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扶桑一听说有人击鼓鸣冤,转身就要往外走。这是他的习惯,他身为城主,府门外的鸣冤鼓就是升堂的号令,鼓一响必升堂,一刻都不带耽误的。

可这会儿白鹤染就要进屋去给他的女儿治病,刚转了身他就犹豫了。想了想,便对白鹤染说:“要不姑娘先等一等,待我去前头看看怎么回事,回来再带你进去?”

白鹤染摇头,“苗城主只管去升堂办案,我自己进去就行。当然,如果大人不放心,那我就等等。”说话时,外头的鼓还在响着,那气势真是不输刚才的双双。

苗城主想了想,同意了她的决定:“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姑娘肯为小女治病对我苗家来说就是大恩,没有道理不相信恩人。何况就像姑娘刚刚说的,小女已经疯成那样了,再坏也不过如此。姑娘只管放心去治,我去前堂看看又是什么人在击鼓鸣冤,去去就回。”

苗城主快步走了,白鹤染伸手就推开了房门,动作不带一点儿犹豫的。

双双提醒她:“姑娘要小心,疯子是会伤人的。”

“没事。”她随口应了句,再对双双说,“你跟着我一起进来,走在我身后就行。”

屋里的人的确疯得厉害,东西已经摔了一地,人正在屋里跑来跑去,嘴里不停地喊着孩子。门外有丫鬟喊了声:“姑娘一定要小心,夫人不在,这屋子没人敢进的。”

白鹤染抬脚就把门给踹上了,外头丫鬟的声音便不再传来。

疯子还在跑,她往前走,正面迎了过去,疯女人便朝着她这边跑来,眼瞅着就要撞到一起了。双双紧张,想冲上去替白鹤染挡一挡,却见白鹤染抬起胳膊,轻轻往那疯女人身上一拍,疯女人立即就安静下来,静静地站在原地。虽然目光还是呆滞的,但人已经不再疯狂。

她想起在城里见到孟老爷时,她的脑子也是浑浑噩噩的,整整一个月的东躲西~藏和高度紧张已经让她有些神智不清了,要是孟老爷再晚现她几日,她可能也要步入疯女人的后尘。可就是遇着了这位姑娘,她也不怎么的,竟是瞬间就清明起来。

再想想这姑娘说要给疯女人治病,她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位姑娘是通医术的。

“帮我把人扶到榻上去。”白鹤染开口吩咐,“盖好被子。”

双双很听话,扶着苗家的疯小姐去了榻上。疯小姐没穿鞋,两只脚踩到了好多碎瓷片,全是血口子。双双就又取了布巾一点点地帮她擦拭,有时候擦疼了,疯小姐就打个哆嗦,但好在疯病没有再犯,人就呆呆地躺着,也是让她松了口气。

白鹤染抓过疯小姐的腕脉把了一会儿,轻轻叹息,“好好的人,活生生给逼疯了,可见这歌布的后宫是有多么恐怖,那些没疯的妃嫔们也算是幸运。”话说完,又伸手去拆疯小姐的头,直到把头上乱七八糟带着的头饰都拆了下来,这才从锦袋里带出随身带着的金针,一根一根,捻进疯小姐的头顶,七枚金针很快就在头顶围出一个奇怪的形状。

双双看了咋舌,她还没见过有人用金制的针,平时大夫都是用银针的。金子在歌布十分珍贵,百姓人家是不可能有金子的,听说就是京中贵户家中金子也极其少见。没想到这位姑娘居然以金子打制成细针用来治病,这姑娘究竟是个什么身份?

白鹤染看出她的好奇,却也没多做解释,只是告诉她:“既然告了状,就要把这个状给咬得死死的,不管生什么事,也不管有多困难,都不要放弃。我答应过孟老爷要替书和报仇,所以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契机。你就是一个契机,明日书玉也会来城主府喊冤,咱们只要把国君的罪行给坐实了,其它的交给苗城主去办。”

“城主大人能办吗?”双双十分担心,“那可是国君,跟城主告状真的有用吗?万一国君一怒之下把城主大人给换掉了,咱们岂不是白忙一场?”

“不会,他没那个脸,除非不想要这个天下了,否则绝对不敢在这种时候动了苗城主。”白鹤染轻笑了一下,“我让你用力击鼓,大声喊冤。苗城主开堂审案,让那么多百姓都听了个清清楚楚,为的就是保命。保你的命,也是保苗城主他自己的命。你在大堂上也说得很清楚,现在这个案子不说人尽皆知也差不太多了,国君如果在这种时候动手,那他就是心虚,老百姓的口舌是不会放过他的。他得了天下却失了民心,这样的结果哪个做国君的也不会想要。所以即使苗城主在办这个案子,他也只能干看着,什么都不能作。”

说话间,又伸手去捻动苗小姐头顶的金针,苗小姐有了反应,好像在冷,全身都在哆嗦。双双便又从柜子里找了床被子给她盖上,苗小姐还是冷,嘴唇都白了。

“姑娘,她怎么是这样的反应?”双双害怕了,“咱们不会给她治坏了吧?”

白鹤染摇头,“不会,正常的。我结的这个针阵确实用力过猛,但也是为了让她能够以最快的度来恢复。如果不急,治这个疯病至少也得用十日,再多可能十五日。每日施针,吃药,如此才能不遭罪地把病给治好。但是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了,我需要让苗城主看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这样才能安了他的心,让他好好来办孟家的案子。”

双双懂了,“原来是一笔交易,怪不得城主大人愿意冒这个风险,竟是为了自己的女儿。”

“很正常。”她继续捻动金针,“要想让一个人做他不愿做也不敢做的事,只有抛出足以使他拒绝不了的条件来,方能够动摇他的意志。人都是禁不起诱~惑的,没有足够让他心动的条件,他怎么可能去冒被国君灭口的风险。”

一盏茶的工夫过去,疯小姐浑身冷的感觉有了变化,开始热。她踹开了被子带嫌弃不够,又自己动手去扯自己的衣裳。白鹤染吩咐双双:“按住了,不要让她乱动。燥热过后就是疼痛,很难忍的那种,她这病是神精上出了问题,我不能再用药物或是金针来为她缓解,需得让她自己挺过这一关才能彻底治好。疼痛不会持续太久,半盏茶的功夫也就够了,你一定要按住了她,实在不行就压她身上,重点是两只手,一定按住了。”

双双点点头表示明白,当即就脱了鞋翻身上榻,人直接坐到疯小姐身上,用膝盖死死压住疯小姐的两只手,她的手则腾出来去按住疯小姐的肩膀。

这个造型也就是刚摆好,针阵带来的疼痛感就已经来了。疼痛开始的那一刻,疯小姐的两只眼睛一下子瞪大,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凸出来似的,表情狰狞,十分恐怖。

她开始了剧烈的挣扎,力气大得几次都差点儿把双双给甩下去。好在白鹤染也腾出手来帮着双双,二人合力,一点一点地挨着时辰,总算是挨过了半盏茶。

白鹤染迅地将金针拔除,疼痛感消失,疯小姐整个人放松下来,终于安静了。

双双折腾了一身的汗,穿好了鞋子从榻上下来,两条腿和两条胳膊都在打着哆嗦。

疯小姐的力气太大了,要不是刚刚有白鹤染协助,她一定会被从榻上扔下来的。不过这会儿金针拔掉了,人到也是立即恢复了安静。她问白鹤染:“这就行了吗?多久能醒?”

白鹤染说:“小半个时辰就能醒来,咱们可以在这里坐一会儿,或者到院子里转转,正好等等苗城主。”说完,从榻沿起身,走到房门口去。房门拉开时,门口站了好几个丫鬟,正一脸紧张地盯着屋里。她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人家不放心,于是主动道:“苗小姐已经没事了,小睡半个时辰就会清醒过来。你们夫人可有醒了?醒了便可以过来看看。”

有个丫鬟叹气,“夫人还没醒,大夫给的方子里加了安神的药,说是得睡到天黑才能醒来。这位姑娘,我家小姐的病真的治好了吗?不会再疯了吗?刚才小姐在屋里叫得很大声,是怎么回事?”丫鬟们都很着急,她们的年纪也都不小了,想来应该是苗小姐入宫之前就在府里侍候的,这么多年一直也没走。没想到这辈子竟还有机会服侍出宫的小姐,也是缘份。

双双主动把施针的情况讲给她们听,白鹤染往院子口走了走,见这府中景物萧瑟,许是因为季节原因,看起来竟有些凄凉。有个小厮从前头小路走过,她伸手把人叫了过来,问道:“可知前堂是什么人在击鼓?城主大人这次升堂还要多久能回?”

那小厮不认得白鹤染,不过能出现在大小姐院子里的应该也不是外人,于是开口答道:“这个堂可得升得久一些了,因为外头击鼓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一群人都来告状,告的虽是同一件事,但每家每户的情况又有所不同。所以城主大人光是听那些故事就得听一阵子呢!小的刚从前堂回来,听说好像是关于形父的事,有人来告状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