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老爷不同意,“她是瑛妹认定的女儿,我若送走她就是送瑛妹的命。”

“但是你若不送,你送的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命!妹夫啊,你想想你的儿子,你还有一个儿子啊!你是不是得给你孟家留条根啊?上头那位可不是个认亲的主,别以为老太太在宫里就能保住咱们,我跟你说,那位发起疯来,谁的话也不会听。”

孟老爷沉默了,是啊,那位发起疯来谁的话也不会听。可是他不能送走那个孩子,即使她就是画像上的那个人,现在他也不能把人给送走了。别说帮了他们下葬书和,就是冲着他心里的那番猜测,他也不能把人送走。如果那真的是蓝儿的女儿的话,他就是拼了命都得把人给保下来。更何况……他看了看任勇,还是摇头,“你不懂,即使是没有她,孟家早晚有一天也得跟那位翻脸。”

任永气得在屋里直转圈儿,他就想不明白,这个孟文承怎么这么拧呢?他都已经把话说得这么直白了,怎么还听不懂呢?“为了一个陌生人,搭上孟氏一族,值得吗?问题你很有可能把我们任府也给搭上,你就不为我们想想?”

孟文承闷哼一声,“多谢驸马能够把这件事情告知于我,但是我们孟家认准的事那是不会改变的,不管她是什么身份,进了我们孟府,就是我孟文承的女儿,孟家倾全族之力也会保下她。至于你们罗安公主府,请驸马放心,罗安公主是贵太妃的亲生女儿,跟国君陛下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兄妹,他再糊涂也不会把孟家的帐算到任家头上的。”

孟老爷一边说话一边将书房的门给拉了开,正要送客,却见罗安公主淳于浣正站在外头。

任永有些心虚,不敢正眼看自己的妻子。淳于浣却是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一瞧他这个德行就知道一定是在劝孟家放弃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儿。可是她也想不明白,任永又不认得淳于蓝,他为何要掺合这个事儿?对于任永来说,这就是孟家捡了个小女儿,没什么大不了的,还至于两个人跑到书房来说话?没有道理啊?

再看孟文承,明显的动了气,她心里也火着,快步上前,狠狠剜了任永一眼,“没出息的东西,站远一些,我与妹夫说几句话,你别跟着瞎掺合。”

任永从来在妻子面前都是没有底气的,妻子一吼他他就怂了,只得低着头从书房里走出来,想跟妻子说几句话,可是淳于浣一甩胳膊,直接把他给甩到一边儿去了。

书房的门又重新关了起来,任永站在外头接连叹气,他知道,就总着妻子跟孟夫人的姐妹情深,就冲着妻子从前对孟书和的喜爱,她是绝对不会劝着孟家放弃那个孩子的。且他还有一种感觉,好像妻子跟那个孩子原本就认得,此番见面就像是久别重逢一般,那么亲切。

的确是亲切,淳于浣一进了书房立即就开了口,眼睛通红地问孟文承:“妹夫,你收的那个孩子她到底是谁?你究竟是为何把她留在府里?”

孟文承的心狠狠拧了一下,淳于浣能这样问,就是基本已经确定了那孩子的身份。他之前也曾怀疑过,可到底是没敢往那上面想,毕竟那太过巧合,搁谁谁都不信。但淳于浣跟淳于蓝是亲姐妹,他看不出来的事,淳于浣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是谁,初见她时她风尘仆仆的样子,脸上还有些黑灰,我是一眼也没看出来。可后来入了府,当天晚上我再看到她,她已经沐浴更衣,换上了书和的衣裳,我打眼那么一瞅还真是吓了一跳。太像了,她跟蓝儿实在是太像了。”

“何止是像,她根本就是蓝儿年轻时的样子!”淳于浣眼睛愈发的红了,“那孩子现在陪着瑛妹说话呢,我来问问你,如果她真的是蓝儿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孟文承苦笑,“如果她真是蓝儿的孩子,那就不是我打算怎么办,而是她打算怎么办。她不可能无缘无故来到凤乡城,她来了,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情要做。既然人已经入了我的府上,叫我一声父亲,那么不管她做什么,我都是要站在她这一边的。”

孟文承说得坚定,却听得淳于浣直皱眉,她告诉孟文承:“你跟蓝儿当年是有缘无份,这么多年了,那些事过去也就过去了,你没有义务为她的女儿把孟家都给搭上。她是我的亲外甥女,这件事情应该由我来管才是。我若没猜错,她此番来凤乡一定是冲着我二哥来的,那是她的亲舅舅,她但凡有本事,都一定会把二哥从死牢里给救出来。所以这事儿不用你管,我来管,哪怕是出了天大的事,也由我来担心,不能搭上你们孟家。”

“你怎么管?”孟文承愣了,“公主要冷静,刚刚驸马说得对,即使是我们孟家来管,能可能把罗安公主府给连累了,若是你们自己来管,就一定是要陷进去的。咱们这位国君不会念与你的兄妹情谊,就算贵太妃开口,他也不见得会留半分情面。二王子一脉,是他心里头的一根刺,他杀不得二王子,其它的人是一定要斩尽杀绝的。”

“我不怕!”淳于浣沉下脸来,“有本事就让他杀,我到是要看看他如何下得了这个手。还有,任永与你说什么?他又没见过蓝儿,他与你说这些作甚?”

孟文承想了想,到底还是将那张画像,以及关于那个卦相的事说给她听。罗安公主拧着两道眉沉默了一会儿,却忽然就笑了。

“好事!一入京城,由客变主,这卦相的意思是凤乡要变天了,或者说咱们歌布要变天了。妹父,这可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如果这个天真能变得成,咱们今后也就不用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地生活了。这个孩子我必须带走,我们淳于家的人,我们自来保!”

“不行!”孟文承断然拒绝,对此他十分的坚定,他告诉淳于浣,“那孩子是于我孟家有大恩之人,就算没有蓝儿这个事,就算她与我们没有半点亲缘,就冲着她对孟家的恩,就冲着我孟家也要向那国君寻仇,这个事情就不是管与不管,而是得同进同退了!”

孟文承府孟书和尸身找到的事情说与淳于浣听,也将自己与白鹤染对国君的怀疑也说了出来,又讲白鹤染清理了书和的尸体,抱着书和的头颅放下棺木,他告诉淳于浣:“就冲着她做了这些事,她就是我孟家的恩人。”

罗安公主捂着脸呜呜地哭,孟书和的事不但给了孟夫人致命的打击,让她这个做姨母的也难过得整宿都睡不着觉,头发掉了一把又一把。好好的一个孩子,谁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就没了?还没得这么蹊跷,没得这么残忍。

她知自己劝不住孟家了,但同时也对孟家要找国君寻仇而担心。她告诉孟文承:“如果要做,就要考虑仔细,要把所有的可能都考虑进去,千万不要有任何疏漏。否则孟家就是万劫不复,就连书和的墓都得被挖出来鞭尸。这是天大的事,今日与我说过后,你再不要向任何人提起了。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我不想再看到亲人出事。”

孟文承点了点头,“多谢公主提点,我记住了。只是……”他顿了顿,看向淳于浣,“那个人是你的哥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会不会记恨孟家?”

“不会。”淳于浣答得很干脆,“虽然他是我母妃带大的,但是要论亲厚,我还是与二哥亲厚。这位大哥做的那些事情以为别人不知,但试问京中权贵哪一个心里还能没有点数?五年前我不小心看到一个男人从后宫跑出来,他事后问过三次我看见了什么,最后一次还掐了我的脖子。虽然我说什么都没看见,他放过了我,但是我知道,他从来都没断过想要杀人灭口的心思。那之后我做了好几年的噩梦,我就怕他杀了我,直到现在都怕。与其这样怕着,不如先下手为强,不如推翻了他所拥有的这一切。反正他百年之后,这片土地也不会再姓淳于了,那么我为什么不能趁着二哥还在的时候,让这一切做些改变?”

罗安公主走时,任永一直追在后面劝说,甚至还频频给孟文承递眼色,让他再考虑考虑。

可是孟文承还有什么可考虑的?那个孩子是淳于蓝的女儿,只这一条,就值得他把人留在府里。那孩子于孟家有过大恩,冲着这点,他就得护她周全。

何况他本也是要找国君寻仇,说到底,还不一定谁拖累了谁。

只是……他忽就想起,若真是蓝儿的女儿,那孩子该是东秦文国公府的嫡小姐,听闻文国公府嫡小姐与东秦的十皇子订有婚约,却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的话,怕就是淳于傲的劫数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