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于傲的眉已经拧到了一处,打了死结,怎么都解不开。

舞群中那个白衣身影愈发的清晰,他认出了,那是白惊鸿。

只有东秦第一美女白惊鸿才能做出这样的舞姿,只有白惊鸿跳的舞才能称得上是惊鸿之舞。

白惊鸿的美跟歌布人是不一样的,那是一种中原特有的美,不同于歌布人深重的轮廓和五官,白惊鸿的美更大气,更像是画中仙子那般,让人一看就移不开眼睛。

他死死盯着起舞的白惊鸿,脑子里一团乱,愈发的想不明白今晚这场宫宴究竟是他摆下的,还是他被别人给摆了。

愈来愈想不明白这明明是他的国家,他的皇宫,为何他竟找不出一丝当家作主的感觉,竟是从一开始就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东秦太子来了,摆了太子大驾到了皇宫门口,不能不让进。

白鹤染顶着孟家女儿的身份进来了,他明知那是什么人,却不能不让她进,也不能把她的身份揭穿。

因为人家控制了他的女儿,淳于萱白鹤染下了毒,他不想女儿死就得听话。

现在,白惊鸿也出现了,他有点儿懵,这白惊鸿是怎么进来的?

惊鸿夫人回宫,为何没有任何人向他来报?

为何这人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宫宴当场,还翩翩起舞?

下方也有许多人将白惊鸿给认了出来,一个个都跟着发懵,甚至有人忍不住呢喃出声“这不是惊鸿夫人吗?

她不是随着林国医去了东秦吗?

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何时回来的?”

有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挤到孟文承和孟书玉跟前,小声问道“孟大人,进宫那会儿好像听说孟家备了两份寿礼,一份是孟夫人的宝石树,一份是名舞姬,还说国君陛下见了一定会喜欢。

不知那名舞姬现在何处?

是已经表演过了,还是没轮到她上场呢?”

孟文承没有官职,之所以被叫一声孟大人,也就是个尊称。

孟家到了他这一辈已经不愿在朝中任职了,孟文承一直记着母亲去世之前的话,只要国君在位,绝不入朝为官。

从前他不太明白是为什么,直到这些年朝中死去的官员愈发多了起来,他方才明白,不为官,是对他的保护,也是对孟家的保护。

只可惜,保护来保护去,却还是没保护得了他的书和。

“已经上场了。”

孟文承将目光投向舞池,“李大人没看到吗?

场上那位白衣舞者就是我孟家今日献上的另一份大礼。

只是这礼也算不上是寿礼,因为她不是送给贵太妃的,而是送给国君陛下的。”

他说完,微微一笑,“李大人觉得这份礼物如何?”

那位李大人脸色都变了,一句话都不想再说,蹬蹬地就退回了自己的位置,直到重新坐下来才喃喃地道“疯了,真是疯了,都疯了。”

是都疯了,白惊鸿的出场将这一场宫宴的气氛又给挑到了一个新的怪异的气氛当中。

孟书玉小声同他父亲说“最初见她那丫鬟我就觉得不太对劲,长得也太好看了,比我以往见过的任何女子都要好看。

哪有长成这样还混成当丫鬟的,随便走到哪里都得被人抢回府中做个当家主母,直到姐姐告诉我她是惊鸿夫人。

也不知为何,在家门口的时候我很担心会出事,可等到进了宫反而冷静下来,那些原本很担心的事也不再担心了。

即使现在惊鸿夫人在殿上起舞,父亲,我也不觉得这是我们孟家惹上的祸事。”

孟文承失笑,“有了你姐姐那样的死法,你觉得还有什么事能算得上是祸事?

无所谓了,是福是祸,我们都承着就是。”

孟文承将目光从白惊鸿处收了回来,投到高台上方,看向国君淳于傲,看着看着忽然就笑了。

孟书玉不解,“父亲笑什么?”

他问孟书玉,“你看那位高高在上的国君陛下,像不像一只落水狗?”

“落水狗?”

孟书玉更不解了,“父亲,何为落水狗?”

孟文承说“该痛打的落水狗。”

君慕凛跟前的那盘青果挑来挑去也就勉强吃了一个,到是白鹤染端给他的那盘点心被他吃了个精光。

这会儿见着淳于傲的视线一直都不离开白惊鸿,他觉得有越,但这个有越却不想跟淳于傲探讨与分享,而是去找了贵太妃。

他绕了贵太妃身边,老宫女还给他腾出一把椅子来,他也不客气,还亲自动手把那椅子又往贵太妃身边挪了挪。

贵太妃见状就笑了,“太子殿下是有话要同老身说?”

君慕凛点点头,朝着淳于傲那头呶呶下巴,“太妃您看,国君陛下已经顾不得本太子了,连本太子座位换了地方他都没有察觉,只一门心思盯着下方的舞姬看。

不过那舞姬长得是不错,本太子瞅着有些眼熟,像是个熟人。”

贵太妃又笑,“当然是熟人,说起来还算是亲戚。”

“哎,非也非也。”

君慕凛不同意这个说法,“只是名义上的亲戚,实际上却是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而且关系也不太好。

不过她最近表现不错,我们家染染大度,原谅了她,还答应带她回来报仇。”

他说完这话,认认真真地看向贵太妃,半晌,又重复了一遍,“是报仇。”

贵太妃没什么强烈的反应,只是怔了怔,然后点点头,说了句“应该的。”

身边的老宫女似觉不妥,小声提醒“太妃……”贵太妃摆手,“老身说是应该的就是应该的,不只她应该,后宫那些可怜的女子都应该报仇。

只不过这个仇不是随便就能报,他毕竟是国君。”

说完,也看向君慕凛,沉着脸道,“老身不是太后,所以老身没有义务维护国君,但老身却有义务维护我的国家。

东秦太子,你说的这个报仇,报的是私仇还是公仇?”

君慕凛答“惊鸿夫人报的自然是私仇。”

“那阿染呢?”

“有私仇也有公仇。”

君慕凛问贵太妃,“在您看来,国君跟歌布可有直接的关系?”

贵太妃沉默半晌,摇了头,“他与歌布从来都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歌布本也不是他的。”

“可只有他在位,才能尊您是贵太妃。”

贵太妃失笑,“老身看重的又不是这个身份。

什么贵太妃贵太后的,若有人愿坐,老身巴不得把这个位置腾让出去。”

话说完,沉默半晌,终于再开口时,说的却是,“如果没有这十几年,如果歌布当初按部就班地将国位传于前太子,兴许今日的歌布就不会是这般模样。

虽与东秦大地比不了,却也不至于像这十几年般,连太阳都见得少了。”

她叹了气,“十多年了,兴许太多的人都已经忘了,歌布国原本应该是个什么模样。”

白惊鸿一舞结束,歌停舞止,红衣舞姬都离了大殿,她却没退。

不但没退,还一步一步朝着高台这边走了过来。

面上含笑,就好像还是从前在文国公府时那般高傲模样,只是面容上带了沧桑,已不复从前那般年轻娇容。

淳于傲下意识地直了直身子,往后缩了缩,好像不愿让白惊鸿接近他似的。

可又不肯开口喝白惊鸿退下,因为他很想知道白惊鸿走上前来是要干什么。

杀了他吗?

那绝不可能,他堂堂一国之君,若是连当场刺杀这种事都没有防备,那这个国君他也坐不稳这十几年。

这大殿上看似喜庆热闹,可他也布了几十高手暗哨潜藏在暗中,一旦他遭遇危机,暗哨会听他摔杯指令齐出,当场将刺客拿下。

白惊鸿不会武功,不可能傻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走上前来将他刺杀。

连君慕凛与白鹤染二人都不敢明着与他动手,白惊鸿更是不会那样做。

可如果不是杀他,她走上来是要干什么?

这么一恍神的工夫,白惊鸿已经到了他近前。

有宫人似乎想拦,可看国君陛下都没什么反应,上前阻拦的脚步就又缩了回去,就眼睁睁地瞅着白惊鸿站到国君面前,弯身行礼。

淳于傲死死盯着面前这人,总觉得这个白惊鸿此番回来定有目的,可他怎么问呢?

东秦太子还在边上,天赐公主还在台上,他能在这个时候问吗?

僵持一会儿,这人到也是干脆,竟是突然伸出手来,一把将白惊鸿给揽入怀中,继而哈哈大笑——“你何时回来的?

也不与孤王说一声,孤王还以为你同林国医在铜城呢!”

白惊鸿跌到他怀里,娇媚一笑,用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说“国医死在天赐公主手上,临死前给我留了一种药,要我一定回来为国君陛下献上,说是能解国君一生困扰。”

“恩?”

淳于傲一愣,一下子竟没反应过来,“什么药?

什么困扰?

孤王会有何困扰?”

白惊鸿抬眼看他,“陛下真无困扰吗?

惊鸿伴君数月,陛下所困扰之事,自是知道的。

但若陛下这几月间得有奇遇已经不再为那事所困,那便当惊鸿没有回来过。”

她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却被淳于傲一把又给扯了回来。

白惊鸿的唇角扯起一抹微不可查的笑,她所谋的第一步,成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