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今日昭仁宫封了宫门,但你们几个好歹也注意些影响,朕还搁这儿蹲着刨地呢,你们在那又吃又喝是几个意思?天和帝冲着那几位瞪眼,声音稍微低了些,这么多宫人都看着呢,能不能稍微给朕留些颜面?

小花园的旁边有个小亭子,亭子高高的,天和帝蹲的地方就显得很矮,他说这话时要仰着头往上瞅,那种感觉让他很不习惯,也很不自在。从来都是高高在下俯视下方的一国之君,如今却要仰着头去瞅别人,天底下谁敢让他做这样的事?也就这个陈静姝了。

好歹也是一国之母,你自己没个皇后的样子也就罢了,你瞅瞅孩子让你给带的,一个个跟你那个神态是一模一样。陈静姝啊陈静姝,你教他们点儿好的!

什么是好的?陈皇后不以为意,往嘴里塞了颗葡萄,本宫觉着这样就挺好的,灵犀跟越儿这俩孩子聪明,本宫教的他们一学就会,这样将来才不会吃亏。对吧?

边上,君灵犀跟江越二人连连点头,对对对,母后说得都对。江越一边给陈皇后掰了个果子一边低头跟底下刨土的天和帝说,父皇,儿臣觉得母后真的是是天底下最开明的皇后了,而且儿臣相信您也一定是这么想的,否则您怎么肯任劳任怨地在这里给母后栽花,您说是吧?您一国之君都这么听话,儿臣跟灵犀两个小辈儿的,自然是更得听话了。

君灵犀就比较乖巧,剥了葡萄跑出亭子往天和帝嘴里塞了一个,父皇快些干吧,我刚刚数过了,还有十一棵花苗,这十一棵栽完正好用午膳。您要是再这么磨蹭,午膳可就耽误了,到时候我们吃着您看着,饿不说,也馋啊!

天和帝气得是没法儿没法儿的,干脆谁也不理,只管埋头干活。

谁知拿花的时候手重了点儿,陈皇后心疼得大呼小叫:你可得当心啊!花比人娇贵。

天和帝气得拿手直拍地面儿,它怎么就比人还娇贵了?朕是皇上,它能娇贵过皇上?

陈皇后翻了个白眼儿,你还知道你是皇上?你都是皇上了,你还跟个花儿较什么劲?

没听说过皇上栽花的。天和帝闷闷不乐,从古到今,混得最惨的皇帝可能就是他了。

你爱栽不栽,谁求着你了?还有,谁让你栽的?陈皇后不干了,君厉你把话说清楚,谁让你栽的?明明是你昨天晚上打赌输了,你这叫做愿赌服输,怎么还怪上我了?

江越在边上帮腔:父皇,您就认了吧,确实是昨儿您打赌输给了母后。

君灵犀还不知道昨晚打赌的事,便问江越:十一哥,什么赌?

江越告诉她:昨儿不是天赐胭脂每三个月一次的返帐日么,父皇跟母后打赌分到母后头上的银子能不能超过五朕是娶了个妖后,越长越年轻。你说说你,陈静姝,老了就老了,这是正常的嘛,咱们正视自己的岁数行不行?你说你挺大岁数个人了,非得用药丸把自己吃成跟那些小姑娘一个模样,有意思吗?这不就是自己骗自己吗?

陈皇后冷哼,本宫不是在骗自己,本宫是在骗你。你就拍着良心说,是愿意看到这样的皇后,还是愿意看到一个满脸皱纹的皇后?是愿意人家说你娶的是妖后,还是愿意人家笑你家里养了个黄脸婆?是男人就说实话,拍着良心说!

天和帝不吱声了,他当然不喜欢黄脸婆,谁不乐意瞅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啊!

于是认命地继续刨坑栽花,还小心翼翼的,谨记着陈皇后的话:花比人娇贵。

陈皇后满意地笑笑,继续吃果子。

江越叫人换了一壶茶,给各人都倒上,这才问灵灵犀:你跟红家那位少爷的事儿,怎么样了?红家少爷醒了也有些日子了,我瞧着你出宫看了他几回,怎么最近这些日子没见你再往红家跑了呢?怎么了?是不是她不喜欢你?

陈皇后伸手往他脑袋上就拍了一下,瞎说什么呢?他怎么就不喜欢我们灵犀了?我们灵犀不但身份尊贵,长得也讨喜啊!再说,咱们这也算是实在亲戚,知根知底,他不喜欢灵犀他喜欢谁啊?说完,也担忧地问君灵犀,我也瞧着你好几天没往外头跑了,怎么了?

一提起这个君灵犀就郁闷,到是没怎么,红忘哥哥对我也挺好的,他醒了之后还说能想起来我俩在一起玩儿的那些日子,也能想起来我在他睡着的时候给他念书。他说很感激我,还说君灵犀有点儿脸红,还说如果我不嫌弃他以前是个傻子,他希望能够和我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只不过话说到这儿,陈皇后的眼睛都瞪圆了,天和帝也一手是泥的扒在亭子边上等着听,结果君灵犀说到这儿就咔壳儿了,可真是急死个人。

江越催她:只不过什么呀?你能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这能把人憋死。

就是,他都说希望和你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了,怎么还来个只不过呢?陈皇后跟着分析,是不是怕我和你父皇不同意啊?那不能,你一会儿就去跟他说,让他把心放肚子里去,我们指定不会干涉你俩这桩婚事的,甚至他有什么要求他都可以提,能满足的我们都满足。

天和帝听不下去了,不是,你悠着点儿,我怎么听这话的意思是我们家闺女有毛病怎么着?宁愿搭点儿东西也得嫁出去,生怕人家不要?陈静姝你可得时刻记着自己的身份,你是皇后,朕是皇帝,灵犀是公主!从来都是我们家挑别人,什么时候轮得着女婿提条件了?

江越赶紧劝他:父皇父皇,别着急,别把话说得那么死。主要你这女婿不也不是一般女婿吗?他要就是个什么臣子家的儿子,那自然是没得条件跟咱们家提的,但问题他是天赐公主的亲哥哥呀!他也是凌安郡主的亲哥哥呀!他还是未九嫂的亲哥哥!就这三层关系往那儿一横,他就是真提了几个条件,您还能摇头不成?

陈皇后也跟着道:就是,就冲着昨儿那六百一十万两,那也值几个条件了。

天和帝深吸了一口气,女人,果然都是不讲理的,偏偏红忘身后跟着仨一个比一个不好惹的妹妹,他真是掰着手指头算,除了那位凌安郡主他还能拿捏拿捏以外,剩下两个真是惹不起。看来红忘这条件还真是提得,他这个闷亏也真是吃得。

罢了,那你快说说,到底只不过什么?天和帝也是着急。

君灵犀便道:只不过红忘哥哥说了,他不能就这样子娶我,不能只顶着个红家少爷的身份来把嫡公主娶走,那样太委屈了我,君灵犀说到这里有些骄傲,红忘哥哥说了,要我再等他三年,三年之后的科考,他一定考个状元,到时候就跪在鸣銮殿上求父皇赐婚!

陈皇后都听激动了,眼泪都在眼眶里含着,一个劲儿地点头,有出息,红忘这孩子是个有出息的。状元配公主,这才叫良缘,这才叫佳配。

江越也觉得是个好主意:反正灵犀还没到岁数,再等三年来得及,咱们不急着嫁。而且有了这三年,咱们也好给你们好好张罗一座公主府,一定要造得漂漂亮亮的。

天和帝算计着三年后的科考,以红忘如今的资质,科考对他来说就跟玩儿似的吧?他费那个劲干什么呢?朕其实都考虑过让他任个要职,给朕当个好帮手的。这要是考状元,又得等三年。三年啊!他准备科考用得着三年吗?

君灵犀也凑到了他身边,我也觉得用不着三年,我都问过红忘哥哥了,他说,实际上三天都不用准备,就是此刻立即让他进考场,他都能拿个状元回来。可是他脑子里的东西是被强行灌输进去的,并不是他自己的,所以他需要三年的时间去消化那些东西,这样才可以更好的帮到父皇。父皇,要不这三年你时不时的给他找些事情做,他消化知识,那就得实际去做事,否则只坐在家里想,那还是跟从前没什么两样呀!

天和帝深以为然,那就这么定了,明日就让红忘进宫来见朕。

君灵犀大乐,随口就说起了京中另一件乐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