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们吓得一激灵一激灵的,纷纷表示一定会听话,康学文这才满意。

院儿里尸体太多也不是回事,康学文请示白鹤染:要不臣找人把这些尸体给埋了吧!

白鹤染摇头,尸体太多了,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埋得完的,也不是一个小地方就能埋得下,总会留下痕迹。你叫下人先离开这院子吧,我来处理。

康学文不明白她说的处理是如何处理,但却听话地将丫鬟们都赶走,这才回过头来看白鹤染。刚好看到白鹤染摇出一只小瓶子,盖子打开,小心翼翼地将瓶里的药水浇到尸体上

尸体在药水的催化下冒了白烟,很快就融化成水,一摊一摊地摊在地上,没多一会儿工夫就处理完毕,再看,哪里还有尸体的影子。

康学文倒吸了一口冷气,公主殿下真乃神人也!

白鹤染却摇了头,本不想这么快就动手,因为没有把握,瓮中之鳖容易,万一跑了一个再想寻回来可就难了。康大人那一巴掌打下去我可以理解,但殊不知已经有三个人潜藏在窗子外面,将你们的对话一句一句都听了去。我若再晚一步,你已不受蛊术控制的消息,就要传到林寒生的耳朵里,或是已经传出铜城,送到歌布去了。

康学文倒吸一口冷气,也知自己是冲动了,立即低头认错:臣有罪。

白鹤染没再与他说什么,只看向白惊鸿,林寒生还是你名义上的父亲,他如今受着重伤,你多少也得有点儿表示,尽些女儿应尽的义务。

白惊鸿不明白,我如何尽义务?我对他能有什么义务?

康学文狠狠地瞪了白惊鸿一眼,哼!什么东西!

白惊鸿脸色不太好看,但也并不计较,只是问白鹤染:阿染你就直说吧,该怎么做,我听你的就是。不过就算咱们杀了这府里的暗哨,你到铜城的消息林寒生也肯定放出去了,我想一定是他猜到了小菊就是你,所以才叫人到客栈想要将我带走。咱们还藏得住吗?

自然是藏得住的。屋顶上,有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来,你们都忘了一个人,通知客栈那三个暗哨的人。要不是我在半路劫杀,这会儿天赐公主到了铜城的消息,怕是已经传遍铜城的大街小巷了。到时候官府不乱百姓先乱,那才有得忙。

三人抬头,屋顶上蹲着的人是剑影。康学文一哆嗦,他也有暗哨,至今还在密室里待着不敢光明正大地露面,就怕被歌布人发现。可就算露了面,他也知道自己的暗哨跟屋顶上这位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九皇子最疼爱胞弟,果然把最好的都给了他。

剑影,下来,我问你些事情。白鹤染冲他招手,剑影轻飘飘落到了地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林寒生那边控制着吗?

剑影点头,主子放心,整座林府都在我们的控制中,十殿下带人亲自封锁,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那林寒生纵是什么都猜到了,可他的消息也是一句都传不出府门。至于他那使蛊的手段,那也根本不足为惧,因为对十殿下无效。

白鹤染很满意这个结果,她对白惊鸿说:大姐姐为那林寒生办一场祈福宴吧!就说是为给你的父亲祈福,请所有歌布人吃一顿素斋,包下铜城所有歌布人开的酒楼,摆满宴席,银子回头跟知府大人报帐,全部由康府承担。哎,酒楼应该能给赊账吧?

康学文抢着说:能,只要我说一声,他们会先把席面准备好,过后再把帐目报上来。只不过他们报上来的帐目至少也得比实际花销高出一倍去。

高多少都没关系,反正咱们也不会给钱。白鹤染拍拍白惊鸿,一会儿就到林府去吧,放心,我会让剑影跟着保护你,到了林府你也不用去看林寒生,只需要在府里坐上一个多时辰,然后打开府门,让林府的管家随你一并站到林府门口,再由那管家出面,将这个祈福宴的决定宣布出去。说到这,又问剑影,田开朗如今在何处?跟十殿下在一起吗?

剑影点头,自然是在一处的,属下出来时,他们正坐在林府的前厅里喝茶。十殿下说了,如果主子这边没有什么事的话,就到林府去看看他,他说他想你。

白鹤染小脸一红,狠狠剜了剑影一眼,康学文在边上尴尬地笑了两声,白惊鸿有些惆怅。

办祈福宴时,我自然会到林府去,总得亲自去会会那林寒生。她告诉白惊鸿,田开朗会配合你给林府的管家下蛊,既然林寒生之前一直用这手段让我们的人听话,那么从现在起也该换换过来,该他听咱们的话了。去吧,此行无险。

白惊鸿牙齿打着哆嗦,脚步没动。康学文强忍着要打人的冲动提醒她:贱人还不快去!莫要再甩花招,天赐公主面前,容不得你再使诡计。

白惊鸿没有理他,只是看向白鹤染,欲言又止。白鹤染见她一只手捂在小肚子上,心里便明了,合着之前在马车里说起的那个人,就是林府的管家。

有些事总是要面对的。她告诉白惊鸿,不管你是寻死还是求活,都没有理由去逃避既定的事实。你不必害怕,也用不着去回忆那些过往。人活一世,谁还能没有点儿不堪回首的往事了?你也不必过于记恨什么人,因为比起你曾经施于我的那些过往,如今你承受的也不过是报应罢了。你只要记着这是报应,便能把这一关给挺过去。

白惊鸿一颤,再看面前的这个长着小菊模样的人,就觉她眼里寒光乍现,那挑着眼皮子瞅人的模样,一下竟让她感觉是回到了从前的文国公府。那时的白鹤染就是这样看她的,从来不退让,从来不胆怯,就像一个战士,一步一个脚印,终于将她从那座有着漂亮的云梦湖的大宅里,给赶出来了。那个她做了十多年的梦,终于碎了。

她有多么憎恨白鹤染,同时就有多么惧怕白鹤染。那个小姑娘已经成为她心中的阴影,做梦梦到都会吓醒。可直到她被林寒生带走,她才知道竟是自己走错了棋,毁了一生。

我后来想过,其实你应该是在回京的路上就死掉了的,对吧?白惊鸿吸了吸鼻子说,因为没有人能在短短三年就有如此大的改变,没有人能让自己在三年之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所以阿染,你说得对,这就是我的报应,我杀了你的报应。

她笑了起来,谢谢你,我不怕了,你放心,你说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好。就冲着你还能叫我一声大姐姐,我就把命还给你。

白惊鸿离开了,白鹤染让康学文站好最后一班岗,陪着白惊鸿一起去林府,一路上还要做出恩爱如初的模样。这是做给歌布人看的,如此歌布人才能真的相信祈福盛宴。

康学文配合得很好,一路上不但跟白惊鸿腻腻歪歪的,还不停地跟她打听林寒生的伤,一口一个岳父大人的叫着,路上看到的歌布人都频频点头,对这一切很是满意。

林冰肌去看望林寒生,这是很正常的事,毕竟她的真识身份以及她跟林寒生的真识关系也少有人知,住在铜城的歌布人是根本不知道的。在他们看来,林冰肌就是林寒生的亲生女儿,而林寒生则是国君陛下都承认的国医。有他们两个在铜城坐镇,他们的日子就踏实。

然而,林寒生病了,虽然极力掩盖,这个消息还是传了出来。

在看到林冰肌跟康学文之前,铜城的歌布人是有些慌的,会蛊术的大国医受了重伤,谁来保护他们?一旦出了什么事,他们可是跑都跑不出去。

好在林冰肌回城了,这一会儿正急着跟康学文一起往林府去。因为林府距离康府并不远,所以他二人是一路步行,见着的人就更多了。

到了林府,白惊鸿扣门,府门很快就打开,开门的是权照。

白惊鸿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脚软,两条腿都打了哆嗦,看到权照这个人时,牙齿磨得咯咯响,就恨不得冲上去把这个人给生生撕了。

好在她还记着白鹤染的叮嘱,还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记得得演戏,还得演一出好戏。

于是她神色焦急地跟权照说:权叔,我父亲呢?他怎么样了?我从兰城只比他晚回了一日,他的伤怎么就不好了呢?

权照让了一步将她请进府,同时开口道:小姐总算回来了,快去看看老爷吧,老爷一直在念叨小姐,掰着手指头算小姐何时能到铜城,老奴实在是没有法子了。

白惊鸿匆匆进了府,权照回手就关了府门。咣啷一声门关起的一刻,白惊鸿的脚步停了下来,她看到往前五步的前厅里坐着一位银袍男子,面容冷峻,一双眼睛闪着紫色的光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