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争从琴扬宫里走出来,面上表情没什么变化,心里头却是波澜大起。

他几番试探,可是从那位公子口中竟是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都没有套出来,即使是对方承认自己不是真正的琴扬,可这话说出去谁又能信呢?他仔细瞧过了,那不是易容之术,既不是易容,那么他就是琴扬无疑。何况,人家的话都是模棱两可,从来也没有真的否认过。

巴争有些挫败,他今日来其实是想一探虚实的,毕竟圣运公主相中了对方,要请国君指婚,而一旦指了婚,这可就是影响国运的大事。

他早就给圣运公主起过卦,那圣运公主此一生并无红鸾之运,也就是说她这一辈子也别想真正的大婚,即使是她与琴扬宫里那位有婚缘,但也只是缘,而没有份。婚可办,嫁不得。

可惜对方是个聪明人,且很难缠,谈了一下午,人家什么都没说,到是把他的话给套出去不少。巴争再一次反省,到底是他年纪小,斗不过那些大人们。

孟府晚膳,孟夫人依然是不停地给白鹤染夹菜,一边看着她吃一边就笑,同时还念叨着“外头的菜烧得再好,也比不上家里的吃着香,书和你说是这个理吧?我就不爱吃外头的菜,即使是望凤楼的厨子做的,我也不喜欢吃。你尝尝这肉饼,是我亲手烙的,里头放了你爱吃的油渣,都是现炸出来的,香得很。”说话间,又是一张肉饼搁到了白鹤染的碗里。

其其白鹤染不爱吃油渣,她觉得太腻了,虽然偶尔吃一次,蘸上些盐也是挺好吃,但也不至于天天吃,谁都受不了。

可是孟夫人因为这个病,变得就是一根筋,打从城外看到她的第一眼看到她在吃大饼,于是就执着地认为她爱吃饼,回到府之后每顿饭都会有饼端上来,且饼里都有油渣。

好在白鹤染也不挑,能填肚子就行,有什么吃什么,不爱吃就少吃几口。

就是这肉饼让她想起在文国公府的那段日子,老夫人也是经常烙肉饼给她吃,还让厨子教会了她院儿里的人学着烙,她早上经常能吃到现烙出来的肉饼,很香。

因为在望凤楼里遇着了任秋雁,所以基本都是听任秋雁在诉苦,也没吃什么东西,只喝了半碗姜花酒,这会儿到真是有些饿了。于是她跟孟书玉还有孟老爷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捧着碗只管闷头吃,吃得孟夫人直皱眉头,一个劲儿地劝她们“慢点吃,又没有人和你们抢,这怎么跟一整天没吃饭似的?不是说晌午在望凤楼用的吗?合着望凤楼的菜真不好吃?”

孟书玉连连点头“确实不好吃,跟家里比差远了,特别是娘亲你烙的这个肉饼,实在是太香了。以前怎么不知道您还有这手艺呢?以前也不给我们烙啊!”

“以前不知道你姐姐爱吃这个,要是早知道你姐爱吃我早就烙了。”

“娘亲就是偏心。”孟书玉含糊地说了这么一句,再也不敢把话题往姐姐这处引。

好不容易用完了晚膳,白鹤染主动提出陪着孟夫人在府里转转,溜溜食,孟夫人很开心。二人就这么挽着手臂走在孟府的园子里,孟老爷和孟书玉二人远远见了,心里是无限欣慰,但同时也有说不出的难受。孟书和的尸身是找全了,可是报仇的事呢?

孟书玉小声问他爹“仇人有线索了吗?”

孟老爷摇头,“没有。”他不能把他们的推测告诉给他的儿子,书玉还年少,那些事情不是他能够承受得起的。虽然一旦报仇的行动展开,孟书玉做为孟家人也一定脱不开干系,但至少现在不是时机,他身为父亲,得保护自己的孩子。

“到底会是什么人做的呢?”孟书玉的眼圈儿又红了,“别让我逮到,一旦让我知道是谁做的,就算是那位国君陛下,我也一定要想办法宰了他!绝不食言!”

孟书玉发了狠,孟老爷没有说什么,又看了一会儿就回去了。孟书玉知道他爹因为姐姐的事情伤心,便劝着父亲保重身子,亲自把父亲扶回了屋。

因为天气还冷,孟夫人也没逛多一会儿就也回去了,白鹤染送她回房时发现孟老爷已经睡着了,发出轻轻的鼾声。孟夫人还笑着说“瞧瞧你爹,跟累了一天似的,逛个街而已,这些个男人就是不中用,下回你再想上街娘陪你去,用不着他们。”

白鹤染回去时,白惊鸿已经在屋子里把沐浴的水都准备好了。今日她虽然没有跟出去,但也是在偏院儿躲了一整天。毕竟她是名义上的贴身丫鬟,哪有小姐出门她不跟着的道理。虽然府里其它人都明白她这张面孔不合适出去乱走,但还是要做戏给孟夫人看。

“这身衣裳不要了吧!”白惊鸿拿着白鹤染换下来的衣裳说,“能闻着一股子烧纸钱的味道,别洗了,不要了。”

白鹤染却没同意,“还是拿去洗了吧,交给安兰她们就好。这衣裳是孟书和的,我虽借穿了一下,但也不能就做主给人家扔掉了。这些对于孟家人来说都是个念想,咱们别坏了人家的念想。对了,你今日在偏院儿那头,没有什么事吧?”

白惊鸿摇头,“没有,孟府白天挺安静的,晌午安兰给我送了饭,我吃完了就在屋里坐着,直到你们回来。外面一切都顺利吧?你就这么本色本面的出去,有没有被人给认出来?”

白鹤染想了想,轻轻笑了下,“如果我猜得没错,昨日在孟府门前一下了马车,就已经被人给发现了。但至于认不认得出,那就得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今日出城一直坐在马车上,到了郊外才下的车,葬地四周有几名暗哨围着,定也把我给瞧了个清清楚楚。不过那几个暗哨应该也没命活着回京,我在葬地四周布了毒障,再加上还有剑影在,他们逃的机率不大。”

她绕过屏风,进了沐桶里。白惊鸿没有跟进去,搬了把椅子在屏风外头坐下与她说话“昨儿你跟剑影定好了今晚要去皇宫里,阿染,我还是不放心,那可是一国皇宫,怎么能是说进就进得去的地方。咱们刚来,不如稳定几日再做打算?”

白鹤染没答应,“早探晚探都是要探,稳几日那皇宫就能进得去了?该不好进还是不好进。不过也没有你想得那么悲观,我只是去探一探,如若真不成,一定立即打道回府,绝不会勉强。到是这座孟府,到是这座孟府,我其实有点怀疑孟家是不是出了奸细,否则那歌布国君怎么就那么凑巧遇着了回京的孟书和?他堂堂国君,不至于没事就出宫一趟。”

白惊鸿问她“你是怀疑孟家有人把孟书和回京的消息给透露出去了?所以淳于傲其实是故意到那地方去等着孟书和的?可会是谁呢?孟府的下人吗?”

“不知道。”白鹤染拍拍水面,就凭着孟老爷跟淳于蓝之前那一段缘,歌布国君就不可能不在孟家放一个探子。可是这探子如今是什么身份,就不得而知了。

子时刚过,剑影就寻上门来,进屋第一句话就是“孟书和的墓地死了四个歌布高手,不是我动的手,是在你们走后那四个人到墓前查探,中毒死的。”

白鹤染“恩”了一声,问剑影“尸体处理好了?”

剑影点头,“处理好了,主子给的化尸水很好用。且那四个人之前有过对话,属下听得清清楚楚,当初歌布国君祸害死孟小姐时,他们四个也在场,且参与了整个暴虐的过程。”

白鹤染深吸了一口气,“那死得就不冤。”说完,注意到了剑影手里提着的一只包袱,“那是什么?”再吸吸鼻子,“一股子血腥味儿。”

剑影将包袱往前一递“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我把那四个人的头给割下来了,一会儿咱们进宫,正好给那歌布国君送去。他给孟府带来的巨大悲恸与恐慌,总也得还给他一些。反正前太子现在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听说在死牢里过得还挺嚣张,今晚上还看到狱卒出来给他买吃的。所以咱们也用不着顾及会不会惹得那歌布国君,杀了死牢里的人,就往死里折腾吧,有大卦师那一卦,他不敢对前太子下手。”

白鹤染明白他的意思,虽然只到了凤乡一日,但是通过在望凤楼的那一顿饭,也是听任秋雁说了不少事情。其中就包括大卦师有一卦算出,国君不可杀前太子,否则歌布国必将灭亡的消息。有了任秋雁对这件事的证实,她对牢里舅舅的安危总算是略放下心来。

“那便提着去吧!到时候也学着他对孟家的做法,将这四颗人头放到他的寝殿门口。”白鹤染想了想,又走到外间的书案边,提笔写了几个大字天道轮回!然后将这字条递给剑影,示意其塞到包袱里。“做都做了,就别再畏首畏尾。”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