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豹子吃肉吃得很快,一大块儿肉很快就进了肚,然后就冲着白燕语那只碗呶了呶下巴,意思是还要。

白燕语觉得很有趣,这豹子是越来越人性化了,知道的是只小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人装的。好在她现在还小,没有长得太大,不然只远远看着就够吓人了。

“肉有的是,管够你吃。”她又拿了一块儿肉递到云豹跟前,手依然抽回来的很快,还是怕那豹子咬着她。只是每次这么快抽回手的时候,都会收获那云豹一计鄙视的眼神。

“你也不用鄙视我,我怕肯定是要怕的,毕竟你是凶兽,我也没有我二姐姐那么厉害,可以收服你。不过你放心,也就是一点点怕,我还是很喜欢你的。”她想伸手去摸摸云豹的头,却又想到从前就听说动物都是护食的,在它们吃东西的时候千万不能去摸去碰,以免让它们误会你是要抢食物,从而误伤了你。所以都已经伸出去的就停了下来,没落下去。

云豹抬头瞅了她一会儿,也不怎么想的,竟起了身往前挪了半步,把大脑袋往她手心里一钻,用力地蹭了几下,然后才又回去继续吃肉。

白燕语愈觉得这只豹子太通人性,很是喜欢。

“二姐姐说了,豹子就是豹子,不能当猫养,所以你理所应当就该吃生肉。放心吃吧,要是不够吃就和我说,我再去给你取来。”她胆子大了,终于敢伸手去摸云豹的头,一下一下的,手感很是细软。“谢谢你咬了那二皇子,替他报了仇。你不知道,如果我当时在,我也一定会扑上去咬那个人的。没办法,我不会功夫,更打不了仗,所以一急了眼最本能的反应就是去咬人。所以说,人其实都是动物变的,什么时候恢复本性,就看什么时候被逼得没了活路。我真羡慕你,能跑去替他报仇,而我,就只会坐在皇宫里哭,哭瞎了眼睛,更哪都去不了了。”她说到这里,抬手在自己眼睛前晃一晃,视线清晰,很叫人欣慰。

“谢谢你啊!”她说,“除了战场上那一次,还有你总往后山去的事情,镇上人也都和我说了。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我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感激你。”

丫鬟闻香正好往这边走来,看着她家小姐这一出也是无奈,“小姐,它就是只豹子,又不是人,你这样同它说话它是听不懂的。”

白燕语摇头,“不,它能听懂,我二姐姐养的豹子,别说能听懂人话,它就是能开口说人话我都不会惊讶。”说完,又低下头问那云豹,“小家伙,你知道我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吗?你也想她对不对?我也想。可能是过于依赖她了,总觉得她不在的日子里,生活就算风平浪静,也会觉得很辛苦。可是只要她在,哪怕岁月波澜起伏,也不觉得如何担惊受怕。”

又拿了一块儿肉放到云豹面前,想了想,索性把碗都一起放下。这才转过头问闻香:“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在作坊那边帮着夫人吗?是不是有事?”

如今她是凌安郡主,文国公府也被烧了个干净,林氏再如何也不能说是文国公府的姨娘了。凌安郡主的体面可不能只是一座王府,那是要在实处都体现出来的。于是林氏被叫做夫人,在郡主府里只称夫人,外人就称林夫人,就连白蓁蓁都改口叫了林姨。

凌安郡主有许多事要忙,五皇子留下来的那些个生意要打理,文国公府也遗留下来一些产业,也都交到了她这边。之所以白家的铺子和庄子都到了她手,是因为白鹤染爱管那些,白蓁蓁不屑管那些,所以最后除了她这儿,真就是没有人要了。

当时林氏还感慨,从前想都不敢想的白家的产业,如今却成了没人要的冷馒头,就是到了她的手里,她也不觉得开心了。所以当时就和红氏商量了,这些产业由凌安郡主府帮着打理着,待到日后不管白家哪个小辈成婚,都会取出一份来给添妆,或是做聘。不管男孩子还是女孩子,谁也不偏,谁也不亏。

所以现在凌安郡主府这头,是由白燕语打理着五皇子留下来的产业,管家白顺打理着文国公府留下来的庄铺,胭脂作坊这边就整个都交给了林氏。林氏一激动,干脆都不回郡主府了,几乎整天都待在作坊里,晚上就到公主府这边睡下。

白燕语将身边的丫鬟闻香派过去给林氏帮忙,但这会儿闻香却回来了。

听她问话,闻香赶紧答:“是有点事,但也不是多大的事,夫人说小姐您如果忙着就不用理,等她忙完之后再把五小姐给带回来就行了。”

“恩?”白燕语一愣,“五小姐?白花燕去找我娘亲了?”

闻香点点头,“确切的说,是五小姐到作坊那边去了,但她也没捣乱,只是坐在那里见着什么都往脸上涂,把自己涂成了个大花脸,作坊里做工的人都笑话她呢!夫人说不管是疯了还是傻了,到底也是白家的五小姐,要是就这么由着别人嘲笑实在不好。就让奴婢过来看看小姐您忙着没,要是不太忙,就过去一趟,把五小姐给劝回来。”

白燕语叹了一声,十分无奈,那白花颜打从大年夜起就疯疯傻傻的,到现在都没有好转。人一直在公主府住着,到也没惹什么事,但是那傻了吧唧的样子,看着总叫人不太好受。

她又摸摸云豹的头,轻轻地同它说:“我要到作坊去看看我那五妹妹,你先自己在这儿吃,吃完了就睡一会儿。我瞧着天色也快暗了,晚上你又该精神了。对了,今天夜里你若是去后山,就去看看我上次留在那里的那根簪子还在不在,在的话就给我带回来。那是去年他邀二姐姐去逛庙会,我死皮赖脸地就跟着去了,就是那次,二姐姐替我讹他给买的,挺贵的。前些日子是他的七七,我去看他,把那簪子留在了墓碑前,是想着看能不能沾染上一些他的气息。都说玉质的东西最能沾上人的气息了,如果还在,你一定帮我叼回来。”

云豹抬头看了她一眼,做了个点头的动作,看得闻香直打激灵。

“行,那你吃吧!不够自己去厨房里找吴婆要。”白燕语很开心,站起身带着闻香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跟闻香说,“有时候我觉得小兽真的比人更通人性一些,知报恩,不会背叛。如果让我选择朋友,我宁愿和它们做朋友,也不想跟人。”

闻香又头瞅了那只云豹一眼,还是觉得渗得慌,“小姐,奴婢怎么觉着那只豹子真的能听得懂人话啊?它还知道点头,这该不是……该不是成精了吧?奴婢有点儿害怕。”

“怕什么?”白燕语失笑,“成精了才好,成精了更能跟咱们玩到一起去。”

“还跟它玩?”闻香一哆嗦,“奴婢可不敢,奴婢打小就怕毛茸茸的东西,猫狗都不敢多瞅,何况还是一头凶兽。小姐,兽有兽性,万一何时狂,那可是要命的。”

“不会的。”白燕语说得坚决,“既然二姐姐临走之前敢把它不关着就留在了公主府,还告诉纪伯准它在镇上及四周自由行动,那就说明二姐姐对它是信任的。只要二姐姐信任它,那我就信任它,二姐姐说的话一准儿没错。”

闻香来得晚,但也经历了给红忘少爷念书的那些日子,更是亲眼看到了红忘少爷醒来之后一如天人之智也如天人之姿。所以她知道天赐公主不是普通的人,三小姐都相信,那她还有什么不信的呢?想开了之后便笑着点头,“是奴婢胆子太小了,以后不会了。”

作坊就跟公主府挨着,两人也没坐车,一路走着就过了去。

如今胭脂作坊珠宝作坊和药材铺子都很有些规模了,人员搭配得也齐,基本上都是天赐上的人来做事,只有药材铺子里的人是从京城今生阁调派过来的。

白燕语到时,所有看到的人都笑呵呵地主动同她打招呼,她也礼貌地一一回过,人们就说:“三小姐还是三小姐,一点儿都没有郡主的架子,跟咱们公主一样,都平易近人得很。”

白燕语便告诉她们:“二姐姐说了,天赐镇是咱们的家,架子是摆给外人看的,没听说谁回了家还要掐着腰说话。所以咱们不用那些虚礼,从前我做三小姐时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说完这话,她随手拉了一个小媳妇儿问道:“我那五妹妹是不是来了?有没有闹腾?”

那个小媳妇儿赶紧摇头:“闹腾到没闹腾,就是浪费了不少胭脂,都涂到她脸上了。咱们瞧着心疼,可是看她那样子又想笑,笑吧,又觉得五小姐也挺可怜的,所以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三小姐您来了就好了,快把她带回去吧,不然胭脂浪费得就更多了。”

白燕语点点头,抬步往里走。很快就走到了林氏常待的屋子,一进屋就听到白花颜的声音传了来,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说话,说的是:“大姐姐你看,我这样打扮好不好?这胭脂可是好东西,听说是从前那位大夫人留下的。祖母说是留着给那个赔钱货做嫁妆,我给偷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