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忽然就开心起来,信拿在手中,掩不住的得意。

信是君慕凛的亲笔,上面说:你走之后,提美多花都已被我收入囊中,如今咱们的大军已经驻扎到多花边境,是从外头一座城一座城地打进来,还是干脆从京都凤乡捣毁根基,这些都由你说了算。本王只负责帮你打架,负责把你扶上歌布女君之位,负责把这天下给你。染染,你一个人去凤乡本王实在不放心,多花一到手就立即出来寻你。我尽可能的赶快一些,让你能早日见到我,不管你有什么计划,我们一起来做。染染,我想你了。

她将信纸贴在心口,就好像那个人就在面前一般。她一抬睁就能看到他那双紫色的眼睛,能看到他带着邪气地冲着她笑。她也很想他,想这一切快快结束,与他一起回到上都城,回到天赐镇,平淡生活,安稳渡日。可是这片国土若是给了她,她便对这里有了负责,便不能随他回到东秦去。那样一来就又得分离,她有些不太想要这歌布了。

剑影在边上站着,看着面前这小主子一会儿眉开眼笑,一会儿又唉声叹气,他就想笑话她:“嘴上说不想十殿下,心里还是想着的。”

她剜了他一眼,“我何时说过不想他?原本就一直在想。”

“害不害臊?”剑影皱眉,“女孩子家家不好这样子说话,太直接了。”

“不好吗?”她教给剑影,“不管做什么事,都是直来直去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误会,特别是男女之间,谁拐个弯子,谁少说了一句,都有可能让对方往别的方面去想,那样就不好了。所以你学着些,等回去之后再见着迎春,便也像我这般同她说话,迎春一准儿欢喜。”

迎春被她给说了个大红脸,“什么迎春?我为何要同迎春讲这样的话?”

“为何要这样说话你自己心里清楚。”她今儿高兴,有心悉落剑影,但剑影却死活不接这个招儿,还拼命地把话题往旁处扯。她坚持了一会儿便就放弃,老老实实地说起正经事来——“我还是觉得宫里的琴扬公子就是四殿下,但四哥能说服大卦师配合着他,在大婚当日把我舅舅给请出来,这个就有点厉害了。也不知道那位大卦师是同四哥有交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能得他卜这一卦,于我们来说是个天大的人情。”

剑影道:“也不能把话说得太满,万一那位真的不是四殿下呢?万一这一切都是只是巧合呢?又或者,这是一个圈套,为的就是吸引你在大婚当日去抢人,然后他们宫门一关,来个瓮中捉鳖。主子不是一向都坚持阴谋论么,怎的这次尽是往好的一处想?”

“因为直觉。”她指指自己的脑袋,“直觉告诉我,这一次不是阴谋,我舅舅在圣运公主大婚当日一定会走出死牢为二位新人贺喜。但是有陷阱那是肯定的,歌布国君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所以大婚那日,歌布皇宫依然会是龙潭虎穴。”

她说到这里,忽然间话锋一转,“哎,你说,如果淳于傲是个七老八十的岁数,此时歌布朝廷议论最多的应该是什么?”

剑影一愣,随即答道:“那自然该是太子的人选。”

“可是歌布后宫没有真正的太子呀!那些人若是继位,歌布王朝还能是淳于家的吗?如果这件事情公之于众,传遍凤乡城的街头巷尾,你说会是个什么效果?”

剑影抽了抽嘴角,“怕是民心不定,天下不安。怕是新老交替之际,会乱臣贼子频出,达官贵族们也会有自己的主意和打算,断不会让后宫那些小崽子们轻易就继了国君位的。”

“那咱们就把这消息往外放一放,试探一下人们对此的反应。”

“咱们没这个能力。”剑影提醒她,“你当是在上都城呢,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身边就一个我,我在外头能联系上的,也不过是阎王殿安插在凤乡的一个探子。能得到的消息十分有限,活动能力更是有限。像这种广散流言,又散的是国君流言的事,我们做不了。”

“谁让你们做了?”她翻了个白眼,“现成的孟家不用,你自己去做,是不是脑子有坑?”

剑影也觉得自己脑子有坑,因为刚刚那会儿他是真的没往孟家头上去想。

“因为孟书和的事,孟家恨毒了国君,所以任何不利于国君之事,他们一定会去做。”白鹤染分析,“国君就一个,仇家却很多,偏偏我身边就有两个。我要是将报仇的机会留给白惊鸿,那孟家这口气就没地方出。我要是把报仇的机会给了孟家,那白惊鸿过不着瘾就得崩溃。所以思来想去,只有这件事情他们两方都参与进去,才算公平。当然,我跟他也有大仇,要不是他夺权篡位,我的母亲也不会死,舅舅也不会在死牢里一关十几年。剑影你看,淳于傲这个人,还不怎么好分呢!”

她说着,又看向手中的信,告诉剑影:“十殿下就要来了,凤乡是歌布重守之城,待他一进了城,我们就相当于被围困在了城里。不管怎么折腾,都有可能随时随地被四面八方的大军围攻。所以咱们都得做好准备,指不定什么时候,一场大战就要展开了。”

这一夜她就没怎么睡,前半宿掰着手指头算计君慕凛什么时候到,后半宿琢磨着如果琴扬公子真的是四殿下,那这不就相当于结了一次婚?

只要一想到四皇子跟那公主成婚,她心里就好一阵不痛快。总不能因为她要救亲人,就把四皇子的一生给搭上吧?这婚不管真结还是假结,总归是要穿一回喜服,还要戴一回喜冠的。想当初他那么爱苏婳宛,都没有等来这一天,如今却要与圣运公主行这一遭礼,凭什么?

她从榻上坐起来,气得呼哧呼哧的,白惊鸿白天躺了一天,晚上又受了白鹤染的针阵,这会儿身子已经爽利多了,几乎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于是她在外间儿也坐了起来,探着头小声问里间儿的人:“阿染,你折腾什么呢?都几更天了还不睡?”

白鹤染闷闷地说:“我睡不着。只要一想到四哥就要和圣运公主成婚了,我这心里就堵得慌。你说这算不算是一个人生污点啊?这婚一成,算不算圣运公主玷污了四哥?”

白惊鸿被施了针阵之后一直在睡着,所以这番话她听得是稀里糊涂,根本没明白什么意思。就听懂了一句四哥,但四殿下怎么就要成婚了?

白鹤染干脆起身,走到外间去,挤到白惊鸿的榻上。白惊鸿往里头缩了缩,还用被子给她掖了一下光着的脚丫,这才问:“出了什么事?你同我讲讲。”

她便将圣运公主与琴扬公子的婚事同她讲了,也讲了自己怀疑宫里的琴扬公子就是四殿下假扮的,还说了大卦师卜出来的那一卦,最后点题:“四哥一定是为了救出我舅舅,才不得不答应了这个婚事。成婚就要穿喜服,还要拜堂,这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再对着国君一拜,礼可就成了,算不算是我亲手把他给嫁出去了?他会不会恨我?”

白惊鸿懂了,“合着你睡不着觉,就是在纠结四殿下同那淳于萱成亲之事。可既然是四殿下有意而为之,那这场大婚不过就是他做的一场戏,自然算不得数的。至于仪式的过程,我觉得喜服肯定是要穿的,但拜堂这一步就不一定能坚持到,兴许在拜堂之前就有行动了!”

“会吗?”她努力去想那一日盛况,可惜一切都还只是幻想,婚期定在什么时候不知,典礼是在宫里还是在圣运公主府也不知。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猜测,她甚至也没有想好怎么跟四皇子联手把舅舅给救出来。“过几日贵太妃生辰,据说国君会在生辰宴上为他二人赐婚。婚期应该不会太近,最快也要半月之后吧?到时候君慕凛就该到了,我让他帮我出出主意。”

“十殿下要来了?”白惊鸿一愣,“那提美和多花那边怎么办?”

她得意地抬起下巴,一脸的骄傲,“那家伙说了,提美和多花都已经被收入囊中,连我们东秦的大军都已经驻扎到了多花城。我就知道他有这个本事,我却不行,我只管惹祸生事。”

白惊鸿愣了愣,轻轻叹息,“你这哪里是惹祸生事,你是一个合格的先锋官,你打头阵,你的男人在后面为你清理战场,让你全无后顾之忧。阿染,从前十殿下是一往无前的战神,却不想如今你与之比肩,竟丝毫都不逊色。我真为你骄傲。”

她笑笑,还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也没有你说得那样好,真要冲到战场去杀敌,我肯定还是不如他的,毕竟我的功夫没有他好,怕拖他后腿。所以我便只能做些战场之外的事,尽我所能,助他一臂之力。可我到底还是分他的心了,这不,巴巴的从多花赶过来找我,再有几日就快到了。这样也好,既然后面的事我还没有打算,那便不打算了,轻松几日,待他来了,便把一切都交给他,让他来为我打算……”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