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跟谁学的?自然是跟风卿卿学的。卜脉风家,卦之一术古今中外无人能及。

其实隐世五脉是五个独立的个体,互相之间往来并不多,甚至在过话。以前我以为所有人都是跟我一样的,就算是将来成了亲,那也该是相敬如宾,断不可能像你们这般这般她斟酌不出用词。

白鹤染帮她说了:打情骂俏!断不可能像我与他这般打情骂俏,对吧?

白惊鸿点点头,脸颊有些泛红,纵是已到今日境地,她依然还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子。

其实也不值得大惊小怪的。她对白惊鸿说,两个人在一起,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二人之间没什么真情实感,那也就只能是相敬如宾了。可若像我与他那般恩,算是自由恋爱吧,这样子相处就很正常。大姐姐日后若是能得一真心相守之人,便也能体会到打情骂俏的快乐。她再次在白惊鸿面前提起以后,白惊鸿依然摇头。

没有以后,于她来说,是断不会有以后的。

君慕凛的手书写了挺长,小纸卷儿不大,但里头的纸却卷得极紧,打开来之后长长的一张。字迹也很小,看样子是想在有限的纸张上写下更多的字。

信的开头是骂她的,骂了好几行,中心思想就是说她自作主张改变行动计划,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他都到提美等着接她了,结果一个消息传回来说她去了歌布京都,让他很没面子。侍卫怎么看他?将士怎么看他?就连落修都笑话他等媳妇儿没等着了。让他很难堪。

白鹤染握着信开始自我反省,确实是冲动了,多花到提美不远,快马的话不到两天也就到了,她应该先到提美去跟君慕凛汇合,然后再往京都来。他二人一向聚少离多,好不容易都在这边了,却还是要分离,别说是君慕凛,就她心里也怪难受的。

信的中段讲的是关于歌布的那位大卦师,君慕凛告诉她,关于歌布国大卦师的消息,是四哥传回来的。卦师巴争,今天七岁,四岁那年有番奇遇,遇着一位风姓男子,传他卦象之术。巴争学成之后向前卦师发起挑战,轻松获胜,从此便成为歌布国说一不二的大卦师。

信上还说:前后两位卦师都卜出一道相同的卦,便是关于你那舅舅的。之所以这么多年只关入死牢没有用刑,是因为歌布国君怕他死。两卦均显示,若牢中人死,歌布必遭天雷轰顶,国灭家亡。所以淳于傲不敢杀你舅舅,甚至不敢过于凌虐,隔三差五还要请医官去给他诊个脉,瞧瞧身体,怕的就是他死。可你舅舅似乎已经知道了这个卦象,所以这一年多几次三番的寻死,也是让那国君很伤脑筋。

还有,歌布国君不能人道,宫里所有的孩子都不是他亲生,皆是由形父所出。

所谓形父,便是由长得与国君很像的男子,代替国君宠幸妃嫔,生育子女。这些被选中的男子便是形父但是他们也会在孩子生下之后被秘密处死。

信的后段是对她的嘱咐:染染,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姑娘,可再有本事你也只是个姑娘。出门在外,一切都要万般小心,不能逞强,遇着拿不准的一定往后退,千万不能冒险。染染,我很想追着你一起去,但是不行,驻军到了提美,我不在,这座城就白占了。你一定得让我放心,到了京都之后听四哥的话,事成之后立即回返,我在提美等你。

絮絮叨叨的话,完全不像那个战神王爷的性子,白鹤染边看边笑,还跟白惊鸿说:若是让外人知道了他私下里是这样的,怕是说给十个人听有九个半都不会信。

白惊鸿也感叹,是啊,我这眼瞅着的,都不敢相信。所以真羡慕你,也羡慕蓁蓁,这样子的两位皇子,却能让你们看到他们不同的一面,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

我头一回见着他,他也就是这个德性。白鹤染的小嘴抿着,将纸重新卷好,放到了随身的锦袋里。罢了,听他的就是,他让我小心我便小心,他让我听四哥的话我便听四哥的话。但愿能顺利把人给救出来,不要多生事端。就是那位大卦师她的眉心皱了起来。

君慕凛信中提到了,巴争是跟一位姓风的男子习得的卜卦之术,这让她开始忧心。

姓风的男子前世她认识很多,都是卜脉风家的人。可是风家的人会出现在这个时空吗?如果教给那个孩子卜术之人不是卜脉风家的,那又会是谁?同样姓风,会是巧合?

白鹤染从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那么多的巧合,那个教给巴争卦术的风姓男子,若有机会,她定要见上一见。若真是卜脉风家之人,她不信对方卜不出后世风家传人会来这世上走一遭。

大姐姐,你听说过歌布皇宫里的形父吗?她转了话题,不再提及卦师。

白惊鸿心头打颤,刚刚她同白鹤染一起看那信时便有些心慌了。形父,她如何能不知道,那是歌布皇宫里一件极其隐晦的事情,也是整个歌布皇朝最大的秘密。

可是这世上任何秘密都会有走漏的一天,这么多年了,歌布国君自上位以来,十多年了,形父一说又上怎么可能瞒得住。只是没有人敢说,因为一旦说破,就会面临着国君疯狂的报复。不只是报复他一人,报的是他全家。

怎么了?她意识到白惊鸿在不受控制地哆嗦,便伸手把人给握住,想到了不好的事情吗?没关系,如果很怕就当我没有问。

没事。白惊鸿摇摇头,许多事情不是不提就能过去的,也不是不提就是没存在过的。我早就同你说过,那歌布国君淳于傲他就不是个男人,这话我不是乱说的。他的确不是男人,不能人道,所以生不出孩子。可是一代国君怎么可以没有子嗣,一年两年没有可以,十年八年再没有就不行了。于是他想了个办法,他叫人在歌布境内秘密寻访,专门找那些与他样貌有相似之处的男子。从十五到五十,但凡有一点相似都会被挑选出来。

剑影递过烤好的兔,两人一人一只兔腿,白惊鸿没接,只是继续道:那些人代替他宠幸妃嫔,至妃嫔有孕,然后静等孩子出生。出生之后如果孩子继承了相似之处,那便算功成,形父也就没有用了,秘密杀之。如果孩子生出之后全无相似之处,那便留着那形父继续继续生,直到生出与国君长得相似的孩子,或是生到那男子不能再生为止。

白惊鸿一边说一边哆嗦,阿染,你是不知,那歌布皇宫,简直就像一个地狱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