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脉风家,这是提起歌布的大卦师时,她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她甚至都差点怀疑那位大卦师就是风卿卿。  因为她在天赐镇上见过那位七皇子,知道了风卿卿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可眼下再想想,时间对不上,风卿卿是整个人都过来了的,就不可能是不到十岁。何况就冲着

歌布国君的人品,风卿卿也不可能选择帮他。

她甚至也想过会不会是风家祖先,可那孩子一不姓风,二来是有奇遇学到了卜卦之能,并没有家族传承,那便跟风家没什么关系。  也是她想多了,隐世五脉根本不在这个空间位面,她和阿珩还有卿卿也是机缘巧合才来到了这里。那歌布的大卦师就算有奇遇,也不会跟五脉有关。只是不知道一位卜师能够对国家的兴衰起到什么样的决定性作用,她还有些期待,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能将卜之一术掌握到何种境地。前世她也跟风卿卿学过几手,也不知与之斗上一

斗的话,有没有胜算。

经过一个摊位,卖各种小东西的,白惊鸿拉着她到了摊位跟前,拿起一只镯子来。

中原人喜欢戴玉,一般富贵人家的夫人小姐手腕子上都戴着玉镯。但歌布人的习惯不同,他们很少戴玉,他们都是戴金,然后在金子上再镶嵌各式各样的宝石。  但这个时代金子的提纯度不高,特别是歌布人在提纯上的手艺更是不如东秦,所以金子普遍看起来不亮。不过歌布人在宝石镶嵌的技术上比东秦高明,金子镶嵌宝石

这样的首饰比比皆是,不只皇宫,就是民间也都在卖。不同的只是金子的含量多少,以及宝石的好坏。  眼下白惊鸿拿起来的这只就不是金的,而银的,上面镶嵌的虽是宝石,但也只是成色极低的废料。不过经过打磨之后样子却得十分好看,镶嵌在银镯子里五颜六色的

,很招人喜欢。  白惊鸿感叹:“银子上能镶宝石的还真不多,也就歌布有这样的手艺。”她告诉白鹤染,“类似的镯子我在白家见过,纯金的,上面也是各色宝石,但都是好料,极好的料。我母亲说,就算是叶家人,也不见得能凑得出那么好看的宝石来。那只镯子是大夫人留下的,我没有见过大夫人,但对那只镯子印象深刻,只不过也只见过几次,后

来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她偏头想了想,分析道:“应该是送进宫去给老太后了,因为我跟母亲提过想要那只镯子,但是母亲说那东西贵重,是要留着送人的,不能给我戴。那只镯子跟现在这

个虽然材料天壤之别,但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像,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她举着镯子问摆摊的人,“这只镯子怎么卖的?多少银子?”  摆摊的是个年轻小伙子,很机灵,见她喜欢,将两手食指往起一搭:“十两,不,二十两。这可是纯银的,光是银子就值很多钱,更别提上面的宝石了。还有把宝石镶

到上面的手艺,大师父也是要价很好的,且这镯子就一个,过了这村可就没有这店你们……”

“行了,给你二十两。”白惊鸿拿出银子搁在桌上,拉了白鹤染走了。她如今身上也有现银了,是多花城主给的,还有一些银票,也是多花城主拿给她花着玩的。  她将镯子塞给白鹤染,“我知道当年大夫人的东西也没剩下多少了,能留到你手里的几乎就没有,这个你拿着吧,全当是个念想。待以后有机会去了歌布皇宫,找到样

子差不多的再换掉。歌布人的首饰是真的很好看,这边宝石也多,好像是有矿山……”她说到这里,顿了顿,“阿染,我的母亲和哥哥,他们后来怎么样?”

白鹤染把那镯子拿在手里,反问她“你真的想知道吗?”  白惊鸿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头,“算了,不想知道。权力博弈下的失败者,她是,我也是,还能有什么好下场。我有时候就想,如果她当初没有带着我和哥哥从段家出来,我们现在是不是还在德镇上过着大小姐和大少爷的生活呢?可是又一想,应该也不能,德镇段家也不安份,因为一枚传国玉玺,朝廷一直把段家盯得死死的。虽

说玉玺不在段家人手中,可这些事情上头的人知,百姓却是不知道的,所以朝廷不能不防着段家震臂高呼。”

有一个女孩从身边经过,白鹤染叫住了她,“告诉姐姐,你几岁了?”

小女孩不明白为何被叫住,但见这个姐姐长得漂亮,也不像有恶意,便笑着答:“再过两个月我就要过九岁生辰,估且也算做是九岁了吧!”

白鹤染笑笑,将手里的镯子递了过去,“这个就当做是给你的生辰礼,祝你生辰快乐。”

小姑娘当时就愣了,“我不认识姐姐,姐姐为何要送我生辰礼?何况这镯子太贵重了,我可要不得,若是就这么要了,回去也是要被爹爹责骂的。”

“不会。”她告诉小女孩,“若是家人问起,就说是贵人赏的,不拿贵人会不高兴。”

小女孩已然懵了,回过神时,送她镯子的姐姐已经走出老远。她摇头,把镯子揣了起来。

“为什么随手就赏人了?”白惊鸿不解,到不是因为那二十两银子,只是单纯的不理解白鹤染这种行为。“那镯子跟从前大夫人那只真的挺像的。”

“像又有何用?”白鹤染问她,“大姐姐,如果我给你一件二夫人的遗物,你想要吗?”

白惊鸿怔了怔,随即摇头,“不想要,不愿意想起以前的事情。”

“这就是了。我也一样,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怀念在心里,不必靠外物,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从前的东西留得多了,会拌住前行的脚步,没有意义。”

白惊鸿点点头,“你比我通透,许多事情都比我看得明白。我如今万念俱灰,只一心想着能与那歌布国君清算一笔后,就闭上眼死去。死,是我最大的向往。”  在这种气氛的渲染下,白鹤染的情绪也不是很好。总有一个人在自己身边说想去死,还把死亡说得那样向往,说成是最好的解脱,久而久之,真的会对身边人产生影

响。

“你不是还有个父亲吗?你的生父如今还在歌布京都吧?你死了,他怎么办?”她开口问白惊鸿,“段天德在歌布京都是个什么角色?国君待他如何?”  白惊鸿苦笑,“还能如何,若是好的话,怎么可能让我遭这些个罪。他在歌布京都不过就是个俘虏罢了,国君给了他一个小院子,整日就在那里头关着。有吃有喝,但

不能出去,也没有人会进来。他求歌布国君保我一命,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保法,也不知道我如今境况他知不知晓,我却是已经顾不上他了。”

她说到这里重叹了一声,“阿染,如果我说我恨他,你信不信?”  白鹤染点头,“信啊,为什么不信?当年留不住妻子儿女,是为懦夫。后来又自作主张把女儿拉入另一个深渊里,是为不自量力。他以为凭他和歌布国君的关系,歌布

就会善待你,也是掂量不清自己的份量。最后将自己和女儿都陷入这种境地,这种智商,就算段家真有传国玉玺在手,他也是保不住的。呃,你知道什么叫智商吗?”

白惊鸿想了想,“大概意思就是脑子够不够用?”  “对,就是这个意思。你那个父亲自作聪明,害人害己。”她说完这句就不再吱声,也没有将德镇段家的情况告诉白惊鸿。因为白惊鸿对文国公府的事情都不再问,对

于德镇段家应该更没有想要知道的兴趣。比起段家,她在白家待得更久,能记得段天德是生父就不错了。

眼下多花全城封锁,消息只进不出,跟铜城差不太多。但这种现况却维持不了多久,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到歌布京都,传到国君淳于傲的耳朵里。  所以,再怎么封锁都是没有用的,这里是歌布不是东秦,她能做的事情实在有限。便只能把行动加快,加快收敛多花的财富,尽快将城主府掏空。同时期待君慕凛也

能率领驻军进驻提美城,将边境切断在提美与多花之间。

直接抢夺多花是不现实的,但一个提美城应该可以拿得下。  “争取明日咱们就动身回返。”她告诉白惊鸿,“城主府掏得差不多了,几个参与过铜城兰城之事的大绅豪也让皮万民洗劫了一番,多花城的油水也就这样了。这几日你

也都看在眼里,觉得这些财物跟兰城那边送出来的,差得多吗?”  白惊鸿想了想,摇头说:“差得不多了,多花城主贪财,光是他府里的财物就能抵上整个兰城的三成。再加上那几大绅豪,就算抵不过全部,少的也不会太多,咱们够

本了。”

白鹤染点头,“够了,明日回返,快马回去。对了,你能骑马吗?”  说话间,就发现正前方,有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正朝着她们匆匆走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