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老爷同孟书玉同时扭过头去看,说话的是礼部左侍郎容大人。

那容大人还在说话:“还以为东秦太子是个明事理的,没想到居然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竟还怂恿国君让我们罢朝。我们罢朝对他有什么好处?孩子们放不出来又对他有什么好处?他就为了看歌布的热闹,就是为了一己私欲,就是为了搅乱歌布朝局!”

孟老爷看傻子一样看他,“容大人,从前觉得你看事情很是通透的,怎的这一桩竟看得糊涂?你觉得那东秦太子说的那番话,就是为了不让国君把那些孩子给放出来?”

“不然呢?”容大人一瞪眼,“你没听到他是怎么说的么?他让国君陛下不要放那些孩子,就让我们罢朝,还让他从来没见过罢朝,想要在歌布看一出。这不就是看戏吗?他是在用那些孩子当票钱,过足他的戏瘾啊!难道这样的人不值得谴责吗?”

孟书玉把头转了回去,他觉得这位左侍郎就特么是个傻子,他不想跟傻子说话。

承老爷却觉得自己有义务教育教育傻子,于是他反问那容大人:“最终结果呢?是国君国君顺了那东秦太子的意,让你们罢朝绝不放孩子。还是国君逆了那太子的意,不让你们罢朝,放了孩子?容大人,请您告诉孟某最终的结果。”

容大人愣了愣,“最终的结果是放了孩子,但那是因为国君陛下生那个太子的气,不想顺他心意罢了。一个东秦的太子想跑来做我们歌布的主,他真是想得美。”

“这不就是了!”孟老爷摊摊手,“如果没有东秦太子这么一激,孩子们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被放出宫去,你要知道,那可是皇子和公主啊!不管真实情况如何,他们名义上都是歌布的皇子和公主,是国君陛下的孩子。把女人和孩子都放出宫去,还让他们改姓氏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这让平民百姓怎么看?外界本就有流言蜚语,在这种时候放妃嫔和孩子们出宫,国君是要顶着多大的压力才敢如此做?你真的以为不靠激怒他,他就能把人都给放了?容大人我告诉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以国君陛下的脾气,他只能把人都杀光,一个不留。”

孟老爷说到这里脸都沉了,“容大人,你家里也有女儿送进宫吧?孟某若是没记错,应该是容贵人,还生下过一位皇子。可惜,生下来的皇子不足一岁就夭折,孟贵人没过多久也死在了后宫里。皇上甚至连尸体都没让孟家看一眼,草草下葬。哦,不对,可能也没葬,听说后宫死了的妃嫔都是找张席子一裹,随便丢了。”

“别说了!孟大人,你别说了!”左侍郎老泪纵横,那可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宝贝女儿啊!

孟老爷却是冷哼一声,告诉他“所以,这样的国君,你以为没有那东秦太子一番刺激的言语,他能轻易就把那些孩子给放了?人家是在帮着你们,如果连这都听不出来,不如罢朝。”

左侍郎被怼得没了话,其它人听了孟大家的分析,也顿悟过来。

国君了话,皇子公主们得以离宫,宫宴现场又变成大型认亲现场。

可也有的孩子并不满意这个结果,他们根本不愿意离宫,也根本想不明白自己的皇兄皇姐是抽了什么风,好好的皇宫不住,偏要跑到外面去,好好的淳于氏不姓,偏要去跟外祖姓。外祖家里再好,也不如皇宫好啊,外祖的姓再大,也没有淳于氏大。他们原本是歌布最高贵的皇子和公主,结果一夜之间却成为了来历不明不知何姓的被抛弃的孩子。

他们不乐意,他们还想将来当国君呢,为什么要离开皇宫?

于是有人开始闹腾了,哭着不走,便有年龄长一些的皇子来给他们讲道理,告诉他们即使不走,也不可能再像从前了,更不可能有机会继承君位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国君的孩子。今天走了,是生路,今天若不走,很有可能就要被拖到大池塘里去喂鱼了。

那些孩子打了个哆嗦,一下就想起来这些年身边经常有兄弟姐妹莫名奇妙地就不见了,也经常有兄弟姐妹就因为说错了一句话,便被父王当场掐死、摔死。

听说失踪的孩子有一些入了狼口,还有一些喂了吃人的鱼。都说虎毒还不食子呢,父王却从来不把他们当人看,说杀就杀了,以至于他们每一天都活得提心吊胆的,生怕下一个被掐死的就是自己,也生怕突然哪一天,自己就从兄弟姐妹身边消失了。

以前想不明白的事现在都想明白了,虎毒的确不食子,就像父王对大皇姐,那是从来都顺着大皇姐心意的,大皇姐不管做了多大的错事都会得到原谅,他们从来都没看到父王骂过大皇姐一次。骂都没有,更别说是打了,因为那是他的亲生女儿。而他们这些,不是亲生的。

没有人哭闹了,所有孩子都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他们并非国君的亲生孩子。

既然不是亲生的,人家为什么要养他们?又为什么让他们继承君位?所有的一切都是妄想,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逃离,逃走了才有活路,当国君也没有活下去重要。

孩子们各自找到自己的母亲,没有了母亲的就去找自己的外祖家,什么都没有的,就集体站到霜月殿外,静静地等着宫宴结束一起出宫去。

君慕凛在一团乱中往白鹤染那处看去,就见他们家小丫头正冲着她眨眼睛,还在摇头。

他琢磨了一会儿,便明白了小丫头的意思,再瞅瞅国君淳于傲,似乎已经对这场宫宴忍耐到了极限,就准备大手一挥把宫宴给结束掉。

可是他怎么能让这场宫宴就这么结束,他家小丫头可还冲着他摇头呢,虽然不知道小丫头还要在宫宴上捅出什么妖娥子来,但媳妇儿的命令必须服从,这是他的宗旨。

于是君慕凛开口了:“这闹腾的,你们歌布事儿可真多。本太子是来参加寿宴的,可这宴没吃几口,歌舞也没看几段,光看宫闹大戏了。行了,现在也闹腾得差不多了,该认的亲也认了,是不是宫宴也该正式开始了?国君陛下,您还等什么呢?赶紧的,让歌舞继续啊!”

淳于傲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还继续?他都要宣布宫宴到此结束,让这些闹眼睛的人各回各家去,别跟他眼巴前儿晃悠了。还有,他还要跟白惊鸿仔细问问瘾疾是怎么个治法,他要赶紧把病治好,赶紧生出属于自己的孩子来。

他这样想着,瞅了瞅白惊鸿,便觉得这个东秦女子真是哪哪都好,甚至想到,只要白惊鸿能治好了他的病,他以后一定好好待她,甚至都可以把歌布王后的位置给她。如果白惊鸿能给他生出儿子来,那以后他们的儿子就是下一任国君。

但是现在要紧的就是把宫宴赶紧结束掉,这宫宴办得,他的脸面已经丢尽了,这霜月殿他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于是他狠狠地回了君慕凛一句:“想看歌舞出宫去看,孤王不想看了。”

“你不想看你就走呗!”君慕凛说得理所当然,“没道理国君不想看了还得陪着咱们看,你觉得没意思你就走,但是别把宫宴给结束了啊,咱们可还都没尽兴呢!”

淳于傲很想问问他口中的“咱们”到底是谁们,都有谁还没尽兴。可再想想今天几乎全员都同他做对,所有人站到了他的对立面,这话就没敢问出口。

可他也不能走,如果真甩袖走了,那可就成了被东秦太子给赶走的,脸更没地方放。

不走呢,又待不下去,真是好生纠结。

这时,贵太妃开口了:“今晚这宫宴是以老身寿辰为名义办的,那便得听听老身的意见。老身也觉得歌舞看得不够尽兴,与宴宾客的酒饮得似乎也不太痛快。如今众人欢聚,宫里也放了妃嫔和孩子们,也算是喜事一桩。这样的大喜事自然是要好好喝喝酒的,国君说是吗?”

淳于傲真想掐死这个老太太,这种丢他颜面的事在其口中算是喜事?

“太妃可知,此事传出去,孤王的颜面就无处可放了,我皇家的尊严也将跟着一败涂地。”

“老身不知。”贵太妃说,“老身只知国君颜面和皇家的尊严,从来都不是靠后宫来撑的,而是得靠你自己。国君如果连颜面和尊严都维持不住,就要好好反思自己哪里做得不对。今日老身寿宴,老身也想继续听歌看舞,国君一向效仿东秦皇帝,以仁孝治天下,那么便坐下来,好好的陪着老身再看几支歌舞。”

淳于傲还能说什么?再坚持下去就是不仁不孝。这个老太太总是能把他给拿捏住,捏得死死的,真是不妄养他一场,竟是将他的心理了解得一清二楚。

没办法,只好重新坐回龙椅上,吩咐歌舞继续。

有大臣跟宫人们要酒,于是,一坛一坛的姜花酒被端了上来,一时间,人们将这场寿宴当成了家人团聚的盛宴,皆顾不得上方坐着的国君,只管热热闹闹地互相敬酒,互相表达着女儿回家的喜悦。

白鹤染扯了扯任秋雁,小声同她说:“交给你个任务……”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