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姨娘的声音压得更低了:妹子,不管老爷宠不宠你,都要留心大夫人。大夫人能容得下咱们,但是容不下咱们的孩子。你不生孩子还好,一旦生了孩子,那不只是孩子活不成,你也得跟着一起死。你刚来还不知道,这府里女人不少,孩子却不多,大多数的孩子都是胎死腹中,勉强能生下来的,也会在五岁之前离奇夭折。

都是大夫人做的?冬天雪听得直皱眉,城主而已,又不是有世袭的爵位,大夫人至于如此吗?是为了财产?城主很有钱?

方姨娘点点头,一城之主,当然是有钱的,而且你可能不知,咱们歌布跟你们东秦不同,听说东秦只有王位爵位才可以世袭,但是在歌布,一城之主只要在任期间没有大错,不被中途换掉,那么下一任城主就有很大可能是他的儿子。所以大夫人才严防死守,不让妾室生下孩子来。当然,如果生出来的是女儿也就算了,她不在意府里有多少位小姐的。

冬天雪点点头,懂了,这歌布跟东秦还真是不一样,城主的位置居然也可以世袭,怪不得那大夫人如此重视府里生下多少个男孩。不过这些都跟她没什么关系,她只不过是来走个过场,城主也好,城主夫人也好,谁敢到她这里耀武扬威,她绝不会客气。

妹子,你听懂我和你说的了吧?方姨娘有些着急,我也是好心,听说你是被迫嫁过来的,就想到了我当初的境况,所以特地赶过来与你吱会一声。

冬天雪有些好奇,你入府许多年了吧?是不是也被大夫人害过孩子?

方姨娘摇摇头,没有,我连怀孩子的命都没有。新婚夜一过,老爷才刚走,大夫人就派人端了一碗汤药过来,说是养身子的,女子承宠后都要喝这么一碗,对身体有好处。我那时候年纪小,哪里懂得这些,还以为真是养身体的,就给喝了。谁成想喝了之后才知道,那根本就不是养身子的药,而是一碗红花。喝了那碗红花,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有身孕了。

她呵呵一笑,没有孩子也好,谁愿意给那个老头子生孩子呀!但是妹子,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如果你也跟我一样的想法,那就她给什么就喝什么,最多遭几天罪,往后的日子也就不用提心吊胆的防备大夫人算计你了。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她是不会算计的,还会对你不错。但你若想生孩子,想与之一争高下,那就一定要防着她的阴招儿,不管是明儿一早还是今天晚上,谁给你什么都别喝,这屋里的水也别喝,渴也忍着。等到了白天,自己到井里舀水喝去。你一定得有个心理准备,这一防,可不是一日两日的事,而是要防一辈子。

方姨娘走了,冬天雪也是听得阵阵后怕。这还真是防不胜防,要不是方姨娘来说这些话,她还真有可能喝这屋里的水。毕竟谁搁这儿坐一天也得渴啊,喝口水是很正常的。

虽然也不知这方姨娘的话是真是假,但这种事情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多些防备总是好的。就算她不打算成婚嫁人,可也不愿意凭白无故喝一碗红花啊,也遭罪啊!

冬天雪坐在榻上琢磨着这些事情,外头的小丫鬟进来了,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进来第一句就是问她:姑娘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现在还能叫您一声姑娘,等拜了堂就该叫姨娘了。屋里备着茶水和点心,要是渴了饿了可以很垫一垫肚子。

冬天雪抽了抽嘴角,摇头,不渴。

那丫鬟干笑两声,是不是听方姨娘说什么了?其实姑娘不用往心里去,方姨娘脑子有问题,总觉得有人要害她,实际上并不是那样的,都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

哦,是臆想的。冬天雪问这丫鬟,那你同我说说,这府里有几位少爷,几位小姐?

少爷两位,小姐小姐十二位。丫鬟说到这里也有点儿说不下去了。

冬天雪都听笑了,两位少爷都是大夫人所出吧?

丫鬟点头,没错,可是姑娘你也不要想歪了,是后面的姨娘们没有福气。

恩,没福气好。冬天雪勾勾唇角不再吱声,水肯定是不能喝的,虽然料定就算是喝了,她家主子也能把她给治好,可是何苦遭那个罪?还耽误正事。

前厅,城主皮万民正拉着田开朗寒暄。他以前在京都皇宫里见过林寒生,自认有些交情,故而显得十分热络。原本田开朗应该坐在下方客座的,但皮万民执意拉着他一起到上首位坐下来,田开朗便也没有推辞,跟着他坐了过去。

下方,白惊鸿的位置也在首位,边上的小桌放满了各式茶点和水果,皮万民在跟田开朗说话的空档,还会转过头来跟白惊鸿寒暄几句,十分热情。

康学文也是挨着白惊鸿坐的,中间隔着的就是那张放满茶点的小桌子,他几次想要伸去去拿,都被城主府的下人提醒,说他不配享用。

康学文挺郁闷的,却又不敢说什么,依然陪着笑脸。不过这会儿的笑脸就有几分真诚了,因为他知道,田开朗的蛊已经下到了皮万民身上,用不了多久,这皮万民就成了跟他和卫景同一样的中蛊之人,再也不是从前性情,而是田开朗说什么他信什么,田开朗让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这歌布的多花城很快就会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他很期待。

城主府的下人很多,往来穿梭,一会儿送茶水,一会儿送点心的。管家也进来一次,提醒皮万民吉时就快要到了,大夫人那头已经布置妥当,该准备拜堂了。

按说这才是今日天事,可是眼下当皮万民听到管家说起拜堂时,也不怎么的,忽然之间心里就生出一种愧疚的情绪来。他也说不上来这种情绪是从何而来的,就是突然一下子涌上来,涌得他心里那个难受。

他看向康学文,越看越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人,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康大人,真对不住,之前都是本城主的错,居然想要霸占您的女儿。唉,我比您岁数都大,您那女儿都快能当我孙女了吧?我这唉,惭愧,惭愧啊!

康学文笑得更开了,这回是真心的笑,笑得那叫一个痛快,那叫一个过瘾。

他伸出手,指着皮万民道:皮城主你这是何意?先前可是隔三差五就派人到我府上去,说什么都要把我的小女儿娶到手。如今我把人都给你送到眼巴前儿了,都穿着喜服在你府里坐着了,怎么,你又不要了?那我们大老远来这一趟是为了什么?

皮万民一脸愧疚,之前都是本城主考虑不周,真的,康大人您千万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我一定给康小姐赔礼。唉,我也不知道先前为何要做下那等糊涂事,如今想来真是丢死我这张老脸了。我对不住康大人您,更对不住康小姐,这么着吧,堂还没拜,这桩婚事就不算数,我这就叫人去跟康小姐说,让她换衣裳,把喜服换下来。

那我女儿的名声怎么办?康学文闷哼了一声,如今外头人人皆知我把女儿嫁给了你,就算现在退回去,孩子的名声也是毁了的,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这皮万民一脸为难,要不康大人您说该怎么办,只要您说了,我一定照做。

康学文点点头,这是之前都对好的台词,这会儿只要背出来就行了: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孩子我领回去,回头对外你宣称一下,说不是要娶她,是认她做个干孙女,这样回去也有个交待。当然,除此之外还得有点儿补偿,至于这个补偿该补多少,皮城主自己定。

皮万民对此表示完全接受,干孙女好,干孙女好,以后康小姐就是本城主的干孙女,回头本城主一定给干孙女送上一份大礼。至于补偿您看这样行不行,五随随便便就应了谁五百万两白银啊!

于是康学文点了头,行,就五百万两白银,我要现银,你准备一下,待回程的时候我们装车拉走。哦对,五百万两不是小数目,得装好几车呢,车你也预备一下吧!

皮万民连声应下,车有,车有的是。再想想,又道,还有给康小姐的见面礼,我府上有一棵财树,是用玉石做成的枝干,上头的叶子是金的,果子则是各色宝石。树有半人多高,是过年那会儿新得的宝贝。就送给康小姐吧!

康学文再点头,表示满意。

只是这一系列操作把府里的下人听傻了眼,还有随同他们一行一起来的年回,更是大惊非常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