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的人陷入了一种恐慌当中,对于提美城门外那片国土开始产生了一种畏惧,甚至有人已经开始自我检讨,拼命回想白天里有没有说过对东秦不好的话,这个报应会不会报到他的头上。还有人已经跪了下来,对着东秦的方向磕头。总之,再没人敢说东秦半个不字。

那些嫁到提美城来的东秦姑娘,还有那些倒插门到提美城的东秦小伙子,在一夜之间翻了身。婆家人再也不敢打骂媳妇,也再不敢把女婿当牲口一样使用。

次日清晨,这个消息传到了田开朗耳朵里,是年回同他说的,说的时候还侧面问了田开朗是不是他所为。田开朗把林寒生的派头拿得十足,撇了年回一眼,也不点头,也不摇头,显得神秘莫测。

年回也不敢招惹他,没有人敢在一位蛊师面前造次,只是对白惊鸿的照顾更细致入微了。

车队再次上路,田开朗坐到了白鹤染这边的马车上,理由是他要跟白惊鸿商议事情,是关于兰城和铜城的。年回不便跟着听,便留在了前头那辆马车上。

康学文被田开朗训斥,也给叫到了后面的马车。于是后面的马车就热闹了,冬天雪也摘了盖头,一车人乐呵呵地坐在马车里说话。

赶车人的听觉已经被白鹤染动了手脚,以至于他是能听到车里有人说话,但却完全听不出来里面人说的究竟是什么,只能一脸迷茫地赶车。

提美城的事由田开朗转述出来,冬天雪勾起了唇角说:活该!

田开朗也是这个态度,但他们很聪明地绝口不提这件事情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是由谁做的。只有白惊鸿悄悄看了白鹤染一眼,她还记得昨天晚上白鹤染说的话,犯我东秦者,都要付出代价。所以那些人的死是白鹤染做的吧?可她是如何做到的呢?

白惊鸿想起昨日闹乱时,白鹤染一直护着她,时不时地拍那些提美,一个妾而已,算不上嫁,她甚至连正门都走不得的。像这样的妾,我们城主府里多得是,不差她一个。

白惊鸿点点头,便不再说这个事。

众人从城门一路走到了城主府,果然,载着冬天雪的马车绕了个圈,往侧面去了。康学文还傻站在原地,想着跟田开朗这拨人一起入城主府。结果城主府的管家提醒他:您是新姨娘的父亲,也要跟新姨娘一起走侧门,咱们城主府的正门可不是你们这种身份的人能进的。

康学文不甘不愿地跟着下人往侧门去了,临走之前还往田开朗那处看了一眼,只见多花城主皮万岁扶着田开朗的胳膊,一副奴才相,极尽巴结。

他想起田开朗在车上说过的话,只要他能碰着城主皮万民,只碰一下,就能将蛊成功下过去。一想到此,心花怒放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