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布国君内心一片凌乱,感觉完全听不明白旁边两个人正在说什么。但他们又确实是在说话,虽然声音很小,但又刚好控制在能让他听得到。这话是说给他听的,可是他听不懂。

君慕凛还是捏着点心往嘴里送的欠揍样,听得面前的小姑娘这样问了,便笑着答:“你放心,如今那两城从城主到百姓,都已经对我们东秦诚心归顺,虽然也免不得有一些忠于歌布的人,就让康学文把他们都吊起来打,能打服的就打服,打不服的就直接打死。省事!”

白鹤染点点头,“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这次你是自己来的吗?我想到了你有可能会来追我,但没想到来得这样快,一路上可顺利?”

君慕凛再答:“顺利,非常顺利,偶尔遇着一些拦路虎,也砍的砍剁的剁。小小歌布,于本太子来说没有多大的难度,就跟逛街一样。”

小姑娘笑得一脸骄傲,“于我也是,一丁点挑战也没有,就是这歌布皇宫我也是想来就想,跟逛庙会似的。我给你讲我上次进来,一口气放倒了将近一百个暗哨,不过我仁慈,都留了活口,没要他们的命。就是这歌布的皇宫小了点儿,逛来逛去就这么大的地方,照我们东秦差远了。君慕凛,往后咱们住进来可得好好再修修,有许多地方我都不满意。”

他亦听得认真,“行,你说怎么修就怎么修,你喜欢什么样咱们就建成什么样。还有他们这宫墙,我瞅着颜色可不怎么好,回头改改,换成喜庆些的。还有御膳房,你要是吃不习惯歌布的饭菜,咱们就从东秦派御厨过来,按着你的口味做。不过歌布这个地方是有些太贫瘠了,庄稼一年就长一季,青菜更是到了这个季节还没种上,想吃点菜都不容易。”

白鹤染摆手,“这个没关系,室外不能种我们可以在室内种,我有办法可以让青菜在冬日里也可以正常种植和成长,一年四季都能吃上新鲜的。”

他感叹:“那歌布人可是享福了,当国君就该是这样的,得为百姓谋善事,方才得民心。”

她又问:“刚刚你还没回答我,你是自己来的吗?”

他摇头,“自然不是,带了落修,还有你的那两个丫鬟。兰城的卫老夫人已经知道了女儿一家的死讯,哭了一场,病了一场。你那丫鬟陪了一阵子也算是仁至义尽,说什么都要跟着我一起到这边来与你汇合。临来时将大军驻扎在了多花城外,若我们两个月不回,他们就会攻打进来,一路杀到这凤乡。不过我不主张攻进来,毕竟这地方咱们是要收着的,打坏了将来还得再花钱重建,你肯定是要心疼。所以能智取还是智取得好,省银子。”

小姑娘连连点头,“你现在也知道节省了,也会过日子了,这很好。”

淳于傲听着这俩人说话,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这是要干什么?当他这个国君死的不成?这一会儿研究改皇宫,一会儿又说到攻打歌布,还大军都驻扎到多花了。合着歌布在他们眼里就像手里那块儿点心,想吃就能吃得下吗?

他急了眼,怒目圆瞪看向那二人,结果这一眼正好被白鹤染给看了个正着,当时就不乐意了:“你瞪我做什么?我好好的在这里替你待客,陪东秦太子说话,你不知感激也就罢了,怎么还瞪我呢?懂不懂得好歹?”说完,还狠狠翻了个白眼。

淳于傲气得直哆嗦,“待客?我歌布的客用得着你去待?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恩?”有人不干了,直接就站了起来,还往前走了两步。“我听听,这话是怎么唠的?说谁呢?什么东西?这话为何听着就这么难听?淳于傲你给本太子解释解释,刚刚那话是冲谁说的?”君慕凛是一点儿面子都不带给这国君留的,下方还那么多朝臣和宾客呢,就听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蹬蹬蹬走到了淳于傲跟前,手里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把扇子,就用那扇子点着淳于傲的鼻子,一下一下地问他,“答话,刚刚是说谁呢?”

下方歌舞还在继续,但宾客们可都没心思再去看歌舞了,所有人的眼光都往高台上方看了过来。一个个仰着脖子,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恐,甚至已经有人失声尖道:“东秦太子要杀人了!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战神要杀咱们国君了!咱们……唔……”

有人捂住了他的嘴巴,在耳边小声警告:“别说话,除非你不想活了。如果想活命最好低下头,不管上面发生了什么事,全当什么都没看见,只有这样才能保命!”

边上也有人听到了这句话,当时就反应过来了。是啊,国君丢脸的时刻被他们看到了,即便眼下没有工夫理会,但事后肯定是要算帐的。这这帐根本就是一笔死帐,一算就要死人的帐。他们只有装做什么都没看见,如此才能躲过一劫。

渐渐地,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人们心中都存着同样一个想法,那就是:不管高台上发生了什么,只要不是血溅当场,就绝不理会。

淳于傲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他眼下根本没有心情关心下面谁在看他的笑话,他只是瞪着君慕凛,狠狠地问:“东秦太子,你要干什么?”

君慕凛轻挑唇角,指着他鼻子的扇子动了动,扇骨戳上了鼻尖儿,戳得淳于傲的鼻子都见了红。他说:“听不懂话吗?本王在问你问题,在问你刚刚那句话是说谁呢?”

淳于傲不服,“这是我歌布国土,东秦太子,你莫要太嚣张。”

“嚣张吗?”君慕凛摇头,“不不不,你太不了解本太子了,单单这点程度如何能谈得上嚣张?真正的嚣张,是你这个问题如果回答得不好,本太子当着你下方全体宾客的面儿就能大耳刮子把你给抽死,这才叫嚣张。怎么样淳于傲,要不要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嚣张?”

“你……”淳于傲不敢再往下说了,因为他看到了君慕凛那双紫色的眼睛颜色正在一点点的加深,由最初淡淡的紫色已经变成了深紫,就像一个妖魔,一口就能吃了他。

他想起一个传说,传闻东秦十皇子生有一双紫瞳,颜色淡时是他谈笑风生和颜面悦色,颜色深时是他驰骋沙场奋勇杀敌,颜色再深时,是他拍案而起勃然大怒,颜色最深时,那便是触其逆鳞,不死不休。

他也说不清楚现在这个颜色算是深到何种程度,但君慕凛带给他的震慑和恐惧,却已经达到了一个让他感觉到极度危险的境界。他当真觉得,只要自己的这个回答不能让对方满意,对方的这把扇子就会戳进他的脑袋,当场就要了他的命。

什么歌布国君,这些在对方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人家能大摇大摆地以使臣的身份走进歌布皇宫,就是对这一行有着十足的把握。他的地盘又如何,该输一样还是输。

淳于傲认怂了,无奈又不甘地道:“是在说我自己,没有说旁人。”

君慕凛一下就笑了起来,“在说你自己啊!恩,很好,你还真不是个东西。”

终于,危机解除,扇子收回,淳于傲感觉好像四周的空气都顺畅了不少。

只这么一下子他的后背就冒了汗,额角的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再瞅瞅面前这两个人,都在笑,是对他的嘲笑,是对他的讥讽。

可是他能说什么呢?什么也不敢说了,刚刚就一个眼神就让这位天赐公主急了眼,再说什么怕是真的直接就能动手。

目光在白鹤染处多逗留了一会儿,这张跟淳于蓝长得像足了九成的脸,让他又想起了那个远嫁东秦的妹妹。记得送亲那会儿他还亲自送过,一直送到提美城,还扶着他那妹妹上了宫车。妹妹离开歌布国土的那一刻,掀了盖头回头看他们,还跟他挥了手,说了声:“再见。”

那一刻他也是有几分伤怀的,可是伤怀很快就褪了去,之后便是一场夺嫡大戏,他终于从上了这个王位,成了歌布至高无上的存在。

原以为再也不会有人凌驾于他之上,却没想到,峰回路转,十几年过去,妹妹的女儿重新站到他面前,用最灿烂的笑容,给了他最致命的打击。

“以后说话注意点儿。”白鹤染开口提醒他,“瞅人的时候眼神也要注意些,不能瞪我,否则我会生气。你看,东秦太子脾气不大好,我一生气他就得为我出气,到时候倒霉遭罪的还是你歌布国君。你看,好好一场宫宴,整得你脸都白了,这是何苦呢?国君就该有个国君的样子,要大度,要能稳住局面,要临危也不乱,得给下方臣子做出表率。”

她一边摇头一边点评刚刚淳于傲的表现:“你实在是太差劲了,真是给淳于氏丢人!”

淳于傲感觉自己被训得像个三孙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