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乞丐是个小姑娘,蓬头垢面的,衣裳都破了,人似乎也有些恍惚,精神状态十分不好。

孟老爷抓着她问话,这让她有些害怕,整个人都在往后躲,但是口中却还是不停地说着:“书和小姐死了,我看到书和小姐被人杀死了,他们要抓我,我就跑,我跑到了老虎洞里,他们说我会被老虎给吃了。你不要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哪里什么都不知道,这分明就是什么都知道。

白鹤染快步上前,接近那小姑娘后二话不说,手指捻了枚银针就往对方后脑扎了一下。也就这么一下,恍惚的小姑娘忽然间清明起来。她不认识白鹤染,但却认得孟老爷,一认出孟老爷来立即就激动了,反手把孟老爷抓住,红着眼睛就要再说话。

白鹤染却不让她说了,一只手握到她肩头,压低了声音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上马车,有什么话上了车再说。”说完又看向孟文承,“父亲别急,先上车。”

孟老爷也知其中厉害,当街说出这样的话,怕是他们已经被人盯上了。还好白鹤染到了,否则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他还真怕暗中盯着这一幕的人会直接动手来抢人。

三人一起上了孟家的马车,白鹤染将马随手交给街边一个摆摊的人,又扔了一块儿碎银子,“将马送回孟府,交给管家即可。”那人一见这么一大块儿银子也很高兴,乐呵呵去了。

车夫已经扶着那小姑娘先上了车,孟文承回头瞅了瞅白鹤染,见白鹤染点头,便也跟着上了车去。她则留到最后,抬起头往街边茶楼二层瞅了一眼,勾了唇角,泛起一丝冷笑来。

那里有双眼睛一直朝下面盯着,直到与她目光相碰,立即就收了回去。

凤乡城里四处都是国君眼线,特别是经了昨晚宫宴之后,淳于傲只要不傻,眼线布的就只会更多。孟家老爷跟那小姑娘的一幕早落进人家眼里,所以她一来不能让二人站在街上说话,二来也得抓紧时间,抢在对方将消息传回皇宫之前,把那小姑娘送到该送的地方去。

她也上了马车,车夫收踏凳时问了句:“咱们现在是回府吗?老爷不用再去皇宫了吧?”

白鹤染同他说:“不用去皇宫了,但也不回府。咱们往城主府去,记得挑大路走,不怕人多。”的确,不怕人多,就怕人少。人多的地方,即使是国君的人要动手也得考虑考虑。但是人少之处就不行了,一辆马车,分分钟被劫。她纵然能保,也要费一番周折。

车夫也是个聪明人,立即就领会了她的意图,于是直接把车赶到了凤乡城内最热闹繁华的迎凤大道,兜着圈子往城主府去了。

马车内,孟文承已经急得不行,不停地催促着那个小姑娘快快讲她都知道些什么。

小姑娘情绪也激动,虽然神智是清楚了,可是很明显当初发生的事情给她的刺激太大,只要一回想起来就会不由自主地打哆嗦。如此一来,话也说得不是很清楚,只反反复复地在强调:“小姐是被国君陛下杀死的,我看到国君割下了小姐的头,可是在割头之前他们还祸害了小姐。对,他们祸害了小姐,又割头,是国君干的,国君割头……”

就是这么来回反复,孟老爷听得着急,白鹤染便主动去握了那小姑娘的手,轻轻地道:“你慢慢说,我们慢慢听,说之前先告诉我你是谁,是书和小姐的丫鬟吗?”

孟文承抢着回答了这个问题:“她是鲜于城那边的丫鬟,是书和外祖家的,有时候她来回往返,老爷子怕她孤单,就让这小丫头陪着。这孩子活泼,人也激灵,能给书和解闷。”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白鹤染握着她的手的原故,总之这小丫头渐渐冷静了下来,也不再像刚才那么害怕,到是长出了一口气,叹了声:“我终于逃到凤乡城了,终于见着孟老爷您了。老爷,我为了能平安到达凤乡,能够不被人发现,只能混入乞讨的队伍中,跟着他们每日东奔西走,绕了好大一圈子才来到了凤乡城。不过虽然晚了些,却也是最安全的法子,他们能那样子对待小姐,又如何能放过我?虽然以为我一定被老虎吃了,但万一以为我活着呢?我看到了他们的全部罪行,也看到了国君的真容,他们是不会放弃我的,一定要找到我的。”

她努力回想,一边说一边哭:“我家老太爷让我陪着书和小姐回凤乡,我们原本是乐乐呵呵离开鲜于的,老太爷和老夫人还给小姐带了许多好吃的。那日我们走累了,就遇了个溪边休息,我还记得小姐喝了一口溪水,说水太凉了,今年的天暖得晚,也不知道还得多少日子才能把厚重的衣裳换了去。我们就这么说着话,突然之间就冲出来一伙人……”

她讲述着那一日的情形,讲述着冲出来的那伙人把她和书和小姐分开,把她绑在大树上,就让她睁眼看着书和小姐惨被凌虐。她听到有人管一个金袍男子叫陛下,当时便想到了凤乡城的国君。可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堂堂国君为何会来荒郊野外做这种事?直到她听见国君说出一句话……国君说:你那个爹心里头装着淳于蓝,总给孤王添堵,这笔帐孤王早就想跟你们孟家算一算了。今日正好撞见了你,便为你那父亲赎罪吧!

“我是听到这句话才明白为何小姐要遭此劫难的,孟老爷,原来国君是在报仇,他把对您和温蓝郡主的憎恨,都转嫁到书和小姐身上了。”小姑娘一边说一边抹眼泪,“小姐太惨了,我拼了命的挣扎想要过去救她,可是他们把我帮得太紧了,我根本就挣不开。后来有人用刀砍了我的绳子,要把我也往国君跟前拽,当时小姐都已经被斩首了,我吓得不行。可能是我命好吧,他们撕扯我衣裳的时候,山里冲出了老虎,所有人都被冲得四散,我慌乱之下躲进一个洞里,他们遇到洞口就要进来,却有人认出那个洞根本就是老虎洞。”

小姑娘说着苦笑了下,“可不就是个老虎洞么,洞里还有一只老虎呢,听到外头有动静,嗷唔一声大叫,吓得外头的人立即跑远了。不过那只老虎受了重伤,也好像是生了什么病,总之只叫了那么一声,之后就死了。我在洞里躲了三天,直到确定外头的人再也不会回来,这才从洞里爬出来。我去找过书和小姐的尸身,有被拖拽过的迹象,但是我找不到拖拽到了哪里,便想着赶紧到凤乡给孟家报信,直到今日,终于见着孟老爷了。”

她说到这里,扑通一下跪了下来,“老爷,奴婢知道与国君对抗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可是如果书和小姐就这么死了,别说奴婢不甘心,鲜于李家也是不会甘心的。所以求老爷替小姐报仇,不只是讨回公道,而是要实实在在的报仇!”

她抬起头,死死盯着孟文承,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的。孟书和的死给了她极大的打击,能硬撑着混入乞讨者队伍最终来到凤乡城,于她一个小姑娘来说已经是极限了。要不是因为从小就跟着书和小姐一起学骑马,身子骨比一般的姑娘家强健一些,这段日子她根本撑不下来。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跟孟书和之间的感情特别深,孟书和也从来不把她当奴才看,全当是自己的妹子。她是鲜于城李家的奴才,专门侍候孟书和的,平时孟书和不去也没有人使她,她只管在孟书和的院子里住着,养养花草逗逗小猫。等孟书和到了,两人就可以满院子跑着玩儿,还一起去城外骑马,再一起回城里吃好吃的。

孟书和的母是李家独女,李家在鲜于城也算是有名有号的富户,老两口思想开通,并没有因为独生女的死就把孟家给记恨上,也并没有因为孟文承又续了弦,就对他横眉冷对。

他们只是将对独女的爱和思念全部都转送给了孟书和,这个唯一有着女儿血脉的外孙女。

李家对孟书和极好,完完全全就是当自家大小姐来疼。所以孟书和喜欢去外祖家,经常就是鲜于和凤乡两边跑,两边都住一住。后来因为知道新任的孟夫人也把书和当亲生女儿来疼,李家便又对孟夫人报以感恩的心,两家一直以来都相交不错。

孟文承看着跪在面前的这个小姑娘,脑子里头尽是从前书和带着这小姑娘来来回回的画面。那时候两个姑娘笑得多开心啊,他曾一度认为那是世间最好看的景象。

可是这才多久,他的书和竟遭此横祸。

“双双,你先起来。”他伸手去扶面前的姑娘,白鹤染这才知道这姑娘叫双双。“你放心,这个仇我孟家是一定要报的。”说完,抬手掀了车帘子,回身问白鹤染,“我们这是去哪?”

白鹤染答:“去城主府!昨天说好要告状的,这不正好,告状的人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