去,“咱们做个假设,假设歌布国君换掉了,换成了一个真正为民的好人,你还愿不愿意参加科考入朝为官?”

“那当然愿意!”孟书玉一脸的向往,“关于歌布我有很多设想,我总觉得这个国家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百姓的生活也不应该像如今这般单调,甚至包括地里的种子,我们完全可以跟东秦去采买一些更适合耕种的回来,而不是一味的只用去年留下的子做种,再去种今年的地。原本歌布土壤就不好,去年收成都不行,留下的种子怎么可能会好。”

白鹤染听得连连点头,“果然是有些想法的,只是种子对于东秦来说也不是谁想买就能买得着的。东秦明令禁止农作物种子向它国售卖,在这方面管控得十分严格,所以即使是有人偷着往歌布罗夜等小国输送,能送出来的数量也少之又少。之前歌布国君伙同那位林国医用了下作的手段控制了东秦的铜城和兰城,但是因为那两座城原本就是在边境,本身就不是适合耕种之地,所以很难从铜兰两城拿到有价值的物种,真正好的作物长在中原和偏北些的地方,而那一部份地方是歌布人企及不到的。”

孟书玉觉得她说得很对,并且又提出自己的看法:“而且即使拿来了种子,也不见得我们就一定种得出来。东秦的物种我们多半没有接触过,也不会种,需要有东秦人亲自来指导方能种得成。再加上气候原因,绝大部分作物我们还是种不了的,所以就需要有人去研究和改善。这是一个长久的计划,想要改变歌布,就不能着急,得一点点来。但是现任国君却从来没有往这上面想过,他只想稳坐自己的江山,听我父亲说他也想侵略。他脑子里想的不是在现在的土地上如何上百姓过得更好,而是总想着去开疆拓土,去把别人好的地方给抢过来。”

孟书玉越说越来气,“姐,你说有没有可能我们这一次告状,直接把那个国君给扳倒?”

说话间,几人已经走到了白鹤染住院子前,白鹤染站住了脚,反问他:“如果我说有可能,那么你想想,这个国君扳倒之后,国君之位由谁来坐最适合?”

“由谁来坐?”孟书玉被问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只是觉得现在这个国君不好,但是谁好,他却不知道。于是他摇头,“我没有想过,但是牢里的前太子肯定不行,在死牢里关久了的人,心里就算不扭曲,也绝不可能跟正常生活在阳光下面的人一样。如果让他来做国君,一旦他报复心理作祟,那么很有可能就会成为第二个淳于傲。可是如果不让他来坐那把龙椅,淳于家也再没男丁了。要不……”他忽然眼一亮,“要不,改朝换代?”

白鹤染笑笑,没有直接地回答他,只是告诉他:“改朝换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且不说与皇族对抗有多么困难,就说下方百姓,他们就能够认可换一个家族统治歌布吗?还有,换成谁呢?谁有本事坐上国君之位?又谁能助那个人坐上国君之位?”她说到这里,轻拍了拍孟书玉的肩,“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也是个有大志的孩子,所以我今日愿意与你探讨这些。但愿你的宏愿有一天能够实现,而我,也会尽一切努力去帮助你达成那些美好的愿望。”

孟书玉还想说什么,她摇了头,没让他再说下去,“我是你的姐姐,总不会害你……”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