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布皇宫大乱,医官全部被派了出去,奔的全是死牢。

淳于诺坐在大殿上,听着下方回禀,气得差点儿把国君印都给摔了。

“该死,咬舌自尽,他撑了这么多年,最难的日子都撑过来了,现在却熬不下去了?”

“国君息怒。”

有大臣道,“前太子这是在报复,他一定是认为只要他死了,歌布就完了,所以与其一生被关在牢里,不如早死早超生。

但是臣认为,他此举实在不够明智。

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何况他现在已经比从前好上太多,听闻咬舌之前还威胁狱卒给他买了姜花酒和烧鹅。

其实不过是一个卦象而已,是真是假都不一定呢,如今歌布政局平稳,他的死活与朝廷是丁点关系都没有,怎的他死了歌布就会被天雷轰灭?

臣是不信的。”

淳于傲大怒,“卦师之言胆敢质疑,孤王看你也是活腻歪了。

来人,拖出去,扔进鱼潭。”

只一句话,一位重臣就这样被拖走,扔进了皇宫最北面的一片鱼潭里。

那是什么鱼潭啊?

那是吃人的鱼,每条鱼的长度都及得上一个成年人的身高。

那些鱼食肉,牙齿锋利,但凡有人被扔下去,三下五下就能给咬碎了,分食得骨头渣都不剩。

那位大臣被拖出去时吓得直接晕了过去,到是免了叫喊。

剩下的朝臣就不敢说话了,不管他们信还是不信那个卦象,此刻都不愿意再去深究。

国君信,那就是真的,国君不信,那才是假的。

大卦师固然不可侵犯,但是国君更不可犯。

其实曾几何时,淳于傲也是不信那番卦象的,即使是巴争也卜出了跟前任大卦师一样的卦象,他依然不信。

毕竟天雷灭国这等事太过玄幻了,古往今来几乎闻所未闻。

但总归是报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

反正死牢里养着个人也不费多少粮食,每天打几遍,也能解了他过去那么些年身为王子的屈辱。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大年夜东秦的那一场叛乱,彻底刷新了他对这个天下的认知。

有歌布探子回报,那一晚,郭问天率二十万大军围攻上都城,东秦主帅十皇子被调遣出京,所有驻军都在营里无人统领。

郭问天算计几十年,原本十拿十稳的事情,却被那天赐公主和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女子给彻底摧毁。

不但搭上了郭问天和东秦二皇子的命,甚至连那二十万大军都给轰成了渣。

对,是轰的,据说是那个陌生女子带来了奇怪的兵器,能够发出居响,能够爆出烟火。

只要那种东西远远的对准了人,一串巨响之下,城外离得远远的人都被轰成了渣。

此外还有一种叫做天雷之物,远远扔出去,落地之时如炸雷惊响,砰地一声,炸飞数人。

淳于傲自那时起就信了那个卦象,不为别的,就因为他知道那所谓天雷,竟是真实存在的。

这世上当真有天雷,且东秦的天赐公主就有那种天雷。

那天赐公主是淳于诺的外甥女,所以他有理由相信,如果淳于诺在他手里死了,天赐公主定会带着那种天雷来轰炸歌布。

二十万大军一个多时辰就被摧毁,他的凤乡城又能挺多久?

他的歌布又能挺多久?

所以淳于诺不能死,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歌布的土地上。

“再派人去牢里,务必把人救活,就算舌头接不回来,人也必须要活着!”

淳于傲下了死命令,太医院又忙碌起来,甚至太医院院首还到城里去请了民间医者。

此时的太医院也顾不得脸面了,因为国君说了,如果人救不活,太医院上下就全都得跟着陪葬。

淳于傲离开大殿,所有朝臣也都遣出了皇宫,他站在殿前的广场上,抬头看天。

歌布一连着阴了好几日了,也不见雨,就这么阴着,天气闷得叫人喘不过气来。

但事实上这个季节还是有些冷的,他的厚袍都还没脱,往年这个季节多少还会飘点雪花。

歌布的冬季总是比东秦漫长,一年当中有六个月都是在冬日里,所以庄稼只长一茬,花只开一季,树也只绿不到四个月。

歌布之所以比东秦要穷困,其中有很大一部份原因就是因为这个,还有一部份原因是歌布多山脉,少平原,虽然百姓开垦了许多山地,但是山地种出的庄稼怎么能跟平原的产量比。

歌布人少粮,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水果种类也没有中原多,种出来的水果不是太小就是不甜,很难吃。

虽然歌布矿产丰富,宝石种类繁多,但是没有玉矿和金矿,宝石再多,也抵不过玉石和金子在人们心目中的份量。

所以歌布人都很羡慕中原人,他淳于傲也一样。

他做梦都想那片中原大地能够为他所有,哪怕只是一小部份,甚至哪怕只是兰城和铜城,也能解决不少问题。

毕竟兰城有海,铜城与兰城之间还有一座金矿。

这些都是歌布国梦寐以求的资源,可惜建都数百年了,始终拿不到。

“儿臣给父王请安。”

淳于傲心思收回,低头看向身前弯身行礼的一个少年。

他记得这孩子,今年八岁,是宫里的喜嫔与形父生下的。

他当初瞅着鼻子和嘴巴像他,便留了。

可是随着这孩子越长越大,小时候像他的地方这几年似乎没什么痕迹了,反到是越长越像他的生母喜嫔。

可是喜嫔已经疯了,以至于这孩子也没个正经的人管教,整日就是跟宫里的太监们混在一起,听说书到是念得好,可是有什么用呢?

他要的是长得像他的儿子,不是长得像宫嫔的皇子。

他这江山最后要交付的人,总得叫人一看就能看出是淳于家的种。

“你怎么来了?”

他问面前这个少年,心里也在思考,这孩子叫什么来着?

“回父王,儿臣听闻父王今日因死牢里囚禁的那位叔叔动了怒,心里头挂念,就想来看看父王。

儿臣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过父王了,此番儿臣前来,还是跟公公们好说歹说才能走到父王近前的。”

他一边说一边看了眼身后跪着的几个太监,心里头很不痛快,“儿臣和他们说了,我是父王亲生的孩子,天底下没有哪个做父亲的是不疼儿子的,他们拦着不让儿臣来见父王,一定是别有用心,儿臣定回禀父王严惩。”

身后的太监吓得一个个都打着哆嗦,淳于傲看着这个所谓的儿子,刚刚的一句话就像把刀子一样捅进了他的心窝,也在他心里掀起了滔天怒火。

亲生的孩子?

这是在讽刺他么?

为什么一定要强调亲生?

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有,死牢里囚禁的那位叔叔?

他居然管那个人叫叔叔?

“你去过死牢?”

他强压着火气问这少年,“是谁同你说他是你叔叔的?”

少年答:“儿臣昨日去了死牢一趟,起初也是没人让我进,可是我说我是皇子,国君是我的亲生父亲,在歌布就不应该有人敢拦着我。

后来他们就放我进去了,我看到了那个人,是他告诉我的,他是我的叔叔,是父王您的亲弟弟。”

淳于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是亲生二字,他已经快要压不住火了。

“然后呢?

你想对孤王说什么?”

他往前走了半步,低头问这少年。

少年道:“儿臣是想说,父王您与其跟牢里的叔叔生气,不如就把他给放出来,都是亲兄弟,有什么话说开了就好了。

何苦他在牢里受罪,您在外头生气呢?

先生教导我们,同根同生,就应该共患共难。

所以父王,您把叔叔接出来吧,这样您身边也好有个能够辅佐您的亲人。

何况大卦师不是说过了么,叔叔不能杀,既然不能杀,莫就不如好好用。

我……”砰!淳于傲突然就抬起一脚,狠狠地踹向这少年的心口,直把人给踹出去老远。

那少爷一口血吐了出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为什么。

“来人!把他给孤王拖出去,扔到鱼塘里去,孤王再也不愿见到他。”

立即有人侍卫冲上前去,架起那少年就要往外走。

少年急了,大声叫喊:“父王,您这是怎么了?

我是您的儿子啊!是您的亲生儿子啊!虎毒还不食子,您不能杀我呀!”

“拖出去!快拖出去!”

淳于傲大怒,再次抬脚,把跟着这少年一起过来的几个太监也给踹了个翻,“这几个一并拖出去,还有那个教书先生,都给孤拖出去喂鱼!喂鱼!”

广场上充斥着淳于傲暴怒的声音,侍卫又来了几拨,把那几个已经吓得快晕过去的太监也给架走了。

更有人往书院的方向跑去,自然是去抓那位先生。

淳于傲久久不能平复心绪,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把这皇宫里所有的人都给杀了,把所有宫嫔和形父所生的孩子全都丢到食人鱼塘里去。

那是他的耻辱,毕生无法洗去的耻辱。

天愈发的阴沉了,远处,又有一个少年一步步走向了他……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