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多了来闹事的任秋雁已经被激得彻底清醒了,这会儿更死抓着孟书玉小声地问:“这到底是在干什么?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情来了?这可是大忌,谁提都会掉脑袋的。”

孟书玉附在她耳边小声地说:“没事,我这位便宜姐姐心里很有主意,咱们估且就听她的,她都不怕,咱们怕什么呢?”

“可她会连累孟家!”任秋雁是真急了,“先前见着她还觉得是个挺靠谱的姑娘,这怎么才几天工夫,人就疯成这样了?你可明白这要是上头降罪下来,孟家是什么下场?”

“没事。”孟书玉还是这样劝她,“明日是贵太妃寿宴,国君就是要降罪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至于寿宴之后,我相信现在这个姐姐,她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也可以保护好孟家。”

任秋雁很想说你就这么相信她?可是这时人群都已经乱了,人们听到了宫中秘闻,一个个快速地跑了来,争相把这个秘闻去一传十十传百。很快,这就会成为人人皆知的秘密,而此时的淳于萱却还没反应过来,还在那里冲着白鹤染大声地叫喊:“你听到没有!我是亲生的!我是我父王亲生的!跟那些小杂种完全挨不上关系!我是真正的公主!”

白鹤染安慰她:“好了好了,知道你是真正的公主了,现在全城人都知道你是真正的公主了,这下你满意了吧?快快回府去吧,再站在这里可就要让人家看笑话了。你与琴扬公子的婚事是大卦师算定的,这事儿就跑不了,只管安心回去做你的新娘就行。至于秋雁表姐这头,我们会劝着她,以后尽量不让她喝酒,不喝酒就不会来闹事。行了,回去吧!”

淳于萱心下一哆嗦,就觉得正在跟自己说话的这个女孩像个鬼似的,手冷冰冰的,眼神冷冰冰的,整整脸看起来都是冷冰冰的。偏偏这张冷冰冰的脸竟让她看出一丝熟悉感来,可怎么努力去想,也想不起来这人像谁。

身边有侍女小声同她说:“公主,惹祸了,您刚才说的那些话,可是惹了大祸了。”

淳于萱只顾着琢磨眼前这个人像谁,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大祸?我能惹什么大祸?要惹大祸也是任秋雁,区区郡主敢跑到我公主府来撒野,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这话让任秋雁听见了,刚才还担心孟家来着,这会儿听到淳于萱骂她,又炸了:“用不着吃熊心豹子胆我也敢上你这儿来骂!淳于萱,今儿骂的就是你,不要脸,仗着身份抢男人!”

淳于萱脚一伸,作势就要下台阶去踹任秋雁,边上的丫鬟见状赶紧拦,都快急哭了,“我的好公主啊!您怎么还有心思跟广平郡主打架啊,您刚刚说了什么自己都忘了吗?快快停下来吧!求求您了。”说罢,还凑到了淳于萱耳边,压低了声音提醒,“赶紧进宫去,这事儿必须得主动禀明国君陛下,否则一旦国君怪罪下来,咱们公主府也吃罪不起。”

淳于萱这才有了反应,匆匆回想,不由得想出一身冷汗。

再瞅瞅依然抓着她手腕的白鹤染,下意识地就冲口而出:“你是故意的,是故意的对不对?故意引我说出那番话来,故意让这件事情借由我的口传散出去。你的心思怎么那么毒啊?我跟你究竟有什么仇,至于你这样子害我?”

白鹤染笑了,“咱俩没什么仇,我只是路见不平,看不惯皇家欺瞒百姓,更看不得国君百年之后要把皇位传给跟淳于氏不沾边儿的血脉。你说皇位要是传给那些皇子,那跟改朝换代有什么区别?当然,我也是为了你好,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新君上位,一旦真相被新君知晓,你说他首先要做的事是什么?我告诉你,他首先要做的,一定是尽一切可能铲除掉剩余的淳于姓氏之人,让他自己成为唯一。而这其中,就包括你。”

淳于萱吓一哆嗦,下意识地就问:“为什么要铲除掉淳于姓氏之人?”

“因为那是心里的一根刺啊!就像你的父王费劲心机要铲除掉与前太子相关的一切人和事一样,只有把刺拔掉,心里才能好受,才不至于一看到那些人,就想起自己这个皇位来得明不正言不顺,也才不至于自惭形秽,抬不起头来。”

淳于萱心下冰凉,似乎在白鹤染的描述下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她拼命甩头,试图把那些事情从脑子里甩出去,可是白鹤染的话却像钉子一样钉进了她的心,让她觉得那就是真理,就是将来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可是她不想死,她还想长命百岁,想像贵太妃一样,富贵荣华地安度晚年。

可若是这么说,这个晚年何止不能富贵荣华,这简直就是没有晚年啊!

“你究竟是什么人?”淳于萱终于聪明起来,“为何会同孟家的人在一起?”她一边问一边看向孟书玉,大声质问,“说,她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孟书玉没吱声,只看向白鹤染,白鹤染还是面上带笑,一只手还是抓着淳于萱的手腕。有阵痛从手腕处传了开,就像是被火灼烧的感觉,疼得她直打哆嗦。

“松开我,快快松开!你的手怎么跟火一样热?快烧死我了!”

怎么可能松开,白鹤染只用另只手拍拍她的肩,轻轻地说:“稍安勿躁,小痛而已,忍一忍就过去了。不是问我是谁吗?我告诉你,我是孟家的嫡小姐孟书和,前几日刚从鲜于城回来的。你记住我的样子了吗?仔细看一看,记在心里,一会儿就进宫去把我的样子好好同你的父王说,另外再替我传个话给他。就说……”她想了想,道,“你就说,淳于傲,我见过你的女儿了,还十分热络地拉着手,说了好一阵子话。恩,就这样说,他会明白我的意思。”

她说完,终于松开了手,后退几步,站到孟书玉身边。

“去吧,听你侍女的话,立即进宫去。你将如此重要的宫中秘闻公之于众,怎么着也得跟你父皇打声招呼的。记住我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去跟你的父王转达,快去吧!”她一边说着一边去拉任秋雁,“表姐,走,上马车,先送你回罗安公主府。”

任秋雁是被白鹤染架上马车的,一直到马车都走出老远方才回过神来,这一回神可就急了,当时就拍了大腿,“你怎么能给淳于萱下这个套呢?她是被套住了,可你把自己也给套牢了呀!你知不知道这事儿一传出去会是什么后果?不说天下大乱,至少凤乡城肯定是会乱的。国君陛下舍不得处置他女儿,但他绝对舍得处置孟家,你这不是陷孟家于险境吗?”

孟书玉小声在边上劝:“表姐别慌,我相信我姐姐做事一定有自己的道理,她既然敢这么做了,那肯定就已经想好了对策。何况……”他沉下脸,低声说,“何况就算没有这个事,你以为国君就不对孟家下手了么?手已经下了,而且下来凶狠残暴,我姐姐被割头虐尸,这是我们孟家一生都忘不了的痛。所以就算没有刚才那桩事,我们孟家与淳于家,也是水火不容势不两力,早晚就要拼上一拼的。”

“你,你说书和,她……”任秋雁有点懵,孟书和的死她知道,被割了头她也知道,可是她一直以为是孟家仇人下的手,从来没敢往国君那处想。但眼下孟书玉说了,她便觉得似乎也是有道理的。毕竟孟家这种沾了皇家的人家,轻易是不会有人敢动这么大手脚的。

“表姐。”孟书玉握住了她的手,“表姐你听说我说,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位姐姐如此做是怎么个计划,但我就是相信她。不但相信她不会害我们孟家,也相信她能帮我姐报了这个仇。”

“你就这么相信她?”任秋雁叹了声,“也罢,既然你们孟家都信,那我也信吧!只是我得提醒你们,咱们这位国君他可不是个明君,在他那里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他想杀人就杀人,想放火就放火,除了对淳于萱这个亲生女儿以外,对其它人和事都没有任何原则。所有的人都是他可以随时随地放弃的对象,包括宫里那些皇子公主。所以,别指望这件事情宣扬出去就会有朝臣站出来质疑国君,他们不敢,这么多年,他们早就被吓怕了。”

孟书玉不再说话,白鹤染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偶尔会望向窗外,偶尔能看到人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处,讲论着刚刚从圣运公主那里听说的事情。

她不求朝臣上表以正国本,她只需要让这件事情在民间传开,传到那些丢了儿子的人家耳朵里,传到那些送了女儿入宫的人家耳朵里。她要看看这些人有没有血性,敢不敢站出来向国君讨要一个说法。

而至于她和孟家,那到是不需要担心的。除非淳于傲连这个唯一的女儿都不想要了,否则他就得咽下这口气,还得从此以后担惊受怕,做梦都得怕他的女儿突然就死了。

因为,她白鹤染握过淳于萱的腕,她绝不信自己医毒双绝的名声,没有传到歌布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