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书玉被她堵得哑口无言,也被白鹤染说得心惊,“真会是这样吗?”

任秋雁看了看白鹤染,由衷地道:“真是个聪明的姑娘,跟我想到一处去了。”

白鹤染听着心里就想笑,这是拐着弯儿的夸自己聪明呢?

“所以我没了办法,除了来这里借酒浇愁,什么都做不了。

我爹说了,这事儿不能再掺合,淳于萱敢这样找上门来挑衅,明显就是有底气,再掺合下去任家就完了。”

任秋雁问孟文承,“姨父,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

我该听我爹的吗?”

孟文承思量了一会儿,点点头,“得听你爹的。”

“你也这么说?”

她有些不高兴,转问白鹤染,“妹子你说。”

白鹤染想了想,道:“听与不听也无需现在就急着就下定论,且等等,淳于萱的话又不是圣旨,这事儿总得国君亲口说出来,或是圣旨摆在面前才做得数。

不过表姐不要再正面参与这件事到是对的,不要进宫,也不要主动去联系琴扬公子,以不变应万变。”

“可是如果在我不变的过程中,圣旨下了呢?”

“那你就是变,也改变不了国君的决定,反而真有可能搭上你们一家人。”

“那这不是跟我爹的意思一样吗?”

白鹤染摇头,“不一样。

你有所行动,就给人拿住了话柄,国君爱女她就是为了气你,也会天天去苦求她父王早点给她把赐婚的圣旨下了。

而你若什么都不作,她一拳打在石头上,卸了力气,这事儿兴许也就不着急了。

又或者她以为琴扬公子在你心中也没有多么重要,兴许就也对那位公子没有那么大的兴趣。

说到底,其实你们之间横着的不只是一个琴扬公子,而是她淳于萱这么多年一直把你当成一个假想敌。

所以对于得到琴扬公子和把你踩在脚下这两件事,她很有可能更钟情于后者。”

任秋雁听懂了,“淳于萱其实是在利用琴扬来打击我,而不是真的喜欢琴扬。

那琴扬岂不是更惨?”

她又灌了自己一杯酒,“也是,我是贵太妃的外孙女,外祖母从小就疼我。

她虽是国君的女儿,可国君在贵太妃面前也得称一声母妃,所以从小到大许多时候我都是压着她的。

所以她恨我,讨厌我,便想出这么个法子来打击我。”

白鹤染点头,“就是这个理。”

“那便什么都不做吧,静观其变。”

任秋雁叹了一声,“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别的法子。”

她看向白鹤染,“今后我就得叫你书和了,也好,这样就好像书和还在时那样。

你不知道,她活着的时候也是经常这样与我说话,替我出主意。

我虽然年长她一岁,可是很多时候都是她在照顾我,她比我懂得多,也比我见识广。

我是不行了,长到十七岁就没出过凤乡城,什么都不懂。

唉,不说这些,都是一家人,以后咱人就是亲戚了。”

白鹤染亦感叹,“是啊,怎么的都算是亲戚。”

这话别人没听出来什么意思,只当是随口一说,却只有白鹤染自己明白,确实是怎么着都算亲戚的。

就算没有孟家这一层关系,单凭她跟任秋雁之间,也是实实在在的表姐妹。

任秋雁的母亲是贵太妃的女儿,而她的母亲是前王后的女儿,那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她与任秋雁之间的关系比任家跟孟家还要亲近。

歌布皇宫。

琴扬公子进宫有些日子了,每日做得最多的事就是给国君陛下抚琴。

第二多的事,就是面临着圣运公主淳于萱不停的骚扰。

没错就是骚扰,淳于萱可以出现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他待的地方就没有淳于萱的禁地。

淳于萱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甚至半夜都来,这让君慕息很是苦恼。

不过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这位圣运公主为人虽嚣张跋扈,但脑子着实是有些不够用的,他想从对方口中套出话来简直是易如反掌。

所以慢慢地,君慕息便不再排斥总能见着她,反而还有些期待她的到来,因为每一天他都有些新的事情想要问上一问。

就比如说今日,才晌午头上,淳于萱又进宫了。

趁着他父王还在前朝处理朝务,她直接就摸进了君慕息住的地方,一进宫院便屏退宫人,甚至还吩咐说:“没有本公主的允许,谁都不许踏进这宫院半步。

除非是父王来,否则任何人进入,格杀勿论。”

她是国君陛下最宠爱的大女儿,宫人们自是不敢忤逆她,虽然心里也对一个姑娘家家的总往男人住的地方钻有些微词,但也只能在心里念叨几句,谁也不敢表现出来,更不敢说。

如今君慕息顶的是琴扬公子的名头,宫里的人便将这处宫院称为琴扬宫。

淳于萱很喜欢琴扬宫这个名字,用她的话说,就是听着琴扬宫三个字,就感觉琴扬公子已经是她们淳于家的人,已经是她的驸马一样。

她还要把这宫院留着,待二人成婚之后,偶尔也可以留进宫里来,在父王膝前尽尽孝道。

她到时君慕息正在抚琴,琴声平和,听了叫人心旷神怡。

她今日很高兴,因为一大清早她就已经进宫一次了,赶在她父王早朝之前就把人堵住,死缠烂打地表明自己对琴扬公子的爱意,终于磨得她父王点了头,说会考虑。

虽然只是说会考虑,但对于她来说这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毕竟从前父王是连考虑都不考虑的,坚决不允许她嫁给一介平民。

所以在她看来,父王能说考虑,这事儿十有就已经成了。

她只要耐心等待,再时不时催上一催,父王一定会为她和琴扬公子赐婚。

所以她一大早进宫之后又匆匆出宫,直接就跑到了罗安公主府,去找任秋雁示威。

这会儿示威回来,很是得意,又在刚刚听人说任秋雁一个人跑到望凤楼去借酒浇愁了,就更是高兴。

她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琴扬公子,她就想看看琴扬公子对那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思。

没有也就罢了,如果有,她一定要任秋雁好看。

“琴扬,我来了。”

淳于萱推门进屋,一点儿都不拿自己当外人,直接就扑向了正在抚琴的君慕息,一边扑一边喊,“琴扬,我可想死你了。”

君慕息不动声色,双手仍在琴弦上拨动,但身子却偏了偏,巧妙地躲过了淳于萱的热情。

淳于萱不乐意了,“琴扬,你为何要躲我?”

他的琴停了下来,两只手轻轻按住琴弦,没有让琴弦再发出半点声响。

“公主千金贵体,琴扬不过一介草民,当不起公主厚爱。

何况男女授受不亲,琴扬不能坏了公主名节,还望公主见谅。”

他说得有礼亦有理,淳于萱虽不乐意,却也无可狡辩。

不过她今日不用狡辩了,她告诉君慕息:“父皇今早已经同意我们的婚事了,所以我与你之间也无须考虑什么亲不亲的,早晚我都是你的妻,亲近一点也无妨。

不过我知道你是个君子,自是不肯在成婚之前与我过于亲近的,所以我也不怪你,更不会强求你,一切只等到咱们成婚那日,你自会遂我心愿。”

君慕息听得皱眉,“我们的婚事?

你向国君陛下去求了?”

一边说一边摇头,“不可能的,你父王从来都只当我是一介草民,只会抚个琴附庸风雅,怎么会突然就点了头?”

“兴许是我的一片痴心感动了他吧?”

淳于萱很高兴,“反正父王最是疼爱我,从小到大只要是我开口的事,就没有他不应的。

我与你之间也这么多年了,他都是看在眼里的,之前说什么你只是一介草民,其实不过就是在考验我们的心志够不够坚定。

如今他应该是看明白了,所以就点了头。

仍然就等着吧,很快就会有赐婚的圣旨递到咱们头上,你很快就是我歌布的附马爷了。

怎么样,琴扬,你高不高兴?”

君慕息愈发的觉得这位公主脑子有毛病,还不等他说话,淳于萱又继续说:“还有一件事,琴扬我必须得告诉你。

今日一早我去见任秋雁了,把父王要为我们赐婚的事告诉了她。”

这话说完,她就死死盯着君慕息的眼睛看,誓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丝情绪,任何一个表情。

可惜,让她失望的是,听到这句话后,面前的这位公子竟是没有丝毫的反应,瞳孔都没有微一微,只是冲着她点了点头,淡淡地道:“说就说了,那是你的自由,与我何干?”

这个态度让淳于萱很是满意,但是满意之余却又有些失望。

因为她没有得到报复的快意,没有从琴扬公子眼中看到愤怒、失落、痛苦,和绝望。

琴扬公子没有反应,她的那些小心思就无处发泄,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不痛不痒的,这口气怎么也出不去。

她不甘心:“就这样?

完了?”

君慕息不解,“那还能如何?”

嘴上是这样说,心里却划了个疑问——任秋雁是谁?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