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夜,白鹤染跟白惊鸿挤在一张榻上睡下了。躺下时,白惊鸿下意识地给她掖了掖被角,提醒了句:歌布冷,夜里更凉,你把被子盖好,千万别冻着了。

白鹤染愣了愣,点点头,由着她帮自己把被子掖好,轻轻闭上了眼睛。

其实有时候想想,有一个姐姐在身边关爱她照顾她,也是不错的。就像她之于白燕语和白蓁蓁。她能理解白燕语和白蓁蓁对她的依赖,她又何尝不想也有一个人可以让她依赖一下,哪怕只是替她掖个被角,都会让她很欢喜。

可惜除了下人,从来都没有亲人肯这样子照顾她,她总是以最坚强最凌厉的一面示人,以至于许多人都忘了她也是个女子,她也需要体贴关怀。

或许君慕凛可以,但那是不一样的。爱情再美好,它也永远都取代不了亲情。

却没想到,当有一天她也能这样子被人照顾,也有人能在临睡着替她掖一掖被角,告诉她天凉别冻着,这个人竟是白惊鸿。

大姐姐,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的仇都报完了,之后该如何生活?她闭着眼睛开了口,轻轻的,细细的,连搭着椅子睡在房门口的康学文都听不见。

白惊鸿与她是背对着背躺下的,听她问了,便答她说:从未想过该怎么活,到是想过要如何死。千百种结束生命的法子都想过了,就等着那一天了。

为什么一心求死呢?就因为歌布人践踏了你的骄傲和自尊?她告诉她,其实你的骄傲和自尊并不是歌布人践踏掉的,他们只不过是落井下石罢了,你终究是输在你自己手里。

白惊鸿叹了一声,是啊,终究是输在了自己手里。这一世实在是没活明白,便不如死去重来。如果真有来生,我一定好好活着,哪怕生在乡村下地种田也好。到时我或是嫁个猎户,或是嫁个秀才,也可能嫁个庄稼汉,再不就是村里的屠夫。反正只要他真心待我,我就会好好的同他过日子,平平稳稳坦坦荡荡过完一生。

不想再做富贵人家的大小姐了吗?她问白惊鸿,哪怕依然拥有倾世容颜,也不愿再进高门贵户了吗?

白惊鸿轻轻摇头,不了,这辈子太辛苦,如果来世还要重复今生,那我宁愿不要转世轮回,在十八层地狱赎罪就好。阿染,谢谢你,给了我报仇的机会。我也恳求你,在我的仇报完之后,一定杀了我,挫骨扬灰。即便是林寒生已经死了,我也不敢留全尸。

白惊鸿不再说话,白鹤染也不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背对着背躺着,也没过多久便各自睡去。白惊鸿睡着时睡角是挂着笑的,多少日子了,这是睡得最安稳的一个觉,即便人在歌布国的土地上,但是身边躺着白鹤染,她就心安。

但是白鹤染睡时却吸了吸鼻子,心里很不好受。越来越多的人离她而去,便总在想,这样的离别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其实从火烧文国公府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凉了,但从又遇着白惊鸿的那一刻起,好像心又在回暖。

她原本不明白为何遇着一个从前的仇人还会生出这般留恋和不舍,直到这一刻才懂,原来留恋的不是白惊鸿这个人,不舍的也不是白惊鸿这个名字。她只是有点想念文国公府昔日盛况,只是有点怀念从前那些各自精彩着的人们。

许是心态老了,老了就念旧,哪怕是仇人呢,到底也是旧的好。

就像她已经开始越来越多的回忆前世的毒脉白家,越来越多的想起那些亲戚,想起她的爸爸。心里虽然还是有恨,但岁月久了,恨也渐渐的少了。

可没有了恨并不代表就能原谅,就像白惊鸿说的那样,如果让她再重来一次,她白惊鸿依然会选择夺权争宠,她白鹤染也依然会选择睚眦必报。

我会给你一种药,打掉你的孩子,也不会伤身。大姐姐,你再想想,如果想要好好活下去,待歌布的事情一了,就跟我走。花颜如今也住在我的公主府上,她受了刺激,有些疯癫,但不太严重。皇上封了燕语为凌安郡主,住在从前五殿下的凌王府里。蓁蓁回了红家,待过些年就要嫁到慎王府去。你若愿意,我在天赐镇上给你寻个宅子,或是也到我府里来。

白惊鸿没有说话,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后半夜,终于沉沉睡了。

她们这边睡得实,但是提美城的百姓却没那么好命了。这一夜,提美城人心惶惶,除了年幼的孩子童以外,几乎没有人合过眼。

因为死人了。

是的,死人了,死了太多的人了。最初爆出死人的消息,是白天闹事的妇人一家。

起因是那家着了火,且火越烧越旺,根本没有人扑救的迹象。邻居被大火惊醒,立即着手参与扑火,火到是扑灭了,里面的一家人人却全死了。包括一对老夫妇,一个傻男人,还有一对二十出头的年轻夫妇。

邻居辨认尸体,老夫妇就是闹事妇人的公婆,傻男人是她的丈夫,年轻夫妇是她的小姑子和小姑子的丈夫。但是没有白天闹事那个铜城妇人的尸体,找遍了也没找到。

再后来,有人发现这一家子人其实不是被烧死的,而是被毒死的,因为口鼻子里头都是黑血,印堂都是发黑的,明显是中毒的迹象。

于是人们猜测,是那个东秦嫁过来的媳妇儿毒死了全家,然后再放了把火,自己却跑了。

有人痛骂那东秦女人不是个东西,但也有人说了公道话:毒死也是因为没了办法,这家人怎么对人家姑娘的,咱们可都看在眼里了。当公公的把儿媳妇扒了打,拿鞭子抽,当婆婆的天天拿针扎,动不动鞋底子就拍到脸上。她的傻男人就更过份,大街上都要祸害自家媳妇儿,还有那小姑子,居然把当嫂子的锁到屋里给自家男人享用。这一家子叫什么东西啊?

说的也是,东秦人也是人,既然娶回来就该好好过日子。本来儿子就是傻的,好不容易娶了媳妇儿,不先可着传宗接代,居然把人家媳妇儿虐待成那样,眼下也算是恶有恶报了。

不管怎么说,官还是得报的。着火的时候就引来了官差,这会儿又发现死了人,官差自然是要回报给城主大人。结果这一桩案子没处理完,接二连三的,城里又报了好几桩死人的案子。奇的是这些人是如何死的居然看不出来,既没有中毒迹象,也没有外伤的痕迹,好像就是睡着睡着就死去了,然后被家人发现,立即报官。

一夜之间,提美城死了差不多有一百多号人,全城东南西北都有死了的人。官府将尸体集中到一处,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这些人白天里都在街上围观过那铜城的知府进城!

没错,不但围观过,他们还骂了那位知府,还骂了东秦人。

不只骂,还动手打了,不但打那个知府,还打了那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妇人。

那是铜城知府的小妾,我认得她,铜城知府可宠她了。

为首的官差也想起来了,是啊,这些人白天都参与过那场闹事,打了康学文,也打了那个很漂亮的那哪里是什么铜城知府的小妾,那分明就是国君陛下身边的惊鸿夫人,是国医林寒生的女儿。那么这些死人,会不会也跟林国医有关?

这官差惊出一身冷汗,白天里这些个百姓胡闹,打康学文也就罢了,怎么能打惊鸿夫人呢?当时他也在场,他也是脑抽,为什么就没拦着,当时他到底怎么想的?

这肯定是惹脑了林国医了,那位国医是大蛊师,能下蛊于无形,该不会是给这些人下了蛊,都给弄死了吧?就是为了给他的女儿出气?

这官差追悔莫及,事情发生在提美城,他是当值的官差,他是有责任的。至于林国医,虽然杀了这么多提美城百姓,但人家位高权重,眼下又是对歌布有大贡献之人,是国君陛下眼前的红人,谁敢说他什么?怕就是捅到了国君陛下跟前,这事儿也得是城主大人担着,因为城主大人没有管好治下百姓,伤到了惊鸿夫人。

惊鸿夫人,那可是国君陛下的女人啊!城主大人往下问责,还不得要了他的脑袋?

这人吓得打了个激灵,决定不把自己的这番猜测给说出来,毕竟他也不想招惹林寒生,否则万一给他也来一下子,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于是,白鹤染的锅在这位官差眼里心里,就这么的转移到了林寒生身上。

后来,也不知道从何而起,人们纷纷传闻这是一个诅咒,是他们诋毁东秦要付出的代价。东秦是圣土,非其族类蓄意诋毁,是要受到神明的惩罚的。这些死人就是个证明,若谁再敢造次,下一个死去的人,就会是他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