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

白惊鸿是带着无尽的疑惑入睡的,睡时头还搁在白鹤染的肩上,剑影觉得这样子他家主子会很累,于是就想给白惊鸿的头换个方向,结果这么一换就换成搁到他的肩上,他很无奈。

白惊鸿看着就笑,但没出声,剑影挪了几次,白惊鸿的头都是没有别处着落。没办法,他只好挺着,但挺得心烦,因为白惊鸿这个人他实在不怎么喜欢。

白惊鸿其实也没有彻底睡着,迷迷糊糊地也能感觉到有人挪动自己。但因为身边有白鹤染在,她心里踏实,便连眼都懒得睁。只是白鹤染先前的话让她一直都琢磨不透,什么叫是白鹤染,又不是原来那个阿染?什么叫做你杀的不是我?

虽然阿染被送到洛城三年,虽然送走的时候才十一岁,回来的时候已经长高了不少。但再长高再长大,总不至于让自己的亲生父亲和祖母亲都认不出来。

她可以肯定这就是原来的那个阿染,可是又确实也是有什么地方跟以前不太一样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坛酒,坛子还是家里那只老坛子,但是里面的酒却被换成了新的。

但阿染是人啊,人如何换?总不成是故事里的换了魂,换魂这种事真的存在吗?

白惊鸿琢磨不透,便也想得开,琢磨不透就不去琢磨了,反正她只要知道跟着阿染不会有错便是了,至于其它的,爱是谁就是谁吧,过去的阿染同她之间没有多少交集,如今的阿染才是她真正想要依靠的。如果让她选,选一百次也是想要现在的这位。

次日晨起,没有什么早饭吃,几人便早早上路,因为白惊鸿说从这里到凤乡城,中间还隔着个小镇子,可以去镇上买点吃的。

此处到凤乡,快马加鞭一天就够,赶得再快些,便能在凤乡城关城门之前就到门口。

几人便决定不再耽搁,早饭午饭都不要吃了,用白鹤染的药丸顶顶饿,直奔凤乡城去。

如此一来,便又快了不少,远远停在凤乡城门外时,才不过申时。

白惊鸿一直记着那一卦,看着已经及目可见的凤乡城城门,她问白鹤染:“你算出的贵人在哪里?如今都快到城门口了,贵人要是再不出现,我们就得再想别的办法混进城去,凤乡是歌布的京都,往来盘查很严,剑影是暗哨,兴许有手段混进去,你若是想想办法应该也能,但是我不行,我没什么本事,而且还顶着一张中原人的面孔,会被人认出来的。”

白鹤染四下里看看,这条路虽不是官道,但也并不冷静,偶尔也会有几个往来的路人。但是这些路人哪一个看起来也不像是能当得起那贵人相助之卦的。

剑影挺怀疑的,“主子,到底你的卦准不准?”

白鹤染挑眉,“什么意思?质疑你家主子我?”

“不是质疑,主要是以前也没听说您还会这一手,这冷不丁的突然又会算卦了,有些不适应。”他一边说也一边往四下里看,一边看一边摇头,“看着不像有贵人的样子。”

“那就等。”白鹤染十分坚决,“我或许不靠谱,但我的卦却一定是靠谱的。卦说有贵人,就一定有贵人,咱们等着就是。”

白惊鸿听得直揉额头,“阿染,明明昨天晚上还自己都还说不知道卜得准不准呢!”

她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昨晚是昨晚,现在是现在。后来我想过了,我或许可以质疑我自己,但是这卦却是不需要怀疑的。”这是卜脉风家的测命卦,风家的卦从来不会有半分偏差,即使是换了人去卜,精髓依然是不变的。

“你去吧!”她推了剑影一把,“快进城了,再跟着就要暴露身份,还是在暗处的好。”

剑影点点头,“那主子一切小心,属下就在暗处,随叫随到。”说完这话,扬鞭策马,朝着远处先行而去。

“咱们怎么办?”白惊鸿问她,“要往前走走吗?”

白鹤染想了想,点头,“往前走走吧!”二人也打了马,但没有使多大力气,因为也不想马跑得多快,到像是坐在马背上散步一样的感觉。如此往前又行了一段距离,才又再次停了下来。白鹤染说,“就在这里吧,等上一会儿,应该不出半个时辰,贵人自会到我们面前。”

白惊鸿没什么主意,反正白鹤染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照做就行。

这会儿也不往前走了,便从马上下来,瞧着路边有个老妇人,手里挎着个蓝子,好像是在卖什么东西。她走过去瞅瞅,很开心地回来告诉白鹤染:“阿染,是卖大饼的,咱们买两张吃好不好?虽然就是一般的饼,连夹馅儿都没有,但好歹能顶饿呀!咱们跑了一天,我实在饿了,你身上还有没有银子?给我些,我去买两个。”她的银子昨儿都给那个妇人了。

白鹤染将腰间的锦袋都给了她,白惊鸿从里面挑了半天,到是挑出几钱碎银,但又觉得这些东西买大饼还是太多,刚好想起自己身上好像还有几个铜板,买大饼是够了。便将锦袋还给白鹤染,拿着自己的铜板去买饼。

白鹤染看着如今的白惊鸿,依然感慨,白家大小姐居然也算计起银子来了。

她一直坐在马上没有下来,白惊鸿很快就拿了两张大饼回来,递给她一张,“尝尝,还挺香的。歌布人烙饼跟我们那边是不一样的,他们的饼更筋道,有嚼劲。”

白鹤染看着白惊鸿大口大口吃饼,便又反应过来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正是容易饿的时候,一整天没吃东西对白惊鸿来说实在是个折磨。

“等到了城里安顿下来,我就给你药。”她告诉白惊鸿,“你再好好想想,好歹是条生命。”

白惊鸿笑笑,没吱声,一口一口吃着饼。

白鹤染是没有下马的,一直骑在马上,而白惊鸿因为去买饼,已经从马上下来,这会儿就站在白鹤染的旁边。这一路风尘仆仆,早就没了多好的形象,再加上她故意穿得素净,不想太惹人注目,所以这会儿看起来到是有点儿像白鹤染的丫鬟。

歌布的饼跟中原是不太一样,中原菜多,饼里多半都是包着菜馅儿的,属于馅儿饼。

歌布这边菜少,肉虽然不怎么缺,可也不至于像中原那么充足,所以平常百姓烙饼时都舍不得放馅儿。但什么馅儿都没有还不好吃,所以他们就把肥肉耗了油做成油渣,剁碎了,拌点盐,和面的时候跟面和到一块儿,再去烙,这样就会很香。

白鹤染很少吃油大的东西,但也许是饿了,所以对饼里的油渣并没有排斥,反而还吃得很香,几口就把一张饼给吃完了。

白惊鸿也是饿急了,吃得也快,吃完之后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白鹤染说:“大姐姐再去买两张吧,我有点儿没吃够。”

白惊鸿点点头,“我也没吃饱,你等着,我再去买。”说完转身就跑去买饼,不一会儿就又回了来,将买的饼替了一张给白鹤染,还仰着头问她,“再往前一段路就有茶水摊子,渴不渴?要不要去喝点水?”

姐妹二人说话时,谁也没注意路上经过的一辆马车里,有一名中年妇人正挑了车窗帘子往外头看,把个白鹤染的小模样深深地看在眼里心里,越看越是欢喜。

“老爷你看,那是咱们家书和吧?这孩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往外跑,都这个时辰了还站在城门外不肯回家,心都野了。幸好遇上了咱们,正好一起回去。”

她身边坐了个丫鬟,对面还坐着个男人,那样人四十来岁,长相斯文,穿着一身儒衫,是个做学问人的样子。几人身上都带着淡淡的檀香味儿,明显是才从庙里上了香回来。

男人原本好好坐着,一听他的夫人忽然有此一言,当时就打了个激灵,然后偏了头往窗外看去,正好瞧见白鹤染咬了一口大饼,冲着下头站着的白惊鸿笑。

他看得直皱眉,“夫人又忘了,书和出了远门,没在京里。”

“这不就回来了吗?”妇人放下车窗帘子,又掀了车厢的帘子,跟外头赶车的车夫说,“慢一些,停一停,你没看到小姐正在路边站着呢吗?快点,把车赶到书和那边去。”

赶车的车夫一脸的懵,回过看那位老爷,又看看夫人指着的那位女子,怎么看都不是府上的书和小姐,何况书和小姐不是……

“照夫人说的做,先把车停一停吧!”老爷发了话,但却只说让车停一停,没说停到那个小姑娘身边儿去。于是车夫听了他的话,勒了马,将车停了下来。

车厢里的夫人就有些急,“为什么不停到书和身边去呢?老爷你看,书和一定是饿了,街边的饼都吃得那么香,往常她是不会在外头乱吃东西的。”她一边说一边又顺着窗子往外头看,这一次,目光落在了白惊鸿身上……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