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圣运公主府上的淳于萱乐得晌午多吃了两碗饭,可转看罗安公主府这头,任秋雁已经气得喝了两坛子酒。

这两坛子酒彻底把她给喝懵圈了,于是撸起袖子就要冲到圣运公主府去找淳于萱干架。

下人们是拦了又拦,最后没拦住,到底还是让她给冲了出去。

而彼时,罗安公主淳于浣与驸马任永则是到了孟府去坐客。

罗安公主是来看望孟夫人的,也是来看白鹤染的。

因为昨天听她女儿说,在望凤楼看到了姨父和表弟,听说了孟书和尸身已经找到并且下葬一事,还听说孟夫人把一个陌生的姑娘认成了女儿,接到府里当大小姐给宠着。

其实任秋雁当时就是感慨一下对姨母来说这也是桩好事,至少今后岁月里不用总是想着女儿已经死去,不用一直陷在悲伤里头出不来。

但罗安公主不放心,一来想再打听打听书和的事,二来也是不放心那个被新领进门来的女儿,生怕是个什么坏人利用了孟夫人的病和善良,怕给孟家带来灾祸。

于是两口子早膳用完了就出府,坐着马车往孟府来了。

孟夫人很高兴看到淳于浣过来,她们两个是表姐妹,孟夫人管淳于浣的母亲、也就是宫里那位贵太妃叫姑母,两人从小就是一块儿长大的,关系十分的亲厚,连带着到了小一辈上,孟书和孟书玉姐弟二人也跟任秋雁十分亲厚。

在京城凤乡,人人皆知罗安公主府跟孟府的关系很好,却也人人皆知,罗安公主的驸马任永是个胆小怕事之人,哪罗安公主的性格那是一点儿都不相附。

罗安公主是那种胆大心细之人,任永却是那种胆小心细之人,家里遇着个什么事,都是两个人一起发现端倪然后一起分析,最后却只有罗安公主一个嗷嗷往上冲,驸马在后头缩着。

也不知道当年这俩人是怎么凑到一块儿去的,京中人们只要一说起这个事儿来,就人人唏嘘。

这不,马车都停到孟府门前了,任永还在劝他家夫人:“要不咱们回吧!孟家不知道是惹上了什么人,能把一个大姑娘活活给砍了头,这可是得有多大的仇啊!咱们最好别往上沾,哪一那仇家觉得咱们跟孟家走得近,因而把咱们也给记恨了上,那岂不是太冤了?”

淳于浣一听这话就来气,“磨磨叽叽说了一道儿了,你害怕你就回去,我自己去看瑛妹。”

“你去跟我们一起去有什么区别?

人家都会把帐算到我们任府头上。”

“那是罗安公主府,不是你们任府!”

淳于浣也急了眼,“任永我告诉你,你要是决定当一辈子缩头乌龟,咱们两个就和离,我可不想跟着你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你要是不想和离,那就把胸膛给我好好的挺直了!别一天到晚跟个三孙子似的,简直丢我的脸。

孟家出事你就怕了?

就想躲?

不图你去帮着书和报仇,也不求你给孟家撑腰做主,当然你也做不了那个主。

现在就让你来关怀一下,慰问一下,怎么的你都不敢?

你那个胆子是不是还没有松子仁儿大呢?

你现在如此对亲眷,那万一将来咱们府上有难,是不是也想看看什么叫做众叛亲离?

到时候一上门问候的人都没有,你心里好受吗?

你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吗?”

“不怕!”

任永答得可是痛快,“戳脊梁骨算什么,跟命比起来那什么也不算。

还有,浣妹,你不能用咱们家打个比方,这不吉利。

你是罗安公主,谁敢动咱们家分毫?”

“谁敢?

哼!我母亲也是瑛妹的亲姑母,外人也觉得没有人敢动孟府分毫,可事实上呢?”

淳于浣的话没有再往下说,任永这样的想法她以前也是有的,想着自己的母亲是抚养国君长大的贵太妃,国君就是对她也十分的亲厚,一口一个皇姐的叫着。

可是自从十几年前那一场宫变之后,她就愈发的觉得那位皇弟太过阴森,以至于有很长一段时日她都刻意避着对方,一步都不想靠近。

孟家的事也不怎么的,她总是会往国君身上去想,但愿是她想错了。

“还愣着干什么?

下车!”

淳于浣狠狠地踹了任永一脚,自己率先站起身来走下马车,由迎出府门来的管家领着,往府里去了。

公主和驸马入府时,白鹤染这边才刚醒,孟夫人还是坐在床榻边守着她醒来,却没来得及与她一起用早膳呢,便听说表姐和表姐夫来了,她只得匆匆离开这小院儿,去待客了。

白鹤染起身时,孟夫人在榻沿上坐着的温度都还没褪。

白惊鸿走了过来同她说:“看来这孟夫人对孟小姐是真的好,坐在这里瞅着你就跟瞅眼珠似的,一下都不带错开眼神的。

就是可惜了那孟小姐小小年纪就……算了不说这个,你是怎么的,再睡一会儿还是起了?

昨儿回来得晚,要我说你就再睡一会儿,那个来的罗安公主你也不认识,没必要多见这一面。”

白鹤染没吱声,还是在想着昨晚夜探皇宫的事情。

那位琴扬公子的琴声这一夜就总在她脑子里盘旋着,以至于她虽是睡了几个时辰的觉,可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宫院的窗根儿底下站了几个时辰似的,一直在听那人弹琴,一直在看他人的长相。

她忽然开口问白惊鸿:“你说这世上除了易容术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的变脸术?

能让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且完完全全看不出来是经过易容之类的?”

白惊鸿听得直懵,“别说其它的方法,就是这易容术,我也是被从皇宫里拐出来之后才见识过的,哪里还能知道更多。

怎么了,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

她摇摇头,下了地,“就是昨晚在宫里看到那位琴扬公子,总觉得他弹琴的感觉跟四殿下很像,我起初以为那就是四殿下,可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

剑影说没有易容的痕迹,那就说明那是那个人的本来面貌,便不是四殿下了。”

她轻轻叹息,那人应该去哪里找?

门外,安兰的声音扬了起来:“小姐起了吗?

夫人说小姐若是起了就到前厅去,罗安公主和驸马爷来了,想要见见小姐呢!”

白鹤染应了声:“知道了,我梳洗一下就过去。”

白惊鸿赶紧帮着她梳洗,安兰那头也把早膳端了上来,摆桌的时候就说:“夫人派来的人说,小姐一定要用了早膳再过去,万不可饿着肚子,早膳不用对身子不好。”

见她应了,安兰便退了出去。

白惊鸿帮她梳了个头,也知下人不会不敲门就进来,便坐下与她一起用早膳,同时也小声与她说:“罗安公主是贵太妃的亲女儿,脾气很不好,但心眼却是不错的。

她是国君的皇姐,两人都是养在贵太妃身边,国君待这个姐姐很是照顾。

此番她过来要见你,却不知是几个意思。

一会儿你得自己去,我曾与罗安公主打过照面,实在是怕她把我给认出来。

不过我心里也急,总是这样闷在屋子里哪也不去,你说我这一趟到底是干什么来了?”

白鹤染吃了口肉饼,端起碗直接往嘴里倒粥,白惊鸿就说她:“快放下!女孩子家家的,你就不能用勺子吃吗?

将来你跟十殿下成了婚,再将来十殿下继承皇位,你可就是皇后,哪有皇后捧着碗喝粥的?

让人瞧了会笑话你的。”

她就笑了,“照你这么说,到时候我都当皇后了,谁敢笑话我?”

“人家嘴上不敢笑,心里还是笑的,快放下,听我的没错。”

她也不狡辩,乖乖地把碗给放下,“有个姐姐管着也挺好的。”

这是真心话,“如果我刚回府时你便如此,如今便也不是这般景象。

罢了,都是过去的事。”

她从随身的锦袋里拿出一只小瓷瓶来,搁在桌上,推到白惊鸿面前,“给你的,我答应过你的那种药。

里面只有一枚,你服下之后大约一个时辰,胎儿便会自动滑落。

你不会感觉到太强烈的腹痛,就跟月信来时一样处理即可。

白天你就在屋里休息,我会跟安兰说你的月信到了,身子不舒服,让她熬碗糖水给你。

但其实这些都没什么用,心理安慰罢了,我的药没有副作用,放心吃。”

白惊鸿的脸色有些泛白,伸出去拿那瓷瓶的手也有些哆嗦,但她还是把那只小瓶子拿了起来,握在手里,然后打开瓶塞,想都没想就将里面那枚药丸吞了下去。

“吃饭。”

她端起碗,重新将筷子拿起,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白鹤染轻叹了声,伸手去拍了拍她,把碗里最后一口粥喝了下去。

“之所以一直拖着没给你这个药,是因为我私心里不是太想你参与到这个事情中来,便想着用这个孩子拖上一拖。

可你既然问了,那我就也不能再继续装傻,你执意要报这个仇,我也不好再拦着你。

最近到是有一个机会,我说与你听听……”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